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零九章 十恶不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常委会上,魏龙大谈自己的成绩,仿佛整个组织部的工作都是他做的,众常委都有些不耐烦,就连冯志国也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别扯远了,拣重点说。”

    听到冯志国的指正,魏龙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说道:“就拿楚天齐来说吧,我早就发现他的问题了。他在参加工作那天,侥幸参与处理了群众上访的事情,后来又赶上了一个蔬菜种植项目落地青牛峪乡。他便以功臣自居,平日里飞扬跋扈,目无尊长、作风不正、欺压良善。

    我举个例子,八月份的时候,楚天齐被列为科级后备干部,这本来是领导对他的提携和帮助。谁知他不知珍惜,在培训的第一天就无故失踪,部里本着“对同志负责”的精神,给了他解释的机会。在失踪一天后,楚某人现身了,当时他哪里还有公务人员的形象可言,简直就是一个邋遢不堪的乞丐,又好似一个滑稽可笑的跳梁小丑。”

    “注意你的用词。”艾钟强不满的提醒道。

    “是,是。”魏龙口中应着,继续说道:“在部务会议上,让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他为什么失踪,这其实是给他的机会,同时也是给组织部一个台阶下而已。可他呢,目空一切,当着所有部务委员的面,硬*梆梆的说了一句‘我没有请假、无故缺席培训的确有原因,而且也确实是不得以的情况下,可是我不能说。’,这叫什么话?后面他又以一个更荒唐的理由欺骗组织,还说什么‘保密’?他把全体部务委员都当成傻子了。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一派胡言。”

    说到这里,魏龙喉头动了动,干咳了几声,又继续“演讲”:“饭店录像显示,在正式培训的头一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一名穿长裙女子进入了楚天齐所在的房间。紧接着录像显示,有六名男子到了楚天齐房间外面,停留、窥探好几分钟,才离去。这明显就是争风寻仇的架势,过了一个多小时,长裙女子才离去。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什么都可能发生呀。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部里对他进行了小小的惩诫,可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利。现在竟然发生了欺压良善的事情,逼的受害者竟然用血书抗争,我,我说不下去了。”魏龙的声音竟然“哽咽”起来。

    听着魏龙的“血泪控诉”,赵中直已经渐渐明白了冯志国的用意。

    对于魏龙的陈述,冯志国是满意的,他示意“情绪失控”的魏龙先坐下,然后看向了赵中直。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意思很明显,其实就是在问赵中直“你怎么看?”

    “让他们几个也说说。”赵中直沉着脸,看向冯志国说道。

    “好的,你们几个也谈。”冯志国答应一声,看向了列席的几个人。

    几位副部长互相看了看,张副部长先开口了:“赵书记、艾县长、各位领导,要说起楚天齐这个人,对他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一开始,听说他处理上访、引进项目的事情,我对他还是很看好的,甚至还有一些欣赏。可是后来他的做法,也渐渐改变了我对他的认识。就在他失踪以后回来的时候,样子确实不敢恭维,刚才魏副部长说了一些,我再补充一下。

    他的白半袖皱皱巴巴,上面还有一些绿色的印迹;蓝色长裤上满是泥巴,左边裤腿还挽起半截;黑色皮鞋成了泥疙瘩,几乎看不出本色;蓬乱的头发上,依稀可见小的泥块。这还有一点党员干部的形象吗?乞丐、盲流、无赖、二狗油,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不要炒冷饭,有新内容吗?”冯志国打断了张副部长的话。

    张副部长嗫嚅了一句:“就,就这些,让老牛说吧。”

    牛副部长似乎早有准备,站起身向各位常委鞠了一躬:“尊敬的赵书记、艾县长、各位领导。楚天齐自诩做出了成绩,平时飞扬跋扈,作风不正。我就举几个具体事例说明一下。在青牛峪乡庆祝贷款圆满解决、成功引进蔬菜种植项目的晚宴上,楚天齐逼着常务副乡长温斌当众向他道歉,最后弄得温斌在大厅广众下,倒在地上、身上溅满了菜汤,狼狈不堪。再举一个例子,他失踪前进入他房间的人,他信誓旦旦的说是饭店的人,而玉赤饭店的答复是‘根本就没有这个人’,我看分明就是坐台小姐。”牛副部长的话,引得现场一阵哄笑。

    牛副部长轻咳了两声,继续说:“前几天,楚天齐和不明人员打架斗狠,住院后身边还是莺莺燕燕成群,这成何体统……”

