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六十六章 制服胡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公鸭嗓”被一耳光打的转了多半个圈,好不容易才收住身体,他一手捂脸,用那对斗鸡眼瞪视着面前的年轻人。只见对面的这个人,国字脸,三七分的头发,身上穿着浅灰色运动长裤和浅灰色半袖上衣。

    在一旁的赵中直,调笑的问道:“你认识他吗?”

    “我管他是谁。”“公鸭嗓”嘴里应着,猛的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匕首,恶狠狠的刺向楚天齐。

    站在后面的赵中直看的清楚,禁不住“啊”了一声。宁俊琦更是大喊道:“天齐,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匕首闪着寒光,奔着楚天齐面门刺来。楚天齐轻轻一偏头,匕首擦着鼻翼堪堪划过,仅差一头发丝的距离,刀刃没有伤到楚天齐分毫。不容对方有所反应,楚天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右手扣到对方的脉门之上,轻轻用力一弹。“公鸭嗓”只觉臂腕一麻,手中匕首便把持不住,脱手掉到地上。

    楚天齐叼*住对方右腕,轻轻一抖手,体重一百多斤的“公鸭嗓”“扑通”一声趴在地上。楚天齐抬起右脚踏了上去,说了一声:“不许动。”

    整个过程,就在一眨眼的工夫发生,容不得众“青皮”有所反应,他们的人已经被楚天齐踩在脚下了。

    赵中直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宁俊琦暗叫了一声“好险”,轻抚胸口,感受着“呯呯”的心跳声。

    “孙子,有能耐放开老子,咱俩再较量较量。”趴在地上的“公鸭嗓”扯着嗓子喊道。

    一旁的宁俊琦忽然说道:“斗鸡眼,你认得这个人吗?”

    “公鸭嗓”使劲反转着头,看了看楚天齐,然后对着宁俊琦道:“骚娘门,他难道是你的姘头?”

    宁俊琦的脸一下子成了大红布,气得呼呼直喘气,说不上话来。

    赵中直不屑的说道:“你不是昨天还和他喝酒了吗?”

    听到赵中直的话,“公鸭嗓”想了想,说道:“妈的,你就是那个姓宁的王八蛋乡长呀?”他把楚天齐误认成了宁乡长。

    边上的人都被他逗乐了。

    “小子,你不认识我,我可知道你,你是叫胡三吧?”楚天齐说着,脚下稍微用了一下力,“你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两次袭击政府公务人员,是不是太的目无法纪了?”

    胡三鼻子“哼”了一声:“说的好听,都是一些贪官污吏。”说到这里,他忽的大声吼道:“妈的,都死杵着干什么,都给老子上。”

    众“青皮”嗷的一声,就围了过来。

    “站住。”楚天齐怒吼一声,“谁他*妈的敢动,信不信我把他的肋骨踩折了?”

    众“青皮”果然被怔住了,站在当地,说道:“三哥,怎么办?”

    “别管我,他不敢的,赶快对付那三个人。”胡三咬着牙道,“尤其是那个骚娘们,肯定是这个家伙的姘头。”流氓就是流氓,倒有一股狠劲。

    “好,三哥听你的。”众“青皮”回道,然后迅速向赵中直、宁俊琦、刘大智逼近。

    看到这种情况,楚天齐心中大急,右脚在胡三的小腿肚上踢了一下。顿时胡三发出杀猪般的号叫:“啊,疼死我了。”

    他的叫声吸引了众“青皮”的注意力,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嘴里叫着:“三哥。”

    胡三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别管我,上……”他的话没说完,就觉得腿上一麻,顿时没了知觉。

    众“青皮”“嗷”的一声,组成扇形向中间三人扑去。这时,有人忽然只觉头上人影一晃,圈子中间多了一个人,正是刚才还踩着“三哥”的那个人。

    楚天齐伸开双臂,尽量遮挡着身后的赵中直等三人,防止对方的偷袭。

    就在众“青皮”一楞神的功夫,楚天齐大喊一声:“乡亲们,闪开。”同时一抖手,一片“寒芒”射向众“青皮”。

    “不……”,众“青皮”“好”字还没出口,只觉得小腿一麻,“扑通,扑通”摔倒在地。

    没有看清楚天齐如何出手,已经发现众“青皮”倒在地上,赵中直和刘大智心中大骇不已。

    倒在地上的众“青皮”,没有出现疼的倒地打滚的情形,而是很快都从地上站了起来。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明明被暗器伤了,怎么还能站起来?

