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是你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曾经心中的那个她,叫孟玉玲。两人同级不同班,在大二的时候,两人在图书室相遇。

    剧情很狗血:他碰掉了她怀中抱着的书,她弯腰去捡,正好他也弯腰去捡,又正好两人同时捡起了书。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她羞赧的一笑,她腼腆的一笑。他说了声“对不起”,她回了声“没关系”。她说“谢谢”,他也说“谢谢”。

    就这样两人认识了,慢慢成了恋人关系。巧合的是,两个人都上学比较早,都有跳级经历,两人又正好同岁。

    临近毕业的时候,孟玉玲家人托了关系,找到了接收单位:沃原市计划委员会。

    导师姜教授有意让楚天齐留校,可他当时只有一个心思:她去哪,我就去哪。于是,他不顾姜教授的挽留和云翔宇、于涛的劝阻,毅然追随“爱情”回到沃原市,到了市一中当老师。

    到了同一个城市工作,一开始,两人还在憧憬着美好的明天,甚至连结婚后的一些事情都开始盘算着。到沃原市后不到半年,情况有了一些变化,只要他一提到以后的计划时,她总以年龄还小推脱着。

    渐渐的,楚天齐发现,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有时总是魂不守舍的样子。终于,有一天,他到市计划委员会找孟玉玲,刚到楼下,看到孟玉玲在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在进入奥迪车时亲昵的拍了她的肩头,这个男人他曾见过,见过他和她从咖啡店出来。奥迪A4车走了,孟玉玲也看到了楚天齐,楚天齐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孟玉玲当时的解释是“他是一个建筑公司老板,姓张,是通过董紫萱介绍,刚认识的普通朋友。

    楚天齐后来打听到,张老板的父亲是省计划委员会第一副主任,正是董紫萱父亲的主管领导,董的父亲当时是省计划委员会的办公室主任。

    再后来,就在七月初七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她甩了一腔痴情的的楚天齐,跟着这个“普通朋友”走了。

    楚天齐记得,那天下着小雨,她的背叛让她的世界塌了,不是他太脆弱,而是他用情太深了。记得在离开大学前,于涛曾经问过他一句“如果孟玉玲甩了你,你怎么办?”他当时觉得于涛的这个说法就是一个伪命题,他不屑于回答,他内心坚定的认为,这是绝不会发生的。

    但是血淋淋的事实,击碎了他的梦想。

    回到一中后,他整天都在想着这件事,他已经快魔症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她怎么说变就变呢?其实她不是一下子才变的,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而采取的自欺其人的办法罢了。

    后来,在玉赤县招聘干部的时候,他毅然辞职报考,他想尽快离开这个让自己伤心不已的地方。

    因为自己的天真而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所以,他不愿意见到任何知道这件事的人,包括他的导师、朋友、同学、哥们。因此,他离开一中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去向,就连姜教授、云翔宇、于涛也没告诉。

    ……

    看着眼前熟悉的大青河,熟悉的汉白玉栏杆,熟悉的场景,他不由得还是想起了她。尽管她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伤害,甚至逼得自己弃教从政,但他还是会想起他。

    楚天齐目光痴痴的望着,忽然,雪中打闹场景原版中的“她”出现了,只是看上去她好像胖了一些,头发也随意了一些,走路的样子慢了一些。

    难道是幻觉?楚天齐晃了晃头,又看了看四周,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而且她也正沿着栏杆慢慢前行着。她离自己这里越来越近了,可她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

    楚天齐不加思索的迎了上去,他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忽然觉得又不像她了。一年多没见,她怎么胖成那样了?

    她还在慢慢向前走着,机械的向前走着,她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她感觉现在的世界一片空白。

    “玉玲,是你吗?”楚天齐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

    女人猛的抬起头,下意识的拢了一下头发,灯光下,她的脸看上去虚胖了不少,就连眼睛都小了很多。

    她看到他的那一刻,先是一怔,嘴巴张的老大,然后掩面转头就跑。

    楚天齐没想到她会一言不发,扭身就跑。略一楞怔,追了上去,嘴里喊着:“玉玲、玉玲。”

    女人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钻了进去。楚天齐赶到车旁时,车子已启动。顺着半开的车窗,他看到她已经泪流满面,风中飘过女人呜咽的声音:“我不是玉玲,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

    车子走远了,楚天齐想打上出租车去追,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人家不愿多说,已经走了,追上又有何用?

