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八十八章 命悬一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你父亲伤在头部。乡卫生院车正把他往县医院送呢,村长常海和卫生院长都在车上。已经走了有一个小时了,估计再有四、五十分钟就该到了。我马上也赶过去。”宁俊琦继续焦急的说着,“我已经联系过高副院长了。你在县城吗?要在的话直接去县医院补办手续吧,你要是不在的话,我去了再补办。”

    “我在县城,马上去办理。”楚天齐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他说完,把手机塞给了雷鹏。

    雷鹏随着楚天齐下楼,同时打电话联系了起来。挂掉电话后,开上车,直接把楚天齐拉到了县医院。来到医院时,高副院长已经在等着了。

    没有任何寒暄,由副院长带着,直接到脑外科挂了号,办理了住院手续。副院长已经给提前留出了病房,是脑外科唯一的套间。

    刚刚办完手续来到医院大院里,乡卫生院的救护车就到了,楚天齐急忙奔了过去,早已等候的县医院医护人员“无情”的请他不要妨碍病人救治,他退到了医护人员后面。救护车后门打开,医护人员马上把楚玉良从担架上移到了专门准备的手术车上,飞快的推着向医院大楼奔去。跟在后面的楚天齐只看到一个缠满纱布的头部,和纱布上透出的斑斑血迹。

    楚玉良被推进了手术室,门上面“手术中”三个字亮了起来,楚天齐等都被要求在外面等候。雷鹏代替楚天齐向乡卫生院长表示了感谢,院长坐上卫生院的救护车返回了,常海坚持留了下来。

    父亲进手术室了,楚天齐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从记事起,父亲就做赤脚医生,三里五村、十里八乡的乡亲都来找他看病。无论是大雪飘飘的寒冬,还是暴雨滂沱的午夜,只要有人找,父亲都是二话不说,拎起药箱就走。

    母亲尤春梅一直身体就不好,家中还有一女两儿,既要生活,还要供孩子上学。光靠几亩薄田和行医根本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况且行医时遇到特别困难的家庭,不但分文不收,还倒贴上了药品,一家人生活的很艰辛。后来政策允许了,楚玉良就开了很多荒地种粮,同时上山砍藤条编筐换粮换钱。

    有一次天很黑了,楚玉良还没有回家,楚天齐姐弟三人就到山上寻找。等他们找到父亲时,楚玉良身上已经衣衫褴褛,胳膊和腿上好几道血口,正坐在那里喘着粗气。三个孩子“哇”的一声扑过去,放声大哭,终于见到父亲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父亲的破口大骂:“你们不该来,以后我回去晚了,谁要来找我就打断谁的腿”。

    姐弟三人委屈极了,觉得平时通情达理的父亲,今天简直就是一个疯子,其实他们没有发现,父亲在骂的时候,双眼中充满了晶莹的泪光。直到好多年后,他们才从母亲嘴里知道那晚的事情,是楚玉良在下山时遇到了五只狼,他拼命逃跑,后来狼就不追了。三人这才明白父亲当时骂他们,是担心他们遇到狼,被狼给吃了。

    姐姐和弟弟都感叹父亲的命大。只有楚天齐明白,父亲身上累累伤痕说明了当时处境的凶险,狼是不会突发慈悲的,父亲是仗着过人的功夫才打跑了狼的。

    尽管生活艰辛,父亲楚玉良却非常乐观,对生活充满着无穷的信心,用他的言传身教引导子女们自立、自强、自爱。尤其是做为一个农村的赤脚医生,对祖国的热爱更是远远超越了他所处的身份、地位。

    楚天齐回想着往日的点点滴滴,他的心好痛。

    手术室内,在无影灯照射下,楚玉良脸色腊黄,平趟在手术床上,头部被微微抬高偏向左侧,身上插着一些管子和仪器的线。

    一名护士正用器械从楚玉良口中往外吸着分泌物、血块、痰液和异物。另一名护士正在用盐水清洗着已经取下纱布的部位,同时轻轻的取下头上还缠着的纱布。

    “高院,您看病人的伤口处已经止住血了,上面好像敷过一些膏状物,看来止备效果非常的好。”护士有些惊奇的说道。

    “不流血了就好,全力救治,其它的先不要管。”亲自担任主治医生的高副院长严肃的说道。

    小护士不说话了,大家都不说话,全力做着手头的工作。手术室内,只能听到器械响动的声音和仪器发出的“滴滴”声。挂在支架上的血袋和输液袋也在默默的流淌着。

    “手术中”三个字亮了有两个小时了,楚天齐已经看了不知多少次手表了,他觉得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他的脑中一会是父亲慈祥的面庞,一会又是头缠纱布的样子,一会又是父亲跛着脚在身边指导自己练功的样子。

