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七十九章 察看灾情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这样,司机小孟留在车上看车,宁俊琦、楚天齐、杨大庆三人趟入了浑浊的河水。他们选择了宽阔地段过河,这个地段的水要浅一些,大概有一尺来深。水流也相对平缓。虽然水流平缓了许多,但还是有一股冲力,再加上水底下不平整,宁俊琦依然觉出了行走的艰难。

    楚天齐尽量走的慢一些,以照顾宁俊琦的行进,就是这样,她也走的很吃力。

    “乡长,要不我拉着你吧?”楚天齐半认真半玩笑的说道。

    “谁用你,我自己行。”宁俊琦谢绝了他的好意。她之所以这样做,主要还是因为旁边有个杨大庆,岸边还有个小孟。如果没有熟人的话,说不准她会采纳楚天齐的建议,反正她现在一点儿也不反感他。

    走到一半的时候,宁俊琦实在觉得吃力,甚至有跌倒的危险。楚天齐也注意到了她的情况,就走的靠后了一点,以备她发生状况时,好出手相救。尽管内心很强大,但宁俊琦那点儿小体力,在强大的自然力量面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乡长,别逞能了,还是我拉着你吧。”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宁俊琦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能行。”

    “乡长,就让楚乡长拉着你吧,要不,你拉着我。”杨大庆说道。

    宁俊琦实在坚持的幸苦,正好借坡下驴,于是说道:“好吧,既然大庆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吧。”说着,她一伸手抓*住了楚天齐的衣后襟,又抓*住了杨大庆的衣后襟。

    楚天齐先是一楞,然后马上笑了起来,杨大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宁俊琦脸一红:“笑什么?两个大男人做了举手之劳的事情,还至于这么得意?”

    “对于我们来说是举手之劳,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雪中送炭。”楚天齐讥讽道。

    “哼,臭美什么。”宁俊琦鼻子哼了一声,手上一使劲,前面两人身体就是一晃。并不是宁俊琦多有劲,而是前面两个人都顺着她的劲,根本没想到她能来这么一出。

    三人就以这样奇怪的姿势过了河。

    来到河边,杨大庆找了块石头坐下,把斜背的挎包拿下来,从里面取出了长裤和凉鞋,换掉了脚上的雨鞋,穿上了长裤。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个大的塑料袋,把雨鞋装了进去。

    楚天齐没有什么鞋可换,只能穿着湿漉漉的凉鞋,把长裤套到腿上。他把双手背在身后,瞅着宁俊琦,他倒要看看,她这个女乡长如何穿着过膝盖的雨鞋进村。宁俊琦自然也发现了他的目光,但她这次没有责怪他。

    宁俊琦也找了块石头,从随身的小包里取出纸巾,把石头上的土擦了擦,然后坐到上面,很费力的把右脚的雨鞋脱了下来。

    让楚天齐惊异的一幕出现了,雨鞋拿下的一瞬间,他没有看到她光洁的脚丫,而是看到了裹在脚外面的塑料袋。等她轻轻解开袋子上系着的疙瘩后,灰色带网孔的运动鞋呈现在楚天齐面前。他此时才明白,怪不得她的脚能穿着自己四十四号的雨鞋,原来是鞋里有鞋呀。

    在楚天齐惊讶的目光中,宁俊琦脱掉了两只雨鞋,迅速放下裤腿,解开了系着的衣襟,并把发带打开,重新恢复了“马尾”。霎时,那个透着滑稽的女汉子不见了,转而,一个青春靓亮的清秀女孩站在面前。

    看到宁俊琦的“大变活人”,杨大庆也是吃惊不小。

    就这样,一个清秀的女孩,一个手中拿着大袋子的男孩,还有一个双脚湿漉漉的男孩一齐向甘沟村进发。

    沿途可以看到,一些高杆作物出现了倒伏。但让大家欣慰的是,蔬菜受影响不大,没有出现担心的灌满泥浆。只是那些纵横交错的水渠里面,却填充了好多的杂物和没有渗下去的泥水。看来正是这些用于泄洪和灌溉的水渠,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才让芹菜和其它疏菜幸免于难。

    进村的路,一直是慢上坡,走着走着,就看到了新建成的中心小学。顿时,大家精神倍增,几步就到了学校门口。

    甘沟村中心小学,是在村子东头新选的一块地,主要是把甘沟村及周边四个村子的孩子集中到这里上课。计划在八月一日正式投入使用,八月一日正是村小学开学的日子。农村小学和城里不同,既有暑假也有秋假,两个假期加起来的时间和城里暑假时间差不多长。

