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零四章 报告卡壳常委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龚请楚天齐坐下说话,楚天齐说了“谢谢”,坐在了老龚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小楚,你今天来是为了《工可研报告》的事吧?”老龚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的,老……龚主任,我想知道我们的报告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够好,或者是项目本身哪些方面还需要完善?”楚天齐觉得称呼“老龚”很拗口,另外,于公于私称呼对方“龚主任还是最恰当。

    龚主任并没有在意楚天齐的称呼,而是直接说道:“说实话,报告做的非常优秀,而且项目本身也是前景可观,发展计划委快速审核后,第一时间就报到了县政府。昨天县政府通知我们,报告没有通过。我……”龚主任向楚天齐讲了事情的简单经过。

    ……

    这个老龚是县发展计划委重点项目建设办公室的主任,他是雷鹏的亲姨夫。他知道楚天齐的事迹,而且也常听外甥雷鹏说起,说楚天齐如何优秀,如何突出。龚主任清楚他这个妻外甥很优秀,也傲气,一般不服人,现在竟然对这个楚天齐佩服不已。所以,虽然龚主任没和楚天齐见过面,但早已知道楚天齐大名。

    青牛峪乡的《工可研报告》,是由县发展计划委办公室转给龚主任的,他在收到报告后,进行了认真审核。通过通读报告,他知道这个锌矿泉水项目肯定很有前景,而且他发现报告做的非常棒,关键数据、关键环节清晰完整,整个项目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都被完美而严谨的描绘出来。于是,他把自己的审核结果连同报告,一并报给了单位领导。

    发展计划委领导这次也是雷厉风行,迅速审核通过后,呈交给了县政府办。

    昨天,政府办通知龚主任,报告没有通过。龚主任拿回报告后,在报告上查询联系人时,看到了楚天齐的名字。他想起了外甥雷鹏夸赞的人,就叫这个名字。

    龚主任就想试一试楚天齐的反应能力,看看外甥口中的这个佼佼者会以怎样方式找到自己。于是在给楚天齐打电话时,他说了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就挂断了电话。

    龚主任之所以试探楚天齐,纯属是因为他这个人的性格使然,并没有其它特别用意。

    ……

    龚主任继续说道:“我分析呀,肯定是县委常委会没有通过,因为这种大型项目必须上会研究。昨天我和你说,让你回去把报告做修改调整,其实只是一种例行说法。我认为,现在问题关键不在于报告本身,而是县委的态度。”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龚主任看了一下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迅速拿起了电话听筒,说道:“主任……好的……好的……我马上去。”

    龚主任放下电话听筒,对楚天齐道:“我有点当紧事,需要出去一下,等有时间咱们再聊。”

    楚天齐说了一声“好的”,和龚主任握手告别,走出了重点办,向三楼走去。

    ……

    楚天齐到了三楼,找到最西边的副主任办公室,敲了敲门,在得到里面的允许后,走了进去。

    看到楚天齐进来,屋里的男人从座位上站起,绕过办公桌迎了上来,口中说着“稀客,真是稀客,欢迎,热烈欢迎。”

    楚天齐握住对方伸出的右手,笑着道:“邹主任,你好。”

    邹副主任把楚天齐让到沙发上,开始给他弄茶水。

    男人正是玉赤县政府办邹副主任,他依然还是衣冠楚楚,就是肚子好像小了一些。

    和这个邹副主任的第一次见面,楚天齐对他的影响很不好,邹副主任也不怎么看得上这个小乡长助理。后来几次接触,邹副主任也是牛哄哄的,摆出一副县领导的派头。

    两人的关系升温,是在年前的时候。当时马上就到春节了,县领导到下面来慰问,邹副主任也随县长郑义平下来了。在甘沟村小学慰问时,常文向县长反映了校舍修缮的事情。郑义平从楚天齐口中得知,青牛峪乡曾经向县里打过报告,可自己并没看到,于是,他责问副县长、教育局长等一行人。

    在这个过程中,楚天齐替邹副主任打了掩护,让邹副主任没有因为工作不到位而被县长申斥。邹副主任为此对楚天齐很感激,对楚天齐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只要是见到楚天齐或是接到他的电话都很热情。

    把水放到楚天齐面前茶几上,邹副主任也在楚天齐身边坐了下来,问道:“楚乡长,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楚天齐把宁俊琦交待给自己的资料拿出来,说道:“这是宁乡长报过来的材料,她让我亲手交给你。”

    “给我吧。”邹副主任边说边接过了材料,随手翻了翻,“放心,我尽快交给领导。”

    楚天齐真诚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语气吞吐的说道:“邹主任,有一件事我想打听一下,不知道合不合适。”

    邹副主任“哈哈”一笑,语气轻松的道:“咱哥俩还有什么说的,你不必客气。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事?是关于你们乡《工可研报告》的事吧?”

