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八十九章 巧合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通过岳婷婷描述,楚天齐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那天“刀疤男”一行被带回许源县服务区派出所后,派出所便和他们议定着敲竹杠的事。他们已经多次合作过了,所以在警察出现时,“刀疤男”等人不但没有丝毫害怕,反而还有一丝得意,并对对方进行了讥讽。

    一开始,他们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不但把对方在屋子里锁了将近两个小时,还让警察把对方成功的领入了那个特制的审讯室里。

    直到那个假扮受害者的失足女去了一趟审讯室后,“刀疤男”感觉到了事情不妙。他从失足女描述对方当时和她对质时的神态、话语中,听出了一些问题,他感觉敲竹杠的事,弄不好要黄了,还有可能会被那个家伙弄出事来。想到这些,“刀疤男”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悄悄的溜走了。等他从那里离开后,很快从派出所内线处得到报告,知道事情弄砸了。

    “刀疤男”对那个让自己丢脸的人怀恨不已,想找机会报复对方。所以他向道上非常铁的几个哥们透了话,把这个人的一些体貌特征和口音进行了交待,要他们留心这个人的行踪。

    也是该着楚天齐有事,就在楚天齐二次到“北国药都”市场的时候,被“刀疤男”的哥们给发现了,后来就向“刀疤男”做了汇报。“刀疤男”听后非常高兴,一面要哥们关注这个人的动向,一面趁晚上时间,赶到了何阳。

    “刀疤男”和他的哥们在何阳酒店接头,在包间里,哥们向“刀疤男”说了盯梢对象入住的酒店和房间号。他们经过商讨后,订了一条毒计,准备给对方沉重打击。

    “刀疤男”他们一共定了两套方案。方案一:后半夜三到四点之间,正是客人熟睡、酒店服务人员疲惫的时候。“刀疤男”会安排坐台小姐,冒充服务员去三一五房间敲门,就说酒店有火情,需要对客人进行疏散。如果坐台小姐能够顺利进入房间,她就会对对方进行百般勾引,只到对方上勾。如果对方不上勾,坐台小姐就会撕乱衣服造成被侵犯现场。只要坐台小姐进屋了,不管对方是不是上勾了,提前藏在门外的人都会破门而入,给对方来个“捉奸在床”,并会瞬间拍下他的“罪证”,任他有嘴也说不清。

    方案二:如果对方不给开门的话,那么“刀疤男”就会安排男人进入房间,进入房间的理由就是因为刚才有火情,有的区域停电了,需要进入房间检查里面的闸箱开关。进入的人就会悄悄的在房间卫生间放入点燃的迷香,然后退出。迷香里面有迷*药和春*药,对方肯定就会被迷倒,那么接着继续实施方案一。

    “刀疤男”他们在屋里商量的时候,并没有注意门口,等到说完的时候,才注意包间门没有关严。于是“刀疤男”来到门口,向四处张望了一下,才关上了屋门。已经听到动静,提前躲到女卫生间的岳婷婷,在“刀疤男”四处张望的时候,瞟到了他脸上的“刀疤”。

    岳婷婷从卫生间出来后,以肚子不舒服为由,先离开了何阳饭店。她当时心里好乱,虽然她不知道三一五房间住的是什么客人,但她知道“刀疤男”的恶名,又从“刀疤男”的讲述中,知道这个客人是个见义勇为的好人。所以,她在想着如何让这个客人不要在自己管理的区域遇险。直到回到酒店,她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前厅服务员看到经理回来,热情的打招呼,并请岳婷婷帮着照看几分钟,她需要去一趟卫生间。

    待服务员离开后,岳婷婷迅速查看了客人登记记录,看到客人姓名的一刹那,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她又核对了客人留下的身份证复印件后,终于确定三一五的客人就是楚天齐,就是那个在同一个号码的房间救过自己的男人,只不过此三一五非彼三一五。

    服务员很快回来,岳婷婷一看时间是凌晨一点多了,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那就是和楚天齐一起逃跑。于是,她回到单人宿舍,把自己重要的东西收拾起来,然后到了楚天齐的房间去敲门。

    后来岳婷婷之所以多次更换汽车,又舍近求远赶到省城坐车,就是因为她知道“刀疤男”有*社会背景。在出租司机里有他专门安插的小弟,甚至在很多地方都有他的眼线。

    虽然岳婷婷感觉楚天齐应该身手不凡,但好汉架不住人多,更何况“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她选择了和他一起离开这个事非之地。

    ……

    楚天齐明白,这次岳婷婷为了救自己,不但把行李和一些物品丢下了,连工资也领不上了,更是失去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他心中非常不忍,就说道:“小岳,谢谢你,是我连累了你,你看我能帮上你什么忙吗?”

