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零五章 这娘们够狠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中午的时候,楚天齐回到了青牛峪乡政府。到食堂吃过午饭后,他来到了乡长办公室。

    楚天齐敲门,得到允许后*进了屋子。

    坐在办公桌后的宁俊琦,绾着的头发已经松开。一条粉色发带束在头顶,黑瀑似长发披散在肩头,多了一丝妩媚,少了几分冷竣。她的上身,穿着米色花点圆领居家服,脸上的妆容似已卸去,一副即将午休的样子。

    看到进来的楚天齐,宁俊琦眉头微皱了一下,问道:“楚副乡长,有什么急事吗?”

    楚天齐赶忙说道:“乡长,不好意思,刚才在食堂没见到你,我想事情紧急,就直接到你办公室来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行了,来都来了,说这些有什么用,说正事吧。”宁俊琦看似语气很冲,但眉头却舒展开了。

    “乡长,你让送的资料,我已经亲手交给邹副主任,他说会尽快呈给领导。”楚天齐说着向前走了两步,把《工可研报告》放到乡长办公桌上,继续说道,“这是我们报上去的《工可研报告》,县里没有通过,我了解了一下,正如你预料的那样,是在县委常委会卡壳了。”

    宁俊琦点点头,“嗯”了一声,没有接话,示意他继续说。

    “但在常委会上也留下了活话,赵书记说待报告完善后再上一次会,和这份报告一同卡下的还有两份方案。”楚天齐汇报着报告的事,“我想事情紧急,就在这个时间来找你了,马上就要放五一假了。”

    宁俊琦“哦”了一声,没有马上接话,思索了一下才说道:“你的消息准确吗?县委投票情况怎样?”

    楚天齐肯定的说道:“消息准确,是政府办邹副主任说的,他当时就在会议现场做记录。他说常委们举手表决时,五票赞成,三票反对,三票弃权,具体是谁他没有说。”

    “哦,是这样,那你怎么看这个事?”宁俊琦反问道。

    “发展计划委重点办的龚主任对报告评价很高,他说报告本身做的很好,而且他还说项目本身也非常有前景,所以报告在他们单位审核的很顺利,也很迅速。他们单位审核通过后,就把报告报到了政府办。我认为,政府办肯定会把报告呈到县长那里,而报告最终上了县委常委会,那就是说郑县长那里是通过了,否则也不会上会。在常委会上,赵书记既然说还给一次机会,那说明他肯定也是赞成的,否则他也不会留下这个活话,至于其他人的态度我就弄不清了。”说到这里,楚天齐停止了说话。

    宁俊琦接话道:“既然重点办很看好这个报告和项目本身,那就是说这次被卡下的真正原因应该不是出在报告上。至于有人反对,那么反对的理由肯定也就是一个借口而已,所以现在弄清楚投票的具体情况才是关键。我们现在只差一票,如果从反对票中能争取一人以上投赞成票,那报告再通过就容易了。而且也要防着这次投赞成票的人改变立场。”

    楚天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没有插话。

    “你刚才对赵书记和郑县长在这件事上态度的分析,我也赞同。既然他们的态度出来了,那么现在投票的具体情况,应该也就明朗了。”宁俊琦肯定的说道,“现在常委会上的势力格局,基本上可以分为四系:书记系、县长系、副书记系、中立系。在关于咱们这份报告上的表决上,又可以归为三派:赞成派、反对派、弃权派。现在书记、县长既然赞成,那么他们一系的纪委书记、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自然也应该是赞成,他们正好就是五票了,正好符合这次投赞成票的人数。那么剩下的六票就是反对票和弃权票了。”

    “嗯,对,应该是你说的这样。”楚天齐赞同道。

    宁俊琦继续分析:“我们再来分析弃权票,弃权票应该是中立系投的。武装部长很少直接参与地方上的事,所以他经常保持中立,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常务副县长和组织部长都到任时间不长,据我了解,目前他们也没有选择的派系,应该最起码不会反对书记和县长赞成的事,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弃权。剩下的冯副书记三人就是投的反对票了,而且常委副县长和党委办主任是他的死党,肯定会共进退。副书记一系投反对票也在意料之中,因为书记和县长赞成了,他们自然就要反对,近半年他们基本都是这么做的。”

    “有道理,乡长你分析的太有道理了。”楚天齐由衷的赞叹道。

    对楚天齐的赞美,宁俊琦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直接说道:“我都分析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乡长,还得你多把关,有你的坚强支持,我在干工作时才心里有底。”

