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零四章 温斌调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上午刚上班,就接到党政办电话,要求九点到会议室开会。楚天齐一看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赶忙把手头的一份资料弄完,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经到了很多人,这次是全体人员都参加。在会议没有正式开始前,人们开始小范围的打听会议的内容,或者是聊天逗趣。

    副科级以上的人,只有楚天齐到了,屋里的其他人聊的火热,而只有他这个“领导”被晾在那里,顶多有人叫一声“楚助理”,或点头示意一下。

    不大一会儿,刘文韬来了,直接坐到楚天齐的旁边。关于开会的内容,两人也都不清楚。随着陆陆续续的人到来,屋里聊天的声音越来越小,但还是叽叽喳喳的不消停。

    楚天齐一看时间九点了,书记、乡长还没有到,常务副乡长温斌也没有来,虽然心里有点纳闷,可谁也没有去问。

    会议室外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楚天齐抬头向外看去,心情一下子不好起来,他看到了两个不想见到的人:魏龙和冯俊飞。

    魏龙曾经不止一次找自己的茬,并且不遗余力暗中下绊,尤其是上次魏龙更是挑明了要收拾自己,所以楚天齐直接把魏龙就划到了敌对的阵营。他非常不想见到他,一见到魏龙的时候,他就觉得像吞进苍蝇一样的恶心。

    冯俊飞虽然没有和自己发生正面冲突,但有数的几次见面,却总是对自己冷嘲热讽,而且冯俊飞还是当年强占师范指标的“嫌疑人”。楚天齐总感觉自己遇到的几件窝心事中有冯俊飞参与的影子,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但他总觉得冯俊飞能做出那样的事。

    不容多想,魏龙等人已经到了会议室门口,在他旁边相陪的黄敬祖、宁俊琦相继鼓起了掌,顿时,会议室内外,掌声响成一片。大家发现在魏龙身侧还有一个鼓掌相陪的人——温斌。

    魏龙有派头的挥手致意,走进了会议室,其他陪同的人也依次进来。

    魏龙自然是坐在了主席台最中间的位置,紧挨他的两侧坐着黄敬祖和冯俊飞,两侧最边上的位置坐着宁俊琦和温斌。

    众位坐定后,掌声停了下来。

    一看主席台上这个架势,大家都预感到,今天的事应该是和温斌有关系,要不也不能让他坐到上面去。

    “同志们,魏副部长和冯科长来看望大家了,大家欢迎。下面,请魏副部长讲话。”黄敬祖说着话,已经带头鼓起了掌,于是,掌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魏龙倒也没有客气,直接讲起了老本行:关于干部的发现、培养、考察、作用等内容。

    黄敬祖今天称呼魏龙时,在部长前面加了一个“副”字,这和平时直接称呼“魏部长”有一点儿区别,这就是学问。在官场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则,那就是在称呼一个上级副职时,往往不把“副”字带出,只称呼“某部长”或“某局长”等。但在同一部门的正、副职都在场,或者是比较正式的场合时,却必须要严格按照职务去称呼。否则,就会无形中让一把手对称呼者和被称呼者心生芥蒂。

    按照平时的规则,今天黄敬祖本来是可以称呼魏龙为“魏部长”的,但是他旁边坐着的冯俊飞却不仅仅是魏龙的下属,他还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的侄儿,是比亲儿子还亲的侄儿。黄敬祖可不想让冯俊飞在冯副书记面前说自己“不成熟”,甚至为了讨好,还故意把冯俊飞和魏龙并列说出,并且还把科长前面的“副”字给省略了。

    冯俊飞也自恃自己特殊身份,于是,当仁不让的坐在了本应是宁俊琦的位置。不过做为县委组织部综合干部科主持工作的副科长,在乡干部面前也算上级领导,所以,坐在今天的位置倒也没有什么不妥。尤其冯俊飞自从让人提醒魏龙后,魏龙也很识趣,在冯俊飞面前也不再以领导自居。

    “人在官场混,就得比谁的胳膊粗,比谁的根子硬,这就是实力。”冯俊飞如是想着,同时还在形体和表情上摆出了领导的气势。

    能够和领导在主席台就坐的温斌,没有拿出应该意气风发的状态,反而还多少有些萎靡不振,这让参会的人有些费解,不过很快就有了答案。

    魏龙的长篇大论已经接近尾声:“……同志们,我们这次到乡里来,主要的任务就是宣布一项人事任命。下面请县委组织部综合干部科主持工作的冯科长宣布。”

