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三十七章 差点被调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元旦放假一天,二、三号正好是周末,一共可以连休三天,还不用调休补休的来回折腾。

    楚天齐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就坐班车回了家,因为天气冷,他的摩托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骑了。

    元旦放假期间他一直待在家里。

    父亲还是那样,不好也不坏,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体能。听姐姐说,父亲还是经常说“胡话”,不是说“首长、王娟、老高”,就是说“放心”,偶尔还喊“冲啊”什么的。姐姐还告诉他,在向父亲提起他的时候,父亲说话的时候就多。

    弟弟也在家,一家人吃完饭,楚天齐和弟弟、父亲在西屋休息。母亲、姐姐、妞妞在西屋休息。

    通过闲谈得知,弟弟的果园情况不太好,现在又出现了新情况。反正一些专业术语楚天齐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明年还得返工,几乎一半都得返工。

    三天里,楚天齐把照顾父亲的任务全部接过来。这既是为了让家里人稍微休息一下,又是为了多尽一点儿责任。父亲已经瘦成了皮包骨,但在家人尤其是姐姐的精心呵护下,肌肉没有萎*缩,身上也没有褥疮。

    三天里,楚天齐发现父亲的手臂多次动弹,也听到了父亲说过好几次话。有的话听不清,但显然不是以前常说的那几个词。

    ……

    星期一一早,楚天齐就坐上班车去了乡里。

    打开办公室的门,进到屋里,一股土腥味扑鼻而来。才三天不在,办公桌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看来,前天刮得沙尘暴真是不小。楚天齐赶忙打来热水,弄*湿抹布,擦拭起来,接着又用墩布拖了地面。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屋里已经没有了尘土的味道,桌上地下都是湿水的痕迹。

    暖气烧的挺好,屋里温度很高,再加上刚刚干了活,楚天齐身上热乎乎的,鼻尖上还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楚天齐解开衬衣最上面两粒纽扣,给自己沏了杯茶。然后身子往椅背一靠,点燃香烟美美吸了起来。

    “当当当”,有人敲门。不等楚天齐答应,屋门打开,棉门帘一挑,王晓英走了进来。这个女人就这样,和她计较也没完。

    这个女人已经好几天不见了,今天来能有什么事?楚天齐吸了口烟,随口道:“王委员,多日不见,又去哪潇洒了。今天一大早过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有什么事就说,我一会儿还要工作呢。”

    此时,王晓英已经走到了楚天齐办公桌的旁边,她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楚天齐敞开的领口。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楚弟弟,你这是怎么啦?出了这么多的汗,生病了吗?”

    “我有什么病?你才有病吧?”楚天齐反讥道。

    “你这人,就是这样‘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姐这是关心你,你倒当成了驴肝肺。”王晓英用手点指着楚天齐说道,“既然不是生病,那就是热的吧,到底是小伙子,火力就是壮。来,姐给你擦擦。”说着,还把手探向了楚天齐的鼻尖。

    楚天齐一侧头,抬胳膊挡开了王晓英的手,喝斥道:“干什么?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还这样?”

    “哎哟,疼死姐了,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王晓英一边夸张的甩着手臂,一边回身坐到了楚天齐桌子对面的椅子上。

    楚天齐心里暗骂:“怜香惜玉”这个词,用你身上糟践了,谁不知道你是个“破烂货”。想到这个词,楚天齐嘴角露出了微笑。

    见楚天齐对自己“笑”了,王晓英顿时做出娇羞状,嗲着声音道:“我就知道楚弟弟不是那样的人,你心里也有姐姐。”

    真是不要脸,楚天齐心中暗骂道。他收住脸上笑容,冷冰冰的道:“有事就说 ,没事走人。”

    “行行行,一点都不识逗。”王晓英嘟着肥嘴说道,“我是来向你透露重大消息的,你想不想听?”

    “爱说不说,反正我也不想听。”楚天齐说着,拿出一份资料看了起来。

    “你不想听,我偏要说。”王晓英往前探了探头,故做神秘的说,“你知道为什么是郑义平当县长吗?”

    楚天齐略微楞了一下,其实他也想知道,可他仍然没抬头,也没搭茬。

    “我告诉你吧。本来呢,副书记或是常务副县长直接当县长是顺理成章的事,谁知道他们互相咬,出了大字报事件,所以谁也没戏了。市长主张从上面派人,市委组织部长建议从其他县调人,他们的理由都是‘玉赤县接二连三出事,当地干部需要慎重考验’。再说了,副书记出了桃色新闻,常务副县长进去了,其他人也没资格接任县长。”王晓英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最后还是市委书记拍了板:县长就从当地产生。市委书记的理由是县委书记来的时间不长,而且做为交流干部早晚也要走,所以必须从当地选出一位来出任县长。”

    楚天齐听着王晓英的话,不由接到:“那为什么就选他呢?”

