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零八章 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大家期待中,冯志国从手提包中拿出了“血书”,依稀是一块白布。“血书”被折叠成巴掌大小的方块状,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被吸引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冯志国把布块放到桌上,动作轻柔的掀起一角慢慢翻开,宛若打开一件千年字画似的细心。

    此刻,会议室很静很静,仿佛掉下一根银针都足以产生震耳的声响。

    冯志国双手轻轻翻动着。

    屋子里,此起彼伏的喘息声,显得是那样的粗重。

    冯志国双手停止了翻动,布块被打开,平放在桌子上。人们伸长了脖子,尽量前探着,试图看清上面的东西。

    没有让大家耐心等待,冯志国捏住布块的两角,身子略微后撤,然后迅速把整个布块提起,贴靠在自己的胸前。

    “啊?”人们被震撼了。所有人都瞪着双眼,嘴巴张的老大,盯住了这块刺眼的曾经的白布。说它是“曾经的白布”,是因为它的上面只剩下很少的白色,大部分区域被褐红色代替,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是黑褐色。

    打开的布块大约有一米五长,一米宽的样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褐红色“冤”字,整个字占了布块的小半部分,强烈的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人们在震惊中,继续看着下面歪歪扭扭的文字:

    “楚天齐欺压良善天理不容,

    乡干部官官相护正义何在”

    静,死一般的静。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表情中读出了“震撼”、“愤怒”。

    现场众人都看着赵中直,等他的进一步指示。

    赵中直扫视了一下全场,对着艾钟强问道:“艾县长,这件事你知道吗?事情怎么样了?”

    “这件事我知道,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在会前我已经安排信访办吴主任去处理了。”艾钟强如实回答,“他电话通知乡里来领人了。”

    “哦,尽快处理,疏散群众,一定不要酿成群体事件。”

    “好的。”

    艾钟强答应一声,拿起手机出去了。

    一直在会议室外等候的书记秘书刘大智,也被赵中直叫了进来,对他进行一番安排后,刘大智出了会议室。

    艾钟强回到了会议室,会议继续进行。

    赵中直喝了一口水,说道:“冯副书记,你继续说吧。”

    冯志国有些郁闷,本来已经把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形成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氛围。结果被赵中直中间安排工作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十多分钟过去了,人们的情绪已经相对稳定了。

    面对赵中直的问话,冯志国沉吟了一下,做出一副沉痛状:“书记,没想到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竟有这样的事。同时,我也因为极其愤怒,不能准确叙述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让当事人到场做一下陈述?”

    “好,我已经让秘书去找人了。”赵中直平静说道。

    赵中直的回答,出乎冯志国的意料,他没想到今天自己的所有提议,赵中直都能同意。

    冯志国之所以让当事人到场陈述,也是临时主意。他觉得现在的氛围下讲述,效果已经大打折扣,如果让当事人自己说,肯定感情更充沛,效果更佳。

    赵中直觉得今天的冯志国有些反常,总在提出一些临时动议,肯定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又看的不太明确。

    实际上,从赵中直到玉赤县后,冯志国总是以老玉赤人自居,时不时的挑战一下书记的权威。做为外来户,而且肯定是待不了几年的赵中直,并不想和冯志国为代表的本地派关系弄的太僵,所以也就没有太计较这些事。可是,没想到冯志国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左右会议的进展,这明显就是削自己的面子。

    “与其一天天的这样迁就,不如今天就让冯志国尽情施展,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一旦抓到他的把柄,就要给他迎头痛击,以免他得寸进尺。”这是赵中直此时的心中所想。

    见赵中直竟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冯志国把刚刚自己才说过的“不能准确叙述事情”的话,抛到了脑后。他接着说道:“我做为主管人事的副书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要说责任,做为主管干部的组织部门恐怕更是难辞其疚吧?”

    正坐着想事情的郑义平,没想到冯志国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他说组织部不就是说自己吗?想到这里,郑义平先看了一下赵中直,见赵中直没有什么表示。他便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组织部做为干部管理部门,在考察、选拔、培养、任用、监管干部方面,有一整套的规章和流程,核心特点就是集体决定。你这么说组织部,就是在说我们整个部门的班子成员都没有认真履职了?更何况现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不是太武断了?”

