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九十九章 欲加之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是被手机铃声“叫”出会议室的,给他打电话的是宁俊琦。

    ……

    当时开完会的时候,宁俊琦是第二个走出会议室的,这是惯例。她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在思考,思考黄敬祖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楚天齐。难道就是因为种菜的事?那也不至于呀,工作中还能没有分歧的时候?难道是还有其它原因?

    宁俊琦也真佩服黄敬祖上纲上线的本事,如果按照黄敬祖的说法,那么楚天齐简直就是“叛徒”,就是人民公敌了。也不知道黄敬祖是依据什么,把一顶顶的大帽子扣在楚天齐头上的。

    黄敬祖给楚天齐安的众多罪名中,宁俊琦只知道有一项是依据的什么。就是“给村干部许愿升官,赢取村干部女儿好感”那项,那项是影射柳大年升书记的事。这件事宁俊琦最有发言权,因为柳大年升书记,是她和黄敬祖研究定的,让柳大年感谢楚天齐也是宁俊琦送的顺水人情。

    还有黄敬祖说的赢取村干部女儿好感的事,宁俊琦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是柳文丽一直对楚天齐有意思,可是在黄敬祖的嘴里却成了以权谋私。

    柳文丽喜欢楚天齐,但也明白自己是单相思,所以,柳文丽曾经当着宁俊琦的面,祝愿宁俊琦和楚天齐能修成正果。

    至于其它的罪名,究竟指的是哪些事?宁俊琦就不得而知了。

    宁俊琦也奇怪为什么楚天齐就这么能犯小人,以前有魏龙、温斌、冯志国对付他,好不容易让他们暂时消停了,现在却又换成了黄敬祖。

    现在的黄敬祖可要比前几位麻烦的多,以前的几位不是和楚天齐离的稍远,就是不能直接管着他。而现在的黄敬祖却是楚天齐的顶头上司,几乎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要是被时时盯着,可够那小子受的。而且从今天黄敬祖对付他的激烈程度看,黄敬祖已经决定和他死磕了,那他就只好在睡觉时也睁着半只眼了,否则,只要他一打盹,说不准就被黄敬祖给收拾了。

    说实在的,宁俊琦挺同情楚天齐的。一个农家子弟,好不容易跳出农门,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工作。可他现在家有父亲瘫倒在床,还有单位领导或其他政敌给穿小鞋,说不准毒贩或是黑*会分子也在某个角落盯着他呢,还真挺让人心疼的。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宁俊琦没有见到楚天齐,她很担心他。本来想去找他,又觉得心有不甘。如果这时候对他表现出关心,那岳婷婷给自己的气就白受了,而且他和她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清楚呢。

    后来,宁俊琦就想到以工作为名找他。打他内线电话没人接,打他手机终于打通了。

    “楚天齐,你在哪?过来一趟。”宁俊琦直接问道。

    楚天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两个字“好的”,就挂断了电话。

    ……

    看着走进办公室的楚天齐,宁俊琦就是一楞。尽管她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短短几个小时时间,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就快成了小老头了。

    看着他,她很心酸,但她也气他,气他总让自己伤心。还气他,因为对方的一番话,就成了这个德行。就这样的心理素质,就这样的情商,以后还能有什么发展?

    “你去哪了?吃饭没见你,答应好的今天来汇报工作进展也没来。”宁俊琦严肃的说道。

    “工作改天再汇报,今天没心情。”楚天齐的话也很冲。

    “你,你……”宁俊琦被楚天齐的话顶的够戗,“你”了好几声,才说道:“你这是和领导说话的态度吗?”

    “领导?别跟我提这两字。”楚天齐并不买帐。

    “什么意思?吃了枪药了?”宁俊琦也不禁心头火气,“你就这能耐?以前真是高看你了。”

    “是吗?我不需要高看,我本来就是一穷小子,本来就是被领导开刷的。”楚天齐吼着道。

    “你,你混蛋。”宁俊琦哽咽着说道。说完,哭着跑进了里屋套间。

    宁俊琦这一哭,楚天齐也冷静了下来,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呜呜”的哭声,不时从套间传出,搅得楚天齐心绪不宁。他走也不是,在也不是,后来他推开半掩的屋门,走了进去。

    听到门的响动,宁俊琦知道是楚天齐进来了,就把头扭向另一边。

    看到她竟然哭的如此伤心,楚天齐一时手足无措。此时,他看到床头放着的纸巾,赶忙抽*出两张,走到宁俊琦近前,递了过去:“别哭了,都怨我,我不该对你吼叫,错把你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呸,呸,你的心才是驴肝肺呢,是狼心狗肺,是脏心烂肺”宁俊琦停住哭声,抬起已经哭花妆容的俏*脸说道。其实宁俊琦也不是真有多么伤心,她也就是一时被他气哭了而已。

    “我是狼心狗肺,是脏心烂肺。你只要不哭就行,你一哭就把我的心哭乱了。”楚天齐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

    “去你的,就知道花言巧语。你不是连人家闺女都给换到手了吗?”宁俊琦揶揄道。

    听到此话,楚天齐黯然的说道:“你也这么认为?”

