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九十章 误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乡长,事情是这样的,中间有一些曲折,我……”楚天齐赶忙解释道。

    “宁乡长,你好!我叫岳婷婷。”岳婷婷打断楚天齐的话,走上前,伸出了手,“我早就听说过你,谢谢你对天齐的关心和照顾。”

    宁俊琦机械的伸出手,和岳婷婷握了握,说了句“你好”,就松开了手。然后怔怔的看着楚天齐,脸上满是疑惑和怒意。

    楚天齐听到岳婷婷的话,也觉得非常别扭,更担心她说出别的话,就急忙对着宁俊琦道:“乡长,她叫宁俊琦,是柳文丽的表妹,去年在玉赤饭店她被毒贩追过,我们在那次认识的。我这次到何阳,遇到点事,是她及时通知我,我才没有遇险。”

    “我知道。你去年英雄救美,勇斗歹徒,被传为佳话。今年又换了版本,变成美女救英雄啦?”宁俊琦的话很冲,“对了,楚天齐,从这里回玉赤绕路了吧?你应该是从何阳直接坐车才对。你出发时一个人,怎么现在成了结伴而行了?你不会说是巧合吧?”

    “巧合,真的是巧合。”楚天齐急忙解释道。

    “是巧合,还有更巧合的呢,去年咱俩在三一五房间相识,今年又是在三一五房间……咯咯。”岳婷婷插话道,她的话听着像是对楚天齐说的,其实是给宁俊琦听的。而且她故意把话说到半截,然后又“咯咯”的笑着,故意让人对她的话产生联想。

    宁俊琦气的脸色发青,手指楚天齐道:“回乡里再说。”

    “哟,天齐,你可得注意啦,一切都要小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岳婷婷阴阳怪气的说道,还用眼神挑衅的看着宁俊琦。

    宁俊琦气的干脆一言不发了,同时心中也期望着楚天齐能说一句“公道”话。

    楚天齐恨不得把岳婷婷的嘴给缝住,刚想喝斥她几句,又一想她刚帮了自己大忙,还因此遭受了损失。如果自己对她冷言冷语的话,也太不道德了,干脆也就一言不发了。

    看到楚天齐的表现,宁俊琦愤恨不已,心中暗道:岳婷婷明显就是拿话影射自己,你楚天齐做为当事人也好,做为我的直接下属也好,怎么也应该说句“公道”话吧?可你倒好,连……屁都不放一个。需要我帮忙时,你花言巧语,现在却装哑巴,你,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还说你们这次是巧遇,谁相信呢,骗鬼去吧。

    此时,候车大厅响起验票进站的提示,正是他们要乘坐的这趟列车。楚天齐看了两个女孩儿一眼,快步走向验票通道,宁俊琦、岳婷婷也跟了上来。

    在进站、候车的这个空当,岳婷婷紧紧跟在楚天齐身边,生怕被人抢走似的,有时还故意抓着他的衣角。这让楚天齐尴尬不已,只得尽量巧妙的甩开她的手。

    上车了,又遇到一个麻烦事,宁俊琦买到的是坐票,而岳婷婷和楚天齐的是站票。楚天齐却是为了怕宁俊琦有意见,就倚靠在宁俊琦座椅的侧面,而岳婷婷却有恃无恐的紧紧依靠在楚天齐身边,分明是向宁俊琦示威。

    宁俊琦一开始是气的暗气暗憋,后来也来了虎劲儿,干脆从座上起身,和楚天齐肩并肩站在一起。站着的一个俊男、两个靓女,顿时引来乘客们好奇的目光,和低低的议论声。

    楚天齐一看这个情况,也不管宁俊琦愿不愿意,干脆直接坐到了宁俊琦刚刚坐过的座位上。让他稍感意外的是,宁俊琦不但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还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就是给你留的。”说完,她还挑衅的向岳婷婷眨了眨眼。引得岳婷婷直冲楚天齐鼓腮帮用劲,怪他没有任何立场。

    一看两女斗气的架势,楚天齐干脆头往后仰,闭着眼睛,假寐起来。一会儿,他的耳边传来对话的声音:

    “宁姐,你的皮肤真好,有什么保养秘密吗?”岳婷婷很“由衷”的说道。

    宁俊琦似乎稍微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谢谢。”

    接下来岳婷婷的话就让人大跌眼镜了:“你保养的真好,看上去,根本不像快三十岁的人了。”

    “你……我……我还不到二十五。”宁俊琦被气得不轻。

    “哦,看面相还挺像。”岳婷婷看似认可的说道,其实话里隐含的意思是说宁俊琦实际上“不是这个年龄”。

    “你,你……”宁俊琦“你”了两声,忽然语气一缓,叹了口气说道,“哎,女孩就要注意保养,你看你年龄本来也不大,怎么就……”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却比说出来更气人。

