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七十一章 现场会的影响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和乡长办公室轻松的气氛不同,现在的书记办公室却是另一番情形。

    屋里已经静了有十多分钟,黄敬祖面沉似水,一言不发。蒋野更是连一口气也不敢长出,整个空气沉闷至极,把人憋的快要爆炸了似的。

    “老蒋,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了。”黄敬祖缓缓的说道。

    “书记,您快说,我什么都听您的。”蒋野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黄敬祖追问道:“你真的完全听我安排?”

    “是,是。”蒋野接二连三的点头道。

    “那好吧。老蒋,现在你投案自守吧,这是一唯一的办法。”说着,黄敬祖按了桌上电话机的免提键,开始摁着上面的数字。

    听到黄敬祖的话,蒋野先是一怔,随即猛的站起身,双手按到话机上,带着哭腔道:“不,不,那样我就毁了。”他一边喊着,一边奋力拿开了黄敬祖拨号的手。

    “老蒋,你也不用担心,你现在不是才收了三千块钱吗?还不够量刑的条件。如果加上嫖娼或是私通的话,那就不好说了。要说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向胡三等人泄露我们这些乡领导的行踪,我们都是国家干部,都在为党、为国努力工作。泄露我们的行踪,也就相当于泄露国家机密,如果查实的话,估计会判个五到十年。”黄敬祖劝解道,“现在县领导已经怀疑到了你的头上,你不争取主动还能怎样?只要你主动投案自首,量刑时肯定会酌情予以考虑的,应该也就是判个六、七年的样子。”

    蒋野的双手还死死按在话机上,机械的摇着头:“不,不。”忽然,他抬起头,问道:“那我的工作呢?”

    黄敬祖摇着头道:“都判刑了,工作肯定是没了。另外还会剥夺几年政治权利。不过,六、七年一晃就过,那时你也才五十来岁,出来后,一家人照样过日子。你自己打点零工,顺便捡点废品补贴家用,还是能过的去的。我到时也尽量想办法,给你申请点困难补助什么的。”

    “不,不,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要工作,我要家庭。”蒋野大声吼着,“你,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蒋野仿佛疯了一样,嘴里哀嚎着,猛的拿起话机摔到地上。这还不算,他双手乱舞,开始在黄敬祖的衣服上撕扯着。

    看着蒋野的颠狂样子,黄敬祖内心惊恐不已,一边往开推着蒋野双手,一边安抚着:“老蒋,你要冷静,冷静。”

    可是,就像得了狂犬疯一样的蒋野,哪管这些,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更加狂躁,已经撕扯掉了黄敬祖的上衣扣子。情急之下,黄敬祖“蹭”的站起身,扬起右手,猛的扇向蒋野的脸颊。

    “啪”的一声,屋里一切归于平静。黄敬祖马上做好了架势,准备防着蒋野的反扑。却不曾想,此时的蒋野左脸颊红肿,满脸泪痕,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仿佛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

    看到蒋野这个样了,黄敬祖心里直发毛,轻声试探的叫道:“老蒋,老蒋。”

    蒋野“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喉咙里发出牛一样的声音,大声号哭着:“黄书记,你得救救我呀!”

    看到蒋野坐到地上,痛哭流涕的样子,黄敬祖紧揪的心松了下来。他重重的坐到椅子上,心中暗道:他*妈的,吓死老子了。

    稳定了一下情绪,黄敬祖提高声音斥责道:“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啊?”

    蒋野抬起沉重的头颅,双眼无神的看着黄敬祖,继续号哭着。

    “哭,哭,哭你*妈个*,回答我的话。听见没有?”黄敬祖喝斥道。

    蒋野的哭声小了很多,抽泣着摇摇头。

    “我是替你的父母妻儿打你,打你这个不忠不孝的家伙,打你这个忘恩负义、不知廉耻的王八蛋。你可知道?你的家人都以你是公家人为傲,你的儿子更是把你当成了崇拜偶像。还记得他写你的那篇作文吗?他说‘你是真正的男人,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黄敬祖骂道,“你他*妈的不配。不配家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支持你。更没有资格拿着儿子作文到处显摆。”

    “我不配,我不配。我后悔呀,我后悔呀!”蒋野双手捶打着自己的头,号哭着。

    “哭个*,别他*妈的假惺惺了。你收受他人贿赂时,可曾想到家人会因此和你遭殃?你和别的女人鬼混时,可曾想到糟糠之妻盼你回家的眼神?你腐化堕落时,可曾想过对儿子身心的伤害。”黄敬祖拍着桌子大骂,“说的好听,后悔了?骗鬼去吧。你那是怕了,怕你进去后,没人给你送钱了,怕没有女人和你鬼混了。”

