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八十八章 岳婷婷相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吃过午饭后,又去“北国药都”市场转了转,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只不过又多转了几个区域而已。看来再在这里待下去的话,也就是这样了,楚天齐决定坐第二天早上的班车返回沃原市,再从沃原返回县里。

    晚上,楚天齐点了两个菜,要了一个口杯装白酒,吃饱喝完后,他返回了房间。时间还不到九点,他收拾好了这次搜集到的一些企业的资料,看了一会电视后,熄灯睡觉。

    ……

    楚天齐正睡的香甜的时候,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他睁开眼睛,四外看了看。敲门声仍在继续,他这才确定不是做梦,于是随口问了一声:“谁呀,什么事?”

    “楚天齐,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楚天齐马上警惕的说道:“你是谁?我已经睡下了。”

    门外的声音更加焦急起来:“快开门,我是岳婷婷,我有急事找你。”

    “岳婷婷?”楚天齐晃了晃头,又看了一下房间的布置,确认不是做梦。这才跳下床,来到门后,顺着猫眼向外看去。

    门外过道上有灯光,通过猫眼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站着一位身穿紫色羽绒服的女孩,正是岳婷婷。她手中拖着一个小拉杆箱。

    岳婷婷站在外面,不时来回的张望,生怕被人发现似的。

    “楚天齐,快天门,怎么这么磨叽?”岳婷婷在外面焦急的说道。

    从门上猫眼可以看到,岳婷婷在说话时,用右手遮着嘴,大概是怕被别人听到吧。怪不得楚天齐感觉她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原来是这么回事。

    确认是岳婷婷无疑,楚天齐赶忙划开门上安全链,扭开锁子,拉开房门,并打开了房间的灯。

    在房门打开的一刹那,岳婷婷看到了楚天齐的脸。她没有马上进入房间,而是四外看了一下,才快速进了房间,回身关上了房门。

    “啊!”岳婷婷进入房间后,看到楚天齐身上只是背心和小裤头,连忙捂着脸说道,“赶紧穿衣服。”

    楚天齐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衣冠极其不整,脸一红,快速冲到行李架旁,拿起上面散落的毛衣、毛裤等,向身上套着。

    岳婷婷走到床前,把靠近墙角那张桌的床头灯打开,然后又把屋子里的大灯重新关闭。

    楚天齐边穿衣服边问道:“岳婷婷,你怎么在这儿?”

    “闲话少说,你赶紧跟我走,有人要对付你。”岳婷婷说着,已经把羽绒服扔到了楚天齐面前。

    “什么?有人要对付我?你怎么知道?”楚天齐不禁疑惑道,“我刚到何阳市能得罪什么人,怎么会有人对付我。”

    岳婷婷来到楚天齐面前,在他的胳膊上拍了一下,急切的说道:“别问那么细,你是不是得罪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人,如果是的话,你就跟我走。”

    “是,可是……”楚天齐还想问得详细一些。

    “没有那么多可是了,你要相信我。”岳婷婷说着,上来拉上楚天齐就走。

    虽然对有些事情不太清楚,但岳婷婷提到了“刀疤男”,而且她肯定不会害自己。于是,楚天齐拎起手中文件袋,跟在她的身后出了房间。

    来到酒店前厅,岳婷婷把房卡放到前台,对着前台服务员说道:“三一五房间退房。”

    “好的,经理您稍等,我让人马上查房。”服务员按例行程序说道。

    岳婷婷马上对着服务员说道:“直接给客人退押金,他着急赶路。下来慢慢再查房,如果房间缺什么东西,直接从我工资扣。”

    “好的,经理。”服务员说着,把楚天齐剩下的三百元押金递了出来。

    岳婷婷迅速接过现金,对着服务员说了声“谢谢”,拉着楚天齐向外快步走去。

    大半夜的,外面的出租车很少,等了有十分钟,才有一辆车等在了他们面前,是一辆黑的车。

    “去哪?”司机探出头问道。

    楚天齐刚要回答“去汽车站”,只说了一个“去”字,后面的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岳婷婷抢过了话头。

    “去火车站。”岳婷婷一边回答,一边拉着楚天齐上了黑车。

    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经过沃原市的火车早在一个小时前通过了。但他知道岳婷婷肯定有她的用意,就没有多说话,任由她安排着。

    司机说了一声“好的”,脚下一踩油门,车子蹿了出去。晚间的路上,车辆、行人稀少,很快车子就到了火车站。司机停下车,待二人付钱下车后,车子一溜烟的开走了。

    “这个点儿有车吗?”楚天齐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岳婷婷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自己的拉杆箱向路边走去。

    来到路边,岳婷婷不停的向过往车辆招手,凡是正规出租车,她一概不打。好不容易又有一辆黑的车停在面前。

    “去哪?”司机摇下了车窗,问道。

    “雁云市,多少钱?”岳婷婷焦急的说道。

    “一百五,不还价。”司机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岳婷婷答了一声“好”,把拉杆箱放进后备箱,钻进了汽车。她一回头,看到楚天齐还站在外面,就有些生气的说道,“快走,磨蹭什么?”