    “你怎么知道?”楚天齐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邹副主任反问道,然后向楚天齐简单说了事情经过,“我也参加会了,会议记录就是我做的,当时……”

    通过邹副主任简单介绍,楚天齐知道,报告就是在县委常委会上卡壳了。当时在对青牛峪乡《工可研报告》举手表决时,十一名常委中,五人赞成,三人反对,三人弃权。赞成票没有过半数,报告被卡了下来。至于谁赞成,谁反对,邹副主任没有说,楚天齐当然也不能问。

    “楚乡长,我刚才和你说的有些话,可是违反规定的。不过,谁让咱俩是哥们呢。”邹副主任的话,半实半虚。接着,他又压低声道:“报告要想通过,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易,关键问题是如何让赞成票过半。现在只差一票了,当然赞成票越多越好,这就需要你们从反对票或弃权票中争取了,当然原赞成票还要保住。要想弄清楚究竟谁投了什么票,你们只要把县里格局分析一下,就明白了。至于从那些方面入手,就是你们的事了,我是无能为力,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

    楚天齐忙说道:“这我已经很感激了,要不是你提供信息,我就是把头想破,有些事也想不明白。”

    “我不留你了,你回吧。”邹副主任说道,“我现在要去领导那里,一会还要出差。”

    “好的,那我走了。”楚天齐现在和邹副主任也比较随意,说完,走出了屋子。

    来到楼下,楚天齐上了二一二车,小孟发动车子,向青牛峪乡驶去。

    ……

    楚天齐进出政府楼的身影,完全落在了一个人的眼里。看着二一二车驶出了政府大院,他恨恨的说道:“小子,我和你没完”。这个人就是县委组织部正科级副调研员魏龙。

    魏龙已经被降职快半年了,但他的心态不但没有调整过来,反而越来越糟了。从县委组织部第一副部长,被降为副调研员,不光行政级别由副处降为正科,手中权利更是由大权在握,变成了现在的有名无实。

    过去,做为主管干部考核、任免的第一副部长,魏龙手中的权力非常大。甚至在一些基层干部眼中,他的重要性要大于部长。因为他能直接决定自己的命运,而部长和自己隔着很远,部长又有很多大事在忙,根本就够不到自己。所以,魏龙在这些人面前简直就是县太爷一样的存在。

    就是那些正科级的乡书记、镇长、局长,对魏龙也是尊敬有加,只要魏龙驾到,他们一般都会超规格的接待。对于魏龙的一个电话,或是二指大的纸条,他们也会慎重对待,只要不是太重大或太为难的事情,他们都会做的让魏龙满意。

    自从降为副调研员,魏龙深刻体验到了世态炎凉的滋味,理解了什么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降职后,魏龙经过一小段时间调整,就到了单位。到单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通知搬办公室。尽管心里不舒服,但他也理解,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再赖在那间屋里的话,就太不合适了。再说了,自己也没有不搬走的道理。

    从带有套间的准部长办公室,到现在两人用一间的小办公室,魏龙感觉太不适应了。如果按面积计算的话,现在的平均面积恐怕连原来办公室面积的五分之一都不到。最关键的是,两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连一点私*密空间都没有,接个电话都不方便的很。

    既然办公室没法待,那就去调研。到了县城单位调研时更尴尬,被调研单位的一把手总找理由不在,用二、三把手糊弄一下就完事。乡镇干部相对还好一些,可能是离县城较远的缘故吧,但也和原来的待遇不能同日而语了。而且下乡时派车很麻烦,原来有专车,想什么走就什么时候走,现在还得排队,出发时间也由不得自己控制了,而且连司机都不太愿意和自己下去,生怕被自己传染了似的。

    办公室待着心里堵的慌,出去调研又憋屈,于是魏龙又不再去单位,偶尔去一下,也是去个别死党办公室发一通牢骚。

    今天,魏龙又到档案局局长办公室发牢骚,局长是他一个比较忠诚的小弟,局长被领导临时叫去了。百无聊赖的魏龙站在窗前向下张望时,无意中发现了楚天齐的行踪。

    魏龙计算了楚天齐进入政府楼的时间,大约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这小子又去哪个领导那里拍马屁了。

    看着青牛峪乡的二一二车驶出政府大院,魏龙心里矛盾万分,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收拾楚天齐。同时也更彷徨:自己还有与他做对的资本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