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二十九章 温斌的豪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乡长办公室。

    宁俊琦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拿着方案,看着楚天齐说:“你的方案在前天送来后,我就看了,一共看了两遍。整体来看,方案罗列了你整个分管工作的内容,也比较全面。说明你在这两周时间内,做了大量的整理、分析、汇总工作。但是对于有些方面来说,还应该更详尽一些,也就是说还不够具体,可操作性差一些。你认为呢?”

    “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又不得要领。”楚天齐说道:“请乡长指教一下。”

    “指教谈不上,你这不是考我吧?”宁俊琦笑着说道,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说道,“就像你在方案里说的那样,有些工作是有章可循的,有些工作却是需要开创的。就像你指出的招商引资、旅游工作就是这样的,而且我们乡在这些方面工作几乎为零,那点可怜的收入还不够支出的。我看了一下前几年的帐目,光在这些方面支出的差旅费、招待费、考察费等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现在让你分管这些工作,就是考虑让你这样的年轻人闯出一片天地。你的方案倒也提到了一些点子,但是我认为方法有些老套,而且实施起来受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较大,而这些客观因素和配套设施如何落实,你的方案却没有很好体现。”

    经宁俊琦这么一说,楚天齐也觉得是这么回事,确实对一些影响因素没有考虑到。比如交通情况、住宿问题等就考虑的不够周到、全面。

    楚天齐诚恳的说:“是,乡长。能说的再具体一些吗?”

    “有些我也说不太具体,我建议你到县里有关部门,了解一下他们的整体规划。看他们的规划是否涉及到我们的项目,有没有新的相关政策,以及他们一些成功经验和做法有哪些我们可以借鉴。我也从省里或其它渠道了解一些,到时候我们再具体碰头研究一下。”宁俊琦回答也很坦诚,“楚副乡长,这一段幸苦你了。”

    “辛苦谈不上,就是有些工作费人费时,要是也像*市那样有网络就好了,那样的话,好多资料都可以直接在网上查到了。”楚天齐感叹道,“乡长,那到时候人员的事也请你考虑,现在乡里关于招商引资、旅游的人一个也没配备,我就是一光杆司令。”

    “是啊,什么时候能通网呀!我想近两三年应该差不多吧。”宁俊琦也感叹道,接着又说,“关于你说的人员配备的事,等方案调整的时候再说,不过正式编制现在肯定没有,而且临时人数也肯定很少。”

    “乡长,那我明天上午去一趟县里。”楚天齐说完,拿起方案出了乡长办公室。

    ……

    经过与冯志国会面,党史办的温斌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平日里萎靡不振的样子一去不返了。现在能靠上冯志国这棵大树,就好比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虽然这棵大树现在显得枝叶似乎稀疏一些,但毕竟树大根深,基础仍在。

    冯志国是从玉赤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而且他也一直是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因此在各个层次、多个系统有一大批追随者。这些人已经被打上了“冯氏”的烙印,不是随意就可改变门庭的。

    温斌深知,冯志国能够约自己在家中见面,这是给了自己莫大的面子。冯副书记是以此向自己施放一个信号:我拿你当自己人。温斌明知道这是冯志国收买自己的手段,但他依然很兴奋,这说明自己有利用的价值。自己现在需要这样的平台,否则,在党史办待上几年,政治生涯就结束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退休时混个正科待遇。如果这样的话,意味着从今以后就要在人们的白眼和非议中混吃等死了,对于温斌来说,他觉得这比要他的命还痛苦。

    在得知魏龙被抓的时候,温斌也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后来魏龙受到了降职、记大过处分。温斌知道魏龙的事暂时告一段落,魏龙应该不会再有翻身机会了。

    温斌一直以来就处在一个复杂的圈子,他一直被当做是黄敬祖的人,他从一开始也计划把自己绑在黄敬祖的战车上。可黄敬祖在乡书记的位置上都快干够两届了,一直也没有高升的动向。于是他便和魏龙也私下频繁接触,渐渐关系发展的比和黄敬祖还铁。他还有一个关系,除了他和当事人几乎没人知道,这给他提供了便利,比如上次顺利摆平纪委的事。但也有不利的一面,后来和黄敬祖分道扬镳,魏龙又差点进去,在人们的眼里他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

    有得必有失,失和得是相辅相承的。随着魏龙的被降职、记大过,魏龙就失去了做为冯志国代言人的资格。温斌从中看到了自己的机会,他决定搏一下,如果能得到冯志国的认可,那他就可能慢慢成为冯志国的代言人。如果冯志国没接纳自己,自己损失也不大,反正自己现在也是虎落平阳,再差还能差到哪去?

