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一章 对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刘秘书让楚天齐和宁俊琦在外面等候,他半推开会议室门,走了进去,来到赵中直面前,轻声道:“他到了。”

    尽管刘秘书的声音很低,但屋里的人都听到了,因为现在实在是太静了。大家已猜出了刘秘书口中的那个他是谁,纷纷向门口张望。

    “让他进来吧。”赵中直平静的说。刘秘书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片刻功夫,楚天齐走了进来,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县委小会议室。他本能的扫视了一下现场,会议室不大,布置也很普通,但他却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他知道玉赤县几乎所有的重要决定都是在这里做出的,很多人的命运都是在此间屋门一合一闭间改变的。他知道这里在座的每一位都是需要自己仰视的,这十一位人物就是玉赤县绝对的权力核心。

    他紧张,是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由权威织成的辐射网,他感受到了它的力量之大,置身其中倍感压抑。他紧张,是因为他是心情忐忑的进来的,而且他在进来的一瞬间看到了好几个熟识的人。这也间接的验证了自己的判断,自己就是来接受质疑或是批判的。

    屋里的众人也在观察着他,观察着这个充满话题的人物,观察着这个正面故事与反而传言交织的人物,观察着这个让冯副书记等人极力反感又让县委书记极为欣赏的人物。

    站在众人面前的楚天齐,有着一米八以上的个头,国字脸,三七分的头发。上身穿着半大的棕褐色羽绒服,下身着深咖色长裤,脚上是一双驼色军钩皮鞋。

    楚天齐的形象,既不像魏龙等人说的萎靡不堪,也不像有的传言说的英气逼人。他就是个子比普通人高了一点,两道剑眉比一般人浓了一些。要说穿着打扮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整个色调都比较耐脏一点,因为都接近土色嘛。也多少透着一些文艺小青年的影子。

    就在被大家审视过程中,楚天齐感受到了很多东西,有常委身上的官威给自己形成的压力,也有魏龙等人仇视的眼神中释放出的浓烈敌意,当然也有虽然不多却弥足珍贵的信任与善意。

    “楚天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认识在座的人吗?”赵中直开始问话了。

    赵中直说话时,语气不带任何感情倾向,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脸上神情亦是古井无波,看不出喜怒与好恶。

    楚天齐只感受到了他的沉稳与平静,这才是领导,就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刹时间,楚天齐心中的紧张与忐忑消失不见了。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不但惧意毫无,反而增加了无穷的豪气。

    面对着赵中直和众人等待的目光,楚天齐如实回答:“这里是县委会议室,在座各位领导应该都是县委常委吧?在座的还有组织部各位副部长,另外还有一位上访的群众。”

    楚天齐的回答不卑不亢,不啰嗦,也没有遗漏。这时,人们才注意到刚刚还“血泪控诉”的董桂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靠墙的椅子上了。

    “那你知道让你来做什么吗?”赵中直紧盯着楚天齐问道。

    “不知道,但我猜测可能是和群众上访的事有关吧。”楚天齐如实回答。

    “对了,刚才会上提到的好几件事都涉及到了你,其他的事就先不说了。”赵中直直接了当的说,“现在上访的群众都在大楼外面,当务之急是尽快疏散。群众代表董桂英就在现场,还是你和他对质一下,把事情弄清楚再说。”

    县委书记发话了,楚天齐肯定要照做。此时,已经坐下的董桂英也站了起来。楚天齐是站在进门的位置,董桂英也在靠边的位置,所以俩人离的很近,对话很方便。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楚天齐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自己的麻烦,即使她是“狗二横”的姨娘,也犯不着三番五次的到乡里、县里闹腾吧?“狗二横”和自己的过节也完全是他自找的呀。

    迎着楚天齐的目光,董桂英没有一丝畏惧,反而把胸脯挺了挺,头向后仰着,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楚天齐开口了:“你认识我吗?”

    董桂英鼻子“哼”了一声:“当然认识,你不就是乡长助理楚天齐吗?”

    “我俩有仇吗?”

    “没仇。”

    “那你为什么告我?”

    “为什么告你?我不是为我自己,是为全乡遭受你欺压的善良的广大人民群众。”

    “那你告我什么?”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告你利用手中权利,处事不公。”

    “那你具体说说。”

    “好啊,你管上农业后,乡里引进蔬菜项目,你让其他村种,就不让我们几个村子种。”

    “那为什么别的村子的人没上访?”

