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六十七章 现场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县委书记的指示就是管用,四点半的时候,县领导和一众县局长都赶到了青牛峪乡,来到了蔬菜交易市场。一时间在市场外的公路边停了十多辆汽车,乡里只得让派出所指定专人在现场照看,以名发生刮蹭或碰撞等不必要的麻烦。

    所有在场的县领导、局长、乡干部,都集中到了市场管理办公室。因为座位有限,加上人员众多,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都坐在椅子上,其余的人员一律站在当地。

    秘书刘大智来到赵中直面前,轻轻的说了声:“都到齐了。”赵中直点点头,刘大智退到了一边。

    赵中直站起身,说道:“同志们,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开这个现场会,是临时决定的。因此,让众位急匆匆赶到这里,请大家多多谅解。”

    就在赵中直起身的时候,县长郑义平、副书记冯志国也急忙跟着站了起来。

    现场众人都从书记的话里,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今天我也是因为偶然的一件事,来到了这里。本来是想看看蔬菜市场的交易火爆程度,没想到却看了另一出好戏,一场闹剧。”赵中直说到这里,停下来,扫视了一下全场。

    面对赵中直的目光,好多人都不坦然,不知道书记接下来的话,会不会点到自己头上,会不会挨板子。

    “事情并不复杂,但很值得我们深思。”赵中直语气冷竣的说道,“你们知道吗?一些流氓、混混竟然以收取中介费为名,强行向蔬菜收货商摊派,如果不交的话,他们就会上门讨要。而且他们垄断了收货商住宿、餐饮的地点,价格竟然比玉赤饭店还要贵上好多,他们从中抽取高额的提成。我问大家一个问题,有谁能猜出,他们会收多少的中介费?你,你,能说上来吗?”赵中直说到这里,用手指着下面。

    被指到的官员,不是摇头,就是说“不知道”。

    “我来告诉大家吧?”赵中直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比划着,“三百到五百,跟我要六百。”

    听着赵中直的话,有的人不以为然,心里暗道:不就是几百块钱吗?好多人心里纳闷:这些家伙怎么会和书记要钱?

    赵中直继续道:“有的人可能以为三、五百块钱不多,但我要告诉你,刚才说的是单价,是每车收取的费用。”说到这里,他用手一指外面,“看见没,就是那里停的运输车。一车好几百,那么全乡大约走一千车的菜,大家想想是多少钱?”

    在好多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赵中直又放出了重磅炮弹:“那个叫胡三的人,竟然还说和乡干部熟悉,还说昨天刚和他们喝过酒,这得多大的胆呀?”说着,他把右手重重的击在了桌上。

    随着“啪”的一声响动,众人心中一凛:究竟是谁?同时把目光投向了黄敬祖、宁俊琦、楚天齐三人。

    “你们知道胡三说的人是谁吗?”赵中直反问道。不待众人回答,当然也没人回答。他又说道:“胡三说,昨天和他喝酒的是宁乡长和楚副乡长。”

    听到赵中直的话,黄敬祖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心中暗道:看来胡三那个家伙也不傻。

    其他众人听到赵中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但同时心中不解:这两人可是他的人,他为什么要当众说出来呢?

    做为被提及的主角,感受着数道灼热目光,宁俊琦和楚天齐自是周身不自在,只好低头看着地面。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赵中直带着一丝笑意,说道,“当宁乡长出现在胡三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根本不认识。而他被制服的时候,更是把楚副乡长认成了宁乡长。你们说可笑不可笑,这像是昨天刚喝过酒的样子吗?”说到这里,赵中直停了下来,看着大家。

    县长郑义平接话道:“竟然有这样的事?先来了一个栽赃陷害,紧接着又来了一个‘指鹿为马’,那这个胡三也真是个奇葩了。”

    众人都被郑义平的比喻逗笑了。

    郑义平接着道:“大家可能觉得很可笑吧?但我却不这样认为,这会不会是那个胡三在欲盖弥彰、混淆黑白呢?他之所以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是不是真的有所依仗呀?”

    听完郑义平这几句话,众人都笑不出来了,县长的话分明是意有所指啊!

    郑义平向赵中直点点头,以示自己说完了。

    赵中直继续说道:“这个事情容后再说。我就再给大家讲讲这伙人的胆大妄为吧。在光天化日之下,胡三等人对收货商明目张胆威胁,威胁不成,就直接大打出手。在我进行劝解时,一言不和,竟然挥拳相向……”他简单讲了当时的一些过程。

    众人听到俱是一惊:啊?有这样的事?

