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十八章 血溅玉赤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身在半空中的楚天齐忽然觉得一阵心悸,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女孩的形象,女孩眼泪汪汪的望着他,嘴里喊着“你不能死,不能死”。

    楚天齐的身体向下落着,女孩的形象不见了,他知道这是自己出现幻觉了,“看来我要死了。”他这样想着。

    怎么又出现幻觉了?他看到:刚才还向他疯狂进攻的众人倒下了一片,包括里圈的人,也有外圈的人。而且还有一些砍刀和斧头纷纷一折为二,落在了地上。

    楚天齐落在了地上,小腹处没有一丝疼痛。

    他的心里一个声音响起:“不应该呀,使用‘飞龙在天’这招怎么会不疼呢?这一段练习这招时,小腹都要很疼很疼的,而且根本使不出这招呀。”

    另一个声音回答道:“人死了怎么会疼呢?”

    “哦,我死了。”他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怎么我的肩上这么疼呢?”楚天齐用手一划拉,手上马上粘糊糊的,他又把手放到鼻子旁嗅了嗅,一股腥味扑面而来。

    是血,人死了还能流血吗?此时,他已经睁开眼睛,看到手上鲜红鲜红的。

    不对,我没有死。想到这里,楚天齐用手一拄地,想要站起来,可他的身上一点劲也没有,又坐在了原地。

    周围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多人,有黑衣服的也有灰黑衣服的,这些人不停的呻*吟着,他们身旁是断了好几节的利器。

    远处还站着十多人,他们脸上表情茫然,一副呆呆的样子。

    他能感觉到肩头还在流着血,很想包扎一下,于是他在身上摸了一下,希望能找到包扎的东西。包扎的东西没有找到,上衣口袋里却找到了一个瓶子,他想起了这是父亲给自己的,说是能止血。

    就在楚天齐准备拿出瓶子的时候,有三个人举着大砍刀一步步的逼了过来。他想站起来,于是试了试,还是没有成功。

    忽然,楚天齐看到了地上掉落的半截利器,顿时眼前一亮。

    举刀的三个人既看到了楚天齐虚脱倒地,也看到了刚才同伙纷纷倒下的恐怖一幕,因此他们内心极度不安,行进的脚步也很缓慢。就是这样,他们也离楚天齐越来越近了。突然,他们只觉得膝盖一软,全部倒在了地上,此时小*腿上多了半截刀柄。他们明白了:刀柄是楚天齐发给他们的。

    看到三人倒地,楚天齐迅速拿出小瓶,用手沾着药膏,涂在了肩头的伤口上。一下子感觉伤处轻轻爽爽的,舒服极了,他用手一抹,血已经凝固了,楚天齐欣喜不已。

    楚天齐望着远处站在当地的几个人,他们也在看着楚天齐,谁都没有动,就这样对峙着。

    楚天齐忽然感觉小腹处动了一下。暗叫一声“不好,看来又要疼了。”这样想着,他咬紧了牙关。

    奇怪,不疼。反而感觉到一股暖流奔小腹处冲来,紧接着热流源源不断涌过,胳膊、腿也觉得有劲了,他忍不住大喊一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我有劲了,我的力量是从哪来的?”楚天齐心中大惑不解。

    剩下的将近十人,已经商量好了,正组成一个半圆的圈,向楚天齐围了过来。

    “孙子们,过来吧,爷爷等着。”楚天齐丹田运气,吼了一声。

    前行的众人停住了脚步,面面相觑的望着。

    “滴—呜,滴—呜”,忽然警笛声大作。

    围向楚天齐的众人听到警笛声音,四散奔逃。

    楚天齐刚刚积攒的一些内力,因为一声大吼,此时已经非常虚弱。就在他准备奋起追赶的时候,忽然感觉双*腿一软。

    楚天齐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大批警察,他顿觉心中一松,双眼一闭,向下倒去。在他残存的记忆中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想答应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

    雷鹏带着大批警察到了,宁俊琦也在他们当中。

    警察马上扑向了四散奔逃的砍刀队和斧头队。

    就在楚天齐倒下的一瞬间,宁俊琦哭着跑了过来,双手抱住了楚天齐身体。饶是他倒下的速度很慢,可毕竟一米八几的大个,也把宁俊琦给砸倒了。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他的上身倒在她的怀里。

    怀里的楚天齐双眼紧闭,肩头血肉模糊,整个脸上布满血点和灰尘,衣服已经几乎看不到本色。宁俊琦紧紧抱着怀中的他,嗓子哭的沙哑了,从在二层楼望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哭着,怎能不哑?

