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八十五章 续筋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温斌今天感觉非常惬意,在组织部副部长和纪检委党风廉政监督室主任亲自陪同下,自己风光回归,这是多大的荣耀。不但恢复了“名誉”,反而成了见钱眼不开的优秀干部。

    温斌在配合调查期间,最初怀疑是楚天齐告的他,等他见到了纪检人员出示那封信时,他才判断一定是黄敬祖为了自保而抛弃了他。这让他对黄敬祖充满了无尽的恨意,本来应该是一个战壕的战友,结果姓黄的给自己来了一招落井下石,这也太阴险了。

    温斌回乡里时,和魏龙乘一辆车。等到车子停在乡政府院里,在黄敬祖走到轿车前开门时,温斌已经看到了,但他故意装做不知道,他就是要给黄敬祖难堪。谁让你姓黄的那样无情,我就是要让你看看,没有你姓黄的,老子活的更好。这才有了乡书记给常务副乡长开车门的“美谈”,至少温斌认为这是“美谈”,相信很快全县都会知道黄敬祖伺候自己下车的事。“黄敬祖,这也算是你的报应吧”,温斌想到这里心情大好。

    再想到吃饭时楚天齐的熊样,温斌简直爽到了极点。原以为你姓楚的是个人物,天不怕地不怕呢,从今天表现看也是怂包一个,你也有怕的呀!看来以前是高估他了,自己还有些怕他呢,现在看来是当时太谨慎了,以后自己在他面前要高调一些了,因为他现在不敢惹事。

    姓黄的,姓楚的,还有那几个骚*们,以后我要把你们都治的服服帖贴的,让你们知道我温斌不是吃素的。温斌越想越得意,仿佛看到那些人正跪伏在自己面前忏悔一样,意*到爽点,忍不住发出刺耳的狂笑。虽然办公室门关着,但那号叫声仍然传了出去。

    ……

    就在温斌回来后的第二天,乡里放了国庆长假,加上调休一共七天。

    楚天齐回到柳林堡家里待了三天,帮着母亲干了些农活,还到弟弟的果林去帮了一天忙。第四天就直接去了甘沟村,他一直惦记着常文的恢复情况,也惦记着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常文的腿有知觉没有,几天前打电话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现在也扎针两周多了,如果还没反应的话,要不要继续扎下去呢?

    楚天齐直接骑摩托到了村小学,常文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进来的楚天齐,一边摇着轮椅“走”向楚天齐,一边呼喊着正在屋子里的妻子。

    楚天齐停好摩托,急忙到了常文身边,扶住了轮椅,小张老师也从屋里赶了出来。

    “怎么样?有知觉了吗?”楚天齐关心的问道。

    “还那样,不着急,这也不是着急的事。”常文的语气很平静。

    但楚天齐听出了常文话里的无奈,只好安慰他“不要着急,要相信大夫说过的‘肯定能恢复’”的话。楚天齐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搜寻着。

    小张老师明白了楚天齐的意思,笑着说:“楚助理,你在找楚大叔吗?他去山上采药去了,我们谁也拦不住他。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小张老师一边说着,一边向院外张望着。

    楚天齐听说父亲上山采药去了,心里很是挂念,他知道父亲的左脚是伤脚,没有脚趾头,他很担心父亲的安全。

    ……

    “天齐来了”父亲楚玉良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儿子笑吟吟的说道。他的肩上挎着一只竹条筐,筐里有几支绿色的蒿草样的植物。小张老师伸手就要接过竹条筐,楚玉良却伸手挡住了小张老师伸出的手。

    “小张,这些东西可珍贵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们谁也别帮忙。”楚玉良像是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护着筐里的植物,慢慢把筐从肩上拿了下来,提在手中,直接走进了屋子。

    小张老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楚助理,一周前,楚大叔采回了药,我就接过来给洗了。我看草药杆上有很多毛刺,在洗的时候就给洗掉了,毛刺和水一起倒掉了。等大叔看到光滑的草药杆时,一下子楞在那里,好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只说了一句‘没用了,太可惜了’。从那以后,他的话少了很多,吃饭也很少,只到今天才见到了他难得一见的笑模样。”

    “唉,都是因为我呀,让大叔费心了。”常文在一旁接过了话头。

    看到现场气氛有些沉闷,楚天齐询问起了教学上的事情,常文的情绪很快就好了起来,说到他的学生时更是眉飞色舞。外面忽然起风了,楚天齐推着常文进了屋子,看到父亲楚玉良正在忙活。

    外屋地上放着两个大铁盆,一个铁盆里有放着水,里面泡着那几枝药草。另一个铁盆里有一株泡过的药草,楚玉良正在细心的捡出泡在水里的药草,轻轻的放在另一个盆里。

    楚天齐拿过小板凳坐到父亲身旁,小张老师推着常文进了里屋。

    “你不要动。”看到楚天齐要帮忙,父亲楚玉良说道,“这种草很金贵,叫“续筋草”,至于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它的主要功能就是舒筋活血,对神经受损有独特的疗效。有两本古药书上都有过这方面病例的记载。”

    听到这里,楚天齐不无担忧的问道:“爸,这种药草和书上记载的一样吗?他对常老师的病能有效吗?”

