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百一十六章 没有办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来到葫芦沟村委会的时候,胡小刚已经听到汽车的声音,从屋子里迎出来了。

    楚天齐跟着胡小刚进了村委会,司机小孟没有进去,而是下车后,就到院门口站着去了。

    进到屋子里,楚天齐直接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上次你吩咐我不能把水承包给任何人,我就牢牢记住了,也和村委会的几个人说了这个意思。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提承包水井的事,可是近一段时间,尤其是上次省里来的那些人看过后,总有人来提承包水井的事。有村里人也有外地人,有找我的,也有找村委会其他人的。外地来的人,都把自己说的来头很大,有一拨人说他们是省里的什么公司,还说常和省领导一起吃饭什么的。”胡小刚皱着眉头说道,“楚乡长,是不是人们听说到什么了?”

    “哦,你听说什么了?”楚天齐反问道。

    胡小刚想了想,说道:“我听说了好多,说什么的都有,传的最多的说法,就是说乡里要开发这里的水,用它来挣钱。为此,有村民还多次向我打听这事,问村里和老百姓能得到什么好处。”

    “你信吗?”楚天齐又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你让我不要承包给别人肯定是有道理的,不管最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让老百姓吃亏的。我相信你这个人。”胡小刚肯定的说道。

    多纯朴的百姓呀,楚天齐心中感叹着。他从随身包里,拿出两张纸,递给了胡小刚:“你看看。”

    胡小刚接过纸一看,是两张复印件。等他看完内容后,惊得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说道:“楚乡长,井里的水是优质矿泉水?真的可以卖钱?”

    “是的,你还记得那次卢三赖挟持你的事吗?”楚天齐问道。

    胡小刚先是一楞,接着说道:“我当然记得,一辈子忘不了,也一辈子忘不了你的救命之恩。”

    楚天齐一笑,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天从村里走的时候,我就打上井水,带走了两小瓶样品。过了几天我正好去省里,就把样品带过去化验了。很快,省里和首都水质化验部门的结果就出来了,你手里拿的两张纸就是化验报告。省化验中心的人说我们的样品是优质锌矿泉水,是非常少的一种矿泉水,比市场上常见的矿泉水要好。”

    “是吗?那一瓶还不得卖个两三块钱。”胡小刚激动的说。

    “后来,我和乡领导请示后,决定对这个矿泉水项目进行招商开发。要做招商,前提是需要做《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只有这个报告被批准了,我们才能招商。而这个报告先得县里批准,然后再报市里批准。”楚天齐刚说到这里,话被打断了。

    “那个报告是干什么用的?为什么要做?”胡小刚插话道。

    楚天齐笑了笑:“你别急,我都会告诉你的。这个报告说白了,就是说这个水有哪些有益成分,对人有什么好处。还有就是这个项目有什么优势,投资的人能不能挣到钱等等。当然,有的地方在招商之前并不做这些,待招商后才做。那样做的话,省了一些费用,如果招商不成的话也没有任何损失,如果成功的话,就是干部的政绩。而我和乡长却不是这样想的,我们不是为了要政绩,而是要实实在在把这个事做起来,让老百姓得到实惠。所以,我们必须要把这件事做成,这个报告也早晚得做。与其晚做,不如早做,早做出来,在招商的时候也就有更大的说服力。唉,只是现在这个报告在县里还没有通过。”

    “是县委吗?可以找俊飞他大伯呀,他可是县里的大官。”胡小刚说道。

    楚天齐一楞,然后说道:“他?……不像你想的那样,县里大事都是集体决定,哪是某一个人就能定的。”说到这里,他话题一转,“我之所以一开始没有告诉你,我就是想在保密的情况下,把前边的手续都办利索了。现在你既然知道了,就更要保护好那口井,而且我今天和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要向外透露。”

    “一定,我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完成这个任务。”胡小刚保证道,接着又说:“楚乡长,如果有人开发了,村民会得到什么好处?不会真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只是乡里挣钱,没老百姓什么事吧?”

