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七十二章 现场会的影响5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写作”和反复修改,蒋野的“作品”终于完成。黄敬祖反复看过后,说道:“回去安心工作,要把负担变成动力,变成努力工作的动力。我会替你去周旋的,怎么也不能让你丢官、进监狱吧。”

    “谢谢书记。”蒋野恭敬的说道。

    “老蒋,记住我嘱咐的话,到什么时候也不能瞎说。否则,谁也救不了你。”黄敬祖表情严肃的说道。

    “书记我记住了,如果我要是瞎说的话,就让我遭天打五雷轰。”蒋野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暗暗祷告:这句话不算,不算。

    “老蒋,起咒发誓没用。你蒋野是个好同志,我也一直很看好你。这次你肯定也是一时糊涂,才干了这样的蠢事。刚才我之所以对你那样严厉,也是恨铁不成钢。你知道吗?我在为你痛心,为所有关心你的人痛心。”黄敬祖语重心长的说道。

    “书记,我完全理解,你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你那样说我,是因为你把我当自己人。就好比父亲教育儿子一样,爱之深责之切,最后不还是你这个家长帮我擦了屁股嘛!”蒋野肉麻的奉承道。

    “老蒋呀,你这人……回去好好工作,我看好你。”黄敬祖点指着对方说道。说完,挥了挥手,示意蒋野可以走了。

    “书记,再次谢谢你,你就看我的行动吧。”蒋野说着,向黄敬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弓着腰,退出了书记办公室。

    目送着蒋野的身影消失,黄敬祖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但又不得不帮他。因为看似帮了蒋野,实则却是帮了自己,所以,尽管这么做有隐患,但他还是不得不做。

    ……

    今天,从蒋野说出胡三是自己小舅子的时候,黄敬祖就在思考着怎么办。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不承认。然后想到的,就是堵住蒋野的嘴,不让那个家伙把胡三和自己的关系说出去。可是,如果仅仅嘱咐蒋野不去说的话,蒋野未必会听,也许表面答应了自己,暗地里就说不准了。而且,如果自己特意嘱咐的话,尽管自己不承认有那个小舅子,但蒋野肯定会更加认定自己和胡三的亲戚关系。究竟该怎么办呢?

    当时,在黄敬祖诈乎下,蒋野终于承认了,曾经接受过胡三金钱和美色的贿赂,并且还请黄敬祖帮忙,度过难关。这让黄敬祖心中安定了不少,原来蒋野是借胡三和自己的关系来套近乎,并不是要挟自己。那么自己究竟要不要帮蒋野这一回呢?

    不管蒋野这个人怎么无能,又怎么愚蠢,他毕竟还算是自己的人,自己确实应该帮他。只是这件事并不那么好帮,一个不慎就会被卷入其中,弄不好就会惹上一身屎,但却又不能不帮。如果自己不帮蒋野,他很可能去县里找人,或者就找宁俊琦帮忙,那自己和胡三的关系肯定就会被和盘托出。

    虽然现在宁俊琦可能已经知道了自己和胡三的关系,但毕竟都在一个乡搭班子,一般情况下,应该还不至于撕破脸皮,拿这事说事。如果从蒋野的嘴里说出来,那情形就不一样了,宁俊琦很可能会巧妙的推波助澜,不需要她亲自出手,就会把自己扯进麻烦去。

    如果胡三找了其他人帮忙,也存在着自己被牵扯其中的问题。更不排除蒋野因不满自己的袖手旁边,而夸大其词的利用自己和胡三的关系说事,报复自己。

    再说了,如果自己明确不帮蒋野的话,很可能对方当场就会拿胡三和自己的关系进行威胁。到时,恐怕就就更难善了了。那就只好帮蒋野了,通过帮对方,让对方不说自己和胡三的关系。

    只是,这种以交换方式,让蒋野守口如瓶的做法,却有很大的隐患。而且,在具体操作时,蒋野很可能还会提出条件,究竟该怎么办呢?

    黄敬祖不愧官场沉浮二十多年,稍一盘算,就想出了绝妙的办法:先把蒋野从精神上打垮,让他懵头转向,然后以帮助对方为名,让他写下一份悔过书。在悔过书中,把蒋野的堕落归结为一时不慎,被对方蒙骗,这当然就要省略掉胡三曾说过是黄敬祖小舅子的话,否则,蒋野不是成了明知故犯了吗?