    “他们,他们是怕你打击报复。你的手段多着呢。”

    “哦,那你说说,我都有什么手段?”

    “什么手段?反正挺多,你不要胡搅蛮缠,转移话题。谁不知道你不让我们种菜,是怕影响你的财路。”

    “扑哧”楚天齐被董桂英给说乐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受害者现在竟被对方说成了“胡搅蛮缠”,这还真是讽刺啊。

    楚天齐没有继续感叹,而是接着问道:“你刚才的话有什么根据?”

    董桂英不屑的说:“这还用说,你自己就是柳林堡村的人,柳林堡今年种芹菜了吧?”

    “没错,柳林堡是种芹菜了,这能说明什么呢?还有六个村子也种芹菜了。当时主要是因为养猪失败,欠下了贷款,才引进‘西芹三号’种植这个项目的。”

    “你不要说那么多没用的,谁不知道光你们家今年种菜就挣了十多万。”

    “你说话要有根据。谁说我们家种菜挣了十多万?”

    “你急什么眼?再说了,谁说的我也不能跟你说,要不你又要报复人家了。”

    “你说的话就是凭空捏造,我们家种的芹菜连正常应该种的亩数都没种到,更不存在你说的挣了十多万的事。村主任和村里的人都可以证明。”

    “他们证明?他们不是被你收买,就是害怕你报复,谁敢说呀。”董桂英说到这里又转移了话题,“我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你们自己挣钱的事我就先不说了。那为什么你要说不让我们这几个村种菜呀?就许你们富的流油,我们就该饿死呀?”

    “你这又是听谁说的?我在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们种菜的话?又有谁能证明?”

    “你就是说过这样的话,要不我们能找你吗?想让我说出证明人?没门。我怕你报复证明人呢。”

    众人看着唇枪舌剑的二人,感觉特别像说相声的样子,而且是子母哏的那种,分不清捧哏和逗哏。

    董桂英总是以受害人的口吻说话,而且一到需要证据的时候,就说担心楚天齐报复而不说。尽管楚天齐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现在也是正二八经的副科级乡干部,可在对质过程中却没占到便宜。而董桂英也因为没有提供过硬的证据,而缺乏说服力。

    ……

    玉赤饭店四一八房间内,痦子男又一次组织了冲锋,结果还是没有成功,他颓废的翻身下来,引得旁边女人的一顿数落:“超哥,这是怎么了?一开始看你猴急的样,以为你今天要把我吃了呢,谁知道这么差劲。你什么都没做成,反倒把我撩拨的难受,你这不是要害死人吗?”

    “你以为我愿意呀?我今天专门吃了朋友从泰国带回的大*丸,他们都说吃了它可以大战几个小时,谁知,到我身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呢?”痞子男的话充满了无奈与尴尬。

    “你是不是男人呀?我就要,就要。”女人嗲嗲的说着,手又向痞子男的小**伸去。

    “滚开”,男人最怕说“不是男人”,更何况是被女人说,痞子男也不例外。他一把打开女人的手,大吼道:“你管老子是不是男人,你吃老子的,用老子的,现在还编排老子。你嫌老子,就给老子滚。”

    “你,你拿我撒什么气?平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现在力不从心了就嫌弃老娘。老娘还不侍候你了呢。有能耐谁惹你你去找谁呀?”女人一改嗲嗲的声音,大吼着说完这些话,顾不得收拾不整的衣衫,气咻咻的摔门走了。

    看着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自己,痞子男才觉得女人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是呀,谁惹我我找谁。那就应该找“处理品”,谁让他总是跟老子做对,还让老子总是不能做一个“正常男人”。

    现在也不知道进展到什么程度?痞子男就想打电话问问。就在他拿出手机的一刻,他又停住了拨打号码,心里暗道:不对呀,今天一次也没快活成,真他妈不吉利,不会出什么差错吧?我还是避一避吧。想到这里,痦子男胡乱穿好衣服,从手包里拿出墨镜戴上,匆匆出了房间。

    ……

    会议室里,楚、董对质还在进行着,一直呈现出焦灼状态,分不出个胜负输赢。

    忽然,会议室门被推开,几个人走了进来。

    看到进来的人,赵中直急忙站起身迎过去。同时,对着现场所有的人说:“对质就要有结果了,裁判已经来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