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二章 形势反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走进会议室的是三个人,赵中直直接迎上去表示了欢迎。他面向在场众人说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市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雷振海同志。”

    赵中直话音刚落,会议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走在三人最前面的雷振海向在场众人挥了挥手,算是打过招呼,因为大家是熟人,不用过多客气。其实雷振海就是原来县公安局的政委,也就是雷鹏的父亲,后来调去市局任副局长,谁知短短几个月就成了市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本来,原来的雷振海在在座常委面前只是一个下属,现在却以上级领导身份出现了,真是世事变幻莫测啊!

    赵中直又一指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高个男子说道:“这位是市纪检委监督一室主任吴铭。”

    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吴铭向在座各位挥手致意。

    “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吧?”赵中直一指后面身穿警服的方脸男子,说道:“玉赤县公安局局长俞海洋。”

    俞海洋可没敢像前面两位那样挥手致意,而是身体站的笔直,然后打立正敬礼,在座各位可都是他的上级领导。自然常委们也就不用鼓掌欢迎了。这就是官场的规矩与规则:靠地位说话。

    赵中直引领着几人走向自己的位置,站定后,赵中直向雷振海点了点头。

    雷振海上前一步说道:“今天我和市纪委的吴主任过来,是有几件事要宣布,请吴主任宣布第一件事。”说完,雷振海向旁边站了站。

    吴铭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眼现场,和他对视的人心里都不免有一丝不安,谁敢保证不会被纪委找到头上。扫视完毕,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纸说道:“念到名字的人跟我走一趟,魏龙……”

    魏龙只觉得脑袋“嗡”了一声,身子软软的靠在椅子上,他心中暗道:完了。以至于吴铭后面又读到的名字,他一个也没听清。此时,他下意识的看向会议室门口,不巧的是,那里已经有两个留着毛寸头发的陌生男人守着了。他的身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陌生人。这四个陌生人的共同点就是:黑色西服、黑皮鞋、白衬衫、藏青色领带。他只好收住准备迈出的脚步,呆呆的坐在那里。

    吴铭读完了名字,看向赵中直。

    “吴主任,魏龙就在那边,你们的人已经守在他身边了。其余的人也已经按照你在电话中的吩咐,集中到二号会议室了,可以让你们的人带走了。”赵中直面色严肃的说道。

    吴铭主任难得的露出了微笑:“谢谢你,赵书记,从给您打电话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您就把那么多的人集中到了一起,有的光从路上到这里就要半个多小时呢。”他伸出手,和赵中直握了握,“赵书记,我先走了,二号会议室那里已经先收网了。”说完,向魏龙身边走去。

    看着走向自己的吴铭主任,魏龙强自镇定的问道:“吴主任,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找我,我魏龙自认为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魏龙是咬着后槽牙说出这些话的,尽管他努力控制着,但声音还是明显发颤。

    “魏龙同志,你认识任跃祥吧?”吴铭反问道。

    任跃祥?他当然知道,那是他的亲外甥,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知道的人特少特少。难道他都说了,包括我们的关系,包括我们的交易?

    就在魏龙胡思乱想的时候,吴铭又说了:“听说你还是他仕途的贵人呢,有些事需要你去配合调查。”

    “就这些?”魏龙脱口而出。

    “哦,那你还要说些什么?”吴铭被魏龙的话逗乐了。

    “没有,没有,我随口说的,随口说的。”魏龙的话说的语无伦次,但他的心里却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因为他坚信,如果只是配合任跃祥的调查,如果侥幸任跃祥没有说他们之间的甥舅关系,那么他就可能免除牢狱之灾。至于他和任跃祥之间的利益纠葛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反正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魏龙被带走了,同时被带走的还有那些集中在二号会议室的人。

    县委小会议室里,人们都在猜测着魏龙等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被带走的,都没去注意正在向门口悄悄移动的一个人,她就是董桂英。眼看就到门口了,她猛的拉开会议室门向外冲去。可是她的脚下刚刚加力,就又收了回来,外面赫然站着一排警察。这些警察着装整齐,衣服上的两个字特别醒目:“特警”,他们的手里都端着真家伙,就是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出去了。

    当人们听到房门响动,而看过去的时候,董桂英已经退了回来。人们从半开的门缝里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心中不免惊叹:好家伙!

