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章 四美探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新的一天到来了,经过一番检查,显示各项指标正常。高副院长告诉他上午再输一瓶液,下午就可以出院了。楚天齐表示了感谢。

    输液还没开始,就有人来探望了,来的人是柳文丽。

    “天齐哥,谁伤的你?是不是以前我提醒你的那些人?伤在哪了?严重吗?”柳文丽的一串追问,显出无比的关心。

    楚天齐裂嘴一笑:“文丽,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呀?”

    柳文丽腼腆的笑了笑,脸红了,没有说话,却执意看了他肩头的伤。伤口用纱布包着,其实什么也看不到。

    “没什么事,你放心。我感觉伤我的人有一拨像你说的贩*集团,另一拨人就不知道了。”

    “啊?还两拨?那加上我以前听到要对付你的人,那该有多少啊。你怎么就得罪这么多人呢?”柳文丽抚着胸口,吃惊的问道,“对了,你是怎么跑的?”

    “我呀……”楚天齐支吾道,“上来就被他们砍伤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就被警察救了。”他可不能说实话,练功的事父亲不让向任何人提起。楚天齐也不愿随便说起,那样只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哦”,柳文丽疑惑的点了点头。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楚天齐问道:“你怎么来了?学校的孩子谁管呢?”

    “我爸临时给看着呢。”柳文丽把胸口的手放了下来,说道:“自从大叔住了院,我就想来,可是学校要其中考试,实在走不开。现在考完了,今天我才抽了半天时间出来。看大叔的时候,我才知道你也受伤了。”

    楚天齐现在身体恢复很好,又见到柳文丽来看自己,心情不错,就开玩笑道:“哦,原来不是专程看我的,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

    “天齐哥,你坏。”柳文丽娇羞的说道。说完,退后几步,坐到了墙角的小凳上。

    ……

    “楚天齐,你怎么了?”一个人闯了进来,直接来到床前,抓*住楚天齐的手说道,“没事吧?我快看看。”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楚天齐一时弄不明白,镇定一下后他才看清,进来的是多日不见的欧阳玉娜。

    “没事,没事。”楚天齐说着,就想挣脱她的手。他心想:旁边还有人呢,这多不好意思呀?

    欧阳玉娜没理会这些,依然抓着他的手述说着:“昨天才听说你受伤了,我就买了车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吓死我了。”

    楚天齐能感受到欧阳玉娜的紧张,现在她的手还冰凉着呢。再看她的脸上也很憔悴,显然在火车上的一夜根本就没有休息好。

    他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同时也很尴尬。比她尴尬的还大有其人,那就是坐在墙角的柳文丽,走也不是,在也不是。

    “文丽,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楚天齐为了消除尴尬,说道。

    听到楚天齐的话,欧阳玉娜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人,顿时双颊飞红,急忙松开了手。这时,轮到欧阳玉娜尴尬了。不过她不亏是记者,应变能力就是强,她上前一步,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欧阳玉娜。”

    文丽经常在村里待着,显然不太适应这种情况,握着对方的手,低低的回应道:“柳文丽。”她有些拘谨。

    欧阳玉娜很会调节气氛,很快找到了共同话题:保养皮肤。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反而把楚天齐晾在了一边,楚天齐笑着摇了摇头。

    ……

    “咯噔、咯噔”,在清脆而急促的脚步声中,一个人冲了进来:“楚弟弟,你怎么受伤了?快让我看看。”说着,她直接来到病床前,一头扑在楚天齐身上,边说边用手抚着楚天齐。

    看着突如其来的状况,柳文丽和欧阳玉娜都楞住了,同时心中疑惑不已:“什么情况?”

    和她们的疑惑不同,楚天齐更多的是尴尬,他已经看清楚了来人,正是青牛峪乡组织委员王晓英。

    “我和她还没到这份吧?尤其是我甚至排斥她的出现,她这是怎么了?是我魅力大吗?还是……”楚天齐心中暗自思量着。

    王晓英却根本就没管这些,一边在他身上磨蹭,一边还带着哭腔说着:“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我听说你受伤的消息,一下子懵了,恨不得立马就到你身边,可是三更半夜的哪有车呀。想着你在医院受罪,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心都要碎了,就这样一直盯着天花板挨到天亮。你看我熬夜熬得眼圈都是黑的,现在心还在“扑腾扑腾”跳个不停呢。不信?那我叫你看看,就在这。”王晓英一边说着,一边去抓*住楚天齐的手,往自己“心跳”的地方放去。

    “这是要干什么?”旁边的二女惊异的看着眼前一幕,双眼瞪着一动不动,这也太震撼了吧!

    “松开。”楚天齐在错愕中,终于反应过来,直接甩开了王晓英的手,同时脸色泛红还带着一丝怒色,“请你注意身份、场合。”

    “呜……”王晓英“委屈”的哭出了声:“你个没良心的,人家对你关心,你都当成了驴肝肺,还,还说什么注意身份、场合。”哭着哭着,王晓英好像“突然发现”了屋里的人,这才直起身,脸上带着一抹娇羞的红晕:“是得注意场合了,旁边还有人呢!我怎么就没看到呢?”

