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十七章 血溅玉赤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借着微弱的灯光观察到,迎面来的这些人尽管也蒙着面,但和以前的黑衣人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穿的是一身灰黑色的运动衣,手中拿的是斧子。

    “难道他们不是一伙的?”这是楚天齐的第一反应。

    身后的吵闹声越来越大,黑衣人越来越近。

    前有斧头挡路,后有砍刀围追,怎么办?这可怎么办?难道还能上天不成?上天是不可能的?对了,可以上墙啊!

    想到上墙,楚天齐扭脸看了一下,巷子两边的墙壁一边高一边矮,矮墙也有三米多高。这难不倒楚天齐,就见他略微向高墙的一面退了几步,迅速跃起,右脚点在后面高墙上,借着墙壁的反作用力,向前弹射*出去。在双脚落地的刹那,再次跃起,又一个起落,身体已经贴在矮墙上。他双手抠住墙面突起处,宛若狸猫一样游到了矮墙墙头上,坐在了上面。

    以上动作就在眨眼之间一气呵成,巷口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不见了楚天齐的身影。他们一楞之后,反应过来,快速冲进了巷子。此时,黑衣人也到了近前。

    楚天齐看着下面的两拨人,心中暗自庆幸。就在这样的小巷,在砍刀、斧头的招呼下,难保不被伤着。就在他心中盘算的时候,巷子里发生了一件他想不到的事情。

    斧头队和砍刀队的人相遇了,没有任何语言,忽然斧、刀并举,倾刻间,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火星四溅。

    “操,他们怎么干上了?”楚天齐稍一思考,明白了:哈哈,他们两拨人都把对方当成了老子的人了。

    “叮当”、“哎哟”之声不绝于耳,楚天齐看着下面的打斗,感觉特别刺激,这不是影片中的场景吗?没想到今天看到真的了。他被下面的场景吸引了。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楚天齐才喘匀了气。“哎呀,我还看什么热闹?现在不跑更待何时。”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微猫着腰,沿着墙头向巷口跑去。就在他跳下墙头的时候,带下了一块石头,发出“扑通”的声响。

    “别打了,姓楚的跑了。”巷子里传出了一个声音,叮当声骤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他们追了出来。

    楚天齐一边跑,一边琢磨:我该往哪跑?这么多人,他们还有车,一旦被追上可怎么应付。

    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了,主街上只有零星的车辆经过,几乎没有行人了。楚天齐一边跑一边试图拦车,可是没有一辆停下,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举着砍刀、斧头的庞大人群,谁敢停车呀。

    跑啊跑啊,又跑过了几条巷子,忽然前面的路已经走不通了,亮着大灯的六辆越野车齐刷刷的停在了路上。楚天齐向四周看了一下,很悲催,路的一边是已经关门闭户的各种商店,另一边是黑黢黢的野外,根本就没有可供通行的巷子。

    怎么办?怎么办?楚天齐的大脑快速运转着。

    不容楚天齐多想,后面的追兵已经到了,哗啦一下,斧头队和砍刀队围成了一个大圈,把楚天齐困在中间。

    还能怎么办?打呗。楚天齐自问自答给出了答案。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两张手纸,轻轻擦拭着腰带扣,很快金属腰带扣露出了本色。在灯光的映照下,皮带扣上面的盾牌图案发出银色的光芒。

    皮带扣的图案和警察腰带的图案很像,但却有区别。这条皮带是父亲送给楚天齐的,当时父亲告诉他“这条皮带很特殊,千万不要弄丢了”,所以楚天齐格外细心呵护。这条皮带用了这么多年,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太特殊的地方,就是觉得金属头很结实,到现在一点也没有磨损的痕迹。今天他才发现,皮带是异常的结实,刚才多次和砍刀触碰,可是上面连一点损坏的痕迹也没有。他觉得很神奇,也同时觉得父亲有点神奇。

    其实当时解下腰带御敌,也是情急之下的一个无奈之举,没想到它却是一件很应手的兵器。还要庆幸自己的裤子既能系腰带,又有松紧带,否则没有腰带在上面,裤子还不得掉下来呀!

