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七章 传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卸掉包袱的楚天齐,心里一下子敞亮了。现在,再也不用想着应对董桂英等人上访,也不用惦记“无故失踪”的事,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之所以说是“几乎全部”,是因为他还要分散一些精力惦记着父亲的病以及常文的情况,当然他知道这些也不是着急的事,只能慢慢来了。

    回到乡里后的几天里,楚天齐集中把农业和教育工作又梳理了一下。他觉得有几件事需要抓紧去办和跟进。

    上报到县政府的关于校舍的方案还没有着落,电话问了几次,还是没有进展。即使县里以后有了批复,又能批复多少?其余的大部分还是需要从其他渠道筹集,怎么筹集还是需要提前做出更详尽方案的。

    几个村种植的当归药材,明年也该成材了,可是销售的渠道还没有着落。当年让村民种植时,乡里对于药材的销售可是大包大揽的,不光应承了包销,而且就连销售价格和利润都做了承诺。虽然当时乡里的做法非常欠考虑,但承诺的事就要去落实,当然,至于价格的事现在还说不准,不过也要尽力去争取。再退一步讲,即使当初乡里没有承诺,现在面对村民的困难,乡里也是有义务去帮着解决的,因为这本身就是乡里的职责所在。

    七个村的蔬菜种植虽然取得了成功,可是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必须在来年解决。首要的问题就是建冷库,可是钱从哪来?怎么管理?这都是需要考虑和运作的。对于种植户的统一管理如何来做?靠什么人或什么机构来做?蔬菜的商标和有机认证怎么去做?这些都需要拿出方案了。

    另外,就光靠蔬菜种植的话,农民增收毕竟是有数的。而且据传言,明年有的乡镇也要种植蔬菜了,市场需求情况和前景怎么样也需要调查。那么,还能为乡里引进其它什么致富项目呢?

    以上这些问题,楚天齐都想过,也拿出过好多方案。但现在来看,很多方案还需要改进,而且更需要着手推进和实施。当然除了这些事,还有很多零零总总的问题需要解决。

    这一阶段尽是被这样那样的破事牵扯精力,无形当中对于自己的正事反而关注少了,现在看来积压的工作还是很多的,而且有些还是很棘手的。

    让楚天齐庆幸的是,现在有了电脑,储存、整理、查询、修改资料要方便的多,而且也节约时间,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就因为电脑的事,也让有些人眼红,明里暗里多颇有微词,但这不是楚天齐考虑的事,反正我这是乡领导给配备的,也不是我自己要的。

    ……

    关于楚天齐恢复名誉的“通告”,在常委会后的当天,组织部就电传全县各科局和乡镇了。经过一周的时间,全县都传播开了,尤其是老百姓也几乎都知道了。因为通告里不光有楚天齐多么英勇无畏、无私奉献的表述,更有协助破获特大贩*集团的说明。毒*品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充满了神秘,也离得很遥远,因此对于此类信息更加感兴趣和有刺激感。

    一下子,楚天齐这个小伙子被罩上了众多的光环,当然大多数的光环都是在人们口口相传中,被有意或无意赋予的,有些纯粹是被“演义”的。一时间,楚天齐成了人们心目中顶天立地、勇斗黑恶的代名词。当然也有人持怀疑态度,怀疑是否确有其事,或是言过其实。

    ……

    同时,有几件事在全县的党政事业单位,甚至在民间传播开来。

    第一件事是关于常委会上,赵中直、冯志国“斗法”的传言。传言说,冯志国本来想利用楚天齐的事把赵中直斗倒,而且冯志国已经联系了强大的支援团队,在常委会上对赵中直发起了进攻。一开始赵中直毫无还手之力,节节败退。

    在关键时刻,忽然有人倒戈,尤其是上面来人支持了赵中直。结果,冯志国被赵中直打得丢盔弃甲,好不狼狈。现在大部分人都说冯志国被打的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了。也有人不以为然:“外地佬怎能斗过坐地户?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赵中直只是一个临时交流过来的外地人呢。”

    越是这样扑簌迷离、不易直接求证的事,反而越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而进行关注。

    第二件事是关于艾钟强的传言。传言说,艾钟强的秘书任跃祥涉嫌贩买*品被逮捕,艾钟强也涉案其中,现在正被组织调查。还有一个说法是秘书受贿,艾钟强也难以自保。当然更有意思的传言是,说秘书是代替县长受过。反正,不管是按照哪种传言情况看,人们认定艾钟强是要倒霉了。

    第三件事是关于楚天齐的,有说县里要让他当乡长的,也有说让他当常务副乡长的,更有离谱的说让他当乡书记或是县里局长的。总之,说楚天齐要升官了,因为他立功了,更主要的是因为他是县委书记的人。

