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交待罪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警察很快到了众人面前,站在那里。走在前面的中年警察,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五人,又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楚天齐,表情严肃的说道:“接到举报,说有两拔人打架斗殴,大概就是你们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警察同志,是这么回事,他们用红蓝铅骗人,还威胁报警者,我出手相助报警者。他们约我到车下,并手持凶器对我进攻,我在不得以的情况下才进行了正当防卫。”楚天齐赶忙说道。

    中年警察“哦”了一声,又转向地上“哎哟”不停的刀疤男等人问道:“他说你们用红蓝铅骗人,还威胁报警者,可有此事?”

    “哎哟……警察同志,冤枉啊。哪有的事?我们要是他说的那样的人,还能被他打成这样吗?是他自恃手上有点功夫,就想对一个女孩图谋不轨,我们几个是因为抱打不平,才被他全部打倒在地的。”刀疤男大倒着“苦水”,“警察同志,你看看,我们的脸都被他打肿了,我的身上还有很多伤呢。”

    “你胡说,你这是倒打一耙。”楚天齐反驳道,“警察同志,你们可要明辩事非啊。”

    “这不用你教。”中年警察不客气的说道,然后对着同来的年轻警察说道,“带他们回所里调查。”

    年轻警察答应一声“好的”,示意众人跟着他,走向那辆面包车。楚天齐虽然着急脱身,但也很无奈,只得和他们上车,到派出所去配合调查。

    小面包车上一共挤了八个人,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派出所。楚天齐被放到了单独的一间空房子里,年轻警察让他在屋里的椅子上坐下,就出去了。

    楚天齐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他从羽绒服内侧口袋里翻出了手机、钱包和名片夹,钱包里的一千元钱和身份证都在,名片夹里放着二十多张名片。名片是为了这次联系药材收购商专门印制的,一共印制了两盒,走的时候就带了这些,其余的都放在了办公室。当时还考虑是否多带一些,现在看来没多带就对了,否则多带的那些也会放在自己的包里,一同遗落在车上。

    想到自己的包,楚天齐很心疼,包本身并不值钱,可包里有乡政府给自己开的介绍信,还有自己和杨大庆搜集的所有关于药材的文字资料,这些资料可是好多人从四面八方传真过来的,总不能再找人要吧。另外,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上自己包里的介绍信,再冒充自己而出去招摇撞骗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但愿那个女孩能帮自己拿上包吧。可是,对方又联系不上自己,也不可能把包再交给自己的。不过,就冲那个女孩能够出手相助两个素不相识的老人,自己的包如果在她手里,她肯定不会用介绍信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的。

    楚天齐把手机、钱包、名片夹重新放回自己的内侧口袋,坐在那里开始等着警察过来。

    时间已经到八点了,仍然没有警察过来。楚天齐干脆摸出口袋里的“紫云”香烟抽了起来,连抽了三根,屋里已经是烟雾升腾。楚天齐就想打开房门放放烟,顺便问问警察什么时候过来。

    楚天齐来到屋门处,手抓门把手向内一拉,没有拉动。他又稍微用了用力,还是没有拉动,只是听到了锁子响动的声音。他透过门旁边的玻璃向外望去,可以看到门外已经挂上了一只锁。

    什么情况?他们怎么能不闻不问就把自己锁在屋里呀?自己可是见义勇为的人,怎么着也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呀?怪不得好多人都说派出所办事拖拉、效率低下呢?看来这种事也并不是个案。

    楚天齐转念一想,又似乎不对,就是再不办事,也不应该把自己锁在屋里呀,自己又不是坏人。难道会有什么说法?想到这里,楚天齐猛得拉住门把手,向里面一拉,只听得嘎巴一声,门应声而开,锁子吧嗒一声落在地上,锁子上还带着一片吊扣。

    “你这人怎么回事?”那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怎么能公然破坏警用设施呢?”