    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就在温斌正考虑用什么做为“投名状”向冯志国靠拢的时候,艾钟强的辞职报告被批准了。温斌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有意眷顾,他想到了一个绝秒的办法。

    就在艾钟强辞职报告被批准的第二天,温斌早早就在党史办的院子里,用十六挂千响的大地红鞭炮摆出大大的“囍”字。八点半的时候,他点着了“囍”字,顿时院内响声大作,炮屑飞舞,倾刻间升腾的烟雾弥漫开来。

    党史办是和史志办、文物局等单位在一个大院办公,这个院子是最早的县委县政府办公场所。在二十多年前,县委县政府搬迁到现在的位置,老院子里的单位也一再搬迁,就只剩下这三个部门还在这里办公。

    这三个部门的人大部分都是上年纪的、等退休的、混工资的或者类似温斌这种被发配的人,这些人不是天生有个性的,就是有关系的,或者是资格老的。所以虽然这些部门不吃香,但每个人都不是善茬。所以他们都不怕事,爱凑热闹。

    今天他们在进院时,已经看到院里摆放的“囍”字,当时有人已经问过温斌这是要干什么,温斌只是笑而不答。

    现在鞭炮放完了,众人忍不住出来请温斌揭开谜底。温斌果然“不负重望”,他看了看周边围着的人,以一种革命者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玉赤县的天阴了四个来月,这是因为有奸人当道,昨天终于晴天了,所以我要代表生活在阴影下的玉赤儿女燃放鞭炮庆祝。我温斌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人,对于不公的事、对于恶势力我要坚决斗争到底。……”温斌把自己简直塑造成了嫉恶如仇、见义勇为的新时期“大侠客”。

    这些人平时没什么事,闲的蛋疼,一听这事,来了兴趣。他们联想到昨天是艾钟强辞职报告被批准的日子,正好又来玉赤四个来月,显然温斌所指的奸人就是指艾钟强了。有好事的人早已经打听到,温斌到党史办就是因为艾钟强一句“素质太低”所致,这就更加确定刚刚的判断。

    于是,这些人很快就和三亲六友讲了这个事,县委大院当然也很快就知道了。有人说温斌鲁莽、小肚鸡肠。也有人说温斌有血性,敢做敢为。还有人说温斌讲大义,替好多本地干部出了气。

    当温斌听到这些反馈后,非常满意。没想到现在自己得到了一些人的正面称赞,那么,他要引起冯志国的注意本意肯定能达到。至于冯志国会不会认可并接纳自己那就另说了。

    通过放鞭炮这一事,温斌已经有了一些切身的感受。当温斌刚到党史办时,党史办主任知道他是一个被贬的人,经常给他脸色看,有时甚至“穿小鞋”。就连史志办的其他同事,也经常对他冷嘲热讽。现在可不一样了,党史办主任见到他客气有加,其他同事更是把这个副主任恭敬的有如上差一般。这些人虽然都不是善茬,但是像温斌这样不计后果的做法他们还真不敢,而且他们也怕万一得罪了温斌,温斌再给来一出,而且肯定不会用像对付县长这么“客气”的方式了。

    温斌没想到“放炮”事迹更过,冯副书记这么快就接见了自己,还接纳了自己,所以温斌觉得自己政治第二春为期不远了。现在艾钟强离职,新的县长人选没有确定,他更期盼,冯志国能如愿上任县长职位,那样的话,他的苦日子就该完结了。最起码从现在看来,自己用政治生命做为筹码的豪赌,是值得的。

    因此,自从和冯志国会面后这半个月的时间,温斌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而且随时在寻找机会,寻找为冯志国上*位县长出力的机会。

    ……

    第二天一早,楚天齐就坐上了去县城的班车,八点多的时候就到了玉赤县汽车站。为了在上班时赶到县旅游局和商务局,他没有吃早饭,直接就奔向县政府大楼,因为旅游局和商务局都在政府大楼上办公。

    等楚天齐来到县政府大院门口的时候,就见好多人围在大门旁的围墙旁,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楚天齐也好奇的凑到近前,透过人群的缝隙,他看到墙上贴着两张大纸。

    当他看清纸上内容时,不禁大吃一惊。这是两张大字报,大字报的主角是两个人,一个是常务副县长,还有一个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被大字报攻击的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继任玉赤县长的有力竞争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