    上面的这些传言,楚天齐也有所耳闻。因为对于其中的有些事情,他确实知道一些,所以也就没有像有些人那样盲目的去肯定或否定。

    关于自己的传言,他倒认为真是传言。才到乡里上班不到一年,怎么会提拔?还什么乡长、常务副乡长的,开什么国际玩笑?当然了,他心中也有一点点期盼,期盼万里有个一,谁不想进步呢?至于乡长、常务副乡长的职务,他可是连想都没敢想,人要有自知自明,如果上班不到一年的话,就提拔个一级半级的,那也太神奇了。

    ……

    在楚天齐面前,对传言说的最邪乎的就数王晓英了。

    早上刚一上班,王晓英就进了楚天齐的办公室。一看王晓英又没敲门,而是直接闯进来,楚天齐很不高兴,心里暗骂:没眼色。王晓英见楚天齐面色严肃,破天荒的退出去,重新敲了门,得到允许后才又进来。

    “楚弟弟,不,楚乡长,这还没任命呢,谱就摆上了。这要是真当了乡长,是不是还不让老姐进来了?”王晓英嘻笑的走向楚天齐,忽然叹了一口气,脸上也迅速换上了悲戚的表情,“唉,要真是那样的话,老姐可就伤心死了,枉费对你的一片心了。你不会那样的,对不对,楚弟弟。”

    楚天齐听王晓英越说越不着调,就用喝斥的语气说道:“瞎说什么?”

    王晓英脸上立刻“阴转晴”,站在楚天齐身侧,身子向下伏了伏,嘻皮笑脸的说道:“我知道楚弟弟就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再怎么说老姐对你的关心是没人能比的。”说着,还用身子碰了一下楚天齐的肩膀。

    鼻子里充斥着浓烈的香水味,听着大言不惭的说辞,再被她用身体“挑逗”,楚天齐的怒火腾的就上来了:“请放尊重点,注意你的言行。”

    此时,楚天齐是侧身微抬起头对王晓英说话的,而王晓英就低着头迎着他愤怒的脸,这种姿势极易让旁人产生联想。楚天齐用身体慌忙把椅子向后移动,然后“腾”的站了起来。

    “你有事说事,没事就请回吧。”楚天齐因为气愤,紧锁着眉头说道,“还有,你不要拿起什么话都说,以后在工作中,我称呼你王委员,你也称呼我楚助理。”

    王晓英一开始被楚天齐的突然站起,弄得一楞,等着听到他说的话,反而露出了微笑,故意用装嫩的声音说道:“嗯,我明白了,工作上称呼职务,生活中那就可以随便称呼了吧?”说完,还故意的嘟起嘴巴卖萌。

    楚天齐只觉得恶心,没想到她竟然揣着明白装糊涂,利用自己话语中的漏洞,说什么“工作上称呼职务,生活中随便称呼”。更恶心的是她嘟起的肥厚嘴唇。

    “你,你给我……请回吧。”楚天齐就差说出“你给我滚”了。

    王晓英见楚天齐满脸怒气,用手指着门口,知道他是真生气了,迟疑了一下,就向外走去。

    楚天齐心中就是一松。

    谁知,王晓英快到门口时,忽然停下来悠悠一叹:“哎,虽然你那么无情,我却还是为你的事操心。”

    看着她的表情,任谁也会相信她说出的话是发着内心的,可是楚天齐却坚定的认为这是她发自内心的假话,他也就懒的接她的话。

    王晓英又走了回来,坐到了楚天齐对面的椅子上,说道:“这几天传的事,你都听说了吧。对了,赵书记和冯书记是不是在会上‘开战’了?听说你也在场?”

    虽然楚天齐没有理会她,但她自己却说起个没完:“据说,赵书记和冯书记结怨不是现在才开始的,其实他们早就认识……”

    楚天齐被她喋喋不休的说辞,弄得根本就没法工作,只是机械的看着电脑屏幕,好不容易她停下了话头。谁曾想,她又说道:“艾县长……”艾钟强的事又被她给融入了新的元素,竟然还说是什么男女关系。

    实在是没法忍受了,楚天齐耐着性子说:“王委员,请你回去吧,我要工作了。”

    “不忙,我一会就走。”王晓英根本就不识趣,而且还故做神秘的说:“你要升职了,不是乡长就是常务。我看还不如直接让你当乡长得了,你可比那个女人强多了,那就是一个花瓶。”

    “不许胡说。”楚天齐打断了王晓英的话,他既不愿王晓英谈论自己所谓的“升职”,更不想听到她对宁俊琦这样的评价。他对宁俊琦的能力是认可的,而且他也在不知不觉中维护着她。

    “哎哟,心疼啦?”王晓英故意酸溜溜的说,“不是你也喜欢她吧?有什么好的,不就仗着小几岁嘛!谁知道她乡长的职务是靠什么得来的。”

    楚天齐忍无可忍,站起身,“啪”的一拍桌子,用手指着王晓英,正要喝斥,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