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零三章 叫我老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来到乡长办公室的时候,宁俊琦正在写着什么。

    “楚副乡长,有什么事吗?”宁俊琦放下手中的笔,说道。

    自从上次一同做火车回来,宁俊琦就称呼楚天齐的工作职务了。本来那天乡里开会后,在宁俊琦的办公室,两人谈的很投机,眼看关系就要缓和了。谁知道在关键时刻,岳婷婷来了电话,而且还说了不着调的话,气得宁俊琦当时直接让楚天齐“出去”,就差说“滚”了。

    从那天之后,宁俊琦找楚天齐的时候就更少了,不过,只要楚天齐汇报、请示工作,她一般时候都会接待。只是她总是一本正经,正襟危坐,张口必称“楚副乡长”,弄的楚天齐非常别扭。而且只要说完了工作上的事,她就会问上一句“还有工作上的事吗”,他也就只好答一句“没有了”,然后站起身,走出乡长办公室。

    今天一进门,宁俊琦又是对他直接称呼职务。楚天齐也只好端坐在沙发上,向宁俊琦汇报县发展计划委来电话的事。

    宁俊琦听完楚天齐汇报,直接问道:“哦,是计划委哪个人打的电话?说了原因没有?”

    “对方没说是谁,也没说是哪个科室,我还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等我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又占线了,一连拨了三次,都占线,我就先向你汇报来了。”

    “是这样啊。”宁俊琦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我了解过,给我们做报告的团队是省里很有名的专业公司,他们平时做的好多报告都是报到省计划委的,有的还是报到国家计划委的,而且他们的《工可研报告》成功率极高,有的更是一次性通过。这次没通过,也不知道是在县计划委,还是在县委常委会?”

    楚天齐回答道:“应该是县计划委吧,他们毕竟是负责项目把关的,审核的肯定要细一些。县委没有必要阻拦吧?只要项目顺利通过并实施,那对当地经济就有拉动作用,这对县委、县政府也是好事呀,他们没有理由不通过的。”

    宁俊琦摇摇头:“不然,我认为很可能恰恰是县委没通过。乡里如果能上马好项目的话,对县里肯定是好事。可是你想,不只是青牛峪上马项目对县里有好处,其它乡镇上马项目对县里一样有利,而市里批复县里的项目会有数目和金额的限制,所以如果没有青牛峪这个项目,反而其它乡镇多了一次机会。”

    “哦,是啊。”楚天齐拍了一下脑门,恍然大悟道。

    其实宁俊琦说的并不深奥,只是因为楚天齐没有这种阅历,所以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经验。宁俊琦以前也没有做过这种工作,但她见过和听说过的类似事情,要比楚天齐多的多。

    “乡长,还是你水平高,看问题就是这么透彻。”楚天齐并不完全认同宁俊琦刚才的结论,但还是奉承的说道。

    她近期一直对他冷淡有余,他知道主要责任在自己身上。所以,他总想找机会和她解释一番,只是她一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今天正好有“拍马屁”的缘由,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轻轻拍了一下。

    可是,事与愿违。宁俊琦根本没搭他这个茬,而是公事公办的说道:“楚副乡长,我们现在在这里只是猜测,这种猜测没有什么现实意义,你还是直接去县发展计划委一趟,弄清楚事情卡壳的原因所在,然后我们再对症下药。”

    楚天齐答了一声“好的”,起身向外走去。

    “等等。”宁俊琦叫住了楚天齐。

    楚天齐听到她的喊声,心中高兴不已,还有那么一点点激动。他想她肯定是要和自己说工作以外的什么事,他想她肯定是要和自己说工作以外的什么事,毕竟“冷处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升升温了,他心中意*淫着。

    他兴冲冲停住脚步,急速转回身,眼神热切的望着她,说道:“乡长,你说。”

    宁俊琦看到他投来的目光,赶快把头扭向一边,侧着身子说道:“这样吧,明天正好有一份工作汇报材料需要报到县政府,就由你直接送去吧,让司机小孟拉你去。”

    领导变相给派车,本来应该是高兴的事,可楚天齐却有一些失落,他更愿意她在工作以外多关心自己一点,而不只是这种领导对下属的支持。

    “好的。”楚天齐收回热切的目光说道。

    “明天出发前到我这里来取。”宁俊琦吩咐道。

    楚天齐“哦”了一声,转回身,走出了乡长办公室。

    ……

    听到屋门关上的声音,宁俊琦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不由得阵阵发呆。

    近一段时间,宁俊琦对楚天齐冷淡异常,楚天齐不舒服,宁俊琦更不好受。楚天齐只是因为不能向她解释清楚而难受。宁俊琦却是因为被两次伤害而难受。

    被岳婷婷拿话挤兑,尤其是被说成“大龄女”,确实让宁俊琦很不好受。但更让她不好受的是,她不知道岳婷婷和楚天齐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楚天齐没有向她解释过,一开始是她不让他解释,可后来他就从来没有解释的意思。

    那次在火车上,宁俊琦被岳婷婷拿话挤兑、攻击,就令宁俊琦大为光火。没想到,楚天齐刚到自己办公室一会儿的工夫,那个岳婷婷的电话又倒跟过来了。谁知道他们平时联系有多频繁,他们又聊了什么,那个岳婷婷会怎么损自己,尤其是楚天齐究竟是什么态度。

    宁俊琦也奇怪,楚天齐怎么就那么有女人缘呢?