    看到楚天齐认真的表情,岳婷婷笑了,这是她几个小时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可能是她已经不太紧张和害怕了吧。她调皮的说道:“看你心挺诚的,我就给你一次补偿的机会,要不你安排我到*市国宾馆工作吧。不需要安排的职位太高,只要比现在的职位高一点就可以了,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安排一个房务总监也可以。”

    楚天齐听着她的话,看着她调皮的表情,知道她是在和自己说笑,就说道:“说正经的吧,你刚才说的我做不到。”

    “做不到啊?那可就难办了,这已经是最简单的了。”岳婷婷皱着眉,然后假装想了想,又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是我已经没有工作了。没有工作,就意味着没饭吃了。哎,我委屈点儿吧,要不你就养活我一辈子得了,只要你有吃的别让我饿着就行了。”

    听着她的话里透出的暧昧,楚天齐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了,脸也憋得通红。

    “哎,就知道你小气,连一口饭也不舍得。那就先欠上吧,反正原来也欠我两次了,也不差这一次。只可惜,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人,到头来对方却是一个负心汉,恐怕就是连‘刀疤’那样的恶人也会耻笑我吧。”岳婷婷的话虽然是调侃的成分多一些,但也似乎多少有一些无奈在里头。

    听到岳婷婷再次提到“刀疤”,楚天齐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急忙从羽绒服内侧衣服口袋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

    电话拨了三次才接通,里面传出一个男人极不情愿的声音:“谁呀?”

    楚天齐没有注意对方的情绪,直接说道:“周局,我是楚天齐,有重要的事向你汇报。”

    “哦,小楚啊,有什么重要的事呀?”周子凯的隐含意思就是说“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深更半夜打电话。”

    “周局,我知道了‘刀疤’的行踪。”楚天齐看了看周围,把手捂在嘴和手机之间,说道。

    “是吗?那你具体说说。”周子凯的声音一下子兴奋起来。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楚天齐挑重点向周子凯复述了岳婷婷的话。

    周子凯听完后,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再见”,就挂掉了手机。

    楚天齐知道,周子凯急着挂掉电话,是要马上安排人抓捕“刀疤”。但愿能够抓捕成功吧,楚天齐心里暗暗想着,把手机放到了内侧衣服口袋里。

    楚天齐轻叹了一声,没有说话。这次的何阳之行,可以用几个词来概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事无成、虚惊两场。两天多的时间里,只是到“北国药都”市场转了两次,到何氏药业连对方洽谈的人都没有见到。这次不光把自己带的一些资料和包丢了,还被人差点敲了竹杠,今晚更几乎成了“待宰羔羊”。如果别人听到自己遭遇的事,九成不会相信,都会以为自己在说笑,或是为没有完成任务找借口,而且是一个很蹩脚的借口。

    也不知道是流年不利,还是出门没看黄历。楚天齐忍不住骂道:“他*的。”

    “你这人有病,还是怎么了?瞎骂什么呢?不是受刺激了吧?”岳婷婷调侃道。

    楚天齐看她的情绪好了很多,就也玩笑的道:“是受刺激了,但是神经应该还没问题。”

    岳婷婷忽然幽幽的说道:“我还是觉得三一五这个数字,对我有特殊意义。去年三月十五日,我升成了玉赤饭店房务副经理兼前厅经理,今年三月十五日我又由明珠酒店的代理房务经理变成了正式的房务经理。”说到这里,她又紧紧的盯着楚天齐的眼睛道,“我们两次相遇,都是在三一五房间,难道这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吗?”

    楚天齐没料到岳婷婷又提出了“缘分”二字,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避开她灼热的目光,随口说道:“巧合吧。”

    就在楚天齐抬头看向别处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对方也看到了他,并且看到了一直盯着他看的岳婷婷。

    对方几步就到了近前,正是到省城出差的宁俊琦。

    “乡长,你怎么也在这里?”楚天齐赶忙站起身,走上前去说道。岳婷婷也跟在他后面走了过去。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宁俊琦面色不善,语气很冲的说道,“我倒奇怪的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巧合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