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十五章 血溅玉赤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就在楚天齐胸中压抑不已的时候,雷鹏洗完澡出来了,他穿好衣服时,才发现楚天齐的的面色不对,于是说道:“怎么了?是哪不舒服?”

    “没什么,可能是没休息好吧。”楚天齐尽量克制着情绪。

    “走吧,出去找地方坐一坐。”

    “不去了,我还得回去陪床。”

    “去吧,咱俩聊聊,你也放松放松心情。反正现在也到吃饭点了。”

    楚天齐觉得不能拂了雷鹏的心意,就同意了。很快,二人到了一个叫“涮吧”的火锅店。

    正是吃饭的当口,火锅店出出进进的人很多。雷鹏到服务台要了一个小卡间,和楚天齐一起上了二楼。卡间不大,正好是二到三人的位置,但里面很干净。

    服务员跟了进来,征询客人的意见后,点着碳火,把取来的汤料放在火上。雷鹏知道楚天齐的口味,直接点了涮的肉和菜,把划好的清单给了服务员。酒是要喝的,雷鹏要了一瓶沃原老窖四星。

    店里效率很高,就在服务员出去不到五分钟的时候,肉和菜已经上来了,沃原老窖四星也放在了桌上。

    夹了一些肥牛放在锅里,给二人杯里倒上酒,雷鹏说话了:“哥们,这几天陪床累坏了吧。”

    “还行。”楚天齐的情绪不高。

    在整个吃饭过程中,楚天齐一直心事重重,除了喝酒,肉和菜也吃的很少。尽管雷鹏说话很多,可他就是“嗯、啊”的应着。

    看着楚天齐的样子,雷鹏也有了些火气:“你是怎么了?要死不活的。大叔已经有知觉了,你还有什么担心的?相信很快就能出院了,当然了,回家后还要有一段时间恢复。”

    楚天齐没有接茬,向雷鹏举了举酒杯,又一饮而尽了。

    “你是因为背黑锅的事有情绪吧,我告诉你,马上就能破获贩*毒集团了,这次一定会给你出证明,证明你不是‘无故失踪’。”雷鹏说道,“还有告状信的事,你放心,已经有眉目了。”

    听到这里,楚天齐放下酒杯,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状。

    “叮呤呤”,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雷鹏接通了手机:“好,我马上回去。”说完,雷鹏挂掉手机,一边穿上衣外套,一边说:“我有急事,先走了,你慢慢吃。”不待楚天齐应声,他已走出了卡间。

    刚才有雷鹏在旁边说话,楚天齐还感觉心里闷的慌,现在就剩自己了,那种压抑的感觉更甚了。于是,桌上还剩下的少半瓶酒,很快就被他消灭掉了。

    出了卡间,楚天齐到吧台去结帐,被告之有人付了,他揣上钱,出了火锅店。

    当地十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比较冷了,是啊,再有两周就要进入供暖期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外面的温度应该在零下了,很冷,因此大街上的行人很少。即使有人经过,也是行色匆匆。

    出了火锅店,就是玉赤县的环城公路,楚天齐迈着略有凌乱的步子,慢悠悠的前行着。

    “酒入愁肠愁更愁”,酒精的麻醉没有减轻痛苦,反而更加勾起楚天齐内心的忧伤。黑黢黢的夜里,行走在黑漆漆的路上,内心的压抑让他不愿自制,发出了“啊……”的声音,声音很快就被暗夜吞噬了。但楚天齐仍然执着的喊着,以期减轻内心的痛苦。

    风,毫无来由的吹了过来,呛的楚天齐一阵咳嗽,停止了喊叫。被风呛过的喉咙一阵发*痒,胃里也翻江倒海起来。楚天齐急忙跑到路边,蹲在了地上,“哇”的一声,一口浊物喷射而出,紧接着一口,又一口。

    过了好一会,楚天齐慢慢站起身,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感觉头脑清醒了一些。他移动脚步,离开被自己污染的路面,来到一处桥栏杆处。

    玉赤河大部分已经封冻了,只是在寂静的黑夜还能听到冰面下有流水的声音。

    站在空旷的桥面上,环视着周围的景物,楚天齐的内心极度空虚,那远处淡黄色的灯光更加衬托出一丝凄凉。

    楚天齐的脑海中,一直清晰的闪现着“O型血肯定不能有AB型的孩子”,这是医学书上讲的,也是献血处的女孩说的。他内心自问着:“我到底是私生子还是被抱养的?或者是被拣来的?”但他明白,无论是那种情况倒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自己肯定不是亲生的。

