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零七章 确实蹊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示意冯强坐下,倒了一杯水放到了冯强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说道:“别着急,慢慢说。”

    “楚乡长,事情是这样的,你听我从头说起……”冯强开始讲述起来。

    通过冯强讲述,楚天齐彻底了解了种植当归的来龙去脉,有些事情他知道,有些事情却是第一次听说。

    ……

    两年前的正月,根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会议精神,玉赤县委县政府适时制定了《玉赤县脱贫致富纲要》。

    《纲要》中明确,通过三年,县财政收入实现翻一翻的目标,要求各乡镇因地制宜制定脱贫措施,做强第一产业,做大第二产业,培育第三产业;

    《纲要》中提出了具体要求:财政收入实现年递增百分之三十,三年超额完成翻一翻的目标;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年递增百分之二十的目标。

    玉赤县各方面条件,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发展速度。但当时的县领导,尤其是县委书记、县长,为了自己的政绩断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县里还美其名曰“要想超长发展,必用超长手段”,而且还对外宣称“上级要求我们,进行改革时胆子要大一些”。

    其实县里的说法是断章取义,上级确实提过“胆子要大”,但后面还有一句“步子要稳”,而当时县里有选择的省略了后四个字。

    为了实现目标,县领导对各乡镇实行分包扶持。县长包片青牛峪乡,为青牛峪乡引进两大项目:优质药材种植和生猪养殖。

    引进的药材品种就是当归。

    要说药材,村民并不陌生。当地村里山上有很多种药材,比如柴胡、苍术、黄芪等等。

    前些年,每年夏、秋季节,村民都会上山刨药材。只需带上一把镐头、一只筐或是一个编织袋,多半天下来,就会有不小的收获。把这些药材拿到村里专门的收购点卖掉,挣上的钱就可以补贴家用或是零花。

    只是近些年,刨药材的少了。主要原因是经过几十年的采挖,多年生的药材已经非常稀少,正在生长的药材都很细很小,几乎不成材,不符合收购标准。人们即使去采挖药材的话,收获也很小,而且村里连收购点都没有了,卖药材也成了问题。

    当地药材种类不少,就是没有当归。

    在乡里鼓励大家种植当归时,人们心里都没底。对于当地人来说,种植药材是个新事物,而且好多人连当归见都没见过,更不了解它的习性。

    以前人们刨药材,都是上山找野生的,不需要任何成本投入,即使没有任何收获也不赔钱,无非就是消耗一些力气而已。对于村民来说,上山的事太稀松平常了。

    自己种药材的话,从准备种的时候就要付钱,在种植的过程中更要出工、出钱。而且当归这种东西一长就是三年,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变故?药材能不能长好?需要花多少钱?能挣多少?药材卖给谁?这些都是村民们担心的问题。

    针对村民的担忧,乡里几乎是拍着胸脯保证的:从种植到收获有技术人员全程跟踪指导,药材种植管理完全有保证。种药材需要的前期资金,由县扶贫办提供无息贷款,药材销售以后再偿还贷款。县里会联系专业药材公司收购,销路根本不成问题。

    乡里不但给村民做了保证,还变相的以职务对村干部进行要挟,于是村干部只好不遗余力的去促成此事。

    村民们得到了乡里口头保证,再加上村干部极力做工作,除了养猪的七个村以外,其余的村都进行了药材种植。

    从种上当归的那天,老百姓们就没踏实过,村干部也跟着忧心。只不过村民们还有一个想法:反正现在用的钱也是县里帮忙联系的无息贷款,如果收成不好或是赔了,最后不还贷款就行了,爱咋咋的。

    等到当年十月份的时候,县长因为经济问题被双规。在这之前县委书记也刚刚调走,县委副书记暂行一把手的权利,县里领导都在活动官位,根本就没人管。关键是,乡长也在县长双规前的两天意外落水死亡。紧跟着,负责药材种植指导的两个技术员也不知所踪。

    后来,养猪的村民开始到县里上访。而种药材的村民没有行动,因为药材收购还要等到两年后,赔赚还不清楚,而且也没人逼贷款。

    在观望中,村民们等到了新上任的乡长助理楚天齐。楚天齐帮村民们联系了市农业局钟科长,钟科长对种植户进行了培训,并对药材生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处理,村民们看到了希望。

    后来种植药材的村民们,看到原来的养猪村由于种芹菜挣了钱,就有些眼红。有的人甚至还拦截女乡长,并和董桂英一起到乡里和县里闹腾,直至董桂英被县公安局拘留,好多人才消停下来。