    柳文丽和欧阳玉娜看着这个哭哭啼啼的人,心里都是同一个结论:她是真情流露啊!

    楚天齐却是截然不同的结论:“这家伙不做演员可惜了,还好自己知道她是一个什么货色,否则还真被她蒙蔽了。”

    “这不是欧阳记者吗?这位淳朴的小妹又是谁呀?”王晓英仿佛刚才的尴尬没有发生一样,大方的伸出了手,“我是王晓英,谢谢你们来看天齐。”

    柳文丽红着脸和王晓英握了一下,仿佛刚才倒像是她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的事似的。她的心里有些酸楚,可她对楚天齐不敢有更多的想法,她知道楚天齐不属于她,她只能在心里默默注视着他,只要他过的好她就满足了。松开了王晓英的手,柳文丽心里空落落的。

    欧阳玉娜没有去握王晓英的手,她内心五味杂陈,难受不已。她可不是柳文丽的那种想法,她是给他在自己心底留着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位置的。可谁曾想,自己千里迢迢从省城赶来,却碰到了这么一幕。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刚进来的这个女人和他那么亲密,还以主人的身份自居,能没点特殊关系吗?可他怎么就和这样的女人打的火热呢?凭着欧阳玉娜敏锐的职业眼光,她看的出这个叫王晓英的女人不是一个本分的人。

    被晾在当场的王晓英抽回手不是,不抽回来也不是,就那样尴尬的站着。

    这时欧阳玉娜说话了:“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不准备认识你。”

    王晓英不愧是王晓英,脸皮不是一般的结实,她当即放下手臂,接住了欧阳玉娜的话:“谁不认识省报的欧阳大记者呀,上次你到乡里的时候正赶上我在外面培训,要不咱们早就认识了。”

    欧阳玉娜心里暗道“佩服”,佩服对方脸皮,她没有接王晓英的话,而是面向楚天齐道:“楚天齐,你最近是老花眼了还是有散光了?”

    “我,我……”楚天齐不明白为什么欧阳玉娜会问出这样的话,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楚天齐注意到,欧阳玉娜正用愤怒中夹杂着轻蔑的眼神盯着自己,就连柳文丽也一改温婉的性格,气鼓鼓的看着他。而旁边的的王晓英却用一副“委屈”到极点的神情望着自己,任谁都不会认为她的这个表情是故意做出来的,但他却认定这只是她的恶心表演。

    看着三个女人的样子,楚天齐都有要撞墙的想法:这该怎么办?想到撞墙,他的头部毫无来由的疼了一下,这时他有了主意。就见他一抱头,伏在床*上“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

    三女一看此景,暂时抛却嫌隙,急忙围拢过来问候着:“怎么啦?怎么啦?”

    ……

    就在三人忙着关心楚天齐时,宁俊琦走了进来。她一眼看到屋里的情形,以为楚天齐有了什么危险,也急忙跑了过来。

    “楚天齐,你怎么啦?我去叫医生。”宁俊琦说着,又返身向门口走去。

    听到宁俊琦说要去叫医生,楚天齐的“难受”好了很多,但还是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不用了,现在不疼了。”

    宁俊琦收住脚步走回来,当确认楚天齐确实已经不“难受”了,这才和屋里的人打招呼。

    柳文丽只是叫了一声“宁乡长”,就不再说话,倒是宁俊琦和她亲近的聊了好几句。

    王晓英很排斥宁俊琦,但也不得不打招呼,宁俊琦只是简单的给予了回应。在内心里,宁俊琦更排斥王晓英,看不上这个女人的那股轻浮样。

    宁俊琦和欧阳玉娜对视了几秒钟,几乎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欧阳玉娜”

    “宁俊琦”

    原来,她们二人认识。其实,不光是她们认识,她们家里的长辈要更熟识,只是她们不说这些,现场的其他人都不知道罢了。

    “玉娜,你怎么来了?”宁俊琦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我是来看看他。我们……认识好几年了。”欧阳玉娜给了一个很模糊的答案,但这个回答却会让人们产生很多的联想,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他们确实是在几年前认识的,只不过她一直记得那件事,而他却没放在心上罢了。

    宁俊琦略微怔了一下,说道:“哦,我还纳闷是谁能请到省报大记者呢?”宁俊琦的语气酸溜溜的。

    宁俊琦和欧阳玉娜谈的很投机,很快又把柳文丽拉过来,参与他们的话题。

    王晓英被尴尬的晾在了一边,待了一会儿实在无聊,她先走了。

    就在王晓英离开后,屋里的三女进行了一番对话,这让楚天齐哭笑不得,因为她们都是讥笑他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