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十章 我到底是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母子二人互相依偎的坐着,“手术中”三个字依然顽强的亮着。

    门开了,护士推着手术床走了出来,楚礼瑞平静的躺在上面。楚天齐和母亲迅速走上前去,母亲抬起干涩的右手,轻抚着楚礼瑞的面颊。楚天齐手扶着手术床,盯着弟弟,楚礼瑞的面庞透着一丝苍白,嘴唇干巴巴的。。

    “妈,哥,我没事。”楚礼瑞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看上去非常憔悴。

    “不要多说话。”护士说道,“他需要休息,我先送他去病房了,谁来陪着他?”

    “妈,你去吧,我在这儿守着。”楚天齐对母亲说道。

    尤春梅迟疑的站起身,跟着护士走了。母亲的背影看上去是那样的单薄和孱弱,楚天齐这才感觉到,母亲老了。

    楚天齐既挂念手术室里的父亲,也惦记病房中的弟弟和母亲,就在这种难耐的煎熬中,终于等到了手术室门打开。

    高副院长当先走了出来,他一边摘下口罩,一边说道:“楚助理,你父亲的头部伤在右侧,伤口已经处理完毕,现在正在缝合。里面的金属碎片也已取出,就是一块弹片,从弹片的颜色、氧化情况看,至少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他的伤应该不致命,但也不轻,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虽然已经补充上血液,可是还要经过排异期等过程,血液循环才能正常。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四十八小时以上,在这个期间病人可能一直会处在昏迷状态。更重要的是这次受伤,应该也触动到了里面的弹片,是否对神经造成影响?现在还不可知。”

    “谢谢你!高院长,辛苦你了。”楚天齐对着高副院长深深鞠了一躬。

    “应该的,救死抚伤就是我的工作职责,况且你还是小宁的同事和朋友,我更要尽心尽力了。你弟弟献了六百CC的血,多注意休息,适当补充营养,年轻人很快就没事了。”高副院长客气道,“对了,把这个给你。”高副院长递过来一个很小的透明密封袋,楚天齐接了过来,他看到里面有一个金属碎片。

    门再次被打开,一名护士推着手术床走了出来,旁边还有一名医生跟着。楚天齐正要上前,被高副院长挡住了:“楚助理,病人还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还需要到重症监护室观察。你不要触碰病人,以免发生感染。我们还要到重症监控室工作一会。”

    “哦”,楚天齐木然的应了一声,看着手术床从身边走过。只看到父亲头上缠着纱布,嘴上扣着氧气罩,一点也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他迈动双脚,跟在后面,只到高副院长一行进了重症监护室,他才停住脚步,隔着门上留出的窗口大小的玻璃向里面张望着。他什么也没看到,因为里面还有一层玻璃,玻璃里面是什么样子他并不知道。

    “回房间吧。”雷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背后,“一会儿我招呼高副院长等人吃饭。”

    楚天齐没有客气,点了点头,到服务台问了楚礼瑞的房间号,然后径直向病房走去。

    弟弟的病房就在套间的隔壁,套间是高副院长给父亲预留的。病房里弟弟已经睡着了,输液瓶中的液体在一滴一滴的流着。母亲坐在病床旁,双眼盯着输液瓶,她的脸上还留存着清晰的泪痕。尽管楚天齐脚步很轻,母亲依然感觉到了,扭过头看着走进来的楚天齐。

    “睡着了?”楚天齐指了指弟弟。

    母亲点了点头,然后亲切的轻声道:“你爸怎么样了?”

    “手术很顺利,我爸脱离危险了,高副院长说还需要在监护室里待一晚,避免细菌感染。”楚天齐尽量避开了“重症监护室”几个字,“明天应该就能到隔壁套间了。”

    “那就好。”母亲又抹了一下眼角说道,“对了,他脑袋里的东西是不是弹片?现在在哪里?”

    “是弹片,说有好几十年了。”楚天齐如实回答。

    “怎么会有弹片呢?”母亲也很疑惑,随即又说道,“刚才护士让去采血室取你弟弟衣服呢,我怕你弟弟没人看着就没去,你去吧。”

    “好。”楚天齐走出了病房,直奔采血室而去。

    已经快晚上十点了,整个病房楼都很安静,楚天齐尽量放缓脚步,避免动静太大,影响其他病人休息。

    采血室就在一楼大门的右侧,此时里面亮着灯光,楚天齐径直走了过去。就在楚天齐准备上前敲门的时候,里面传出了对话声,对话内容让他收住了脚步。

    “刘姐,你说那个乡长助理是楚玉良的儿子吗?”

    “怎么不是?他不是叫楚天齐吗?自称是伤者的儿子呀,有什么不对吗?”

    “我也在奇怪这个事,可是楚玉良是O型血,他儿子怎么会是AB型呢?”