    冯俊飞心里很美的想:“哈哈,老魏很会介绍我嘛!把该说的‘主持工作’说了,把不该说的‘副’字省了,看来还是很有眼色的嘛!”冯俊飞找到了那种“官大一级”的感觉,更加暗暗发誓:不惜任何手段,一定要拼命的往上爬。

    “咳,咳”,冯俊飞清了清嗓子,宣读起来:“任命决定。兹任命温斌同志为**玉赤县委党史办公室副主任。”

    “嗡”的一声,大家都很疑惑,不由得发出了声音,以致于根本没人认真听冯俊飞后面说到的“**玉赤县委组织部”和“年月日”。

    党史办?那是个清水衙门,党史办副主任和常务副乡长比起来,可是差了很大一截了。看今天一开始的架势,还以为温斌要高升了,没想到却是被发配了。人们心中都是疑惑不解。

    接下来是黄敬祖代表党委,对温斌的工作进行了“客观”的评价,当然都是一番溢美之词了。

    最后是温斌发表离职感言:“尊敬的魏副部长、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我从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青牛峪乡政府上班,从办事员到股长、副乡长,一直到现在常务副乡长,整整二十年了。我对这片生我养老的土地,对青牛峪乡的人民,乃至一草一木都充满了感情。在这里工作的这些年,承蒙各级领导的关怀、帮助,也有赖于同志们的支持和配合,干了一些工作。”

    温斌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低沉:“在工作中,我尽力尽力,自认也兢兢业业。但还是在工作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总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在这里想请领导和同志们多包涵。这次,根据组织安排,我要离开这里了,在离开前,我向各位兄弟姐妹说一声: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温斌的人虽然离开这里了,但温斌的心却依然牵挂着这里。”当说到后面几句时,温斌的嗓音有些沙哑,甚至眼角也出现了潮*湿。

    温斌略微停顿了一会儿,待情绪稳定了,才提高了嗓音说到:“这次工作调整,既是我整个人生中一个阶段的结束,也是我另一段人生的开始。我这里要说的是:我温斌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好样的,我绝不是一个孬种。”

    温斌的临别感言说完了,但人们总感觉怪怪的,但究竟怪在那里,每个人的理解又不尽相同。

    黄敬祖在征询魏龙的意见后,宣布散会。

    魏龙谢绝了黄敬祖中午共同用餐的建议,推说部里有事,谢绝了盛情。温斌也被要求同去党史办报到。大家自然又是和温斌一番客套,仿佛以往的恩恩怨怨都一笔勾销了。

    因为没有明确新的常务副乡长,温斌只能将工作暂时交给乡长宁俊琦,交接工作很快就进行完毕了。

    在交接期间,魏龙和冯俊飞被邀请到黄敬祖办公室休息。

    乡里其他人员有的回到办公室,有的小范围聚在一起,谈论着他们感兴趣的事。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魏龙一行要出发了,副科以上乡干部来到院里送行。魏龙只和书记、乡长握了手,然后举起右手挥了挥,算是告别。这样也好,至少避免了魏龙和楚天齐握手的尴尬或是造成新的不快。

    反而是冯俊飞与送行的人都握了个遍,在与楚天齐握别时,还使劲的摇了摇,才松开。

    温斌搞的更是煽情,不光是握手,还采用了西方的告别礼节——拥抱。在轮到楚天齐时,温斌好像不愿厚此薄彼似的,直接给楚天齐来了个熊抱。这让楚天齐很不适应,本身这种礼节就容易让人尴尬,更何况是彼此心生介蒂的人。

    “你如愿了?这事还没完。”这是温斌和楚天齐拥抱结束,分开时说的话。

    楚天齐不知道温斌此话的涵义,直到很久以后才弄明白,原来他又高估了楚天齐的能量,把导致他这次黯然离去的帐记在了楚天齐头上。

    ……

    直到视线中彻底没了青牛峪的影子,温斌才收回不舍的目光,坐正了身子。他对青牛峪乡确实有感情,毕竟是待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可他现在的不舍更多的是不甘心。是啊,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是温斌从来没想过的,而且来的是那样的突然。

    魏龙拍了一下温斌的后背:“小温,不好受吧?”

    “是啊,有感情了。”温斌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我要感谢魏部长在这种情况下还来给我捧场。”

    “振作起来。”魏龙看了看冯俊飞,又对温斌说道,“冯书记特别嘱咐我,要让你放下负担,调整心态。他还说‘不会让做工作的同志寒心的’。”

    “谢谢……”温斌的声音已经近乎哽咽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