    只有楚天齐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刚才打向众“青皮”的暗器其实是几十粒黄豆,平时他的衣兜里总会装着一些这样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刚才他在发出这些“暗器”的时候,也控制了力道。四周围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他担心一旦黄豆跑偏,会伤及无辜。从现在看,万幸的是这些东西并没有落到外围的人身上。因为毕竟看热闹的人离着众“青皮”还有五、六米的距离呢!

    众“青皮”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再次进攻。

    楚天齐心中却不踏实,他知道刚才之所以一击成功,主要是对方没有防备。这次就不同了,所以他尽管手中抓着黄豆,但还是没有发出,而只是做出了动作,牵制着对方。

    果然,这些人只是做好了进攻的架势,却不敢冒然发动攻击。

    忽然,“公鸭嗓”声音响起:“弟兄们,上。”原来是短暂昏迷的胡三醒了,只是他的腿还使不上劲。

    听到“三哥”的声音,有人喊了一声:“救三哥”。好几个“青皮”奔胡三而去。

    楚天齐正担心分身乏术,他发现一群人忽然出现在胡三周围,顿时心中大定,是赵钢带着警察和治保人员赶到了。

    不容多想,赵钢命人控制了胡三,同时向众“青皮”发动了进攻。比起训练有素的警察,这些混混还是差一些,很快都被赵钢等人制服。赵钢过来,直接给胡三带上了手铐,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正这时,一个人猛的闯了进来,来人正是青牛峪乡党委书记黄敬祖。他直奔赵中直面前,焦急的问道:“赵书记,没伤着您吧?”

    赵中直还没说话,趴在地上的胡三却喊出了声:“快救救我,姐……”

    不待胡三说完,黄敬祖快速来到的他的面前,抬起右脚,边踢边骂道:“好小子,竟敢袭击县委书记,你他*妈的,不想活了?”

    胡三听到黄敬祖的话,生生的把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

    赵钢命众警察和治保人员,把胡三等人带到蔬菜市场的一间屋子,控制起来。围观的人群响起热烈的掌声。

    ……

    赵中直在前,其他人在后,进了市场管理办公室。

    黄敬祖抢先一步,来到赵书记面前,说道:“赵书记,下一步该怎么办?”

    赵中直没有理黄敬祖,而是对着身边的秘书刘大智,说道:“小刘,马上通知县长、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党办主任、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主管商贸的副县长、农业局局长、公安局局长、经贸委主任等等赶到青牛峪乡,来开现场会。让他们务必在五点之前赶过来。”

    刘大智答应一声“好的”,合上笔记本,走到一边,去通知各位领导了。

    赵中直看着楚天齐道:“小楚,让派出所把这些人先找地方关起来,等公安局到来以后,交给公安局。”

    楚天齐出去和赵钢说了赵书记的意思,又返回了市场管理办公室。

    刘大智很快打完电话,回来向赵中直汇报道:“书记,这些领导大部分都在向阳镇,开完现场会有在镇里的,有去联系点的,向阳镇和青牛峪相邻,他们都表示,马上赶往青牛峪。”

    赵中直说了声“好”,再次出了屋子,边走边说:“随便看看。”黄敬祖等一干乡干部跟了出来。

    “你们都不必跟着,我让小刘陪着就行了。”赵中直表情严肃的说道。

    听到县委书记的安排,黄敬祖、宁俊琦、楚天齐只得停住脚步,目送着走出屋子的赵中直。

    宁俊琦看着黄敬祖,问道:“黄书记,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黄敬祖看了看宁俊琦,又看了看楚天齐,答非所问的说道:“赵书记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哦,我们是在半路遇到的?”宁俊琦回答。

    “你们?在哪遇到的?”黄敬祖敏感的问道。

    “我和楚副乡长到向阳镇的一个村子办事,在回来的路上,二一二车熄火、发动不着。正巧赵书记的车过来,就帮着我们把车拖回来了。”

    黄敬祖疑惑的说道:“这么巧……巧的是书记还碰到了闹事的。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他的话里透着浓浓的不相信的味道,同时也是一种敲打。

    宁俊琦冷冷的道:“是很巧,巧的是哪个胡三还说昨天刚和宁乡长、楚副乡长喝过酒。”

    “是吗?”黄敬祖倒觉得挺新奇的。

    “不过,所幸的是,赵书记非常认真,一再盯问对方。结果胡三把楚副乡长认成了宁乡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我俩,张冠李戴,男女不分。”宁俊琦讥讽的说道,“看赵书记的样子,不调查个水落石出的话,不会善罢甘休的。”

    “哦,调查清楚好,调查清楚好。”黄敬祖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宁乡长、小楚,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赶快在现场走一走,看看有哪些地方需要完善的。免得一会儿众领导来的时候,当众出丑。”

    “好”,宁俊琦和楚天齐答应一声,分头行动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