    “我来自哪里?我到底是谁?谁能回答我?”楚天齐在内心呼喊着。

    没人回答他,而此时胃里的烧灼感却更强了,头也疼了起来,但他觉得与内心的伤痛相比,这都不算什么。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对,练功夫。楚天齐心里自问自答着。他每次在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只要活动一下筋骨,心情立马就会好了很多。

    来到桥边平台处,楚天齐甩掉厚重的外套,马上扎了一个马步。平台处不能行车,现在又夜深人静,正好练功。

    心随意动,身随心动。楚天齐运行了一遍气息后,舒展开腿脚练了起来。尽管已经到了滴水成冰的季节,楚天齐的身上仍不时有热气冒出。就在楚天齐练到尾声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小腹处一阵钻心疼痛,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楚天齐很困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近一段时间经常出现这种状况?

    待疼痛感消失后,他又练了起来。

    ……

    县城西北角,破旧仓库。

    这是一处多年废弃的院子,是以前的县化肥厂。厂子倒闭后,前后有两家私营企业租做仓库,结果仓库保管员全都离奇死亡,之后就再也没有企业租赁了。

    院子很大,生产设备早已经拆走,只留下一些破败的水泥底座,和几间破烂的厂房。

    多年不用的院子里,此时却停着六辆汽车,汽车的品牌不一样,车牌号省份不一样。但它们也有共同点:底盘高、发动机功率大、越野性能强。院子的房顶上,伏着两个人,他们此时正警惕的观察着周围情况,并不时用带红外钱功能的望远镜向远方眺望。

    仓库大房子里,正中空地上,站着五个人,这些人都蒙着面,只露出眼睛。地上放着两个应急灯,局部的光亮与四周的一片漆黑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增添了一些阴森恐怖的意味。

    “确定了吗?就是他一个人?”一个“公鸭嗓”的声音说道。

    “没错,传递回的信息就是只有他一个人了,另一个人先走了。”说话的是个胸*部露着半球的女人。

    “好,告诉我们的人,一会按计划行动。”又是“公鸭嗓”的声音,“他可没少给我们制造麻烦,我们一定要灭了他。”

    “能用枪吗?”半球女人问道。

    “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用,因为一旦用了枪,条子的追查力度要大的多,我们很容易暴露。”“公鸭嗓”命令道,“告诉我们的人,做好行动准备。”

    ……

    在玉赤饭店的一个套间里,一个男人正在接着电话:“好,好的,你做的很好。就是要选外面的人,一旦事情不秒,也不会牵扯到我们。对,狠狠教训他,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我一会也会去的。等候命令吧。”男人说完,挂掉了电话。

    “先让我尝尝你老二的厉害吧。”一个女人发出嗲嗲的声音说道。同时双手已经抓着男人的**处,动了起来。

    随着女人的动作,男人的喘息越来越重,嘴里叫了一声:“你个烂*货,大*爷就让尝尝厉害。”一翻身压了上去,顿时*声*语充斥着整个房间。

    ……

    当楚天齐第二遍练到关键的招式时,小腹部再一次疼了起来,而且比第一次疼痛感更强。他急忙捂着腹部蹲了下来。

    他不明白近一段究竟是怎么了。

    休息一会,楚天齐直起身继续向前走着。虽然小腹部的疼痛消失了,可他内心的痛苦又涌了上来:我到底是谁?

    来到环城路的另一面,楚天齐拐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说是小巷其实也不小。巷子两边是一些街面房,好几家店铺都还没有关门,依然亮着灯,等着顾客上门。

    熟悉的音乐飘了过来,是近两年经常在KTV和聚会的场合被唱起的歌曲:

    “你总是心太软 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你总是心太软 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不是你的 就别再勉强……”

    楚天齐向传出歌声的方向看去,歌声是从一个发廊发出来的。发廊的门头上安着彩色灯管,灯管发出昏暗的彩色光线。发廊门口的音箱还在顽强的发出“你总是心太软 心太软”的声音。

    楚天齐正好要经过这个发廊,他随意向里面望了一下,整个发廊里的灯光也是粉色的。一个留着怪异发型、衣着暴*露的女孩马上走出屋子,嗲嗲的说道:“帅哥,进来玩玩吧。”

    楚天齐觉得一阵恶心,没有搭理女孩的问话,直接快步向前走去。他的身后传来女孩放肆的声音:“哟,看不出来,还是个雏呢!”

    楚天齐迅速出了巷子,到了主街上。只要横穿主街,再穿过前面的巷子,就能看到县医院了。

    这时,他的左耳突然急速动了几下。楚天齐心中一惊:难道要出事?因为只有在他生气或感受到危险信息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