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八章 父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拿起内线电话听筒,说道:“你好……乡长……好的,我马上过去。”说完,放下电话,急忙向外走去。

    身后传来王晓英讨厌的声音:“哼,果然是小妖精找,看把他急的……”

    ……

    乡长办公室。

    看到进来的楚天齐,宁俊琦有些好奇地问:“你怎么啦?”

    “没怎么?”

    “那为什么脸上表情怪怪的。”

    “碰见疯狗了。”

    “你……你骂谁?”宁俊琦用手指着楚天齐,愤怒的说道。

    看着宁俊琦这个样子,他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她误解了自己的话,于是赶忙赔着笑脸说道:“乡,乡长,我是说我在来你这里之前碰见疯狗了,没说你是……”楚天齐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还差不多。”宁俊琦面色一缓,随即想到他差点说出的“疯狗”两字,娇嗔道:“讨厌死了。”

    楚天齐看到宁俊琦小女孩的样子,心里就是无来由的一动。自己受伤出院那几天,宁俊琦总是对自己不冷不淡。前几天,自己“沉冤昭雪”后,宁俊琦心情特好,让自己陪着逛了半天街,那天吃饭时还戏弄了自己。可是,等到回到乡里后又是那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今天终于又看到了她可爱的样子,他不由得盯住她看了起来。

    宁俊琦也发现了他的异样,脸上一红,轻咳了两声,楚天齐才收回了目光。

    “楚助理,今天叫你来呢?有两件事,一件事就是公安局通知,大后天下午市里要举行庆祝大会,主要就是表彰在这次打击*品犯罪活动中做出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你因为协助破案有功,也在被邀请之列。你需要后天下午赶到县里,和公安局同志汇合,大后天一早赶到市里。”

    “好的,我记住了。”楚天齐点头说道。

    等楚天齐说完后,宁俊琦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眼睛紧盯着楚天齐。楚天齐被看的有些不自然,就咳嗽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听说了什么没有?”宁俊琦说话了,“就是最近传得很凶的传言。”

    见宁俊琦说话时神情严肃,楚天齐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听说了一些,一个就是关于常委会的传言,还有就是关于艾县长的传言。”

    宁俊琦见楚天齐停止了说话,她没有接话,而是看着他,好像在等他继续说。只到过了几十秒,她才说道:“没有了吗?”

    楚天齐摇了摇头:“没有了。”

    “哈哈,你很狡猾。”宁俊琦用手点指着楚天齐,说道,“就没听说关于你的传言?”

    楚天齐又摇了摇头,他总不能把让自己当乡长的传言说出来吧。

    “你不说算了。”宁俊琦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了另一个事情:“明天上午十点,组织部领导要到乡里宣布事情,到时你要参加。”

    “哦”,楚天齐应了一声,又忍不住问道:“是什么事?”

    听到楚天齐的问话,宁俊琦似真似假的说道:“你不会真以为是让你当乡长吧?”

    楚天齐赶忙头摇的拨浪鼓似的:“你可别吓唬我,打死我也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算你有自知之明。”宁俊琦“扑哧”一笑说道,紧接着又问道:“大叔情况怎么样了?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听到问父亲的事,楚天齐神情黯然的说:“还那样,不见好转,也不见加重。谢谢你!乡长。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有需要再麻烦你。”

    “好吧。对了,你等等。”宁俊琦说完,站起身进了里屋。

    她出来后,手里提着一个纸箱,说道:“快接过去”。

    楚天齐上前一步,接了过来。

    “给大叔用的,这是一款按摩仪,有说明书。是我朋友今天刚给寄到的。”宁俊琦又坐在了椅子上,说道。

    “乡长,这,这怎么好意思,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忙了。”楚天齐急忙推辞道。

    宁俊琦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这是给大叔的,又不是给你的。当然了,你以后少给我惹事就行了。”

    “那多少钱?”楚天齐继续推辞着。

    “领导的话你也敢不听了?这还没怎么着呢,尾巴就翘上天了。”宁俊琦一副领导的口吻说道,“别废话了,今天回家看看吧,要不又得好几天才能见到大叔了。”

    “乡长,这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宁俊琦无来由的脸一红:“行了,别麻烦了,你也不用感激涕淋了,走吧。”

    楚天齐没有再客气,出了乡长办公室。

    看到楚天齐走了出去,宁俊琦轻轻的骂了一句“真不害臊”,因为就在刚才楚天齐说到“我怎么感谢你”时,她想到了楚天齐曾经说过的“以身相许”的玩笑话。

    ……

    楚天齐提着按摩仪,边走边想,宁乡长这个女孩很细心,对我也很不错。想到这里,他在心里自嘲道:“不要胡思乱想了,这只是领导对下属的正常关心而已,就好比黄书记给自己配电脑的性质一样,主要还是为了鼓励自己好好工作。当然了,一个是用公款,一个是用私人款项罢了。”

    “楚助理,这是要去哪?”