    雷鹏的手轻轻扶在楚天齐肩上,默默的陪在那里。

    常海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嘴里念叨着:“大叔,你可不能有事啊。”

    此时,安静的手术室里,忽然响起了几个声音:

    “高院,病人的血压太低了。”

    “心率太快了。”

    “血氧报警。”

    高副院长迅速看向仪器说道:“急救,加快输血速度。”

    手术室的人立刻采取了各种措施,五分钟后再次响起了几个声音:

    “血压正常。”

    “心率正常。”

    “血氧正常。”

    听到这些,高副院长直起身子长呼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没喘匀,又传来“唉呀”一声。

    “怎么了?大呼小叫的。”高副院长轻声喝斥道。

    “血,血……”一个小护士手指着操作台说道。

    顺着护士手指的方向,高副院长看到操作台上只有一袋血了,支架上的血袋已经快空了。

    手术室内的事情,外面的人一无所知,只是紧紧盯着“手术中”三个字和手术室的门。

    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了,高副院长和一个护士走了出来,众人急忙围了上去。

    “楚助理,病人失血过多,正在输血,手术室的血还能坚持半个多小时,医院的备用血已经用完了。从市里血库调血的话,最快也要三个小时。”高副院长神情严肃的说,“现在能用的办法就是亲人献血,你马上去验血。”

    高副院长说完,马上又进了手术室。护士带着楚天齐到了采血室,采血化验,化验结果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楚天齐是AB型血。

    “血型不符。”护士摇着头说,“真是奇怪。”

    雷鹏和常海二话不说,也对血型做了化验,都不相符。

    “护士,这可怎么办?”楚天齐尽管内心有如油烹一样,还是尽量平静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了,我马上向领导汇报。”护士一边说着,一边顺原路向手术室走去,楚天齐三人紧紧跟在后面。

    小护士敲了敲手术室的门,高副院长走了出来。

    “怎么样?”高副院长问道。

    “血型不符,病人是O型,他们的血型都不符。”护士答道。

    “是吗,没有弄错吧?”高副院长的声音也急促起来,“楚助理的也不符吗?”

    “不会有错。”护士肯定的答道,“尤其是楚助理的血我化验了两次,他是AB型。”

    “怎么可能?”高副院长自言自语道。

    又一名医护人员走了出来:“高院长,现有的血只能坚持二十分钟左右了,赶快想办法吧。”说完,转身进了手术室。

    “我知道了,适当放慢一点输血速度。”高副院长神情严肃的说,“小刘,马上到广播室广播,看有没有O型血的员工或是陪护家属。”

    小护士答应一声去了。

    “楚助理,你的兄弟姐妹在这里吗?”高副院长看着楚天齐说道。

    楚天齐颤声说道:“没有,他们都在村里,现在根本赶不过来。”

    此时,各楼层公共区域的广播喇叭传出了声音:“各位员工,各位患者家属:现在有一病人急需大量输血,病人是O型血,医院库存血不足,希望血型相符的朋友奉献您的爱心,挽救鲜活的生命。采血室在一楼大门右侧。时间紧急,请互相转告。”

    喇叭声音一遍遍播放着,楼里的很多人都听到了,纷纷议论着:

    “快听听,有人需要献血了。”

    “什么血型?O型?”

    “我的是B型。”

    “我的是A型。”

    “医院怎么也不多准备点血?”

    “我的血型好像是O型,在哪献血?”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血型。”

    “去看看,我也去。”

    “献血给不给钱?”

    “都这时候了还提钱?”

    “时间不等人。”

    ……

    与此同时,采血室也临时增加了三倍的人手,以应对一会可能出现的验血高峰。

    “高院长,现在只能坚持十五分钟了,怎么办?”医护人员出来问道。

    “马上做好实施第二套方案准备。”高副院长果断的说,“然后等我指令。”

    “咚咚咚”,楚天齐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感觉就像重锤一样敲击着,他感觉到现在的时间怎么一下子又过的这么快了,他的心开始慢慢的向下沉了。人的生命真是太脆弱了,个人的能力也太有限了,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危险一步步逼近父亲,自己却无能为力。

    楚天齐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但他咬着牙坚持着,坚持等待着奇迹的到来。

    父亲已经命悬一线了,可是,奇迹你在那里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