    楚天齐一脸无辜的说道:“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我只是想看看为什么没人理我,而且还把门给锁上了。”

    “那也不能这么没有规矩吧。派出所人手少,分不出那么多人。刚才是找那几个人调查,现在已经调查完毕了。该轮到你了,跟我走吧。”年轻警察说着,出了屋子,并示意楚天齐在后面跟着。

    经过了两个屋门,年轻警察在一个屋门口停了下来,这间屋子是这排房子最西边的屋子,屋门虚掩着,年轻警察示意楚天齐进去。

    楚天齐略为迟疑了一下,推开屋门走了进去。年轻警察没有跟进来,而是从外面带上了屋门。

    当屋门关上的一刹那,楚天齐发现了异样。屋门看颜色还以为是棕色的木头门,但是屋门关上的的时候,却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门是钢板做成的防盗门。这间屋子要比刚才那间大,足有那间屋子的两个大。屋子被从中间隔开了,是用大拇指头粗的钢筋做成的栅栏隔开的,在钢筋栅栏边上的一侧,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小铁门关闭,用锁锁着。

    在楚天齐这一侧的屋子中间的位置,放着一把椅子,椅子是铁制的,四条腿的底端都有圆盘状的金属底座。座椅前面放腿的上方有一块铁板,铁板被用两把U形锁锁在椅子的两面扶手上,这把椅子是一种常用的审讯椅。

    审讯椅的上方垂着一个大功率的灯泡,灯泡用大灯罩罩着,灯的大部分光亮都被投放到审讯椅的位置上。

    屋子的东西两面墙上,八个大字特别醒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屋内的设置及墙上的文字说明,这是一间审讯室。

    楚天齐的心里就是一翻腾,下意识的回身去拉屋门,可是任凭他如何用力,铁门就是纹丝不动。这是一种特制的防盗门,只要关上,就必须用钥匙才能打开。

    他们要做什么?自己可是见义勇为,他们怎么把自己关到审讯室了?难道是把自己当成犯罪嫌疑人了?可是他们对自己还没有进行任何的调查问话呀,直接关到这里也说不过去呀。

    “嘎吱”一声,铁栅栏另一面屋子的房门打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两人都穿着警服,走在后面的正是出警时的中年警察,走在前头的警察年纪和他差不多,两人的身材形成强烈的对比效果,前面的体形胖大,后面的体形干瘦。

    两名警察进来后,关住屋门,在椅子上坐下来,椅子前面摆着一张桌子。瘦警察回身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顿时他们身后墙壁高处的射灯发出两束强光,穿过铁栅栏射了过来。

    射灯光线很强,骤然亮起,楚天齐下意识的躲到旁边,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才再次睁开。

    两名警察看着楚天齐躲避的狼狈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楚天齐压着火气问道。

    胖警察“哼”了一声,说道:“这话应该是我们问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是见义勇为。”楚天齐回答。

    “哦,见义勇为?谁能证明?”胖警察以一种嗤笑的口吻道。

    “我……班车上的人都是证明人。”楚天齐知道这句话说了也等同于没说,但还是不得以说了出来。接着又反问道,“难道你们没有审问那几个人吗?”

    “正因为已经对他们进行了问话,才把你叫到了这里。”胖警察回答道,“他们都说是你企图调戏一个女孩子,他们几人因为看不下去,才决定抱打不平,结果你不依不饶,一直追着把他们打倒。”

    胖警察说的平淡无奇,但楚天齐却震惊不已,他圆睁着双眼问道:“这,这不是血口喷人吗?他们,他们怎么能这么说。真是无耻。”楚天齐没想到竟然会被对方黑白颠倒,给自己扣上了这么个屎盆子,因此气得有些语无伦次。

    “他们已经做了笔录,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而且我们也对受害者做了询问笔录,她也证明了这件事情。”瘦警察插话道:“你曾经说他们做局骗人,那你也提供一下证据,或者找到几个证人来证明你所说的话属实。”

    瘦警察的话乍听起来很客观,但仔细一想,楚天齐发现根本就找不到证人。车牌号他不知道,更无从知道车上哪怕是某一个人的电话,而且谁又会愿意替自己做证呢?他忽然灵光一现,急忙说道:“对了,他们每人都拿着匕首,这就是证据,上面肯定有他们的指纹。”

    “哦?匕首?现场没见到呀,我们出警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呀?”瘦警察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但还是继续提醒道,“除了这个没法证明的所谓证据,还有其它的证据吗?比如证人,比如录音什么的。”

    楚天齐深吸了一口气,焦急的道:“没有,都没有,但我确实是见义勇为。”

    “你的意思是证据和证人都没有?”瘦警察继续和颜悦色的说道,“你再好好想想。”

    “确实没有。”楚天齐摇着头道。

    胖警察鼻子“哼”了一声,手掌“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语气严厉的说道:“那你就交待一下罪行,交待你如何调戏女孩的罪行。”

    瘦警察脸上也挂满了寒霜,用手指着楚天齐道:“你不应该站着说话了吧?你应该坐在那儿。”说着,他指向了楚天齐旁边的那张审讯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