    “怎么会呢?你放心,老百姓的利益一定会得到补偿,至于怎么补偿我不知道,但是一定不会让老百姓吃亏,这一点可以保证。当然了,前提是我还在乡里,还在分管这个事。”楚天齐肯定的说道,“我们会和对方提出一些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在招工时优先考虑当地村民。”

    胡小刚听到这里,“噔噔”向后退了两步,深深的向楚天齐鞠了一躬,近乎哽咽的说道:“谢谢你,也谢谢乡长,谢谢你们能为我们老百姓着想。”

    楚天齐被胡小刚的举动给弄楞了,听他说完,才明白了他的心意,心中暗道:村干部都会做样子了。于是,拍着胡小刚的肩膀说道:“胡主任,不必这样,这都是我们该做的。”

    看到楚天齐的神情,胡小刚又说道:“楚乡长,你可能认为我是胡意讨好你才这么说的吧?我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话。我是因为有切身感受,才这么说的。上次,你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尤其是干部更不易做到。现在你又这么替我们着想,我更是从内心替我和村里百姓感激你。像你这样的领导太少了,如果我小姑要是能遇到你这样的好领导,也不至于改名,她肯定现在也转正,能领工资了。我小姑就是冯俊飞他妈,她爸和我爷爷是亲哥们。”

    “哦?她可以找冯俊飞她大伯呀,那些年的民办教师不是都转正了吗?”楚天齐问道。

    胡小刚叹了口气说道:“哎,我小姑这人呀,就那样。一开始她还找过,等到冯俊飞的大伯到教育局后,她就不找了,也不让别人去找。”说完,他忽然又问了一个问题,“那口井被开发的话,村民是不是都得喝另一口井的水,村民会不会闹腾呀?”

    “这个问题,我也有考虑。上次省里那批专家来过,他们说……”楚天齐刚说到这里,一个人进了屋,他止住了自己的话头。

    进来的人,楚天齐认识,正是冯俊飞的妈妈—胡小琴。

    “楚乡长,你来了?是不是打扰你和小刚谈事了?”胡小琴问道。

    楚天齐笑着道:“阿姨,你还是叫我天齐吧。我俩谈完了,正准备回呢。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到乡里找我,我一定尽力去办。”说完,他又冲着胡小刚道:“胡主任,记得我说的事。”

    “楚乡长,我记住了。”胡小刚重重的点了点头。

    楚天齐回到乡里后,一天几乎都在想这个水的事,可到最后他也没有办法,没有想出能让报告在县里通过的办法。

    ……

    夜深了,青牛峪乡书记卧室里。

    黄敬祖半靠在床头上,重新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今天他的心里非常不痛快。就在睡觉前,他接到了冯志国的电话。

    冯志国直接就问他与何氏药业合作的事,而他却一无所知,因为他今天刚从市里回来,根本就不知道这档子事,也没人向他汇报过。他是从冯志国电话中,才知道了昨天宁俊琦和楚天齐,不但陪着何氏药业的老董事长转了个遍,还签了意向合作协议。这些风光露脸的事,根本就没自己的份,这让他愤怒不已。

    冯志国在电话中,说的很严厉,甚至问他还能不能把控青牛峪的大局。这话就说的非常重了,意思就是问他能不能胜任乡书记的位置。当时黄敬祖听到此话,震惊不已,一再向冯志国做保证,说自己完全能掌控乡里局势。最后,冯志国说了一句“掌控个屁”,挂断了电话。

    黄敬祖从内心里对冯志国也不太满意,因为自从他投靠到冯志国门下后,没有得到冯志国给的一点儿好处,反而自己却没少替冯志国办事。包括打压楚天齐,很大程度上也是冯志国的授意,否则,也许他和楚天齐的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僵。

    黄敬祖现在也不指望冯志国能让自己升迁了,但又不能得罪他,毕竟在县里他还能给自己说几句公道话。否则,冯志国只要表现出拿下自己的意思,那么县委书记和县长会非常支持的,他们巴不得自己给倒出这个位置呢。

    想到宁俊琦和楚天齐现在做的事,黄敬祖就恨恨的牙根痒痒,恨他们目中无人,不拿自己这个书记当回事。这一段他们弄什么矿泉水的事,就没告诉自己,现在和何氏药业签协议了,又没告诉自己,这明显就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呀。自己平时是不常在乡里,那也应该电话汇报一声,毕竟自己是乡党委书记,是乡里真正的一把手。

    乡里能上项目的话,对老百姓、对乡干部都是好事,对自己这个书记也是好事,黄敬祖从内心并不反对。可你们也不能把政绩全抱在怀里,怎么也得让给自己这个书记一份吧。

    黄敬祖也想到了给他们来硬的,可是宁俊琦是省里下来的,究竟有什么根子,自己还不清楚。但肯定比自己根硬,所以自己不能和她硬来。

    如果和楚天齐来硬的话,现在也得慎重了,以前自己可是吃过亏的。而且好多事他还和宁俊琦搅在一起,又有书记、县长的支持。前几次敲打楚天齐的事,书记、县长肯定会知道,一定会对自己非常不满。以前冯志国还明确表示会支持自己,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支持自己吗?

    看来来硬的还真不行,那能有什么办法呢?黄敬祖想了半天,得出结论:暂时没有办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