    蒋野趴伏两步,到了黄敬祖的脚边,哭道:“不是,不是,我是真的后悔,真的觉得对不起他们。”

    “你以为你只是对不起家人?你更对不起党组织。对不起组织对你的培养,对不起组织赋予你的信任、权利,你根本不配做组织的人,你就是组织的蛀虫,就是党的败类。”黄敬祖正义凌然的骂道。

    蒋野抱住黄敬祖的腿,哭求道:“书记,你骂的对,你继续骂,要是不解气的我,就打我几下,踢我几脚。”

    黄敬祖抬起脚,又放下,骂道:“让我打你、踢你?门都没有。我怕脏了我的手,脏了我的脚,也怕脏了我的地方。”

    蒋野表着决心:“书记,你是原谅我了?那你就帮帮我,帮我度过这个难关,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当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你的脸皮也太厚了,刚才还倒打一耙,赖我不管你。现在怎么又换了这副嘴脸,你恶心不恶心?”黄敬祖不屑的骂道,“我怎么帮你?你现在还非要把我也拉进去吗?”

    蒋野可怜巴巴的看着黄敬祖,抽泣道:“书记,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刚才都是我一时糊涂。你肯定有办法的,你只要救了我,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黄敬祖都被蒋野的无耻逗乐了,忍不住说道:“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子。”

    “那我就是你的一条狗。”蒋野接话道。

    黄敬祖简直无语了,心中暗道:还有这么无耻的人?黄敬祖把身子靠在椅子上,看都不看蒋野一眼。而蒋野却瘫坐在地上,抬起头,真像哈巴狗一样,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主人。

    过了很久,黄敬祖才冷冷的说道:“别人救不了你。唯一可以试一下的,是你自救。”

    听到黄敬祖的话,蒋野兴奋的问道:“自救?”旋即耷拉下头,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唉,我这人就是心软,见不得别人掉眼泪。”黄敬祖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你写一封悔过书,还要……”

    听完黄敬祖的话,蒋野惊喜不已,但忍不住疑惑的问道:“这,这能行吗?”

    黄敬祖长嘘了一口气,说道:“行不行我不敢保证,但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也会尽最大努力,替你疏通的。”说完,把一沓纸和一枝笔,扔到了沙发上,说道,“去写吧。”

    “好,书记,那我听你的。”蒋野说完,从地上爬起,坐到沙发上,开始写起来。

    ……

    楚天齐已经离开了,宁俊琦的心思却没有收回来,依旧紧紧的放在他的身上。说实在的,她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大男孩儿了。他虽然出身寒门,却自强、自立,靠自己的智慧闯出了现在这一片虽然狭小,却也大有做为的天地。他武功不俗,却从不恃强凌弱,而对坏人又从不手软,可谓爱憎分明。

    他在工作上认真、负责,有时甚至有些较真,但也并不死板。他平时在和别人相处时,彬彬有礼、有理有节。而和自己在一起时,又活泼、开朗,不拘小节,幽默频频,并且时不时的开着一些不太过分,但又充满暧昧的玩笑。

    宁俊琦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感情,她期盼他进一步的表白,又害怕听到他表明心迹,她不知道面对那样的状况时,自己该如何回答?从她本意来说,他非常想接受,但她又担心这样会不会唐突,因为现在还有一些重要的方面没有了解。

    她喜欢他,也不介意他的家庭,但自己的家庭会不会接受他和他的亲人,她心里没底。她也担心倔强的他,会不会在意自己的家庭。就在两个月前,楚天齐还说要和她说一些工作以外的话时,她预感到了他想要说什么,所以她就是在期盼和担忧中度过的那几天。

    等到他遭遇了纪委调查,回来后,就没有再提那件事。这让她心里不安起来,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是忽然听到了什么,还是想到了什么?亦或本身就是一句玩笑话。除了没提那件事以外,他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关心、调笑、幽默。

    “叮呤呤”,冷不防响起的铃声,打断了宁俊琦的思绪,把她拉回到现实中来。她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琦琦,忙什么呢?”

    “老李同志,没忙什么。”宁俊琦回答,“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哦?你不是在忽悠我吧?我经常听你这么说。”老李道。

    “还是上次说过的那件事。前几天我又见到了那位跛脚的叔叔,这次他没有再说‘你姓李’,但他的眼神分明是说他认识我。我搜遍所有记忆,也没有以前曾经见过他的记录。所以我感觉,他在我身上肯定是看到了你或者是妈妈的影子。”

    手机听筒对面的老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是吗?那容我好好想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