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七十八章 灾情就是命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早上八点的时候,雨终于停了。这场雨从凌晨四点开始,一直下了四个来小时。尤其在从四点到五点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更是下的大暴雨,从五点多的时候开始变成了中雨,七点多的时候才变成了小雨。尽管雨停了,但天空还是灰蒙蒙,好像随时还要继续下起来的样子。

    好几个村子的电话打通了,或是村里给乡里回了电话。他们都表示,雨特别大,发的洪水更大。有的村里的小桥被冲垮了,有的村里发生了小规模的泥石流,还有的村子房屋塌了,但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的消息传来。

    八点半的时候,青牛峪乡召开紧急党委扩大会议,乡党委委员、副乡长、各股室负责人都参加了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就一下:察看灾情。在会上,乡长宁俊琦对人员进行了部署安排,并强调了工作职责和纪律。

    人员分工和工作职责,都是宁俊琦提前和黄敬祖商议后敲定的,黄敬祖自然没有疑议,还以党委的名义,对整个安排方案进行了充分肯定和坚决支持。黄敬祖在讲话中,把这次工作上升到讲政治的高度,强调了五个必须:必须坚决服从党委领导、必须坚决服从工作安排、必须坚决履行工作职责、必须把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做为第一要务、必须时刻牢记安全第一。

    会议最后,黄敬祖说道:“同志们,刚刚从有关部门得到消息,这场暴雨为八十年一遇,以降水量来衡量,远远超过去年。现在,洪水肆虐,相关次生灾害频发。广大乡亲翘首以盼,等待我们带去党的温暖,送去政府的关怀。我们在坐各位,肩负着光荣而神圣的使命。第一时间去受灾现场的同志,要对乡亲进行最大能力的救助,并把现场消息完整全面的传回来。在乡政府值守的同志,要做好救援物资的筹备,并把各处汇总来的信息及时上报给县委、县政府有关部门,同时把上级的指示和安排传达下去。

    因此,对一些违反重要事项的人或事,会进行惩戒。这些事项包括:一、不服从领导;二、不服从安排;三、干工作推诿扯皮;四、做任务消极等待;五、造成重大失误;六、违反工作纪律;七、其它违规事项。一旦发现以上现象,坚决对涉事人员进行记大过、记过、书面警告、口头警告、罚款等惩罚措施。在处罚时,采取从严、从重、从快的原则。

    当然,对于落实任务积极、做工作成绩突出、注重团结协作的个人和团体,也会做出相应的奖励。因时间紧急,奖励措施会随后出台。

    同志们,灾情就是命令。时间紧急,请各组立即出发,随时保持联系,汇报、勾通相关信息。我在这里嘱咐大家:在救灾的同时,务必注意自身安全。拜托了,出发。”

    随着黄敬祖的号令,各路人马纷纷踏上了察看灾情的征途。这次全乡共分成了五个小组:黄敬祖和蒋野一组,宁俊琦和楚天齐一组,刘文韬和人武部长一组,郝晓燕和高远一组,王晓英和要文武一组。前四组人员去受灾现场察看灾情,指导村里抗灾工作。第五组人员留守乡里,负责上传下达。

    乡里三辆小车和派出所小车,配备给察看现场各组使用,另外协调县信用社和法庭车辆做为备用机动车辆。每组人员,除了正副组长,分别还配备了组员。

    宁俊琦和楚天齐这一组,组员包括司机小孟、农业办杨大庆、招商办陆娇娇。宁俊琦安排陆娇娇留守乡里,以备本组应急,为此陆娇娇还颇有意见,最后,宁俊琦甩出一句“服从安排”,陆娇娇才老大不情愿的住了口。

    小孟驾驶汽车出了乡政府大院,上了公路,向目的地驶去。车上,宁俊琦坐在副驾驶位置,楚天齐和杨大庆坐在后排座位上。他们这组需要去的地点共三处,按照先后顺序,分别是甘沟村、小营村和苇子沟村。

    现在,从青牛峪乡里过境的一条公路主干线是国道。虽然公路级别只是准二级路,但在去年秋天刚刚进行过重新铺油,路况还不错。只是下雨天,柏油路上或多或少会有积水,整条路都特别湿*滑,因此,在上面开车,不敢特快。

    用了二十多分钟时间,走完了柏油路,二一二汽车开始驶入泥泞的砂石路。与主干线相连的通村公路都是砂石路,这是一种等级最低,施工工艺最简单的路。一般都是就地取材,对一些坑洼处进行填补,并对一些凸起处进行挖采,然后在上面铺一层十五厘米左右的砂砾石碾压成型。

    砂石路最大优点就是投资少,在干旱少雨的地区养护费用也低。缺点是平整度差,易扬尘,在行车和自然因素影响下,易产生磨损、松散、脱落露骨等病害。尤其是雨势急、雨量大的时候,更会形成大量的积水和泥坑,甚至整个路段都是泥泞不堪。