    “还楞着干什么?小李,赶快送人去医院。”雷鹏大声催促道。说完,他带领着属下继续追了下去。

    旁边过来两名警察,抬起楚天齐放在了越野车后座上,宁俊琦坐在旁边扶着他。

    车子似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直奔医院。

    宁俊琦这才想起了应该干什么,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焦急的说道:“高院长……”

    ……

    阳光明媚,绿草茵茵。宽大的院落里,一个男孩正在玩耍,他玩的累了,就想停下来吃东西。等他转回身找妈妈时,妈妈却不在了。他又找爸爸,可爸爸明明答应着,他却看不到爸爸在那里。他急的都要哭了,终于在天空中*出现了爸爸的脸,可那张脸是如此的模糊,以至他都不能断定是不是爸爸的脸。就在他终于急的哭出来的时候,爸爸的脸变了,变成了一朵乌云,倾刻间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打在他的身上、脸上。

    ……

    “醒了。”

    在一声惊呼中,楚天齐睁开了眼睛。四周墙壁、顶棚全是白色,从床边摆的一些简单设施看,这是医院。

    “你认识我吗?”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出现在楚天齐面前,正是自己的主管领导宁俊琦。

    看着楚楚动人、泪痕满脸的人儿,楚天齐心中一阵暖流涌过,于是微微一笑:“认识。”

    “我是谁?”

    “你是,你是神仙姐姐。”

    “啊?你再说一遍。”

    “你是神仙姐姐。”

    宁俊琦的神情一下子黯然下来,眼泪再一下子流了下来,她背过身去“嘤嘤”的抽泣起来。

    看着宁俊琦流泪,楚天齐下意识的用右手摸了一下脸,脸颊上还残留着“水滴”。他恍然大悟,原来梦中的雨滴就是宁俊琦的眼泪,他心中很是感动。

    宁俊琦扭回头,惊讶的发现楚天齐的右手放在了脸上。她顿时止住哭泣,急切的看着他:“你现在记起来了吧。”

    “嗯,你不是神仙姐姐。”楚天齐吐出了几个字。

    宁俊琦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怔怔的盯着楚天齐,期望着他下面的话。

    “你是琦琦。小琦琦。”楚天齐的话依旧颠三倒四。

    在这期间,宁俊琦的表情由小雨转为晴朗又转多云。她轻叹一声:“唉,平时看他挺烦,现在还上去又是那么可怜。”说完,她站起身,自言自语道:“还是先去告诉大娘吧,毕竟醒过来了。”

    看着宁俊琦缓慢而沉重的步履,楚天齐不忍心再戏弄她,终于轻声喊了一句:“宁乡长。”

    宁俊琦的身子略微一晃,收住了脚步,然后快速返回楚天齐的床边,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楚天齐觉得宁俊琦的样子很可爱。宁俊琦却在疑惑刚才的声音是不是楚天齐发出的?两人足足盯了有一分钟,楚天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宁乡长,我脸上有花吗?”

    听到楚天齐的话,再看着他的滑稽表情,她知道他完全清醒了。“那么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听到了吗?如果被她听到,那就太难为情了。”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她说的好多话,楚天齐根本就没有听到。

    “你刚才说的胡话是故意装的吧?”宁俊琦红着脸质问道。

    “什么胡话?”楚天齐装着糊涂。

    “就是,就是你说的‘神仙姐姐’,还有“小琦琦”什么的?”宁俊琦的脸更红了,低着头声音很轻。

    看着宁俊琦娇羞的表情,楚天齐感觉心中一动,脸也红了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囧态,他继续胡说八道:“不是说胡话,一开始我看到的就是神仙姐姐,后来又看到了小琦琦。梦里的神仙姐姐很美很美,那个叫小琦琦的小女孩还和我玩过家家呢。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你在盯着我,这才问‘宁乡长,我脸上有花吗?’”

    宁俊琦对楚天齐的话将信将疑,丢下了一句“无赖”,就迅速走出了病房,她去叫楚大娘他们了。

    很快,门口传来哭声:“狗儿呀,狗儿呀,你可醒了。”母亲尤春梅跌跌撞撞的冲进屋子,来到床前。她的后面紧跟着楚礼娟和楚礼瑞。

    “快让妈看看,好好看看。”尤春梅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狗儿,可把妈吓死了,你从回来就一直昏迷不醒,还说胡话。医生说你肩上的伤很深,怕伤着神经,看来没事了。”

    “妈,我没事。”楚天齐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笑容。

    雷鹏进来了,一进屋就看到了睁着眼睛的楚天齐,他紧走几步来到床前:“你醒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十多个小时了。”

    “是吗?”楚天齐问道,“快说说,抓住那些家伙了吗?”

    “抓住了,还有大收获。”雷鹏难掩兴奋的说道,“案子马上就会水落石出了,呵呵。”

    “快说说。”楚天齐催促道。

    “在说案子之前呢,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雷鹏慢条斯理的买起了关子。

    楚天齐急切的问:“什么故事?”

    “美女救英雄的故事。”雷鹏笑的大有深意,“你想不想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