    学校大门敞开着,在靠门口的那间房子里面传出嘈杂的人声。

    宁俊琦和楚天齐对望了一眼,走了进去。

    他们刚进院,就被从屋子里出来的眼尖村民认了出来,对着屋子里面大喊:“支书,主任,乡长和楚乡长来了。”

    听到喊声的常海和村支书记从屋子里出来了,快步走向宁俊琦等人。宁俊琦也率先大步迎了上去,伸出双手,和支书握在一起。紧随其后的楚天齐,握住了常海伸出的宽厚手掌。

    支书不善言辞,只说了句“乡长,你们来了。”就松开手,退到了后面。

    此时,大家已经互相握过了手。

    “常主任,情况怎么样?”宁俊琦问道。

    常海眼窝深陷,但精神状态不错,声音洪亮的回答:“谢谢乡长,这么快就来了我们村。这场雨下的特别大,但目前没有任何人员伤亡。”

    常年当村主任,常海自然知道领导最最关心的是什么,所以一上来就先说了人员的事。听到常海的话,宁俊琦等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次降雨造成的灾情却不小,从目前初步统计的情况看,共倒塌房屋七间,危房有三十到四十间,牲畜失踪和死亡八十多头(只),财物损失正在统计中。粮食作物和蔬菜受损情形还没统计,还有……”常海把受灾情况进行了相对全面的汇报。

    “哦。”宁俊琦神情凝重的点点头,问道:“倒塌的房子都是空房子吗?”因为刚才常海说没有任何人员伤亡,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不都是。其中常二粮家的三间房子住着人,他那几间房子可以说是目前全村住人的房子中最破的。其余的四间房子都没住人。”常海说道,“前半夜,我在睡之前,就感觉刮的风像是要下大雨,就特意嘱咐了常二粮几家醒睡着点。然后我们几个村干部就都到村委会值守,等到大雨来的时候,我们感觉情形不对,就分头把那几家住破房子的人家,全部动员到了村委会,临时住宿。今天雨停了以后,发现常二粮家的房子塌了,那几家的也变成了危房。村委会被占了,我们就临时到了新学校,这里在两天前刚把电话线拉过来,方便和外边联系。下雨的时候,村里电话都不通了,刚刚才找到断线的地方,已经修好了。”

    “好,好,你们做的非常好。乡党委、政府感谢你们。”宁俊琦再一次紧紧握住了常海的手,使劲摇晃着。她非常明白,虽然听起来挺平淡的事,但如果村干部稍微懈怠一下,村民再麻痹大意一点的话,那就出大事了。

    常海继续说道:“还有二十多间的危房,暂时都没住人,都是各家的小房、配房。对了,旧学校的三间正房也成了危房。”

    听到这里,宁俊琦、楚天齐对望一眼,心中暗暗庆幸建新校舍的及时。

    宁俊琦等进屋,和屋子里的人打过招呼后,就又出来了。在常海的引领下,宁俊琦等三人开始察看新校舍,常海在边上继续汇报着受灾情况,并回答宁俊琦和楚天齐的提问。

    新校舍一共两排房子,每排八间,除了做为教室外,还包括教师办公室,教师和学生宿舍等。房子全部都是硬砖到顶,外面房顶上盖着红色的瓦片。屋子里是水泥地面,水泥墙面,水泥顶子。离地一米左右的墙壁都刷上了绿色的油漆,南面墙上装有铝合金门窗。东西两面墙上各安着一块黑板,墙壁其余的部分和顶子都刮上了白色的腻子,刷过了涂料。所有的屋子里,已经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就等着使用了。常海他们今天临时使用的房子,是做为学校的传达室、门卫房使用。

    两排房子的前面都砌有花坛,前排的两个花坛又比后排的两个花坛大了一些。院子里,用便道砖砌出了小路,其余的地面都是经过砸夯后的土地面。

    整个一圈看下来,无论是房屋,还是院落,或是围墙,做工都非常精细。宁俊琦和楚天齐都很满意,说明工匠们用心了,监工人员尽职了。

    看完整个院落和房屋,宁俊琦对着常海说道:“常主任,企业捐赠的桌椅已经采购完毕,正准备送货。我在今天早上刚和对方联系过,让他们再推迟几天,要不现在的路不好走。他们保证在本月三十号全部运到,不耽误八月一日正常使用。”

    “那太好了,我还想问呢?就是没敢。”常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楚天齐笑道:“老常,还有你不敢问的?”

    常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