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情不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掌声终于停歇了。

    俞海洋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纸递向赵中直:“赵书记,这是公安局给楚天齐同志出具的证明文件,现在交给您。”

    赵中直很郑重的接了过来,认真的看完,然后把文件传给了郑义平:“义平部长,要把此份原件存档,并电传各乡镇与县直属科局。同时,撤消因为此事对楚天齐做出的错误的处理决定。”说完,他又对着众人说,“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吧?”

    赵中直最后一句话说的很霸气,他就是故意这么说的,说给某些人听的。

    笑话,这种情况下谁会有不同意见?当然他们从内心里也是完全认可赵中直的话的。当初对楚天齐做出处分决定的时候就是全县通报的,现在当然也要进行全县告之了。

    “三位英雄,先请退场吧。”赵中直和蔼的说道。

    三人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身后再次响起热烈掌声。

    ……

    刚走出会议室,俞海洋停下脚步,握着楚天齐的手说道:“谢谢你,楚天齐同志,好样的。”说完,用力的握了握才松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纸给了楚天齐,转身向电梯走去。雷鹏向楚天齐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然后紧走几步,跟上局长的步伐,上了电梯。

    楚天齐深吸了一口气,用以调节心情,他的心情太激动了,在激动中又夹杂着一些说不清的情绪。

    在进入这扇门之前,内心充满了焦虑与忐忑,他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当时他已经做过了最坏的打算。

    现在,两大烦恼去掉了。“无故失踪”已经变成了“见义勇为”,“欺压良善”更无从说起了。

    三个多月里,因为董桂英等人告状,弄得自己颜面扫地,总被人在后面指指点点,自己也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有意躲避着。三个多月里,因“无故失踪”而被取消了科级后备干部资格,创造了“工作时间最短而被推荐,培训第一天即被取消”的科级后备干部记录,自己成了县里最大的笑柄。自己也因为这两件事,做事变的过度的小心翼翼,该见的人也被自己有意的忘却了。

    望着紧闭的会议室大门,楚天齐有些走神,他不知道里面的人在研究什么?刚想到‘是不是和自己有关’?他就急忙否定的:想什么呢?以为自己是谁啊?况且,刚把不良纪录抹平,难道还要创造什么笑柄记录吗?

    ……

    “楚天齐,你没事吧?”不知什么时候,宁俊琦已经到了他的身边,正满脸焦虑的望着他,并上下打量着。

    楚天齐听到问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楞楞的看着她。

    “你怎么啦?被开除了?还是……”宁俊琦都快要急哭了,终于没有说出她认为最严重的结果。

    楚天齐这才反应过来,看到宁俊琦惊恐的表情,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你……”宁俊琦被楚天齐雷人的反问弄懵了,她用双臂在楚天齐面前挥挥,“你没病吧?”然后,她看到了楚天齐手中拿着一页纸,她的心“格噔”一下:唉,终究是这个结果。虽然她现在的心情很糟,但还是小心的把楚天齐的手翻转过来,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看到纸上内容的一刹那,她的表情再次变的丰富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就连嘴巴也张的合不拢了。“不是开除通知啊?”她的心一下子由紧张而变得激动起来,不由得“啊”了一声:“见义勇为”。

    当“见义勇为”四个字从她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多大,匆忙看了一眼会议室的门,拉上楚天齐就奔电梯而去。

    ……

    等到楚天齐三人走出会议室后,小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凝重和沉闷起来。

    赵中直面沉似水,目光在会场里扫视了两圈,最后落到了冯志国脸上。冯志国急忙借喝水掩饰,低下了头。

    冯志国已经想明白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这一切,魏龙既是主演也可能是导演,还可能是编剧,最起码这些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痛恨他,痛恨魏龙做事不该没有底线,怎么还用上了无赖、诬陷的手段?痛恨他不该把好多事瞒着自己?更痛恨他把自己也算计了进去,让自己充当他们的演员或者是帮凶。可自己对于好多事情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否则也不会傻乎乎的为“受害者”伸冤,还把猪血“血书”带到会议室了,更可笑的是自己还提议让董桂英来到会议室。

    冯志国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相信魏龙。他还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替侄子出头,去办自己不愿意办的事情。

    我实在是冤啊,是被魏龙和我侄子给蒙了。可赵中直和其他人会相信自己是无辜的吗?

    不管别人相不相信,赵中直是不相信冯志国是无辜的。事情能有那么巧?

    冯志国提议让魏龙等人列席会议,结果三个副部长都成了冯志国帮凶,整治楚天齐的帮凶,这是巧合吗?