    “你放心,这种药草我见过,以前我还专门学过医呢。”楚玉良压低声音说道,“我的脚受伤后神经也受损了,还是靠这种药草慢慢治好的。”

    这可是楚天齐第一次听到,不禁好奇的问道:“爸,你什么时候学过医?在那里学的?你的脚是怎么受的伤。”

    本来满面带笑的楚玉良,听到楚天齐的话,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不该问的别问。”

    “你老是这样。”楚天齐嘟囔了一句,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小的时候楚天齐就问过父亲伤脚的事,父亲就很不高兴,有一次还差点打了他,所以他们就不再问这个事情。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父亲还是不愿意谈起,看来这里面肯定有让父亲伤心或者是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给你说说这种草药的神奇吧。”可能是觉得自己刚才说话太冲,让儿子很没面子,楚玉良主动转换了话题。“这种草很稀少,主要生长在极寒地区,我原以为这里不会有。只是给常老师扎了十来天了,还不见效果,我就想去山上试试,终于在一个山顶岩石上发现了几株,我就采了两株,结果让小张老师给弄坏了。今天又采了三株,如果有效果的话,我再把剩下的那些也采回来用。”说到这里的时候,父亲还露出非常惋惜的神情。

    “爸,那怎么不一齐采回来?这样多麻烦,再说了老往山上跑也不安全。”楚天齐的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楚玉良哈哈一笑:“要像你说的那样倒简单了,这种药草必须在早上带露珠的时候取下,回来以后马上加工,药效才最好。还不容易保存,而且也需要再长高一些,所以我要分几次去采。另外,在用它配合针灸治疗时也有一些讲究。首先要用铁盆把它洗净,不能用塑料盆。然后把它上面的小刺专门取下来,用刚打上来的井水浸泡。接着再把它的叶子取下,也用刚打上来的井水浸泡。分别浸泡六个小时后,再把针灸用的银针放到两种药水里,然后泡三个小时,这时候就可以用泡过的银针进行针灸了。每天扎两次,每次必须用两种药水泡过的银针分别扎十五分钟才有效果,要先用小刺泡过的银针扎,然后再用叶子泡过的银针扎。”

    听着父亲认真的讲解,看着父亲细致的清洗药草,俨然一名医术高深的医疗教授,楚天齐很感动,感动父亲的这种执着与救死扶伤的精神。

    “还有这么多讲究。那这种药草的根就没用了吗?”楚天齐看着粗壮的草根说道。

    “错了,草根也有用处,把草根放在水里煮过,再经过几道工序后,就会成为膏状,可以做为止血疗伤用,要比现在药店的一些药效果好的多。”楚玉良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站起身出了屋子。

    一会儿,楚玉良拿来了一个小瓶,交给了楚天齐:“前几天采的草药不能用了,我就把根取下来,做成了药膏,昨天晚上刚刚做成,给你拿上用。”

    “爸,你用吧,我整天坐办公室,也用不着。”楚天齐心里很感动,但他还是推辞道。因为他觉得父亲更需要它。

    “叫你拿就拿上,以备不时之需,你可别小瞧它,一般人我还不舍得给呢。我正准备要装在身上呢,让你小子得便宜了。”楚玉良也难得的和儿子打趣道,接着面色一整,“你不用担心我,今天的草根明天就可以开始做药膏,用不了一周就能用了。”

    中午的时候,村主任常海也来了,还拿来了啤酒和一些下酒菜,楚天齐、楚玉良、常海都喝了酒。常文因为受伤不能喝酒,小张老师也没有喝。整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父亲楚玉良就在旁边村委会住宿,楚天齐也过去和父亲在大炕上休息,很快,爷俩都睡着了。

    等楚天齐醒来时,父亲已经不在屋里了,楚天齐感觉酒劲已经完全过了,急忙起来,来到隔壁学校。楚玉良还在弄他的草药。

    楚天齐和父亲以及常文夫妻打过招呼,骑着摩托回到了乡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