    他曾经救过欧阳玉娜,欧阳玉娜对他念念不忘,这倒情有可原。

    柳文丽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可谓青梅竹马,他又是全村的骄傲,文丽对他痴心一片,也是人之常情。

    王晓英风流放荡、妖艳成性,惦记高大帅气的他,似乎也有理由,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嫌那个女人一身骚。

    冷不丁又冒出个岳婷婷,本来他们初次相遇纯属偶然,谁知现在又黏黏糊糊。听岳婷婷的口气,以及说话随便的程度,完全不像第二次相遇。而且她还以一种似乎是他的女朋友的身份和自己说话,想起来就气得牙根疼。可他竟然听之任之,没有进行任何阻止,不知道是他们之间真的非常亲密,还是他有什么难言之处?

    现在又来了一个岳娇娇,更是直接说她是“冲他来的”。这也太夸张了吧,就因为他是那么一个小英雄?还是说他有什么迷惑女人的高招?

    宁俊琦知道,今年正月,他去了两次省城。在第一次去的时候,坐的火车,在车上再次邂逅陆娇娇。第二次,他去的时候坐汽车,回来的时候却不可思异的从省城坐火车返回,而且是和那个讨厌的岳婷婷。这些也太巧了吧,或者说火车对于他来说就是艳遇的媒介吗?谁知道,他去的时候,在汽车上有没有遇到过某娇娇,或是某婷婷呢?

    想到楚天齐在车上“艳遇”,宁俊琦忽然脸红了,她就曾经两次和他同乘一辆车。第一次,他的“狗爪子”放到了自己胸前。第二次自己却又鬼死神差睡在他的怀里,这算不算艳遇呢?

    刚才楚天齐在出门前,表情的变化,尤其是他当时眼中的热切,宁俊琦都看到了。可她不能和他说什么,因为现在的很多事情还没弄清楚呢。再说了,即使到了缓和关系的时候,也不应该是女孩主动吧?

    ……

    第二天,吃完早饭,楚天齐到宁俊琦办公室拿上报给县政府的材料,就和司机小孟出发了。

    在九点多的时候,到了县政府大院。小孟在车上等着,楚天齐上了二楼,县发展计划委就在二楼。

    二楼西边有几个房间,门上有发展计划委的字样,上面分别标着办公室、综合计划科、投资科等字样。楚天齐不知道究竟是那个房间给自己打的电话。因为当时送报告的时候,是宁俊琦顺便来的。她对自己说,在把报告送到玉赤县发展计划委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的人答应给转过去,但具体没说是转到哪个科室。

    在发展计划委的几个房间外面转了一圈,楚天齐还是不知道该去哪一间,刚想去敲某一个房间的房门去问一下,他又停下了。他想到那次到招商局的时候,因为贸然进去询问,结果碰到了一个长相恶心的大黄牙男人,让对方把自己晾了一大会儿,还拿话把自己挤兑的够戗。

    他灵机一动,拿出手机拨了出去,然后屏住呼吸,侧耳聆听着。

    “叮呤呤”,一个房间里传出清脆的电话铃声,楚天齐挂断手机,同时看向那个房门,他看到门上标着“重点办”三个字。

    楚天齐走上前,轻轻叩了叩房门,里面传出一个男声:“请进”。楚天齐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抬起了头,看着走进来的这个大男孩。

    “同志,你有什么事?”男子问道。

    楚天齐听到对方说话声音,已经确定打电话的人就是此人,于是说道:“您好,我是青牛峪乡副乡长,我叫楚天齐,我昨天接到了您打的电话,今天就过来了。”

    此人稍微一楞,疑惑的问道:“我记得昨天好像没告诉你呀,你怎么知道是我打的?”

    楚天齐微微一笑:“我是通过电话号找到您的。”

    “哦?”此人先是一楞,接着笑道,“刚才的电话是你打的吧?”

    楚天齐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是”。

    “有意思,有意思。”此人连说了两个“有意思”,站起身,向楚天齐伸出了手:“你好,我姓龚,叫我老龚就行。”

    楚天齐稍一楞怔,握住了对方的手。

    “是不是觉得我的称呼有意思?我是雷鹏的姨夫。”老龚自我介绍道。

    这个称呼确实有意思,楚天齐觉得这个叫老龚的人更有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