    一看楚天齐的样子,宁俊琦不悦的道:“一点都不识逗。柳大年当书记的事,我比谁都清楚,我难道会信别人的话?其实柳文丽的心思我也知道,她都和我说了。”

    “是吗?”楚天齐脸上出现了笑容,“她都和你说什么了?”

    “不告诉你。”宁俊琦绷着脸道,然后话题一转,“我就奇怪了,你的那些‘罪过’都是什么时候犯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楚天齐面色一整,说道,“柳大年的事不用说了,你也知道。所谓的个人崇拜、歌功颂德,应该是说青牛峪水库现场的事。我在昨天去水库的时候,看到现场有一面红旗,红旗上是十四个字,类似对联形式的,上句是‘修水库,领导高招’,下句是‘防旱涝,造福乡民’,我当时只是随口说了两个‘好’字。”

    宁俊琦摇着头道:“这也没什么呀,看字面意思就是在感谢乡领导嘛!”

    “可是巧的是,想出这两句词的是我们村的柳三爷,做红旗的是柳大年,正好主管此项工作的又是我。”楚天齐解释道。

    “嗯,也不怨人家多想,确实值得怀疑。”宁俊琦故意摇头晃脑的道,“这不会真是你指使的吧?”

    楚天齐苦涩一笑:“你也拿我开涮,修缮水库是乡里的决定,又是你倡议并推动的。我不过就是一个奉命干活的人,我再无耻也不能硬往自己脸上贴金呀。”

    “好吧,暂时解除指使嫌疑。”宁俊琦点头道,然后“嘿嘿”一笑,转换了话题,“对了,‘老丈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能猜得到,肯定是柳大年在人前显摆自己有关系,瞎咧咧过这类话。他那个人我知道,就是这个性格,有五不说三,有零都想说成十。他其实是个势利的人,在我没到乡里之前,他瞧不起我们家,也时常给我们家小鞋穿。就拿养猪的事说吧,当时他以为这是挣大钱的项目,在分配养殖指标时,故意少分给我们。最后阴差阳错,养猪赔了,我们家少受了损失。等我到乡里上班后,他竟然拿这件事表功,说当时是为了照顾我爹妈的身体。其实我知道他的伎俩,他一直这样,在我小的时候就见识过他的套数。”楚天齐讲述着。

    “我知道,你和文丽小时候就好,结果柳大年就阻止你们,是不是呀?”宁俊琦八卦道。

    楚天齐奇怪她的消息来源,就说道:“其实我俩就是小时候一块玩,我们家是外来户,我爹妈身体不好,而且孩子又多,家里穷。他为此还把文丽转到了别的学校。”

    这些事,宁俊琦都听文丽说过,而且说的更详细。她逗弄道:“怕是柳大年现在真想当你老丈人吧。”

    楚天齐没有接宁俊琦的话茬,而是自顾自的说:“他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也会利用形势,昨天还同着好几位村干部的面,故意把我叫到一边。其实他就是和我说一下我爸的情况,也说了几句感谢的虚话,可是其他人却会以为我和他关系近,尤其他自己那张嘴又不知道会怎么胡诌呢。”

    “那其它的事呢?”宁俊琦正色道,“还有,遇到这么点事,你怎么就成那个熊样了?”

    “其它几条更是捕风捉影,无非就是我和你、刘文韬、郝晓燕关系融洽一些,再加上我和村干部接触的多,在某些人眼里就成了拉帮结派。”说到这里,楚天齐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这个样子,并不是说我不堪打击,而是我觉得心酸、心痛。一开始他给我头上扣屎盆子,我确实非常愤怒,恨不得给他两个嘴把子。可我不能那样做,人家只是指桑骂槐,只要我插话或是有其它举动,那就是不打自招了。后来我就想开了,自己安慰自己‘人被狗咬了,还能反过来咬狗一口吗’。”楚天齐用了个比喻。

    “扑哧”,宁俊琦被他逗乐了,点指着他说:“你可真够损的,骂人不带脏字,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咬人的狗不叫’,就是形容你的。”

    “你说话也够绝的。”楚天齐笑着回击。他抬起头无意中看到了卫生间晾衣架上挂着的一个小物件,是一个粉红色的胸*罩,他的脸上露出夸张的表情。

    顺着楚天齐的眼神望去,宁俊琦注意到这个家伙发现了秘密。脸一红,冲进卫生间,“咣”的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