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章 扑簌迷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赵中直坐在座位上,目光从众人身上慢慢扫过,最后停在了冯志国脸上。

    二人离的很近,冯志国被盯的很不自在。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不就是因为你的人被揭了老底,你失了面子吗?那你也不能和我过不去吧?谁让你青睐有加的‘青年才俊’不争气呢?再说了,要不是你横插一杠子的话,县委书记十有**是我的,要不让你吃点亏,你还以为我这个‘地头蛇’是毛毛虫呢。”想到这些,冯志国不但没有避开,反而迎着赵中直的目光,对视起来。

    “好啊,好啊!”赵中直暗叫两个“好啊”,已经完全明白了冯志国一系列反常背后的目的所在。他是在以楚天齐为突破口,来挑战自己的权威。他今天让组织部的几位副部长参会,就是要形成强大的舆论攻势,而且这个女人到常委会现场,是不是也是他整个计划的一部分呢?那就来吧,看看还有谁会跳出来。

    想明白这些,赵中直移开了目光,说道:“大家说说吧。”

    对于赵中直的这句话,众人没有听出任何的情感偏向,自然也就不会随便表态,以免失言。

    会议室里静了下来,就连刚才“血泪控诉”楚天齐的董桂英也呆呆的站在当场,她可没见过这种场面,这种静的让人压抑的场面。

    静了大约有三分钟,艾钟强发言了:“刚才大家也听到了,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解决上访的事情,疏散群众。同时成立调查小组,对于当事人和其他同志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如果查证属实,就要立即对楚天齐采取组织措施,甚至更严厉的行动。如果反映问题不实,也要调查清楚,同时给予楚天齐一个说法。”

    有县长带了头,其他常委也相继发言,基本和艾钟强的意思差不多,是一种中立、客观的说法。只有县委办主任和常委副县长,是在采信了魏龙、董桂英说法的前提下,带有明显倾向性而建议严办楚天齐。

    赵中直大有深意的看了看县委办大管家和常委副县长,又看了冯志国一眼。

    冯志国有点小郁闷,平时处的自认不错的常委,大部分都是本地干部,和自己相处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年。可现在都明哲保身,说点不痛不痒的屁话,或以一句“不了解情况”敷衍,都靠不上,还得我自己上了。

    “赵书记,我说几句。”冯志国坐直了身体,也不等赵中直首肯,就面带严肃的说道:“从魏龙等几位同志和这位女同志讲述的情况看,问题非常严重,当然了,这些还有待调查确认。可这么重要的问题,要调查就要细致认真,这不是一、两天就能有结果的事。所以呢,我赞同艾县长的提议,但另外补充一点,那就是马上停止楚天齐的职务,同时对他进行调查。”

    郑义平微皱着眉头说道:“冯副书记,现在就停止楚天齐的职务,似乎不妥吧。毕竟现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证明他们的发言属实,如果就这样停止他的职务并调查的话,与我们的相关程序不符。而且会严重打击该同志的积极性,甚至造成心理创伤,也容易给人留下组织部门不按组织程序办事的话柄。”

    “郑部长,我认为你的话有失公允。按你的说法来理解的话,如果犯罪嫌疑人被指正的话,那就要等调查清楚再对他采取措施了,那样的话,恐怕到时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了。”冯志国不客气的道。

    “冯副书记,你不要断章取义,而且这没有可比性,你这是误导视听。”

    “那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在偏袒、护短。如果调查属实了,楚天齐再失踪了,那这个责任谁负?”

    “我是按程序说事,如果组织部按程序办事出现了差错,自然是我这个部长负责。”

    “不要总以制度维护者的口吻说话,别忘了,我也是主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你所谓的程序我清楚的很。”

    郑义平和冯志国你来我往争辩起来。

    ……

    此时的楚天齐和宁俊琦刚刚进入政府大院。

    “怎么政府楼前的上访者不在了?难道都走了?”楚天齐既疑惑又有些高兴。

    “怎么会呢?如果人痛痛快快的走了,还让你去会议室干什么?刘秘书可是说了,赵书记当时是愤怒的说让找你的。”宁俊琦提醒道。

    车子刚转到后院,楚天齐就知道自己的判断错了,不是人走了,而是转移战场了。一般上访都是在政府,怎么现在转到县委楼了?正在心中纳闷,就见刘秘书迎着汽车快步走了过来。

    刚要下车打招呼,刘秘书直接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把车开出去,走后门。”

    楚天刘略一迟楞,还是把车子向后倒去。

    ……

    就在郑义平和冯志国争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赵中直说话了:“够了。两个主管组织的领导,大庭广众之下大吵大闹,成何体统?做为处级领导,就是这样给下属做表率的吗?让下面的同志怎么看你们?”