    冯志国还正巧遇到了那个董桂英,她也正巧把告状信给了冯志国,能有这么巧的事吗?

    本来是研究人员调配的会,冯志国却在说到青牛峪乡时抛出了所谓的告状信,这也太巧了吧?

    他还以“心情激动以致不能讲述”为由,让把“受害人”请到现场,这也太巧了吧。更巧的是“受害人”还有台词备用,让楚天齐都疲于应付。

    多种巧合就不是巧合,而是设计。冯志国在这些事里恐怕不光是演员吧?否则,巧合的太巧合了。赵中直对自己的分析给出了最终判断。

    赵中直的判断有些冤枉冯志国了,因为好多事冯志国确实不知道。但也不算是冤枉他,因为如果冯志国不是听信了魏龙和冯俊飞的话,对楚天齐有成见的话,这些巧合也就不会应到他的身上。否则,一个县委副书记怎么会理会一件和自己根本搭不上边的事呢?那么多上访、告状的事,甚至都有人要跳楼了,可是他管过吗?再说了,有人请他这个主管党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管过吗?

    是“公报私仇”才让冯志国踏进了这个漩涡,归根结底,“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怨不得别人。

    尽管冯志国没有抬头,但他仍然能感受到赵中直目光中那浓浓的战意和凌厉的杀意。

    ……

    当宁俊琦拉着楚天齐进入电梯后,电梯很快下行到了一楼,然后他们急忙上了二一二车。

    她又仔细看了一遍“证明”,又看了看楚天齐脸上的表情,一颗悬着的人终于彻底放了下来。她知道,他没事了。他们互相说了刚才发生的事。

    其实,在楚天齐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宁俊琦就留在了会议室外面。不一会儿,她见到来了好多特警和几个不认识的人,特警手持武器直接封锁了相关的区域,其他的人进了会议室。

    宁俊琦的心揪到了一起,她没想到楚天齐的事严重到特警都出动了。

    就在宁俊琦心慌意乱的当口,信访办吴主任通知她去领人,她只得带着无尽的担心去了县委楼下。

    楼下边的人少了很多,其实是因为里面的一些闲散人员和黑*会成员已经被警察带走了,只不过宁俊琦不知道这些。现场有警察维护着秩序,宁俊琦帮着刚刚赶到的小营村村主任冯强清点了人数、核对了姓名,然后由冯强带着这些人回去。她才又返回到了会议室门口,就看到了会议室外有些傻楞着的楚天齐。

    等两人介绍完了情况,顿时感觉浑身是无比的轻松。

    宁俊琦心情不错,调侃道:“楚天齐,没想到你现在还成了见义勇为的英雄?真没看出来。”

    楚天齐的心情更是无比晴朗,就逗趣:“那是你没有发现,其实我本来就是一个英雄。”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看你就是一个……色*狼。”宁俊琦说完,忍不住大笑起来。

    楚天齐尴尬的挠了挠头,很无语。谁让自己给对方留下那么坏的第一印象呢?

    “为了你的事,我可没少和你吃瓜落。受魏龙的气不说,还被老百姓围攻,被收菜商质问,被供应商刁难,多了去了。”宁俊琦说完这些,调皮的一笑,“你该怎么补偿我。”

    “补偿?”楚天齐看着宁俊琦的表情,假装思考了一会才说到:“我这个人吧,一没有钱,二没有财产,更没有有钱的亲戚,我只有一副英俊潇洒的身板和一颗金子般的心,所以……所以我只能以身相报了。”

    “去死吧,你竟敢占本姑娘的便宜。”宁俊琦说着,粉拳捶在了楚天齐的身上。

    “打是情,骂是爱,摸……”楚天齐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出“摸*摸脸蛋也不坏”。如果自己说出来了,那就真成了流氓了。

    宁俊琦面对他的“无赖”,只得收手。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真没有诚意,忘恩负义的小人。”

    “跟你开玩笑呢。”楚天齐嘻笑着,“你说吧,要我怎么补偿?上刀山下火海都没问题。”

    “是呀,你是谁?勇斗歹徒的大英雄。”宁俊琦揶揄道,“没你说的那么邪乎,中午请我吃一顿好的。”

    “好,太简单了,没问题。”楚天齐一拍胸脯应道。

    “还有,就是现在陪我逛街。”宁俊琦又说出了一个要求。

    “太没问题了。”楚天齐说着,已经发动了车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楚天齐和宁俊琦的心情好极了。与他们的情况不同,正在小会议室里开会的领导们却是心情各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