    这回轮到岳婷婷鼓腮帮,瞪眼了。

    楚天齐听着两女对话,暗暗发笑。偷眼一看,见两人就像是两只斗架的小公鸡一样,他更是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两女手指楚天齐,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声“你”。

    手机铃声很是时候的传了出来,是楚天齐的手机响了。他从衣服口袋里拿了出来,按下了接听键:“周局……哦……好好……不用谢,我应该谢谢你们……后会有期……再见。”

    楚天齐收起手机,本来想把“刀疤”被抓的消息告诉二女,一看她们的架势,干脆什么也没说,又闭上了眼睛。他看似假寐,实则是在想事情,他已经看出来岳婷婷对宁俊琦充满敌意,但他不明白她这是为什么?即使你岳婷婷对我有意思,也不需要对宁俊琦那样啊?再说了,我可没对你有过任何其它想法。

    ……

    岳婷婷就是对宁俊琦充满敌意,她就是要故意对宁俊琦不友好。她这么做,固然是因为她把宁俊琦看成了情敌,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柳文丽。

    柳文丽是岳婷婷的表姐,而且对岳婷婷非常好。尤其是在岳婷婷家中发生变故的时候,更是柳文丽这个表姐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才让她走出了心理阴影。

    岳婷婷把柳文丽也视为亲姐姐,甚至对柳文丽心理的依赖,就像是女儿对母亲的依赖一样。

    两姐妹也经常在一起说说知心话,岳婷婷多次听表姐提到“天齐哥”。后来在岳婷婷的追问下,柳文丽承认自己喜欢楚天齐,从小就喜欢,只是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岳婷婷鼓励柳文丽大胆向他表白,可文丽不愿意这么做,她怕这样的话,到时候两人连这种兄妹关系也不能维持了。

    在去年的时候,岳婷婷认识了楚天齐,她更加理解表姐为什么对他念念不忘了,因为他的人品、胆识、相貌确实对女孩有吸引力。

    岳婷婷在今年春节和表姐通电话时,再一次鼓励表姐大胆向楚天齐表白。柳文丽却说自己只会把对楚天齐的心思深深埋藏在心底,永远把他当成一个哥哥,以前自己觉得配不上他,现在更配不上他,因为他有更合适的人选——宁俊琦和欧阳玉娜。

    岳婷婷记住了这个女乡长和女记者,她认为是她们的出现才让表姐失去了机会。所以,岳婷婷向表姐表示她也喜欢他,要和她们俩竞争。柳文丽要她不要任性,可岳婷婷的性格就是任性,她觉得自己认为好的就要去争取,因为爱情是自私的。

    岳婷婷也很要强,她觉得要让自己变得更优秀,那样才更有竞争力,所以她虽然有这个心思,却一直没有对他发动进攻。直到今天和宁俊琦偶遇,见到表姐的“情敌”,也是自己的对手,才一下子激起了她内心的竞争意识。

    ……

    一路上,楚天齐一直坐着,他不知道该让她俩当中的哪个人坐下来。让宁俊琦坐的话,她肯定不会做,如果让岳婷婷坐的话就更不合适了,因为自己坐的还是宁俊琦让出来的。

    宁俊琦和岳婷婷就那样一直站着,直到到了沃原站的时候,才有了两个空座位,她们得以坐了下来。其实,她们早巴不得有个座位坐下来,只是那个可恶的楚天齐根本连让都没让。

    一路上,三个人没有说话,就是在车上吃午饭的时候,也是一样。当时,是楚天齐要了什么盒饭,她俩就吃了什么。

    下午四点的时候,火车到了玉赤,三人出了火车站。岳婷婷向楚天齐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和楚天齐说了一句“常联系”,然后拖上自己的拉杆箱,恋恋不舍的走了。楚天齐没有说什么,只是向她挥了挥手。

    ……

    乡里的车已经在火车站外面等着了,宁俊琦根本没有要叫上楚天齐的意思,而是自己上了汽车。楚天齐也跟着坐了上去。

    开车的是黄敬祖的司机小黄,开的是乡里的另一辆二一二车。六点的时候,二一二车进了青牛峪乡政府大院。

    宁俊琦首先下了车,快步向前走去。楚天齐跟上去,说道:“乡长,有时间吗?我向你汇报一下去何阳的工作。”

    “我很累,没时间。”宁俊琦甩出六个字,快步向乡长办公室走去。

    楚天齐微微一怔,然后向自己办公室走去。他心里明白:宁俊琦误会了,岳婷婷的做法,任谁都会误会的。

    司机小黄没有下车,直到看着宁、楚二人身影消失了,他才拿出新配的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书记,乡长回来了,楚天齐也和她坐的同一趟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