    虽然赵中直的话是同时批评两人,可冯志国却感到面子火辣辣的,因为他是主管组织工作的县委副书记,也就是郑义平的上级领导。上级领导和下属争吵,本身就让做领导的失身份。而且自己和下属一齐被书记批评,就好比老师和学生都被校长批评不懂事,那老师就会更没面子了。

    尽管觉得面子过不去,可冯志国也不能说什么了,因为赵中直是站在公正立场上说的,让人无从反驳。

    冯志国和郑义平都不说话了,其他常委自然也就不再言声。

    赵中直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目光过处,众人或是低头不语或是举杯喝茶,尽量避开与书记对视。

    “刚才你们争论的焦点,其实就一点,不就是现在是否对楚天齐调查吗?这个事好解决,我已经让刘秘书联系他了,应该一会他就到了。我们直接现场询问,不就可以了吗?如果真有问题,那就直接停他的职,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赵中直直接说道,“你们认为如何呢?”这既像是问冯志国和郑义平,也像是在问其他常委。

    冯志国有点纳闷:为什么赵中直要这么做?不管他了,反正现在他说要调查楚天齐,自己的初步目的就达到了。

    郑义平见县委书记都定了,自己自然没有其它意见。

    冯志国和郑义平都向赵中直点了点,表示同意,其他常委自然也就没有意见。至于魏龙他们几人,根本就没有表示态度的资格,就更不敢说什么了。

    “那就这么定了。”赵中直说道,忽然他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既然楚天齐现在没到,我们也不能冷场。今天列席的同志好像还有一人没发言,既然来了,就给一个发言的机会,你也说一说。”

    冯志国不明白赵中直这是怎么了,难道他还嫌讨*伐楚天齐的力度不够?不可能啊?他让说那就说吧,反正魏龙说他都搞定了,多一个人发言就多一份力量嘛!

    赵中直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了冯志国让这几人列席,就是帮他摇旗呐喊的。看现在常委的反应,并没什么人真正明确支持冯志国,再多一个列席人员也没什么,就让冯志国尽情施展一下好了。

    武副部长站起身说道:“赵书记、艾县长、各位领导,我叫武进忠,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既然让我发言,我就说一点自己的看法。对于楚天齐这个人,我了解的不多,只是从档案上知道这个人,就见过他一次面。也听说了他的一些事,有好的也有不好的,这些毕竟是道听途说的,我不做评论。”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身旁的三位同事,又说道:“在我的同事所讲述的事情中,有两件事,我要说一下我了解到的情况。第一件事,就是魏副部长说有女孩进入楚天齐房间,后来牛副部长又说她是坐台小姐的事。我听了老牛的话非常气愤,这个女孩我认识,她母亲和我是一个村的,她是玉赤饭店的前厅经理,不知为何在老牛的嘴里就变成了坐台小姐。第二件事,老牛说到楚天齐让温斌道歉的事,我也了解一些,事实与老牛说的有出入。当时楚天齐之所以让温斌道歉,是因为温斌在会上让楚天齐把以前遗留问题的责任全部承担起来,最后话赶话,才有了‘道歉’一说。而且在乡里晚宴现场发生的事,也是温斌故意挑衅、咎由自取。我就说这些。”

    武进忠说完坐下了。他的发言虽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却引来了众多的关注。

    魏龙没想到,平时蔫不出溜的武进忠竟然在关键时候和自己唱反调。也怪自己大意,认为他顶多就是不附合自己的观点,当一个蒙葫芦,一言不发罢了。没想到他却唱起了反调。

    郑义平没想到平时低调寡言的老武,竟然也是这么一个是非分明的人,有点低看他了,惭愧呀!

    冯志国本以为这又是自己的一发炮弹,谁曾想竟“炸手”了。也不知道魏龙这家伙怎么搞的?信誓旦旦的说是“搞定了”,到头来却是带来了一个奸细。

    赵中直也没料到,这个武进忠并不是魏龙一伙的,可为什么冯志国也让他列席了呢?八成是魏龙没弄清状况。就冲武进忠讲话客观这一点,就很值得肯定,这应该是一个有原则的、是非分明的同志。

    众常委也是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意料,事实的真相也变的扑簌迷离起来。

    当然,最恨武进忠的,就数老牛,牛副部长了。

    就在众人想法各异的时候,事件的主人公到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