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字报震波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记得冯俊飞的母亲叫胡小琴,娘家就是葫芦沟的。

    有一次,楚天齐和冯俊飞干仗。具体是谁先挑的头,想不起来了。反正他骂冯俊飞“有野老子”,冯俊飞骂他“处理品”,还骂他家有个“老瘸腿”,最后两人打在一起。

    正好,冯俊飞的母亲胡小琴来看儿子,看到眼前的一幕,赶紧上前拉架,在同学们的帮忙下,拉开了正在撕扯的二人。

    胡小琴没问打架原因,而是叫过正在擦眼泪的儿子,说道:“俊飞,你的个子比这个同学高,年龄也肯定比他大,你就是哥哥了。你怎么能欺负弟弟呢?快给同学道歉。”

    生性傲慢的冯俊飞,在母亲要求下,极不情愿的向楚天齐说了“对不起”,虽然他声音很低,说的很含糊,可这却是他在青牛峪乡上学期间唯一的一次道歉。

    没想到,蛮不讲理的冯俊飞竟有这么一个宽厚、善良的母亲,因此,楚天齐记住了这个面庞清秀、身体清瘦的女人形象。

    楚天齐回家后,向父亲说起此事。父亲批评了他,并告诉他“冯俊飞的父亲以前是矿工,得病死了,他的母亲很不容易,冯俊飞去城里他大伯家了,他母亲只能在娘家——葫芦沟村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

    ……

    警车就要拐上去葫芦村的小路时,迎面一辆搭着布篷的三轮车开了过来,三轮车停下,上面下来一个男人,迅速向警车跑来。

    楚天齐看清楚了看人,正是葫芦沟村主任胡小刚,楚天齐和赵所长迎着胡小刚走过去。

    “楚乡长、赵所长,我小姑喝药了。她……”胡小刚眼圈发红,颤声说着。

    楚天齐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她喝的什么药?”

    “敌敌畏。”胡小刚向农用车一指,说道,“瓶在车上放着。”

    “赵所长,你继续去村里,我和他们去卫生院。”楚天齐对着赵所长说道,“对了,我用一下你的手机。”

    赵所长把手机递给了楚天齐。

    楚天齐接过手机,拨了出去。万幸,有信号。电话接通了,楚天齐对着话筒说道:“宁乡长,我是楚天齐,有人喝敌敌畏了,马上让卫生院做好抢救准备。”说完,结束通话,把手机给了赵所长,迅速和胡小刚上了农用车车厢。农用车“突突突”的开动了。

    虽然搭着半块布篷,可凛冽的寒风仍然肆无忌惮的猛烈吹过。

    布篷下,一张恐怖的面庞出现在眼前,楚天齐仔细辨认,才发现正是曾经熟悉的那个善良的脸孔。女人躺在褥子上,发紫的脸上布满汗珠,嘴角不时流着白沫,嘴边枕头上湿湿的,上面还残留着白沫和口水的痕迹。她的瞳孔很小,胸脯极速起伏着,并不时发出“哼哼”的声音。

    女人旁边坐着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他们都有七十多岁的样子。老头胡须抖动,紧*咬牙关,眼中噙着混浊的泪水。老妇与其说是坐着,不如说是趴着,她目光呆滞,褶皱的脸上布满泪痕,嘴里不停念叨着:“小琴,苦命的孩儿,你怎么就想不开呢?呜呜……”一边说着,她一边用干巴巴的手掌捶打着车厢。

    胡小刚把楚天齐向旁边拽了拽,说道:“楚乡长,今天三*点来钟的时候,我五奶奶见小姑还没有做饭,以为她睡着了或是生病了,就到西屋找她。谁知,刚挑起门帘,就见小姑‘咣当’倒在地上,她手里的瓶子掉在一边。五奶奶一边哭着,一边喊我五爷爷。五爷爷过去,拿起瓶子一看,是‘敌敌畏’,就赶紧到外面喊人。我正在村委会,听到喊声,才知道出了事,我先向派出所报了警,就赶紧让石头开车送人到卫生院。”

    “在这之前,她有什么异常吗?”楚天齐若有所思的问道。

    “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我小姑平时话少、也不爱出屋。”胡小刚想了想,又说道,“对了,有这么一件事,前几天她到村委会和我说‘小刚,以后多照顾照顾你五爷跟五奶奶’。当时我也没觉出什么,就说‘小姑,你放心,我会像对待亲爷爷奶奶那样对待五爷和五奶奶的’,现在想起来觉得有点反常,可能那时候她就有这个心思了吧。”

    “哦,出事前后,他都接触过什么人或是碰到什么特殊的事了吗?”楚天齐问道。

    “没有啊。”胡小刚挠了挠头皮说道,“哎,对了,去村委会那天,她刚从县城回来。”

    “哦……”楚天齐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车上更静了,只能听到老妇的呜咽声和胡小琴气管偶尔发出的“呼呼”声,再有就是不时吹打着脸庞的寒风发出“呜呜”的声音。

    ……

    农用车终于进了卫生院,院长和一名女医生正在等候。大家迅速把胡小琴抬下车,送进医务室。院长让楚天齐和家属退到外面,和女医生一起开始给她洗胃。

    众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候着,不时透过门上的玻璃向里张望。

    过了一会儿,宁俊琦也来了。胡小刚又把情况简单向她说了一遍。

    “家里人呢?”宁俊琦问道,“子女呢?”

