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冯俊飞来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号码是玉赤县的一个固定电话号,楚天齐按下接听键,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楚天齐。”

    “你可真行,真会巧使唤人,这回你如愿了吧。不要高兴的太早。”手机里的声音是吼出来的,连宁俊琦都听到了。

    楚天齐稍微一楞,不悦的道:“你是冯俊飞?你什么意思?”

    “老子就是冯俊飞。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干的好事自己清楚。原以为你还算个爷们,没想到你也是个小人,十足的小人。”冯俊飞暴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楚天齐刚“你”了一声,里面传来电话挂断的声音。

    楚天齐愤怒不已,收起了手机。他一脸茫然,不知道冯俊飞是哪根筋搭错了。

    宁俊琦也正一脸疑惑的望着他。

    过了一会儿,宁俊琦轻声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楚天齐摇摇头:“哎,不知道,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了,上来就是一通雷烟火炮。”

    “是冯俊飞的电话?你们不是同学吗?怎么听口气像是和你有过节似的。”宁俊琦又问道。

    楚天齐苦涩一笑,说道:“我们是初中同学,他是后转到青牛峪中学的。那时候我们关系就一般,他是从县城来的,我们都是乡下孩子,本身就玩不到一块。而且,那时候我总考第一,他又总是第二,所以他也确实嫉妒我,有时也找我的茬。他自恃比我大两岁,就想找我的麻烦,只是他吃过两次亏后,就不再找茬了。不过,那时都是孩子,大家除了偶尔发生点小摩擦以外,并没什么。”

    “他找你茬,那不是自找麻烦吗?他不知道你有功夫吗?”宁俊琦反问道,

    “大家都不知道我会功夫,现在除了我爸,就只有你知道我会功夫了,欧阳玉娜应该也知道一点儿,当然县刑警队有几个人可能也知道。”楚天齐回答。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挺荣幸了。玉娜当然也知道了,英雄救美嘛!”宁俊琦带着酸意说道,说完,又疑惑的问,“难道连你的妈妈、姐姐、弟弟也不知道吗?为什么呀?”

    “他们也不知道,我爸不让说。”楚天齐点头道。

    宁俊琦“哦”了一声又问道:“对了,你和冯俊飞就因为这么一点事?就记仇了吗?男孩子打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呀。”

    “还不至于记仇,反正我是没有记他的仇。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对他没有好印象,虽然没有证据,但我肯定是他干的……”楚天齐讲述了自己被冯俊飞顶了上师范指标的事。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冯俊飞搞掉你的呀,还不是因为你的体检不过关?不过,看你的面相也不像是有肝炎呀,你不会是肝炎病菌携带者吧?要真是那样的话,以后食堂得专门给你准备碗筷了。”宁俊琦半真半假的说道。

    “按你的说法,干脆把我隔离算了。”楚天齐也调侃道。然后,接着说,“后来我就只好选择上高中,等在高中入学时再一次体检,化验单显示我一切正常。后来,我和我爸悄悄到沃原市医院体检,也显示一切正常。所以我认定是他搞了鬼。”

    “有依据吗?”宁俊琦认真道。

    “主要是分析。他一个县城中学上课的孩子,在初二年级时忽然转入乡中学,这本身就不正常。当时我们好多孩子都梦想着能到县城中学读书,因为县城中学要比乡中学教学质量好多了。

    当年正好青牛峪分到了公助生指标,这意味着三年师范只需要交八百元学费,杂费、书本费什么都不用交,还给发被罩、床单、暖水瓶等生活用品。另外,师范生每个月还有三十多块钱生活补助,这样算下来,三年读书生涯不用花给学校一分钱,只要负责自己的一点生活费就够了。等到毕业的时候,能够直接分配当老师,成了公家人。所以农村学生都想去。巧的是,我被告之体检不过关,而且没有化验单。更巧的是,冯俊飞的大伯,当时是县教育局局长。以他的能量,让我体检不过关,太容易了。”

    宁俊琦接话道:“所以,你就认定是他了,对他就没有了好印象?”

