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零七章 血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政府大院里,上访者已经聚集了有一百多人,好多人都在呼喊着口号。董桂英宛如演说家一样,向围观的人群和过往行人痛述着楚天齐的“恶迹”,她的身后站着两个特别显眼的人。这两人都是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壮汉,他们两人手中扯着白底黑字的条幅,条幅上的文字是用墨汁写的,内容非常醒目:严惩恶吏楚天齐。

    董桂英在演讲过程中,不时看着手表,并不断向大门口张望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焦虑。

    人群四周散落着多名警察,既有着装、配带警械的,也有穿便衣的。其中一部分警察守在政府大楼门前,以防止台阶上的人群冲击政府。还有一部分警察在政府大院门口处,正在劝阻和制止几名试图堵塞大门的上访者。还有的警察手中拿着摄像机,对着人群不停的摄录着。

    ……

    玉赤饭店四一八房间内,柔软舒适的席梦思大床*上,一名男子敞胸露怀倚靠在上面,胸口上蚕豆大小的一个黑痦子特别醒目、刺眼。

    此时,痦子男正在拨打着电话:“飞哥,怎么样?够他喝一壶了吧?”他咬牙说着。

    “嗯,还行吧。那边准备的充分吗?”话筒里传出的声音明显透着担心,“别像前几次那样弄得无功而返,甚至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放心吧,飞哥。我们家老东西串联了好多人,已经运作好了。这次一定要让‘处理品’变成垃圾,最好的结果就是永远滚出公务人员队伍。”说到解恨的地方,痦子男习惯的揉*捏着胸口的黑痦子。

    “我这边的工作也做好了,今天的常委会上,他会出招的。”飞哥的声音很沉稳,“对了, 这次找的人没问题吧?”

    “没问题,都是绕了好几个弯的事,根本查不到咱们头上。”痦子男得意的说着。此时,忽然传来敲门声,痦子男急忙说道,“飞哥,有人来了。”迅速挂断了电话。

    痦子男来到门口,透过门上猫眼看了一下,迅速拉来屋门,把外面的人拉了进来。进来的人是一个浓装艳抹的女人。

    “超哥,慢点,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都把人家弄疼了。”女人嗲嗲着道。

    “宝贝,老子受不了了。”痦子男把女人摔在床*上,疯狂的撕扯着女人的衣服,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快点,快点……”

    越着急越出状况,女人装饰腰带上的夹子夹住了衣服上的布,怎么也弄不开。痦子男更加急促的撕扯着,同时身体紧紧的压向女人,女人一边娇*喘着,一边继续努力着。

    ……

    “咣当”,正在行驶的二一二车车身一震,发出了声响。

    “楚天齐,你想害死我呀?”宁俊琦右手捂着头顶,尖叫着。

    “嘿嘿,一开始没看见那个坑,等我看见时已经晚了。”楚天齐侧过脸,呲牙说道,“还不是你让我快点开吗?”

    “那也不能拿我的命开玩笑吧。”宁俊琦不满的回敬道。

    “大小姐,不光是你的命,还有我的命呢,我肯定会珍惜的。”楚天齐回应道。

    “吱”,车子来了一个急刹车停住。原来是车熄火了。

    ……

    县委小会议室,常委会议正在进行着。

    会议是上午八点半召开的,共五项议题,现在最后一项议题正在进行,此时,墙上钟表显示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会议桌呈椭圆形,紧围着会议桌摆着十多张椅子,十一名常委悉数在座。在外围靠墙的位置,也摆放了几张椅子,是供列席会议人员用的,现在上面坐着四个人,这四人是组织部的四位副部长。

    四位副部长分别是魏龙、张副部长、牛副部长和武副部长。他们本来没有资格出席县委常委会,只是今天第五项议程的内容是关于人事调整酝酿,所以他们才有机会列席。也只是中途才列席。

    列席和出席是有很大区别的。出席是正式参加会议,有发言权和表决权。列席是以旁观者身份参加会议,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而且一般列席会议人员,只有在被主持人或者是领导点到时才会发言。

    今天四位副部长能列席县委常委会,主要是冯志国运作的结果。就在前四项议程进行完毕的时候,主持会议的赵中直宣布休会十五分钟,让大家出去方便或是抽支烟。利用这个间隙,冯志国私下向赵中直建议让组织部四位副部长参加。本来,一般时候,是不需要组织部副部长参加的,因为在名单拿到常委会上之前,已经在组织部部务会议通过了。

