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一百二十五章 物是人非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着女孩双手递过来的本和笔,楚天齐尴尬不已,说话都有些结巴:“签,签字,签什么字?”

    “名人、明星都要给粉丝签字的。”女孩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就是你的粉丝。”

    这是哪跟哪啊?楚天齐有点哭笑不得。笑话,英雄更应该低调,我怎能随便签字呢?这又不是演员走穴。当然这是楚天齐心里的玩笑话。

    从他本心来说,确实没拿那件事当回事。只不过自己当时赶上了,当然自己要比一般人幸运一点,就是自己会武功。否则,别说英雄了,就是给颁个“特级战斗英雄称号”,自己也看不到了。顶多就是为了弘扬正气,别人费尽千辛万苦给自己一个申请一个“烈士”称号罢了。

    “给我签一个嘛!”女孩的声音含糖度还挺高,这让楚天齐更加不自在。

    “我不能签。”楚天齐坚定的回答。

    “真不能签?”

    “不能签。”

    “至于吗?”

    “反正就是不能签。”

    “不签拉倒,你以为谁稀罕啊?”

    女孩说完,“气哼哼”的走了。

    看到女孩刚才和楚天齐发生“争执”,好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有的人面色还不善,显然他们没听清女孩和楚天齐说什么,也没有看到电视的内容。他们大概是认为楚天齐在难为服务人员吧。

    ……

    就在楚天齐和女孩为了签名僵持着的时候,在沃原市的一幢住宅楼里,一对男、女正在激烈争吵着,准确的说是一个男人对着女人大吵着。

    “你这个贱货,又开始哭天抹泪了。”男人的声音,“不就是见到老相好了吗?还是从电视上还到的。你发什么情?人家早把你抛到九宵云外了。”

    “你胡说什么,我,我是来那个疼的。我早忘了他了。”女人哭泣着道。

    “别来这一套,早不哭晚不哭,看到他就哭。你还说把他忘了,那为什么我一进屋,你就要换台,还不是心里有鬼?”男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女人喝斥着。

    女人捂着肚子,表情痛苦抽泣着:“我不是怕你多心吗?你没让换台,我不就没换吗?”

    “里外都是你的理了,得了便宜又卖乖。”男人越说越来气,“你要是还想让他*,就去找他呀。”

    “你,你,你无赖,我每个月来那个都会肚子疼的,你知道呀?”女人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少他妈转移话题,你是被老子说到心里了。你总说每个月疼,以前我还以为是真的,今儿个看来,你他妈就是装的。这么长时间了,你也没给老子怀上个一儿半女,我看你是以前和他骚过劲了吧。”

    “你,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咱俩第一次的时候,你没见到红吗?”女人停止哭泣,质问道。

    “呵呵,说起这事老子就来气。那天老子喝多了,谁知你拿什么东西抹上让老子看的?”男人面目狰狞的说,“你俩好了四、五年,就那么本分,鬼才相信,除非他身体不正常,不是男人。”

    听到这里,女人大吼道:“不许侮辱他。”

    “操*妈的,还敢教训老子了,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男人说到这里,怒不可遏的左手抓起女人头发,右手狠狠扇在女人脸上,眨眼间女人已经挨了五、六个耳光。女人用手紧紧护着脸颊,身体扭曲着,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哀号。

    男人发泄一顿后,把她甩向一边,口中咆哮着:“滚,你给老子滚。”

    女人的脸上已经肿*胀不堪,她头发披散着,摸索着爬到屋门口,艰难的举起手打开了房门,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男人冷眼旁观,看到女人出了屋门,他冲上去,对着楼道吼着:“滚,滚远远的,永远别给老子回来。”

    ……

    为了快点儿离开饭馆,楚天齐要了一碗米饭,就着菜快速吃完了,还有一壶酒,干脆也不喝了。他站起身,走向服务台。

    “结帐。”楚天齐向女孩说道。

    女孩的脸紧绷着,从旁边拿过笔和纸,用手指着纸上的一处地方,语气不善的说道:“签字确认。”

    楚天齐一看女孩的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亏理似的,可又不能说什么。于是,大致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刷刷刷”几下,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楚天齐。

    女孩忽然狡黠的一笑,把结帐单拿起来。楚天齐此时赫然发现,自己的字并没有签在帐单上,而是签在了下面垫着的一个本上。女孩快速收起本子,放到服务台抽屉里,冲着楚天齐一扬嘴角,那意思像是在说“怎么样?还是得给我签吧。”