    ……

    冯强继续说道:“在上个月,董桂英被放了出来,刚放出那几天,她还比较老实。可是,这几天她又开始活跃起来,一开始我还不知道,直到三天前我的本家侄儿到我家说起一件事,我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寻常。他说董桂英要收购全村各家种植的药材,还说连乡里其它村种植的也要收。”

    “哦,这么大手笔,她哪来的钱?如果她真有钱收购,这也不是坏事。”楚天齐插话道。

    “可问题是她根本就没有钱。后来董桂英透露,她是给县城里的一家公司做这件事。董桂英拿着这家公司打印好的合同,到各家各户去做村民工作,要村民和这家公司签协议,只要签了协议,现在就给每户一百块钱。这一百块线,不算在未来的药材款之内,算是公司奖赏村民的。我觉得这事有违常理,就想办法弄到了这样一份合同。”冯强说着,从衣服口袋拿出几张折叠过的打印纸,递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接过冯强递过的合同,看了起来。这份合同内容不少,给人的感觉是很正规和严谨,可是仔细一看,楚天齐就发现了问题。

    合同的甲方,没打名字,只在后面的括号里写着“收购方”。合同的乙方,也没打名字,只在括号里标着“种植户”。合同里面的条款做了很多约定,而且种植户一方的权力写了很多,只是有几项重要的条款却用了模糊词语。比如:关于药材的价格,只写了“比市场价高出百分之五”,但这个市场价究竟是多少,参照哪些部门的数据一概没写。再比如:关于货款支付的条款,只写了“用最快时间”。但“最快”两字却大有学问,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是一个小时内,或是三、五天,亦或是更长时间。

    合同里面关于违约责任,对收购方做了七条的约定,对种植户只有一条约定,看上去似乎是种植户占了便宜。但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问题。对收购方约定的违约责任,尽管用词激烈,但都是虚的,并不能落到实处。

    而对种植户违约,虽然只约定了一条,但这一条却写的言之凿凿:“如果乙方违反第七款第八条之约定,则甲方有权直接到乙方种药材地块采挖药材,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均由乙方自行承担。”

    合同第七款第八条就是一句话“乙方必须把药材卖给甲方”。但是按照这份合同的约定,如果乙方没有把药材卖给甲方,那么甲方就会处置这些药材。至于药材的斤数、价格却只用一句“一切后果均由乙方自行承担”给一盖而过了。

    通篇看这份合同,就是彻头彻尾的霸王条款。但如果村民对相关条款了解不透的话,还会以为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其实却是伸出头去任对方宰割了。

    楚天齐抬起头,眉头一皱,说道:“这是一家什么公司?怎么如此霸道?”

    冯强摇摇头,说道:“楚乡长,究竟是什么公司我也不清楚,只是董桂英曾经在人前吹过大话。她说药材公司是‘超哥’的产业,他还说‘超哥”不是一般人,如果谁要是惹翻了‘超哥’,那就会有好果子吃了。”

    “‘超哥’?又是他。”楚天齐自语道。

    “楚乡长,你认识他?他是不是人们说的‘道上’的人呀?”冯强有些惊慌的问道。

    “我……不认识,只是听说过这么一个人。你放心,他翻不出多大的浪,我还正想会会他呢。”楚天齐自信的道。然后反问道,“他们怎么会盯上药材收购?以前也没有听说他做这方面生意呀?”

    冯强想了想,忽然说道:“会不会和前几天的事有关系?”

    “什么事?”楚天齐随口问道。

    “是这么回事,近一段时间,常有人到村里打听药材的事。有的人还和我简单交谈过,说是想收购药材,但人走后就没了音讯。”冯强解释着这个事情,“上周,村里又来了一拨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不光和我交谈了,还到种药材现场进行实地查看,虽然我不太懂药材专业的事,但我感觉这拨人挺像那么回事。临走时,有个老爷子还说会再来的。还有几个村也反映,说是见过这拨人。他们这拨人走后的第三天,董桂英当天去县城就回来了,进村就说要收药材。我今天才想起,那拨人走的时候,董桂英就在现场,还一个劲儿的问对方什么时候来,只不过对方却是笑而不答。现在想想董桂英那天在现场的种种异常,我才觉得她这么做是不是和那件事有联系。”

    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在思考着,他也觉得确实有些蹊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