    也不知赵中直是怎么考虑的,竟然同意了冯志国这个看上去有些荒谬的建议。组织部就在县委楼上,所以四位副部长很快就到来了。

    几位副部长虽然以前也有列席常委会的经历,但这次却不同,这次列席的议题是直接研究人员的调配。能列席这次会议是莫大的荣耀和机会,更重要的是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以备以后*进入权力核心时不时之需。

    魏龙看着里圈座位上的这些常委们,心中是五味杂陈。县委书记赵中直是会议主持人,坐在中间突出位置。他的左边依次坐着县长艾钟强、组织部长郑义平、人武部长、纪委书记、宣传部长,右边位置依次坐着副书记冯志国、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常委副县长、县委办主任。

    魏龙不由得对郑义平坐的位置多看了几眼,这本来应该是自己的位置,没想到被鸠占鹊巢了。如果自己进入了常委会,即使资历浅一些,排名靠后点,最起码是进入了玉赤县的权力核心层了。

    再看看宣传部长和县委办主任,魏龙更是慨叹不已。自己做正科副部长时,这二位常委当时一个在当乡长,一个才是副科级的副局长。

    谁知,时光荏苒,自己几乎是在原地踏步,有的人却已经飞速进步了。魏龙不禁想到了那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心情一时低落。

    可是一转念,他又想到后面的那句“后浪风光能几时,转眼还不是一样。”顿时,心情又开朗了许多。

    第五项议题进行的比较顺利,在看似轻描淡写的氛围中已经决定了二十多人的命运。其实,在常委会开会前,一些重要岗位已经被主要领导进行了交换和平衡,达成了共识,在常委会上只不过走个形式,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剩下的岗位才被拿到会上研究,其实这些剩下的岗位有时也已经提前进行过交换、分配,也或者是依靠在会上的默契或是斗争来完成。

    “下面该哪了?”赵中直说道,“介绍一下情况。”。

    “赵书记,该研究青牛峪乡了。”郑义平看着名单回答,“按照正常编制配备来看,青牛峪乡现在缺编一名常务副乡长、一名纪委书记,另外,乡党委副书记兼人大主任常年病休,也应考虑适当调整。组织部经过对全县干部摸底、考察,拟推荐以下同志出任相关职务。他们是……”

    “对不起,因为事情紧急,我打断一下。”冯志国举手示意道。

    发言硬生生的被打断,郑义平老大的不痛快,尤其还是在县委常委会上,这不是削我郑义平的面子吗?虽说你是主管人事的副书记,但你也不能这样做啊?何况县委一把手还在座呢。

    实际上在场众人都觉得不妥,毕竟是一个正处级别的县委副书记,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赵中直皱着眉,语气不悦的问道:“冯副书记,有什么重要的事?非得这个时候说,义平部长正在介绍情况呢。”

    赵中直话中已经透出了浓浓的不满,从他称呼冯志国为“冯副书记”,而称呼郑义平为“义平部长”,就可以看出赵中直的态度。他既是在维护郑义平的面子,更是表达对冯志国的不满。“我这个县委书记在这坐着,你一个副书记有什么权力打断别人的发言?太自以为是了吧?组织原则都不懂吗?”赵中直心中想着,脸上已经布满了怒意。

    冯志国自然看出了赵中直的不满,赶忙说道:“赵书记,首先我要道歉,因为我的疏忽,差点误了大事,甚至酿成大错。在义平部长说到青牛峪时,我才记起了这件事情。”

    “哦,是吗?你倒说说看。”赵中直尽管不满意,还是允许冯志国说一说他口中的“大事”。

    为了以示郑重,冯志国站起身说道:“赵书记、艾县长,各位同事,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今天早上上班时,我在政府大院遇到了一件事情,就是有人上访。出现上访事件倒也不足为奇,可这次的上访事件却有些特殊。特殊之处就在于,促使群众上访的原因不是由于公务人员工作失误或是不作为,而是政府公务人员滥用职权,以权谋私。”

    冯志国见大家都在听着自己讲话,而且他们脸上表情各异。他又急忙换了一副口吻说道:“当然了,这只是上访者的说法,我也不能判断真伪。不过,既然群众都到县政府来上访了,那就一定是遇到过不去的坎了。尤其对我触动最大的是,上访群众的告状信竟然是用血写成的。”

    “血书?这得有多大的冤屈啊!”现场所有人都露出了错愕的神情。当然了,现在说“所有人”还未必准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