    正在低头想事的楚天齐抬头一看,要主任正从迎面走来。

    “哦,我回办公室。”

    说完,两人擦肩而过。

    忽然,要主任扭回头说道:“楚助理,您回家吗?一会儿,我和司机小孟要去下乡,正好经过你们村。”

    楚天齐就是一楞:难道要主任有特异功能,竟然知道自己要回家。不过楚天齐马上就释怀了:这只不过是巧合而已,只是这却也是要主任的一种明显示好。要在以前,要主任是绝不会这么做的。

    “那太好了,我正准备回家,谢谢了。”楚天齐回道。

    “好,您等着吧,那咱们一会就走。”要主任说完,快步向前走去。

    ……

    楚天齐是将近中午的时候到的家。要主任和小孟进屋看过楚玉良后,没有留下来吃饭就走了。临走时,要主任故意等小孟先出了院子,然后硬是塞给了楚天齐一百元钱,说是给大叔买补品的。不待楚天齐推辞,要主任已经跑出去了。

    母亲和姐姐都在家,虽然已经中午了,却没有做饭。因为每年一到冬天农闲的季节都吃两顿饭。

    楚天齐洗过手后,就去给父亲按摩小*腿。

    父亲楚玉良头上的纱布和网罩已经取掉,伤口处有一条很不明显的疤痕,头发茬子大约有半寸长了。父亲的脸很清瘦,颧骨明显隆*起,下巴和鬓角处一片青色,看来是刚刚刮过胡子。

    虽然楚玉良已经卧床一个多月了,而且生活不能自理。但因为经常被翻身、擦洗,身上没有褥疮,也闻不到什么味道。

    楚天齐知道,在护理父亲的整个过程中,姐姐楚礼娟付出的辛苦最多。于是,真诚的说道:“姐,辛苦你了。”

    “说什么呢?就好像我不是家里人似的。”楚礼娟埋怨着弟弟,然后去外屋干活去了。

    姐姐无意的一句话,又挑动了楚天齐的神经,让他不禁唏嘘不已。

    ……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楚天齐见弟弟还没回来,就问道:“妈,这么冷的天,礼瑞还在山上住?”

    “不在了,他在前天出门了,说是到郊县去请教果树的事去了。”母亲尤春梅回答了楚天齐的疑问。

    妞妞回来了,大家开始吃饭。在吃饭的时候,楚天齐说起了要到市里参加表彰会的事情。母亲和姐姐都很高兴,妞妞更是自豪的拍着手说“舅舅是大英雄”。

    母亲忽然忧心忡忡的说道:“妈不盼你们当什么英雄,只盼你们平平安安的。”

    楚天齐当然理解母亲对子女的一片心。

    ……

    晚上,楚天齐和父亲睡在了西屋,母亲和姐姐、妞妞去了东屋。

    楚天齐又给父亲翻了翻身,撤换出了父亲身下尿湿的布垫子。虽然看着很简单,楚天齐却也费了好大的劲才做完,不知道平时姐姐一个弱女子是怎么做的?可能是姐姐做的熟练了,方法更对头吧。

    因为父亲昏迷不醒,姐姐楚礼娟已经成了半个护士。她每天都要分三次给父亲输一些医院开出的营养液,多次给父亲翻身,多频率的进行按摩,母亲在旁边进行一些辅助工作。

    因为父亲受伤,全家人都憔悴了很多。父亲本来是一米八的个头,受伤前体重有一百七十斤,现在却瘦成了皮包骨,估计连一百二十斤也没有了。母亲瘦的几乎脱了相。而姐姐也是眼窝深陷,面色腊黄。弟弟自从上次献血后,脸色一直有些不正常。要说身体好一点的,就数楚天齐了。

    父亲依然静静的“沉睡”着,看不到明显复苏的迹象。父亲体温较正常体温略低一点,但相对稳定。他每天都要通过输液管补充营养液,营养液还能一滴滴的流入血管,尽管很慢很慢。他每天都要排尿很多次,在医院时是用大块的尿不湿解决。长期使用尿不湿,成本也很高。出院后,只好给他身下垫上布片,布片下面再垫上一层塑料布。姐姐随时用干的布块和塑料布进行替换,因此,院里的晾衣绳上每天都会挂着尿布和塑料布。

    给父亲翻完身后,楚天齐抽了一支烟,然后躺在热炕上。身底下暖乎乎的,只是胳膊一伸出来,屋里却有些冷,楚天齐是穿着秋衣躺下的。

    此时,东屋电视机里传出电视剧主题曲的歌声: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等我长大后……”

    听着熟悉的旋律,楚天齐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小时候的场景,眼中瞬时布满水雾,紧接着断线的水珠滚落脸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