    “带进来。”雷振海的声音响起,就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会议室门打开,走进三名警察。当先一人正是县刑警队长雷鹏,后面两名警察中间夹着一个人。

    看到警察中间的夹着的那个人,楚天齐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那个人他太认识了,正是人称“狗二横”的苟富贵。

    同样是看到夹在警察中间的那个人,董桂英的身体却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嘴里喃喃着:“造孽呀,造孽。”

    “事情都解决了?”雷振海问道。

    雷鹏“啪”的敬了一个礼:“报告首长,任务全部执行完毕。”

    雷振海回了一个军礼,说了一声“好”,然后面向全体人员说道:“我宣布两件事。第一件事,逮捕苟富贵,董桂英一并立案侦察。苟宝贵、董桂英你们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认罪”“狗二横”的声音还是尖尖的。他又转向董桂英,“三姨,我都交待了,你也承认了吧。”

    “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董桂英抽泣着说道,“我交待,我都交待。”

    “带走”,雷振海一声令下,雷鹏等人押着“狗二横”和董桂英走出了会议室。

    “第二件事,鉴于楚天齐的事迹,市公安局决定授予楚天齐见义勇为称号。届时会邀请楚天齐同志参加全市表彰大会。”雷振海说出的话,一字不差的传到众人耳朵里,大家都懵了:为什么呀?

    雷振海没有为大家解疑答惑,和众位常委做过告别,就走了。不过他把解疑答惑的任务留给了俞海洋:“老俞,你给大家讲一下吧。”

    “好。”俞海洋答应着,和赵中直、艾钟强一起,送走了俞振海。

    众人重新回到会议室,雷鹏也被叫了进来。

    此时大家已经明白,形势反转了,原、被告位置要变换了。

    看着傻站在当场的俞海洋、雷鹏、楚天齐,赵中直说道:“来,都坐过来。”

    三人红着脸,支吾的说道:“不用了,不用了。”他们都没有坐下。笑话,我们哪能和书记、常委们坐平起平坐呢?

    赵中直看着三人拘束的样子,又注意到常委们脸上的不解,哈哈一笑:“三位大英雄,扭捏什么,都坐下,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听到赵中直说的“大英雄”三个字,众人心里的疑问更大了。

    三人见书记这么说了,只得在会议桌的另一边坐了下来,离各位常委隔着好几个空位。

    “说说吧”赵中直和蔼的说道。

    俞海洋捅了捅雷鹏示意他说。

    雷鹏点了点头,说道:“各位领导,我先说一下第一件事,为什么要逮捕苟富贵。苟富贵外号“狗二横”,是城关镇三街的混混,参与了多起违法犯罪活动,多次拘留、劳教,这次逮捕他是因为他参与了一起大案子。说起他和楚天齐的恩怨,就要从去年的那次上访说起,当时青牛峪乡的好多群众到县里上访,正好是楚天齐到县委组织部报到的日子……”

    别看雷鹏五大三粗,讲起楚天齐的事迹来既细致又鲜活。大家这才知道了“狗二横”在上访现场偷袭楚天齐,被楚天齐制住交给了警察。之后,“狗二横”煽动甘沟村二狗子殴打省城周教授,意图破坏种菜项目,结果被楚天齐成功化解。就在蔬菜准备销售的关键时刻,“狗二横”及其同伙采用威胁等手段强行买断县城几家供冰商的货源,妄图垄断青牛峪乡运菜冰块供应,给楚天齐和乡里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所幸危机被化解。多次给楚天齐搞破坏不成的“狗二横”又采取了另一招:给楚天齐泼脏水、扣屎盆子,让村民告状。

    艾钟强插话道:“听你这么一说,告状的事是无中生有的,他们就不怕暴露吗?还有,村民们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的做这件损人不利己的事呢?”艾钟强说的也代表了大家的疑问。

    雷鹏感叹了一声:“唉,‘狗二横’他们也明知道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早晚要暴露,可是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恶心楚天齐、搞臭他。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楚天齐已经被搞的声名狼籍了,他的名声、仕途就都危险了,甚至他已经无法在官场立足了。”

    “是啊,大多数人都是认可‘宁可信其有’、‘无风不起浪’这些话的。那怕有不到一成的人相信了他们的话,也是很可怕的,他们也就成功了。至于告状的人,他们都知道‘法不责众’这句话,所以他们也就没有了因为诬告而需承担责任的顾虑,有时候政府的几句教育对他们是没有威慑力的。”赵中直忍不住感叹道,说完,又转向雷鹏,“那你说说村民为什么要参与呢?”

    雷鹏感叹道:“无利不起早啊!”

    雷鹏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兴趣,都想知道:利?什么利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