    楚天齐“哦”了一声,机械的上了汽车。

    车子马上驶向了通往省城的快速路。

    岳婷婷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紧张,反正就是板着脸,一句话不说。有司机在场,楚天齐虽然有很多疑问,可也不方便去问,就干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司机从倒车镜里看到二人的表情,“嘿嘿”一笑,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小两口过日子,就像是开车,也需要有一个磨合过程。磨合的好,车子就好开,磨合不好的话,总爱出故障,有时还得大修。”

    听到司机的话,楚天齐不由的望向岳婷婷,此时她也正看过来,二人对视的一刹那,都不禁脸色红了起来。他们听明白了司机的意思,司机是把他们当成闹意见的“小两口”了。

    看到后面二人相视一笑后,都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司机又接着发表感慨:“夫妻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合,没有隔夜仇。两口子过日子,哪有勺子不碰锅沿的。”

    岳婷婷的脸更红了,忍不住说道:“师傅,好好开你的车吧。”

    “好好”司机痛快的答着,然后扭开了车上的录音机按钮,顿时一首电视剧插曲的声音传了出来:“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这……”

    司机没有再去注意后面二人脸上的“红云”,而是自得其乐的跟着哼唱起来。

    ……

    一个多小时后,汽车到了雁云市,在岳婷婷指引下,车子停了下来。二人下车,取下车上的拉杆箱,黑车走了。

    岳婷婷这次没有打黑车,而是打上了一辆正规出租车,吩咐司机向雁云火车站驶去。

    到了火车站,进了售票大厅,岳婷婷要了楚天齐的身份证,让他在休息区等候,她去了售票窗口。不一会,她手里拿着两张车票,走了回来。

    楚天齐伸手接过车票,看了一下,问道:“怎么现在有早上六点的车了?”

    “上周才开通,据说是临时的,过一段可能还会取消。”岳婷婷答道。

    楚天齐先是“哦”了一声,然后沉吟了一会儿,又问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啦?”

    听到楚天齐的话,岳婷婷反问道:“你不相信我?”

    “没有,没有,我怎么能不相信你?我知道你这么做,肯定是为我好,只是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哎,也是该着你躲过一劫,今天的事被我赶上了”岳婷婷长嘘了一口气,说道,“我去年从玉赤饭店辞职后,经朋友介绍到了何阳,应聘到明珠酒店做房务经理,负责酒店前厅和客房工作。三天前,何阳旅游局组织了一个到*市参观学习的活动,明珠酒店派我去了。今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旅游局就安排我们到提前约定好的何阳酒店去用餐。何阳酒店有一个自助餐厅,可以营业到凌晨两点半。”她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水杯,喝了两口。

    岳婷婷用手轻轻抿了一下嘴角的水珠,继续说道:“我在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经过一个小包间,包间的门没有关严,正好能够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本来对于别人的对话,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只是他们的对话中*出现了‘明珠酒店’四个字,这才引起了我的注意。后来我隐在门外,摒住呼吸一听才知道,原来是他们在给一个人设圈套……”

    岳婷婷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才讲完了事情的经过,在讲述的时候还不时四下张望,显示着她心里的无比紧张。听完整个过程,楚天齐对岳婷婷十分感激,他知道因为岳婷婷相助,才让自己又避开了一次很大的危险。

    “楚天齐,你觉得三一五这个数字怎么样?”岳婷婷忽然问道。

    楚天齐不加思索的回答:“三一五?这个数字太不吉利了,我两次住到三一五房间,两次都遇到事。”

    听到楚天齐的回答,岳婷婷的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幽怨的说道:“哎,我很喜欢这个数字,正是你两次住进这个房间,我们有了两次相遇,我认为这个数字是我们的缘分之数。虽然你在去年因为那件事遭受了挫折,后来不是因祸得福了吗?又是到市里领奖、上电视,又是升官的,你得到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就不知道感谢这个给你带来机会的房间号呢?而我因为那次的事,不得不远走他乡,但我却感念那个数字,那个让我们有缘相遇的房间数字。而这次又是因为这个数字,我们才又相遇了。”

    听到岳婷婷的感慨,楚天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得尴尬的干咳了两声,用以回避这个话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