    难道是我认错人了?玉玲不是这个样子呀?她最注重仪表了,怎么会任由头发蓬乱、面色灰暗的走上街头呢?尤其是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而且她的脸也太胖了,无论如何都和孟玉玲的脸形联系不到一起。

    可她的声音没变,尽管有些嘶哑,他太熟悉了。

    她的脸也胖的有些不正常,一边显然比另一边要胖的多。那不是胖的,她的脸上分明有手指印,一定是被打的。

    是被谁打的?为什么要被打?她过得不好吗?一连串疑问涌上心头。自己这是怎么了?楚天齐自问道。她已经离自己而去,难道自己还没忘记她?可刚才在见到她时,已经没有了那种砰然心动的感觉。当看到她泪眼婆娑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一种牵挂,或者说是一种怜悯,只是他还没有完全看明白,想明白而已。

    他的心好乱好乱。

    ……

    晚上是在沃原市宾馆休息的,是局里统一安排的房间。楚天齐和雷鹏被安排在一个房间,当他回去的时候,雷鹏还没有回来。楚天齐心情不爽,也就没有冲洗,直接脱掉衣服,上*床睡了。雷鹏很晚才回来,楚天齐当时已经睡的迷迷糊糊,也就没有打招呼。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时间是早上七点了。

    “哥们,赶快起来,吃饭去,八点的时候车就要走了,咱们一块坐大轿子车回。”先他起来的雷鹏说道。

    “好”,楚天齐答应一声,冲进卫生间洗漱起来,五分钟后洗漱完毕,穿好了衣服。

    哥俩拿好就餐券向餐厅走去。走着走着,雷鹏“嘿嘿”一笑:“对了,我问你一事,你知道自己说梦话了吗?”

    楚天齐摇摇头

    “你在喊什么玲,还说你别走。”雷鹏盯着楚天齐说,“这是一个女孩的名字吧?该不会是你的前任女友吧?”

    楚天齐觉得雷鹏的话应该是真的,于是,脸微微一红,说道:“挺大个男人,怎么那么八卦?”

    “哈哈,被说中心事了吧?”雷鹏笑着给了他一拳。

    ……

    楚天齐是下午五点回到乡里的。

    这一天全是坐车了,先是从市里坐大轿子车回到县里。在县里吃过中午饭,又坐班车回到的乡里。

    晚上也不饿,楚天齐就没去食堂吃饭。

    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感觉静不下心来,干脆也就没有办公。

    天黑的时候,楚天齐没有开灯,拉着窗帘,坐在床*上调息了一遍气息,才觉得内心平静了许多。

    困意袭来,脱衣睡去。

    ……

    还是下雪的场景,还是男女扔雪打闹的情形,只是主人公换了,男的是楚天齐,女的是孟玉玲。

    两人穿着那套曾经的情侣衫,楚天齐正要把一只雪球塞进孟玉玲的衣领。

    忽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嗡声嗡气的说道:“拿开你的爪子。”

    楚天齐抬起头,一个五大三粗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看样子足有自己两个高,但他毫无惧意。理真气壮的说:“这是我女朋友,你管不着。”

    “你女朋友?哈哈……”壮汉放肆的大笑,“这是我老婆,是你这个小白脸想勾引她吧。”说完,一把把孟玉玲搂在怀里。

    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受辱,楚天齐怒火满胸,“蹭”的蹿了上去。此时,他的手中已经多了那条特制的皮带,他直接使出了绝招“飞龙在天”。可奇怪的是,不但没有伤到对方,而自己“皮带”却纷纷断裂,最后化成粉末散去。

    楚天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呀?”他声嘶力竭的喊着。

    “小子,识相点,别自不量力了。”壮汉居高临下的说道,“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看看她愿意选谁。”

    觉得壮汉说的很有道理,楚天齐就眼巴巴的看着孟玉玲。他坚信她肯定会选择自己,可内心还是有一些忐忑。

    在那期待的目光中,孟玉玲开口了:“天齐,对不起,我不能选择你。因为他比你有权,比你有钱,他才是我一生的依靠。谢谢你陪我走过的这些日子,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会跟着你的。”说完,她把头紧紧的靠在壮汉的身上。

    “不,不,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楚天齐大喊着,不顾一切的抓*住了孟玉玲的衣服。

    “放开我,放开我。”孟玉玲呼喊着。

    壮汉呵呵大笑着:“放手吧。”

    在壮汉的托举下,孟玉玲和壮汉腾空而去,渐渐不见了踪影。只有“放手吧”三个字还在久久回荡。

    楚天齐睁开眼睛,四周漆黑一片,他知道刚才是做梦了,但梦境却那样的真实。他记住了梦中的情景,也记住了壮汉的那句“放手吧”。

    “是啊,放手吧。”楚天齐轻叹一声。

    此时,他却怎么也无法入睡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