    “幸亏有楚副乡长及时出手,才让我躲过一劫。否则,就凭‘县委书记被黑*恶打脸’这条新闻,恐怕我在全国都会出名,玉赤县也要跟着出名了吧?只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而已。”赵中直气愤的说道,“胡三见有人阻止了他的暴行,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拔刀相向,嚣张气焰可见一般。”

    “太无法无天了。”冯志国突然接过了话,“乡政府主官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主管领导又是干什么吃的?堂堂县委书记的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普通百姓的安危又何曾谈起?宁乡长,哪个副职分管治安?”

    县委副书记问到头上,宁俊琦自然不能不做回答,只好说道:“乡政府工作没有做扎实,我这个政府一把手责无旁贷。主管治安的副乡长是楚天齐同志。”

    冯志国说道:“哦?楚天齐同志……”他的话刚说了一把就被打断了。

    赵中直接过话头,说道:“楚天齐同志是你分管治安吗?”

    楚天齐向前走出一步,低着头说道:“是我分管治安,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愿接受处罚。……”

    “先不要说什么处罚不处罚?要把工作做到前面,防患于未燃,而不只是事后承认错误。”赵中直打断楚天齐的话,“说起来,今天也是事发突然,你们没有料到实属情有可原。但是,可以原谅不是说就没有责任。本来对于你救我和周围群众于危难的事,应该给予你表彰,那么既然你也有失误,就功过相抵不予奖励了吧。”

    说到这里,赵中直看着郑义平和冯志国说道:“老郑、老冯,你们说这样可以吗?”

    郑义平马上表态:“书记的安排非常好,我完全赞同。”

    冯志国只得不情愿的说道:“没意见。”

    “好,既然郑县长和冯副书记都同意,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予追究了。”赵中直直接下了结论,然后,话题一转,说道:“但是,胡三的事却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一个小混混为什么能如此横行霸道,他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什么依仗?公安和农业部门的同志也要想一想,为什么这些混混能有空子可钻?我们究竟还需要为基层单位、为客户提供那些服务?”说到这里,赵中直停止说话,看向了郑义平。

    郑义平旗帜鲜明的响应:“书记,在青牛峪出现的这类事,在其它乡镇也有发生。我建议全县开展一次打击商霸市霸的活动,以净化玉赤县好不容易逐渐规范的市场经济秩序,为玉赤县的各项经济建设工作保驾护航。”

    “县长说的好啊,我举双手赞成。胡三等人的所作所为看似偶然,却有它必然的代表性。胡三等人的行为看似个案,但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有效解决,就会给菜农,给合作商的心理造成阴影。就会影响青牛峪的蔬菜种植销售工作,就会影响合作商的投资信心,从而破坏了全乡的经济建设,进而影响全县的招商引资工作。”赵中直斩钉截铁的说道,“因此,开展这次打击活动非常有必要,也非常及时,这件事我会向常委会提议,就由郑县长牵头去做,怎么样?”

    “好,我责无旁贷。”郑义平爽快的接受了任务。

    “对于胡三等人所涉及的事情,一定要深挖,找出问题的源头所在。回去后,我会安排纪委去做这项工作,一旦发现腐败问题、一旦发现权钱交易,我们决不姑息,绝不让个别害群之马破坏了全县风清气正的官场生态,绝不允许这些蛀虫动摇全县安定团结的大局……”赵中直义正词严的对胡三等人的行为进行了定性。最后对青牛峪的蔬菜产业给予了中肯的评价:“前景辉煌、任重道远。”

    ……

    现场会结束了,参会众人都感到了一种压力,一种来自县委书记的压力。今天的赵中直表现非常强势,好多事情都近乎武断的做了决断。

    冯志国更是感触颇深,对于赵中直和郑义平联手安排的打击商霸市霸行动、纪委严查胡三背后靠山的行动,他心知肚明。他知道这是书记和县长借机打击异己,进行权利分割的手段,但他没有理由反对,因为人家二人的理由冠冕堂皇,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而且赵中直还明确表示,要在常委会上进行通过,虽然这只是走一个过场,却也让自己准备抨击对方“独断专行”的计划破了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