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八十五章 北国药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思考到很晚才睡着,在睡梦中还梦到了刚刚发生的事。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钟了,不一会儿,火车到了何阳站,他随着人流出了火车站。

    看看时间还早,楚天齐就到车站外的小吃店去吃早点,他本来准备向店老板或是吃饭的客人打听一些药都市场的消息,可是店老板只顾得为客人出早点,根本没有时间聊天。吃饭的客人又全是外地人,对当地事情了解不多,或者了解的也很肤浅,楚天齐只是打听到了当地药材交易的地点。

    楚天齐吃罢早点,打车去往自己的目的地。火车站在何阳的最南端,药材市场在何阳的最北端,在从火车站去往药材市场的路上,正好穿过何阳市全城。

    何阳是定野市下辖的县级市,县城并不很大,整个县城南北长也就三、四公里的样子。但街道却很宽敞,看两旁的建筑物,应该是近几年重新改、扩建的。街道两旁最醒目的就是统一设置的广告牌,广告牌的高度、样式均相同,只是上边的内容有区别而已。

    透过出租车窗缝隙吹进的风中,裹挟着浓浓的药材味道,向人们提示着这座县级市最著名的产业——药材。

    在出租车上,隔着很远,楚天齐就看到了前方“北国药都”四个大字。车子很快停下,他付费下了车。

    当真正站到“北国药都”的门前时,楚天齐才发现这个门出奇高大。“北国药都”大市场的大门,光混凝土门柱就高有十米以上,在门柱上方是不锈钢架构的拱形门头,门头上方是金光闪闪的“北国药都”四个大字。楚天齐目测了一个,每个字的高度应该在三到四米之间。

    现在时间是早上八点,市场门口长长的电动伸缩门还没有开启,门外有零星的几个人在来回的走动,大概是和自己一样想要进入市场的人。楚天齐到旁边的值班室向保安询问了一下开门时间,得到的答案是早上九点。现在离开门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楚天齐只得在大门外面附近区域随便溜达着。

    何阳地处河西平原腹地,海拔较低,现在的温度要比玉赤县高上十度左右,虽然是早上,温度却也有七、八度的样子,所以楚天齐并不感觉冷。

    市场位于整个市区的最北端,除了药材市场外,其余全是农田,农田和市场被整齐的用铁丝网隔离开来。没有其他可去的地方,楚天齐只得沿着围墙的走向,来来回回的踱步。

    一位老者走了过来,热情的说道:“小伙子,你是准备到市场里谈生意吗?”

    楚天齐上下打量着这位老者,只见此人面色红*润,须发洁发。而且说起话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老者身穿灰色绸缎面料衣裤,白色头发被一条灰色布带束起,白色胡须足有一尺来长,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感觉。老者身上还斜挎着一个长柄的物件,物件上带着一个红大绒的套子,看样子像是一柄长剑。

    看着老人非常面善,但楚天齐还有略有谨慎的含糊说道:“啊,随便看看。”

    “以前来过吗?”老者问道。

    楚天齐虽然谨慎,但总不至于随便撒谎,就应道:“没有。您熟悉这里吗?”

    老者“哦”了一声,说道:“当然熟悉了,我就生在何阳,长在何阳。现在还不到市场营业的时间,我就向你介绍一下,怎么样?”

    一听老者这么热心,楚天齐连忙接道:“好啊,我也正想了解一下呢。”

    老者手捋胡须说道:“此何阳非彼何阳,在南方还有一个何阳市,那个何阳要比我们这里大很多,更比我们这里要富裕。我们这个何阳,本来不叫何阳。后来一个何姓人被分封到这里,再后来何家出了一个著名的医学家何阳。何阳悬壶济世、恩泽众生,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这里成为了北国药都。朝廷为了表彰他,才把这里命名为何阳。”

    楚天齐点头微笑,表示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据史书记载,当时的何阳市被人们称为“药都”,是整个国家最著名的药材交易市场。后来朝代不断更替,国家疆域也是经常变化,全国又出现了几个大的药材交易市场,称呼上也是五花八门。有叫“药都”的,有称“药市”的,有取名“药城”的,还有叫“药乡”的。当时国家为了便于通商管理,依据方位,重新对四大药材市场进行命名,分别称为东、南、西、北“国药都”,何阳也就成了‘北国药都’。”老者说到这里,反问了一句,“我的口音你能听明白吗?”