    现在,通往甘沟村的砂石路,已经变成了“泥糊糊”,稍微泥少的地方就是积水坑。尽管车速不快,但二一二车仍不时颠簸着,车上的人也随着车子的行进而起伏摇摆着。除了司机小孟,其余三人都一手紧紧抓着侧面头顶处的把手,防止一个不慎,磕到头或脸。坐在车上,不时听到“咣当”、“咯嘣”的声音。稍微好走的地段,也会听到“叭嗒”和“沙沙”的声音,那是汽车轮胎带起的泥块、砂石敲击在车底或瓦圈发出的响动。

    二一二汽车就像一个喝醉酒的病人,在泥泞不堪的路上以龟速行进着。走到有的地段实在过不去,楚天齐就和杨大庆下车,到后面推着,才勉强通过。为此,楚天齐调侃“领导就是有特权”,宁俊琦则回击“尊重、照顾女性天经地义”。

    俗话说“走着就比站着强”,尽管不到十公里的路就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但终于还是到了甘沟村村口。前面就是河套了,洪浊的河水还没有退去,汽车只要进去肯定熄火,车上众人只好下了汽车。

    下车后,宁俊琦第一件事,是打开后备箱,开始换鞋。而楚天齐和杨大庆,则是观察着眼前的的情形。

    甘沟村整个地形是两山夹一沟,村民的房子都在沟两边高处建着,相当于建在半山腰。每当下大雨时,自然积存的雨水以及从山上流下的雨水,就会汇到一起,形成大河,从村子中间的河套奔涌而出。

    眼前的情景虽然称不上惨不忍睹,却也是破败不堪。黄乎乎的河水还在不知疲倦的向前奔流着,河水里不时飘下树叉、布片、杂草,但明显水势缓了好多,已经看不到翻花的浪头,说明河水不会裹挟着翻滚的石头了。河床高处,可以看到堆积的杂草和淤泥,从上面河水过后留下的痕迹看,雨水最猛的时候,恐怕河水得有一人多深,浪头更得有两、三米高。

    宁俊琦已经换好雨鞋,走了过来。

    “乡长,怎么办?”楚天齐看着宁俊琦说道。

    看着楚天齐微微上翘的嘴角,宁俊琦明白他有逗弄自己的意思,但是因为还有旁人在边上,于是她没有废话,而是直接说道:“趟河过。”她说着,已经把塞进雨鞋中的裤腿拽出来,开始向上卷着。

    楚天齐和杨大庆更是不敢怠慢,二人直接到车里脱掉长裤,仅剩下里面提前穿好的大裤头,把长裤装进了自己的挎包中。当二人下车的时候,宁俊琦已经收拾停当。

    此时的宁俊琦样子有些滑稽。她的脚上已经换上了黑色的高筒雨鞋,裤腿卷得老高,灰色带长后襟的短袖衫两个前襟系在一起。头上乌黑的马尾辫已经被折叠成条状,用发带紧紧的系着。

    “走吧。”宁俊琦冲着楚天齐一甩头,说道。

    “我换一下雨鞋。”杨大庆说道。

    楚天齐也赶忙说了声:“我也换一下。”

    “好,我等你们。”宁俊琦回道。

    当打开后备箱的时候,楚天齐才发现,自己带的高腰雨鞋不见了。车上除了杨大庆带的黑色雨鞋外,多了一双天蓝色的女士雨靴。楚天齐瞬间明白,自己的“装备”被宁俊琦征用了。

    杨大庆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冲着楚天齐一笑:“楚乡长,要不你穿我的雨鞋吧,我直接穿凉鞋过。”

    楚天齐大声道:“那怎么行?我可不能干这样不道德的事,把别人的鞋抢过来穿在自己脚上。”

    宁俊琦自然听明白了楚天齐的话,但她故意装作不明白,而是对着他俩道:“快点,还没弄好?”

    “快了。”楚天齐回了一句,然后对杨大庆道,“你自己穿吧,再说了,我四十三号脚,你四十号脚,你的鞋我也穿不上呀。”

    杨大庆嘻嘻一笑,用手一指车上的蓝色雨靴,又一指楚天齐的脚。楚天齐知道杨大庆在调侃自己,用手在他的背上轻拍了一下,算是惩戒。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我的雨鞋特意选了大一号的四十四号,她的脚也就三十六、七号,她穿着这么大的鞋,究竟该怎么走路呢?

    等杨大庆换好雨鞋,楚天齐和他一起走向了宁俊琦。

    来到宁俊琦旁边,楚天齐一指她脚上的雨鞋,说道:“乡长,穿的不大吗?”

    宁俊琦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说完,用命令的口吻道,“下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