    楚天齐忙说道:“她是组织部冯科长的母亲。”

    “啊?”宁俊琦很惊讶。

    胡小刚接过话茬:“出来时,我让村会计通知他了。”

    此时,屋子里传出呕吐的声音。楚天齐通过玻璃看到,女医生正用筷子在朱小琴的嘴里来回的捅着,不时有污水从嘴里吐出。

    既然是冯科长的母亲,那就是冯副书记的弟妹了,宁俊琦也就和楚天齐在长条椅上坐下来,一起等着冯俊飞的到来。

    又过了有一个多小时,院长从医务室走了出来,他边擦汗边说:“病人已经醒了,只是还有些迷糊。我们给她彻底洗了胃,并让他充分的进行了呕吐,刚给她注射了阿托品,现在已经给她吸上氧气、输上了淡盐水,应该问题不大了。”

    “辛苦你了,院长”

    “谢谢!”

    宁俊琦、楚天齐同时说道。

    院长摆了摆手:“不客气,应该的。”

    ……

    发动机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辆“桑塔纳2000”轿车“吱”的一声停在了院子里。车门一开,车上下来三人,当先一人快速冲了进来,然后直接进了医务室。后面的两人也急步走进了医务室。

    宁俊琦、楚天齐看到进入医务室的三人,有两人都认识,当先一人正是冯俊飞,后面进来的男人是冯志国。和冯志国一同进来的女人没见过,看年岁应该是冯志国的老伴。

    屋子里传出“妈,妈”的呼喊,宁俊琦和楚天齐知趣的到了旁边的屋子,随时关注着他们三人出来。

    过了一会儿,屋门一响,传来了冯志国和院长交谈的声音。宁俊琦、楚天齐急忙出了屋子,来到冯志国面前,叫了声“冯书记”。

    看到楚天齐的一刹那,冯志国内心就是一翻腾:怎么什么事都有他?其实他刚才进来时就看见宁俊琦和楚天齐了,一是因为他着急见病人,再一个就是他看到楚天齐就不舒服。但是,总不能不见,这才从屋里走了出来。

    冯志国把右手伸向楚天齐,楚天齐也握住了冯志国右手。

    “感谢,非常感谢。听院长说,小楚一直护送着病人,小宁又给联系了卫生院,我们做为家属万分感激。”冯志国内心复杂,既不想看楚天齐,但也觉得对方今天做了对自己有利的事,总要表达心意的。

    宁俊琦急忙代替楚天齐回道:“冯书记,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遇到别人家的事,我和小楚也会这么说的。”

    楚天齐附合道:“对,我们应该做的。”

    冯志国松开了握着的手。

    “病人清醒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让人准备晚饭,请冯书记和家人一起去用餐。”宁俊琦邀请道

    “小宁,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现在我们什么都吃不下,你们就回吧。谢谢,谢谢!”冯志国说着,向宁、楚二人连连挥手。

    看冯志国心意坚决,宁俊琦说道:“冯书记,那我们一会再过来了。”

    冯志国回道:“不用了,我们一会还要和病人商量一些事情。”

    看来冯志国一家人需要一些自由时间,宁俊琦和楚天齐只好告辞出来,冯志国难得的送他们到了卫生院大院里。

    ……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冯志国给宁俊琦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走了,再次感谢她和楚天齐。

    第二天,楚天齐从卫生院长口中得知,胡小琴不愿跟冯俊飞他们走,依然坚持回了葫芦沟。冯副书记三人回了县城。

    ……

    几天后,有两个消息传播开来。

    一个消息是说,冯副书记夫人直接闯到了县委常委会会场。质问赵中直和众位常委“为什么相信大字报诬告,对一名为党工作三十多年的老同志随便怀疑、调查,并致使另一当事人因不堪忍受侮辱而喝毒药以死明志。”这个消息的真假,楚天齐无从得知,但冯志国被恢复工作是千真万确的事,县里的电视新闻里已经有冯志国的身影了。

    还有一个消息说,冯志国的大字报是常务副县长安排人贴的。对于这件事,楚天齐从雷鹏那里得到了“内部消息”:确实如此,当事人也承认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