    黑衣队和斧头队可能是接受了教训,已经把包围圈进行了调整,由原来的一圈围着,变成了两圈围着。还有一部分人直接分散在两个圈的外围,这分明是要采取车轮战术和防止楚天齐逃跑。

    一个个健硕的身影,只有眼睛露在外面,他们手中的刀、斧明晃晃的,只等着一声命令,将中间这个人碎尸万断。

    跑是跑不掉了,又没有救兵,楚天齐知道只能硬拼了。但看着外围三、四十号的人,他觉得今天要悬,弄不好要交待了。

    楚天齐明白,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说不准身上还有命案呢。既然他们盯上了自己,那就只有硬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临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楚天齐心一横,暗道:孙子们,来吧。

    围在最里圈的人终于动了,他们一共八个人,手中刀、斧并举,一齐向楚天齐身上招呼过来。

    八把刀、斧齐刷刷过来了,离头顶还有五十厘米……

    三十厘米……

    十厘米……

    五厘米……

    三厘米……

    ……

    众人皆以为楚天齐肯定躲不开了,有的人甚至出现幻觉,幻觉中楚天齐已经面目全非、血肉模糊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忽然,银光一闪,一条乌龙腾起,卷住了八柄利器。八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手上一松,刀、斧已经脱手而出了。

    楚天齐一抖手,皮带展开,八柄利器飞了出去,齐刷刷嵌入一辆越野车上。

    “嗡”,失去利器的八人迅速跳出圈外,头脑尤自迷糊着,他们不认为这是真的,武侠小说中的情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是,这就是真的,车身上的露出的刀柄、斧柄还在颤着呢。

    震撼,绝对的震撼,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全场的人都震惊不已。

    楚天齐也震惊自己的这一招,这是父亲教的大杀招之一,叫“龙吸水”。楚天齐从来没有在实战中用过,以前碰到的一些混混、地皮根本不需用这招。今天他看形势险俊,就想先声夺人,果然,这一招震住了所有人。但他也有苦衷,这一招需要把内力快速集中到食、中二指上,因此特别消耗内力。

    安静,绝对的安静,许多人心里都在想着“要不要打下去。”

    三十秒,

    一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

    还是没人动。

    楚天齐利用这一段时间已经将气息又一次调匀,神色镇定的看着这些人。

    “杀”,“半球”女人发话了,她明白,不能再耗下去了,否则,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战心了,没有战心也就意味着没有战力了。况且一旦警察赶来,那就更麻烦了。

    听到“半球”女人的话,又有八个人围了过来。这次他们没有像上次一样一齐进攻,而是两两一组,攻向楚天齐上下左右的不同方位。

    这下就麻烦了,楚天齐一人需要应对不同方向的攻势,加上这组人加了小心,不可能再像上次那样轻易夺走利器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对方的人换了一组又一组,可楚天齐的体力却越来越差了。对方现在打的很明智,没有完全采取拼命的方式,而是尽量游斗,以期在楚天齐体力耗尽的时候一击杀之。

    又是一招“龙吸水”,只卷住三柄利器,可楚天齐却耗费了大量内力。他头上汗水涔*涔,热气直冒,刚顺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两把砍刀已经削了下来。来不得半点迟疑,他一闪身躲开了。紧接着,一把利斧劈了下来,他一抖手,用皮带去接,对方却及时撤回了斧头。

    楚天齐的呼吸越来越重,一道道汗水流过脸颊。

    “弟兄们,加把劲,这个小子不行了。”那个“半球”女人的声音响起。

    听到“半球”女人的声音,这些人一下子来了精神,砍刀、斧头招呼的更加有劲。

    此时,楚天齐的心境却是另一番情景。

    “怎么办?怎么办?用绝招中的绝招?可是,一使用又会肚疼难忍,招数根本就使不出来。”

    “那总不能活活的累死,或者被砍死吧?”

    楚天齐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最后他心一横:“用绝招,不能等死。”

    打着打着,就见楚天齐一副力不可支的样子,脚下的步伐也出现了零乱,这些人“嗷嗷”叫着,打的更加起劲。

    楚天齐心里默念着:“龙游浅水、虎落平阳”,连续进攻了两招。只是他的招式看上去没有一丝力道,更没有一点章法,对方轻轻松松就躲过了。忽然,一柄斧头从肩头划过,斧头过处,鲜血喷涌而出。

    “那小子不行了,他流血了,快呀!”“半球”女人再一次大声“叫嚣”着。

    此时,楚天齐闭上眼睛,大吼了一声:“飞龙在天”。他的吼声划过暗夜,刺破苍穹,传出很远、很远,震的现场的人耳膜隐隐生疼。只见他身形腾起,右手皮带划出弧形,直奔对方利器而去,同时左手挥出,虚空拍向外围的人群。

    “飞龙在天”终于使出去了,楚天齐咬紧牙关准备着迎接小腹处那撕心裂肺的痛楚。

    站在外围的人,看到楚天齐凌空拍出的左掌,只觉得可笑,因为他们看不到任何力道,他们只看到这个人肩上的鲜血在喷涌而出。

    “这个家伙彻底完了。”现场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包括楚天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