    王晓英听到楚天齐回了话,更来了兴趣,继续说道:“你想啊,县里常委排名中,郑义平排第四,第二和第三都不行了,自然就先能轮到他。另外,市委书记说了,‘虽然玉赤县这几年没少出事,可做为组织部长的郑义平一点也没有涉案,这更说明这个同志是经受得住考验,值得信任的。’”王晓英学着领导的口气,拿腔拿调的说着。

    “你说的就跟真的似的,不是你也参加市委常委会了吧?还有什么重要消息?”楚天齐用讥笑的口吻说道。

    “跟直接参会差不多吧。”王晓英炫耀的回道。忽然,她看到楚天齐表情带着讥讽,于是“生气”的说,“你是不相信姐吧?我再告诉你,我还知道新的组织部长是从市委组织部派来的,常务副县长是从尚礼县来的。”

    楚天齐“嘁”了一声,说道:“是吗?就跟是你给安排职务似的,那你跟我安排个县委书记当当。”

    “咯咯咯……”王晓英笑的胸脯乱颤,眼睛盯着楚天齐道:“楚弟弟,野心还不小呢?不过,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得跟着姐混,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别说是在县里当官,到市里当官也是可能的。”

    听到王晓英的话,楚天齐就是一惊,心里暗道:好大的口气,这个娘们平时虽然很骚包,可还没像这么吹过。她是怎么了?中邪了?不能吧?

    见楚天齐不说话,还在沉思着。王晓英以为楚天齐被自己“打动”了,她缓缓站起身,来到楚天齐侧后面,伏下*身子轻声说道:“楚弟弟,你想好了吗?姐说到做到。”

    楚天齐冷不防听到耳旁声音,下意识猛一抬头,这下倒好,他的头正碰到王晓英胸前的“面团”上。他感觉到有异,一下子不敢动弹了。

    敏*部位忽然被心仪的人刺激,王晓英只感觉一股电流传遍身体,她嘴里“嗯嘤”一声,顺势嘟起嘴巴,向楚天齐脸上伸去。

    “啊”,楚天齐下意思的叫道,同时猛的向旁边一侧,身体迅速离开椅子,站了起来。他心中暗道:好险啊,差点被调戏。

    王晓英正梦想着一亲芳泽,谁知目标不见了,她感觉有异,但已经来不及了。由于她用力较大,又毫无思想准备,身子直接向下倒去。她身体滑过椅背,“扑通”一声扑在了椅子上。

    一看王晓英的样子,楚天齐本能的就要搀扶,手伸到半截,他又抽了回来。心里想到:这可不行,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枣,别再让她反咬一口,要是那样的话,可就说不清了。楚天齐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两步。

    王晓英趴在那里“哼呀”的半天,见没有人扶,极不情愿的直起了身子。他面色通红,右手捂着胸口,脸上表情痛苦。

    “你,你好狠心。”王晓英咬着牙道。

    看着王晓英的狼狈样,楚天齐多少有些内疚,感觉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多心了。其实做为一个同事,扶一把是应该的。于是有些支吾的说道:“王委员,我……你没事吧?”

    听到楚天齐话里透出关心、问候的意思,王晓英脸上两行泪珠流了下来,抽泣着道:“你个没良心的,我,我现在还疼呢,这,就是这里。”说着用手指了指胸前的“面团”,眼睛定定的看着对面这个男人。

    “真是个骚包,都这个时候了,还他妈*的卖弄。”楚天齐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却不能说出来。

    忽然,他的脑际迅速闪过一个名字“石磊”。

    “不行,一定得让这个‘狗皮膏药’快走。要不万一进来个人,看到他哭天抹泪的,没事也成事了。”楚天齐心里想道。可是,想什么办法让她走呢?直接赶她吗?

    看着对面这个男人,王晓英有些痴了,她的眼睛直勾勾的,贪婪的盯着他敞开的领口。她的大脑已经开始想象着,想象着他领口里宽阔的胸膛、有力的双臂,想象着她无数着梦里**的场面。

    屋里出奇的静。

    “叮呤呤”,电话铃声响起。这简直就是救命的铃声,楚天齐迅速走过去,拿起了话筒:“喂……好的,我马上过去。”说完,放下话筒,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王晓英叹了口气,心里暗道:“哎,再给你一次机会吧。如果你真不识好歹的话,可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