    本来冯志国是针对郑义平的,结果郑义平利用冯志国话语中的漏洞,直接把他放到了整个组织部班子成员的对立面。在场众人听了郑义平的话,心中也是暗赞郑义平*反应机敏。

    冯志国并不受郑义平说话影响,只见他微微一笑,说道:“义平部长,不要偷换概念,我并没有说组织部班子成员都没有认真履职。比如,在某些人的使用上,组织部就有不同的声音,只不过一直没有被正确对待罢了。干脆今天就让他们表达一下,如何?”

    冯志国看似在对郑义平说话,眼睛却看向了赵中直。

    “他到底要干什么?”赵中直觉得冯志国越来越放肆了,心中不免发怒,转念一想“是疖子总会出头的,就让他尽情表演吧”。他冲着冯志国点了点头。

    得到赵中直的同意,冯志国对着魏龙说道:“小魏,你来说说吧。”

    听到冯志国点自己的名字,魏龙心中莫名的激动。在座的各位可是玉赤县权力核心层,能在这里说话,意义非同凡响,自己一定要展现实力,给领导留下深刻的印象。

    想到这里,魏龙感激的向冯志国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赵书记、艾县长、各位常委,感谢领导们给我这个发言的机会。我今天在这里……”能逮住这个机会发言,魏龙自然是要把自己好好表扬一番。

    ……

    二一二车终于打着火了,楚天齐驾驶着继续前行。

    一边开车,楚天齐一边想着事情。这次上访明显就是无中生有,肯定还是那个董桂英挑起来的,用脚趾头也能算出来。而且她肯定也是受“狗二横”的指使,从董桂英三番五次上访这件事,就可以看出,“狗二横”似乎不整倒自己就誓不罢休。可是“狗二横”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为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屡次上访,已经在全县弄的沸沸扬扬,成为了一个笑话。尤其是在青牛峪乡造成的影响更大,甚至其他没有种菜的村也有跟着起哄的苗头。

    如果任由这么弄下去,虽然这事是假的,也会被认为是真的。因为人们大部分时候都会相信“无风不起浪”这句话,自己平时也有这种潜意识。那样的话,自己就会被整臭,就会被给予严厉处分,甚至清除出公务人员队伍。即使有一天,事情水落石出了,自己也会被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还好意思在乡里待下去吗?这可能就是“狗二横”和他背后指使人的最终目的吧。

    如果现在就真*相大白的话,影响会降到最低。目前,董桂英他们只是在乡里闹腾了几次,到县里来了两回,也规模很小、影响不大。如果这次还不能还原真*相的话,造成的影响就太恶劣了。

    前几天听雷鹏说的话,好像很有信心似的,可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呢?

    难道我就该被这样埋汰?平白无故被人扣屎盆子,我冤不冤呀?我比窦娥还冤。

    楚天齐正想事,有些分神,冷不防前面又一个大坑。想绕开已经不可能,潜意识下右脚一点刹车。

    “咣当”,车子颠了几颠,晃晃悠悠的才停住。

    楚天齐还好一些,毕竟在看到大坑的一刹那,有了心里准备。宁俊琦就惨了,头直接磕在车顶上,很疼,没准起大包了。

    宁俊琦忍无可忍,大吼道:“长没长眼?技术太烂了,你想把姑奶奶害死啊?”。

    楚天齐自知理亏待,扭过头嘻笑道:“我冤枉啊,不是技术烂,是车烂路也烂”

    “无赖。你好像一点也不着急,不是故意在拖延吧?”

    “着急有什么用?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嘛!”

    “这倒好,皇上不急太监急。”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我……你才是太监。笑死我了。哈哈……”

    宁俊琦说着,忍不住给楚天齐来了一拳,可小粉拳打在楚天齐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

    楚天齐挑衅的回了一句:“再来一下。”

    “好,那就再来一下。”宁俊琦把小手攥成了一个奇怪的带尖状,招呼在了楚天齐身上。

    楚天齐回了一句“疼死了”,再次发动了车子。

    并不是楚天齐不关心上访这件事,其实他比谁都心焦,现在说笑一下也是为了调节一下郁闷的心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