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一十章 伶牙俐齿小师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女孩说着,已经快步到了楚天齐近前。一把抓*住楚天齐右胳膊,然后两只胳膊抱住他,生怕他跑掉似的。

    女孩身材高挑,五官清秀,俏脸化了淡妆,头上梳着一束“马尾”辫。她上身穿黑色白点翻领小衬衫,纤腿裹着一条白色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白色旅游鞋,背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包。女孩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浑身充满了青春气息,是一个标准的美人。

    ……

    楚天齐见过这个女孩,是在去何阳的班车上。当时车上有“刀疤男”等人玩“红蓝铅骗局”,等到受骗的两位老人准备要回被骗的钱时,他们不但不给,还抢走老人手中剩余的现金,并推倒老人。在这种时刻,女孩阻止了“刀疤男”等人对老人行凶,但却使自己落入危险境地,是楚天齐出手救了他。

    因此,楚天齐遭到众骗子围攻,并教训了骗子。为保护车上他人不受无辜伤害,最后楚天齐随同骗子下了车,并陷入派出所和骗子联合打造的陷阱中。在对方设计好的骗局中,楚天齐没有屈服,准备奋力一搏,是定野市公安局副局长兼警风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周子凯的出现,才让楚天齐走出陷阱,重新坐上了去何阳市的火车。

    ……

    女孩一直抱着楚天齐的右胳膊,仰起脸看着他。而楚天齐也在回想当时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她的举动。

    看到年轻貌美女孩一脸幸福的望着楚天齐,而楚天齐却装傻充楞、坦然受之,宁俊琦顿时胸中怒火万丈。她俊脸通红,紧咬银牙,“噔噔噔”走到门口,“咣”的一声关上了办公室房门,她不能让“家丑”外扬。然后声音尖厉的大声道:“楚天齐,这是办公室,注意影响。”说完,怒视着电话机旁的这对男女。

    听到屋里响起的“炸雷”,楚天齐这才从回忆中走出来。当他抬起头,看到宁俊琦射来的“吃人”目光时,这才意识到女孩在抱着他,于是赶忙抽*出胳膊,尴尬的看着宁俊琦。

    女孩笑吟吟的站在那里,一会看看尴尬傻笑的楚天齐,一会又看看怒容满面的宁俊琦。

    过了一会儿,楚天齐才想起了什么,看着女孩问道:“你叫何佼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他好像很“无辜”的话,宁俊琦哼道:“别装了,找你的娇娇还少吗?”

    楚天齐被宁俊琦噎的哑口无言,大张着嘴站在那里。

    何佼佼却接了话:“乡长姐姐,我是‘佼佼者’的‘佼佼’,不是‘娇气’的‘娇’,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陆娇娇用的那个‘娇’字呀?此“佼佼”非彼‘娇娇’也。”

    “你们认识?”楚天齐和宁俊琦异口同声的问道。

    “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我能找到这间屋子,就是她告诉的。”何佼佼慢条斯理的说道,然后忽然一笑,走到宁俊琦面前道:“她说师兄肯定在这间屋子,她还说他经常往这里跑,你们在搞对象。对不对?”

    没想到这个长相俊俏的美女会说出这么雷人的话,宁俊琦脸“腾”的红了,楚天齐傻笑着站在那里。

    “何佼佼,你到底来干什么?难道就是来故意取笑我吗?”宁俊琦语气不善的说道。

    看着宁俊琦气急败坏的样子,何佼佼微微一笑,叹了口气:“哎,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合作商的吗?”

    听到她的话,宁俊琦和楚天齐,全都露出了满脸惊讶。

    “都说恋爱的女人最愚蠢,看来还真说对了。算了吧,本小姐就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了。我知道,和一个打翻醋坛子的人计较是不明智的。”何佼佼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她又转换了语气,“乡长姐姐,我不是来捣乱的,我是来办正事的,听我从头说起……”

    何佼佼倒背起双手,一边在屋里踱着方步,一边摇头晃脑的说着。何佼佼从“刀疤男”等人玩“红蓝铅骗局”讲起,一直讲到楚天齐和那五个骗子下车。她在讲述的过程中,还一边做着比划,尤其是学楚天齐打斗时的动作更是有模有样。

    何佼佼继续说道:“我看到你下车了,也想下去帮你,谁知道那个司机却关上了车门,他怕那些人以后找他的麻烦。我要求他停车,他不停,还说我下去也没用,说不准还会给你添乱。我一想也是,于是我又一次拨打了报警电话,接线员说当地派出所已经出警。我在车上就一直观察着,走出很远也没见到警车的影子,我不放心,就给马叔叔打了电话,他是定野市公安局局长。马叔叔表示会尽快安排人去处理此事。”

    楚天齐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子凯能到派出所了,原来是何佼佼找的市局马局长,马局长又吩咐的周子凯。