    楚天齐点点头,说道:“是的,等我断定是他使了手段后,非常气愤,甚至都想过去找他算帐,后来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于是,我就在县一中发奋读书,考上了河西大学。等我上了大学后,我对他的怨气渐渐消了,甚至还庆幸,庆幸如果没有他使手段,恐怕我这一辈子都进不了大学校门了。”

    “所以,毕业后你就去了市一中当老师,就是为了和他这个小学教师比一比。”宁俊琦给出了看似合理的答复。

    楚天齐脸一红,支吾的道:“不,不是。”

    “嘁,还说不是,看你说话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你当时是小心眼。”宁俊琦用不屑的口吻道。

    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茬,只是红着脸尴尬的笑笑。他之所以去市里当老师,确实不是宁俊琦认为的理由,他当时是为了“爱情”才回到沃原的,但是这个理由他是打死也不会和宁俊琦说的。

    ……

    就在楚天齐和宁俊琦谈论和冯俊飞一些事情的时候,冯俊飞办公室里却是另一番景象,挂掉电话的他正在发泄着冲天的怒火。

    桌上的电话机已经被他掀翻,话机和听筒更是“分了家”,听筒里发出“嘟嘟”的响声。一只精致的瓷质茶杯变成了满地碎片,躺在一滩水迹中,碎屑中有茶叶片正在冒着热气。

    冯俊飞还不解恨,又抓起一沓稿纸扔在地上,嘴里骂个不停:“王八蛋,卑鄙,无耻,‘处理品’,什么东西?原以为你就是强横一点,运气好一些,也会拍一些马屁,没想到你还是个小人。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不择手段,现在竟然利用到老子头上了,真是他*的欠收拾。”

    ……

    冯俊飞骂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学楚天齐。他一直不服楚天齐,但却总是被这个“处理品”压着。上初中时,他的成绩总在楚天齐后头,这让他就嫉妒、记恨上了这个土包子。中考时,自己更是和他差了将近一百分,所幸的是自己顶了他的位置,上了沃原师范。这意味着自己三年后就将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那个“处理品”还得去肯书本。

    师范三年很快去过,冯俊飞安心的等着分配工作。和大多数师范同学不同,他们正发愁能不能分到自己中意的学校,好多同学都在千方百计的托人。而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操心这些事,虽然按规定自己应该到乡中学或乡小学,但自己肯定能留在县城,而且还能进个好学校。谁让自己有个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大伯呢,而且教育局长也是大伯提拔上来的,大伯还是教育局事实的当家人。

    可是,在这期间,冯俊飞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处理品”考上河西大学了,这可是河西省唯一的一本大学。这让他心中不痛快了很长时间,暗骂“处理品”走了狗屎运。

    十月份的时候,冯俊飞到县二中上班了,不到半年的时候,就担任了二中教导处副主任。只用三年时间,他就做了这个全县最好初中的教导主任。虽然他的业务很烂,可是学校楞是给他配了两个业务精湛的老师当副主任,有一个副主任还在教研室工作多年,是有名的业务通。

    有两个副主任“抬轿”,冯俊飞专门就是“坐轿”的角色,那两个人干工作,成绩却是冯俊飞的,当然那两人也得到了其它实惠。冯俊飞的主要工作不是找年轻女教师谈心,就是找漂亮女学生交流思想。而学校教学工作在他的“领导”和“主抓”下,做的有声有色,教学成绩更是在全县初中里傲视群雄,这让他好不惬意。

    正当冯俊飞志得意满,充分享受生活的时候,一个对他来说的噩耗传来:“处理品”到市一中当老师了。冯俊飞大骂老天不公,怎么能让一个土包子压自己一头呢?

    于是,冯俊飞让冯志国给自己调动工作,很快,他成了县教育局基建股的股长。这个职位是个肥差事,经常都是下馆子、泡歌厅的活。冯俊飞胆子大,手黑,慢慢的他的一些事被人捅出来,经常有人向县局投诉他,甚至是举报。冯志国意识到必须把这个“侄儿”从教育局“请走”,否则,肯定要出事。

    冯志国决定给冯俊飞调动工作,冯俊飞听说后,找冯志国理论,最后给出条件:自己只进县委部门,一些科局自己不去。

    虽然条件苛刻,但对于当时正主持县委工作的冯副书记来说,并不是大事。于是,冯俊飞摇身一变,成了县委组织部综合干部科副科长,而且是主持工作的副科长。冯俊飞一下子,成了正二八经的干部,而且还是管干部的干部。这让他觉得冯志国很够意思,同时心中也得意不已:你“处理品”在市一中上班又怎样?还不是得吃粉笔灰,老子现在可是国家干部了。

    后来,也是两人“缘分”不浅,“处理品”竟然到青牛峪当乡长助理了,虽然当时看着“处理品”不舒服,但冯俊飞却有极大的满足。他心想,你“处理品”名牌大学又怎样?现在还不得归自己管理吗?

    冯俊飞刚找到一种满足感,现实就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楚天齐后来接连上报纸,还成了什么狗屁“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更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乡长助理升成了党委委员、副乡长,看样子马上就是常务副乡长了。

    “真他妈走狗屎运。”冯俊飞恨恨的骂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