    ……

    “咣当”,牛副部长正说的起劲,会议室门被推开了,一名妇女闯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气喘虚虚的书记秘书小刘。

    “赵书记他硬要……”刘秘书解释道。

    赵中直冲他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刘秘书走了出去。

    因为这名妇女的闯入,牛副部长的“演讲”被迫停止。大家都把目光投到这名妇女身上,同时猛吸了一下鼻子,因为他们都嗅到了一股酸臭味。

    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有四十多岁,身上的衣服看起来还比较新,只是现在却皱皱巴巴的,出现了几个洞,上面还有油渍。她头发凌*乱,脸上一道一道的像是哭过留下的痕迹。白*嫩的手臂上布满了亮晶晶的东西,也不知道是鼻涕还是什么。右脚的棉鞋开了口子,里面的棕色填充物翻在外面。

    众常委看到这个妇女,都露出了一丝怜悯的表情。当然“众常委”不包括冯志国,他更多的是震惊。冯志国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梳着油光水滑头发,脸上擦满厚粉的干净女人,怎么现在成了这副尊容,而且酸臭味代替了雪花膏味道。

    这名妇女就是董桂英,她在进门位置楞了楞,目光在室内扫视着。忽然,她向常委席冲去,直接从冯志国手中抢过告状信,也就是那个写着大个“冤”字的布块。

    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董桂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顶告状信,大呼道:“青天大老爷,给小民做主啊,小民冤枉啊!”

    “什么情况?”

    “这是苦主啊?”

    “现实版的杨三姐告状啊。”

    人们反应不一,但目光都不约而同的盯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看着脚下跪着的女人,赵中直心中也是一震:“怎么会这样?”

    楞了一下,赵中直伸出双手示意了一下:“起来说话,现在是新社会,在座的这些人都是人民公仆,不兴旧社会的那一套了。”

    正在啼哭的女人抬起头,看到了赵中直威严的面孔,止住了哭声。董桂英还注意到说话之人旁边的人,就是刚刚拿着告状信的人,正是早上见过的领导,此时的这个领导也在示意她站起来。

    董桂英迟疑了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就是上访的人?我让秘书请你过来,就是让你说说你遇到的事情,在座的各位都是县领导,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赵中直口气和蔼的说道。

    未曾开言,董桂英先是“哽咽”的哭了,抽泣了两下后,才说道:“各位领导,我这次来上访,不是为了我自己,也不是我自己来的。我叫董桂英,是青牛峪乡小营村村民,我自幼父母双亡,靠叔叔接济度日。叔叔待我不薄,怎耐婶娘难容,受尽了各种虐*待。在我一十八岁那年,下嫁小营村,谁料丈夫命短,我又成了寡妇一人。家中无有子女,也无正当营生,只能靠几亩薄田勉强活命。”

    董桂英在介绍自己时,是哭两声讲一句,好不悲惨,人们都在心中感叹这个女人命运不济。但也有人从她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什么,赵中直就感受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他总觉得这些话有些耳熟。

    “两年前,乡里让种植药材,到现在没有任何收成。本来引进了发财项目,不料恶吏楚天齐自私霸道,根本就不让我们这些小民……”董桂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起了楚天齐的“恶行”。

    ……

    终于看到县城轮廓了,楚天齐心中着急,脚下紧踩油门,车后瞬时卷起了无尽的烟尘。引得车里的宁俊琦不住的埋怨、数落。

    ……

    董桂英的话说完了,会议室里静了下来。如果她那声声血、字字泪的“控诉”属实的话,那楚天齐无疑就真是一个自私自利、飞扬跋扈、欺压良善的“恶吏”。再加上魏龙等几人的指控,楚天齐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罄竹难书的“大蛀虫”。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应该是,尤其那个女的说的多形象呀,如果没有切身的感受,怎么会在讲的时候伤心欲绝呢?”

    人们的心里自问自答着。

    会议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条缝,书记秘书小刘急匆匆走了进来,在赵中直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赵中直随着秘书走了出去,会议室内依旧安静着。人们都在等着书记回来,处理眼前的事情。

    不到五分钟,赵中直就回来了,他刚迈进会议室,又转身对秘书大声说:“打电话,让楚天齐直接来会议室见我。”说完,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

    赵中直在说话时好像是咬着牙,众人听出了他话中蕴含的怒意,也似乎在他的脸上发现了一抹杀机,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看来楚天齐要倒霉了,倒大霉了。”人们心中得出了自认为最正确的结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