    “乡长姐姐,你知道师兄他后来又遇到什么事了吗?”何佼佼看着宁俊琦问道。

    宁俊琦完全沉静在何佼佼的讲述中,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以前可没听他说起过,说起过他这次英雄救美的事情。听到何佼佼的问话,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后来呀,警察把他带回了派出所……”何佼佼从楚天齐被带回派出所,一直讲到楚天齐坐上了去何阳市的火车。连楚天齐被骗进审讯室,被“敲竹杠”,被派出所抹黑以及被用四支枪瞄着的整个过程都讲了,也讲了周子凯及时赶到的细节。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楚天齐疑惑的问道。

    “我可以问呀。”何佼佼俏皮的说道。

    楚天齐想想也明白了,何佼佼能找市局的局长,自然也就能向周子凯打听了,周子凯可是全程调查这个案子的。

    何佼佼把头转向楚天齐问道:“师兄,听说你后来和一个女的私奔了,真有这么回事吗?”

    楚天齐没想到何佼佼说出的话这么雷人,此时他又看到宁俊琦也在望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楚天齐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说道:“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到了何阳,当天去看了……”

    楚天齐从自己到北国药城遇到莫北讲起,讲了参观药城,讲了从何氏药业工作人员处拿到了何氏药业宣传单,第二天参观了何氏药业的事。然后又讲了晚上正睡觉时被岳婷婷叫起,二人为了躲避“刀疤”的追杀,才辗转到了省城的雁云火车站。

    “楚天齐,岳婷婷怎么知道你在那里,又怎么知道有人要报复你?”宁俊琦插话道。

    楚天齐一笑,把岳婷婷偶尔听到“刀疤”对话的事,以及岳婷婷正好是何阳市明珠饭店房务经理的事又讲了一遍。

    此时,宁俊琦彻底了解了楚天齐何阳之行的整个过程,他既替楚天齐担心,也为楚天齐骄傲。楚天齐在被四支枪瞄准的情况下,仍然不屈服,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宁俊琦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呀?”她为没有给楚天齐解释的机会而难为情。

    “你也不听我解释呀。”楚天齐无奈的说。

    宁俊琦嘟着嘴道:“还不是赖那个岳婷婷呀,她……”说到这里,她打住了话头。

    “师兄,你和那个岳婷婷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呀?”何佼佼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楚天齐否定道:“没有的事。”

    宁俊琦忽然看着何佼佼问道:“哎,你怎么称呼他师兄呀?”

    何佼佼“咯咯”的笑了起来:“怪不得陆娇娇说你吃她的醋呢,现在又开始吃我的醋了。”

    宁俊琦脸又红了起来。

    “我就等着你问起呢。说起来,这也是缘份吧。”何佼佼俏皮的说道,说完,拿下背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包。

    “我的包。”楚天齐说道。

    “他的包怎么在你哪?”宁俊琦问道。

    何佼佼没有理会他们二人的问话,而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说道:“我给马叔叔打完电话后,彻底放了心。此时,我才想起,你下车时什么都没有拿,不会有什么东西忘在车上吧。等我去到你坐过的座位上时,就发现了这个包,旁边的人也证明这是你的包。我想看看如何联系到你,于是就打开了这个包,在里面发现了这封介绍信和这些资料。当我看到你的名字时,感觉很熟,我在脑子里搜寻一遍,想起来了,应该是在学校的宣传窗上见到过。”

    听到何佼佼刚刚说的话,宁俊琦看了楚天齐一眼,心里道:看来这个家伙还是名人。

    果然,何佼佼接下的话,印证了宁俊琦的猜测:“我又一回忆师兄的样子,应该和宣传窗上是同一个人。为了更准确认定,我给在学校的同学打了电话,让他们去宣传窗帮着看一下。很快,同学回过话来,果然是他,曾经的优秀毕业生,曾经 的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曾经的学生会主席。师兄,你真棒。”说完,她向楚天齐竖起了右手大拇指。

    “还是英雄救美的大英雄,而且是救了师妹的大英雄。”宁俊琦阴阳怪气的补充道。

    这时,何佼佼忽然使劲吸了吸鼻子,严肃的问道:“什么味?你们闻到了吗?”

    楚天齐和宁俊琦听到何佼佼问话,也跟着吸了吸鼻子,然后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宁俊琦还说道:“没有啊。”

    “咯咯咯”,何佼佼笑着说道:“怎么没有?醋味呀。哈哈哈……”

    听到何佼佼的话,楚天齐忍俊不禁跟着大笑起来。

    宁俊琦稍一楞怔,明白了何佼佼的意思。她的脸更红了,连脖子也是一片粉红,娇羞的急道:“伶牙俐齿。”

    “小师妹。”何佼佼笑着接道。说完,又大笑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