    “能,能明白。”楚天齐赶忙回答。

    老者继续说道:“实际上后来叫着叫着又乱了,尤其是近些年,各地为了吸引眼球更是花样翻新的变换着称谓,什么‘第一药市’、‘第一药都’纷纷被搬上了报纸、电视,有的还虚张声势的弄出国际某某机构命名证书等,这都是经济利益驱使的结果。适当宣传炒作无可厚非,可有的宣传却变味了,同时也大大降低了民众对这些老牌药材市场的信任度。尤其是有些不良企业和个人,看到了这种乱象中的漏洞,纷纷在里面混水摸鱼,反而把这潭水搅得更加混浊。”

    “是啊,是啊。”楚天齐也深有同感,虽然他对药材市场不很熟悉,但一些行业和企业无底线的炒作确实是伤害了民众的感情和认知。

    “老人家,那么何阳市场的秩序怎么样?”楚天齐从老者刚才的讲述中,已经对对方产生了很大的信任。

    “何阳市场曾经也乱了一些年,在很长的时间里假药横行、秩序混乱,致使整个市场伤了很大的元气。近几年好多了,这要感谢当地政府的重视,以及一些有良*知企业的大力配合,才使得现在的市场环境大大改善。否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千年品牌就会毁于一旦。”老者欣慰的说道,“当地政府在十年前成立了新的行业协会,协会由政府相关部门、企业、消费者、普通民众组成。而且制定了严格而规范的机制和制度。”

    楚天齐马上问道:“老人家,您所说的良心企业都有哪些?能和我说一说吗?”

    “当然可以了。”老者爽快的道,“这样的企业有很多,规模较大而且又有代表性的企业主要有三家。首先是何氏药业,何氏现在的当家人就是何阳的第六十七代世孙何家伟先生,何氏药业是集种植、开发、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司。其次是孙氏药业,孙氏主要是以内科医药研发为主。第三个就是华氏药业了,华氏主攻外科医药研发。三家药业都是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每家各有侧重点,三家既互补,又竞争激烈。”

    楚天齐忽然问道:“老人家,听您说的头头在道,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吧?”

    老者哈哈一笑:“我就是一个志愿者,地地道道的普通人而已。”说完,转身离去了。

    老者离开了,他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也没有仔细询问楚天齐的来历。但从老者刚才不凡的谈吐,以及那一副忧国忧民的情怀来看,肯定不是像他自己说的“普通人”。而且刚才老者所讲述的这些内容,是楚天齐在其它资料上从来没有见过的,让楚天齐受益非浅。

    楚天齐向市场大门望去,门外已经站了很多人,人们正有序的向市场走去,原来,是伸缩门刚刚打开了。楚天齐收起心思,向市场门口走去,然后随着人流通过了大门。

    进入市场院内,两侧分别都是蓝色彩钢顶子的平房,每间平房的门头上悬挂着各种牌子,牌子上的内容五花八门,但名称都表明是与药材有关的内容。

    楚天齐选了几家进去看了看,都是经营中药材的门店。当他询问对方是否收购药材时,得到的回答是他们只管销售,收购的事不归他们管,有老板会专门打理。再问其他的问题,店员已经不再回答他了,他只好拿着店铺的联系名片走了出来。

    抬头望去,在这些门店的尽头,有一体型庞大建筑,楚天齐向着那里走去。这一段的距离足有一公里多,楚天齐走了大约十多分钟才到。

    大楼入口处上方悬挂着“交易市场”的标识牌,楚天齐迈步走了进去,顿时,更加浓郁的药材味道扑面而来。楼里又是另一番景象,悬吊着的标识牌上标明着去各个区域的方向,一共十五个区域。至于每个区域有什么区别,他是不得而知,只好在里面随意的转悠着。

    每个区域都由一排排商铺组成,每排的出入口都用英文字母标注,每个商铺又用阿拉伯数字加以区分。这些商铺也和外面的商铺一样,只是销售中药村,而且每家并不收购,但有两个商铺告诉了楚天齐收购药材在五楼。

    转了几个区域,楚天齐才明白,这十五个区域是按所销售中药材的种类区分的,比如解表药、清热药、泻类药、安神药等等。

    楚天齐又到二、三、四楼转了转,这三个楼层主要是销售中成药,丸、散、膏、丹一应俱全。

    当楚天齐来到五楼楼梯口时,墙上面的一部大电视正在播放着新闻类节目,一个刚刚见过的人正出现在上面,正是向自己介绍了很多内容的白胡子老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