    刚才只顾得想着尽快离开这里,没想到着了小姑娘的道。转而一想也释然了,人家在“追星”嘛!自己总不能再跟一个小姑娘抢本子吧。不过,他还是说道:“不厚道。”

    此时的女孩已经是满脸笑意,不急不缓的说:“兵法有云,不能强攻,只能智取。”

    楚天齐没有再与女孩计较,直接掏出五十元钱放在服务台上。

    女孩抓起五十元钱,快速塞给楚天齐:“不能收你的钱,你是英雄。”

    这是什么逻辑?楚天齐当然不能不给钱,双方推扯起来。最后楚天齐把钱塞到女孩手上,迅速出了饭馆。

    手中拿着五十元钞票,看着迅速离去的伟岸身影,女孩儿痴痴的道:“英雄,这才是英雄。”

    她好半晌才缓过来,手中拿着钞票,向门口跑去。边跑边喊:“英雄,找你钱……”可门外哪还有“英雄”的影子。她心中暗暗道:英雄,我一定要找到你,我就不信了,在沃原市还有我陆娇娇找不到的人。

    ……

    楚天齐略有些“狼狈”的逃出了“砂锅居”,只到确认后面没人跟着,才放缓了脚步。

    想想也挺有意思,这个女孩还真“狡猾”,竟然智取了自己的签名。签名也没什么,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书法家,即使大书法家也愿意让墨宝流传与世的。就是可惜了,一顿饭花了两顿的钱。自己现在一个月才将近四百元的工资,多花的二十多元够自己一周的烟钱了。

    大概是喝了二两酒的缘故,尽管伴着冷风的雪花不时拍打在脸上、手上,可楚天齐却感觉不到冷。

    楚天齐沿着路边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街旁的门店都笼罩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现在,已经走到了服装一条街,他记得就在那家名叫“青春”的运动服装店,两人买了一套情侣衫,他选的是白底绿道的T恤,他给她选的是白底粉道的T恤。店铺还在,透过玻璃,依晰看到里面的布局几乎没变,可光临的人已经变了。

    虽然已经是冬夜了,可这条街因为是沃原市比较繁华的商业街,门店与路边便道上仍不时有行人来往穿梭着。积雪没有影响人们出行的步伐,反而在灯光与欧式建筑的映衬下,更增加了一些情调。

    看着路边曾经熟悉的景物,忽然感觉陌生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心里有一丝淡淡的愁绪在漫延。

    一组闪亮的霓虹字进入眼帘:千里来相会。这是一间咖啡厅的名字,是沃原市数一数二的咖啡厅。楚天齐就到过这里两次,一次是他偶尔路过,他无意间看到她和另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上了奥迪车。后来,她主动和他说起了那间咖啡厅,她说她喜欢那里优雅的环境,也向往那样的氛围。尽管他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他没有问起见到她和另一个男人出入那里的事,他心里在想当时他们只是正常往来,因为并没见到两人有什么过于亲密的举动。

    还有一次,就是在两年前的农历七月初七,他在这里等着她。那天的情景,他现在还历历在目。为了向他表白,他选了传说中“鹊桥相会”的日子,选了这家既高雅又浪漫的咖啡厅,尤其是提前一周就定下了被赋予美好寓意的包间:情定今朝。

    然而,再美好的愿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只不过是肥皂泡罢了。那天,在苦苦的等待中,她终于来了,她送给了他几个字:我俩不合适,分手吧。

    她说的多么轻松,可他的心几乎要碎了,等他跌跌撞撞追出去的时候,看到是只是绝情的眼神和坐上奥迪车的背影。

    看着眼前的情景,想着过往的种种,他不禁双眼有些模糊。

    努力抹了把脸,向前走去。前面已经是大青河了,此时的河水已经结冰。大桥上汉白玉栏杆旁,不时有成双结对的男女在窃窃私语,或悠闲漫步。雪白的栏杆,暖黄色的路灯光,雪白的积雪,天空中扬拨洒洒的雪片,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可现在却觉得无比的陌生和疏远。

    此时,栏杆旁便道上,一个女孩正把手中的积雪“悄悄的”放在男孩的衣领中,男孩“发现”了女孩的“阴谋”,于是采取了猛烈的反击。霎时间,男、女“扭打”在一起,不时传出“叫你再坏,叫你再坏”、“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的声音,渐渐的没有了任何声音,只看到了紧紧挨在一起的两个人影。

    看着这样的场景,简直就是自己剧本的翻版,可早已经物是人非了。剧中原版的那个“她”在哪里?她还好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