    黄敬祖教了蒋野处理不义之财的方式,并让对方把悔过书放到自己这里。如果有人调查,那么黄敬祖就会把悔过书出示给对方,以证明蒋野已经认识到错误,向党组织做了悔过。这件事很可能就会到此为止,充其量也就是给蒋野一个警告处分而已。

    让蒋野把悔过书放在自己这里,说是为了在紧急时刻保蒋野一保,其实也是黄敬祖把蒋野的一个把柄抓在了手里。一但蒋野不听话了,自己就可以把这个拿出来,教训对方一番,就好比唐僧给孙猴子念紧箍咒一样。

    ……

    黄敬祖又把蒋野的悔过书看了一遍,才打开档案柜放了进去。并在办公桌台历上,用只有自己才明白的方式记下了几个字。

    随便一瞥,黄敬祖看到了摔在地上的电话机,电话听筒和话机已经分离。把几个部件从地上捡起,重新插好线和接口后,一试,电话还通着,看来没什么问题。

    坐在椅子上,想着蒋野当时又哭又笑的熊样,黄敬祖真是忍俊不禁。他也不得不佩服蒋野,佩服他的无耻和脸皮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愿意给别人当儿子,也真亏蒋野能想的出来。

    同时,黄敬祖意识到,这个蒋野也很难缠。从今天的事可以看出来,为达目的,那个小子是不择手段的,连礼义廉耻都不在乎的人,跟牲口一样,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自己也不要因为拿着那张纸而盲目乐观,还是要时刻小心才是,小心蒋野的破罐子破摔。

    虽然拿着蒋野的悔过书,但黄敬祖还是担心,担心相关部门因为胡三找到自己。虽然自己确实没有直接帮过胡三,更没有得他任何好处。但自己小舅子,在自己地面上收保护费,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无论如何是脱不了干系的。真应了那句歇后语: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想到那个可恨的胡三,黄敬祖恨恨的骂道:“你他*妈怎么就不死了呢?糟蹋粮食的东西,还他*妈的祸害人。”

    “叮铃铃”,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黄敬祖一跳。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他按下接听键,皱着眉头道:“什么事?”

    “老黄,怎么了?这么气粗?”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手机上传了出来。

    “没什么。你有什么事?有事说事。”黄敬祖的声音透着不耐烦。

    女人的声音也不高兴起来:“老黄,是因为胡三的事吧?他们怎么就被县里抓走了。我听说是那两个小兔崽子引来的赵中直,他们这是故意在整我们的吧?”

    “别没事找事了,整天尽想那些没用的。还不是那些家伙胡作非为自找的?他们就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黄敬祖没好气的说道。

    “从别人那儿受了气,也不能发到我身上吧?是他们惹了你,又不是我。我整天为了你的事,东跑西颠的,到你这里连个热乎话都听不到,你有没有良心?”女人委屈的说道。

    “整天就是这些,烦不烦?”黄敬祖拿话呛道,“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我挂了。”

    “黄敬祖,没良心。我怎么就跟你好了?用的时候招之既来,用不着了又像臭狗屎一样甩掉。别以为我离开你就活不了,咱俩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受够了,你的事我也不管了。”女人哭着,甩下几句话,挂断了电话。

    “真他*妈的。”黄敬祖骂了一句,还是把电话回拨了回去,谁让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家呢?

    打了三次,对方才接通电话。女人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烦不烦?我都说了各干各的,你还骚扰我?要不要脸?”

    听着对方的话实在刺耳,但黄敬祖依然耐着性子说道:“都是我不好,不该把自己受的气发给你。我向你赔个不是,你就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唉,我就是心太软了,听不得你一、两句好话。”女人抽泣着道,“老黄,你可要帮忙把我弟弟弄出来呀,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爹妈,一直在我家长大,我们就像亲姐弟一样。”

    听到对方提起那个败类,黄敬祖本已压下的火,腾的一下又起来了:“他那是咎由自取,我没办法。”

    “好啊,你翻脸比翻书都快!不管拉倒,反正你小舅子是主谋,要挨枪子也是先轮到他。”女人大吼着,挂断了电话。

    “唉,都他*妈什么事呀?怎么都冲老子来了,老子是欠你们的,还是怎么的了?”黄敬祖一边骂着,举起了手机,晃了几晃,又放到桌上。然后把蒋野曾摔过的固定电话,扔到了地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