    “跟你说正经事,你不要这么嘻皮笑脸。这件事我已经做的够多了,当时可是说好的,我只负责请专家和做《工可研报告》,后续工作都是由你来做。再说了,我都把工作做了,要你有什么用,白拿国家工资吗?”宁俊琦直接拿话噎了他。

    楚天齐本来想用嘻笑的方式,和宁俊琦套近乎,结果对方不吃他这一套,直接给顶回来了。

    楚天齐于是收拢了表情,正二八经的说道:“乡长,那我说说我接下来的想法,你帮着分析一下,总可以吧?”

    宁俊琦看似免为其难的说道:“好吧,你说说看。”

    “乡长,下次常委会表决时,书记、县长的赞成票应该跑不掉。他们这次既然赞成了,下次就不应该改变自己的态度,他们不会拿自己的威信开玩笑的,除非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发生,这种变故也应该不会有的。他们二人不变卦的话,他们系的另几人肯定也不会变的,那么这五票赞成票就不会有变化。我们现在就差一票赞成,所以只要从弃权票中争取就可以了。弃权票也即是中立系,和书记系、县长系也相对融洽一些,而冯副书记和书记、县长的矛盾更激化,轻易不会改变观点。”楚天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真是这么想的?就没想想从反对票中争取?”宁俊琦反问道。

    楚天齐点了点,说道:“是的,我刚才已经说了,副书记系的工作难做。再说了,即使要做他们的工作,我是肯定不行的,他怎么会买我的帐呢?”

    宁俊琦摇了摇头:“不然。中立派是对他们的一个统称,其实他们三人就是没有派,而且他们三人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如果做他们的工作,需要一个一个做。而反对派里,只要做通了冯副书记的工作,就相当于做通了三人的工作。虽然我们只差一票,但还是要总赞成票达到七票以上,那样既达到了三分之二的比例,而且后遗症也少一些。比较之下,还是做通冯副书记的工作为上策。”

    “你说的似乎是那么个理,可是我刚才说过,冯副书记的工作,我是无论如何做不通的。是不是请您再代劳一下?”楚天齐试探的说道。

    宁俊琦没有说话,低头思考起来,过了有十来分钟,她才猛的抬起头来,说道:“我试……”刚说到这里,她又停了下来,因为她在他的目光中发现了一丝狡黠。

    “我是不会做的,我刚才说过,我都把工作做了,要你有什么用?做工作就要踏踏实实,不要总想着耍阴谋诡计,也不要总把别人当成傻子。”宁俊琦改变了说法,并把他的话顶了回去。

    楚天齐知道,宁俊琦发现了自己的“诡计”。他本来是这么想的:冯志国手里有三票,只要做通了他的工作,就拿到了三票。而中立派三人,每人只是一票,要拿到两张以上的赞成票,就必须分别去做工作,费时也费力。只是他对做冯志国的工作,一点信心也没有,所以就想请宁俊琦“代劳”。

    现在“诡计”败露,楚天齐对宁俊琦是无计可施,只好憨憨的一笑。

    “我可告诉你,锌矿泉水的开发,已经箭在弦上,必须做起来。现在我们已经投入了一些费用,请专家鉴定、做工可研以及招待客人,都花了钱,这些钱可都是从乡财政资金上挤的。你也知道乡财政的情况,那是捉襟见肘的,如果这些钱打了水漂,我可没法交待。”宁俊琦严肃的说道。

    楚天齐轻声嘀咕了一句:“那就把我买了。”

    宁俊琦被他的话说的哭笑不得,没好气的说道:“你能值几个钱?不要以为你当了几天英雄,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辆了。尽管我们自己很小心,但现在开发矿泉水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村民们都等着靠它发家致富呢。另外,也不排除有人见钱眼开,在我们之前打水的主意,或是进行破坏。所以,工可研尽早批复很重要,而县常委会能通过就是当务之急。我不管你怎么做工作,做谁的工作,我只要结果,如果在六月底之前不能批复的话,我就拿你试问。”

    楚天齐急忙说道:“六月底?时间太短了吧?能不能……”

    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不要总讲理由,两个月时间短吗?再补充一点儿,如果五月底之前,报告还不能在县委常委会上通过的话,那你就不用再管这个项目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这娘门够恨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