    “你听谁说的?不是弄错了吧?”

    “不会错,是院里的‘爱较真’给做的,怎么会错呢,而且她做了两遍的。”

    “那就奇怪了,正常情况O型血的人绝对不会生出AB型血的子女的。”

    “嘻嘻,也不一定呀,前几天报纸上不是说法国出了一个类似的特殊情况吗?”

    “那样的概率可能是几亿分之一吧,再说了,真假还不知道呢。”

    “那今天的事就没法解释了。妈呀,不会是媳妇跟别人私通生的吧?”

    “你又八卦了,别瞎说,万一是抱养的呢。”

    “那也没准,反正肯定不可能是亲生父子。要真是的话,那就有鬼了。”

    “咣当”,从采血室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刘姐,怎么回事?不会是真有鬼吧?”

    “瞎说什么,出去看看。”

    “等等。”

    又过了有两分钟,走廊里没了声响,妇女和女孩才走了出来。微弱灯光映衬下的走廊没有一个人影,有的只是拐角处的暗影和病房门口的垃圾筒。忽然,一阵大风从楼门吹了进来,女孩惊呼一声“有鬼”,又冲进了采血室。

    此时,楚天齐已经走在了回病房路上,他的心好乱,从来没有这么乱过。“咣当”,他又碰到了一个垃圾筒。

    “有病吧?”旁边的病房里有人不满的嘟囔着。声音通过虚掩的门传了出来,楚天齐没有理会别人的不满,实际上他根本就没听到,他现在只在心中默默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哥们,等等。”雷鹏从后面追了上来,“叫了你几声都不答应,怎么了?”

    “没怎么。”楚天齐的回答透着疲倦。

    “怎么成了霜打的茄子了?这可不像你的状态,现在大叔的手术做的很成功,你弟弟明天就缓过来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雷鹏劝解道,“你不在屋里陪大娘,一个人跑出来干什么?”

    是呀,我爸和弟弟还在医院躺着哪,妈妈身体又不好,我怎么能听风就是雨呢。想到这里,楚天齐挤出了一丝笑容:“没什么,刚才正在想事,走神了。对了,和医生吃饭回来了?这么快?花了多少钱?”

    “没有,高副院长马上要开会,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去了。”雷鹏说道,然后,举了举手中的打包袋,“我去给你们叫外卖了。”

    “还真有点饿了。”楚天齐接过两个打包袋,和雷鹏快速向病房走去。

    弟弟醒来了,已经输完了液,楚礼瑞正和母亲说着话。毕竟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虽然抽出了六百CC的血,经过输液,又睡了一觉,马上精神了不少。

    “礼瑞,精神头不错嘛。”雷鹏把打包袋和装饭的小桶放在了桌上,“你们赶紧吃点吧。”

    “孩子真是细心,我不饿,你们吃吧。”尤春梅惦记着老伴,根本吃不下饭。

    此时,楚天齐也把手中的打包袋放在了桌上,打开了里面的一次性餐盒,摆在桌上,又把稀饭桶的盖子取下,往里面倒了一些稀粥。

    “妈,先喝点稀的,再吃点菜和馅包。”楚天齐扶起了母亲。

    楚天齐一家三口吃的很舒服,尤其是楚礼瑞更是吃的一个劲儿打饱嗝。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雷鹏接起了电话:“好,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雷鹏起身说道:“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把吃饭现场收拾干净,一家人开始说话。

    “狗儿,你弟弟的衣服拿回来了吗?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尤春梅问道。

    “哦……,采血室锁着门,没人,我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人,就回来了。”楚天齐撒了谎。

    “楚玉良家属,楚玉良家属,现在可以去探视病人了,现在可以去探视病人了。”病房内的呼叫器响了起来。

    一家人穿好衣服,起身向外走去,楚天齐在前面带路,母亲和弟弟跟在后面。很快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里面出来了一名护士。

    “你们是楚玉良的家属吗?”护士问道。

    “是”三人都答道。

    病人情况很稳定,现在你们可以进去,但要隔着玻璃探视,不要发出声音,时间只有五分钟。

    三人点点头,随着护士走了进去,透过玻璃隔断,大家看到了里面的楚玉良。楚玉良平躺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纱布外面用网子罩着,脸肿着,两只眼睛露在外面。身上盖着印有“玉赤县人民医院”字样的白色被子,一根根管线从被子下面伸出,连接到旁边的检测仪器上。

    因为头上包着,脸上肿着,头发还被剃掉很多,楚玉良和平时的样子判若两人。兄弟二人看到父亲这个样子,眼中迅速涌上了泪珠。母亲尤春梅紧紧咬着双唇,任凭泪珠在脸上肆意滴落,双肩不停颤抖着。楚天齐赶忙把右手抚上了母亲的肩头,让她瘦弱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