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九十九章 父爱如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随着雷鹏的讲述,楚天齐知道了那天晚上一些事情的详情。

    ……

    当时,在“涮吧”吃火锅时,雷鹏接了公安局的一个电话。他快速回到局里,大家都在等着他,这是临时召开的一个紧急案情分析会。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会议才结束。雷鹏开上车正要回家,无意中看到车后排座椅上的几个手提袋,才想起这是楚天齐买的东西。为了不耽误楚天齐的使用,雷鹏直接来到了县医院。

    县医院,楚天齐没有回来,宁俊琦还在医院等着他。她要把杨大庆写的材料亲自交给楚天齐,另外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探讨。

    按常理,楚天齐早就应该回到医院了,这时候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雷鹏和宁俊琦都不放心,就一同出来找他。先去了“涮吧”火锅店,正准备打烊的店老板告诉他们,客人早就走了。又找了两条街依然没有发现楚天齐的身影。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属下给雷鹏打来了电话:“头,接到举报,在外环路有人械斗,怎么处置?”

    “你马上通知值班人员做好准备,随时等我通知。”雷鹏吩咐完,挂断了电话。

    尽管担心楚天齐,但做为刑警队长,还是要对事发现场了解一些。

    雷鹏是穿过两条巷子后到了外环路的,刚一到外环路,就远远的看到前面围着很多人,再远一点还有几辆越野车开着大灯。雷鹏把车子熄了火,和宁俊琦下了车。四外看了一下,正好旁边有一个新建的二层小楼,小楼只建了主体结构,门窗还没安装。雷鹏从窗口进去,宁俊琦也跟上了。来到二楼,雷鹏用手中的红外线望远镜向现场瞭望。

    雷鹏只看了一眼,就把望远镜给了宁俊琦,然后赶忙打起了电话。

    宁俊琦好奇的拿起望远镜,就在她把焦距对准现场的时候,看到了震惊的一幕:一个人身在半空,手中挥着一条鞭子,肩头正有东西喷射着。这个人这么熟悉,好像……

    “楚天齐”,宁俊琦大喊道,“你不能死,不能死。”

    此时的雷鹏,已经布置完毕,二人匆匆下了小楼,来到外面。警察很快和雷鹏汇合了,于是拉响警笛到了现场。

    ……

    楚天齐正听的津津有味,忽然,雷鹏“嘿嘿”一笑,调侃道:你可真行,直接就倒在了宁乡长的怀里,一般都是英雄救美,你可倒好,来了个美女救英雄。”

    “证明哥们有魅力。”楚天齐嘻皮笑脸道。

    “别吹了。”雷鹏神秘的说,“我看你俩有门,你没见她哭的眼睛都肿了?”

    ……

    高副院长进了病房,宁俊琦在后面跟着。

    “感觉怎么样?”高副院长关心道,“伤口疼吗?”

    “感觉不错,伤口也不疼。”楚天齐如实回答。

    “你可真够命大的,伤口那么长,竟然没有失血过多。”高副院长说道这里,忽然问道,“你的伤口处抹过什么吗?”

    楚天齐心中一动,还是回答道:“也没抹什么,就是一个小土方,用草根熬的药膏,是我爸给我的。”

    听楚天齐说的含糊,高副院长没有深问,自言自语道:“很像,只是效果更好一些。”说完,嘱咐几句就走了。

    楚天齐看向宁俊琦:“宁乡长,你见到我的时候,看到我肩头流血了吗?”

    “好像没流,如果有的话肯定会流到我身上的,当时我就……应该不流了。” 宁俊琦没有说出“抱着你”三个字,她的脸却红了,“对了,我下午还要开会,先走了。”说完直接就走了出去。

    “我也先走了。”雷鹏说道,“宁乡长,跟我坐车吧。”

    宁俊琦点点头,等上雷鹏一起走了。

    ……

    夜深了,楚天齐坐了起来,看了看旁边床*上熟睡的弟弟。他轻轻下了床,穿上鞋,披上衣服,向外走去。他要去看父亲,白天想去,结果被母亲拦住了,母亲的理由是自己的身体还没恢复呢。

    楚天齐今天住的病房,就是前几天弟弟住的病房,和父亲的套房紧挨着。

    楚天齐来到套房门口,轻轻一推,门开了,外屋的床*上没有母亲。他又轻手轻脚的进了套间里屋,姐姐也没在沙发上,可能是和母亲去公共卫生间了吧。他轻轻的到了病床前。

    病床*上,父亲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样。父亲头发花白,颧骨突出,脸色蜡黄,和入院前判若两人。头上的网子已经取掉,只在伤口处贴着一小块纱布,周边剃掉的头发长出了头发茬,父亲已经住院十天了。

    看着病床*上的父亲,楚天齐百感交集。他已经明白,自己能够止血,完全是因为父亲给的药膏,这才没有失血过多。而父亲受伤时,因为身边没有药膏,这才失了很多的血。万幸的是父亲被抬回学校时,及时上了药膏。如果当时父亲把给自己的药膏装在身上的话,又怎么会失血过多,至今昏迷不醒呢?

    昨天的打斗,如果不是父亲教的功夫,自己早被剁成肉酱了。如果不是父亲给了自己特制的皮带,自己又怎么能打倒三十多号人呢。如果不是父亲传授给自己绝招,可能自己早就归天了。

    当初父亲嘱咐“不要轻易使用绝招”,自己还不理解,现在楚天齐明白了父亲的用意。绝招一共三式,“龙游浅水”、“虎落平阳”两式是第三式的伏笔,其实就是示敌以弱,从而诱敌深入。这两招如果运用不够娴熟,就容易造成自己受伤,如果运用顺利,最后一式“飞龙在天”又伤人过重。这就是父亲嘱咐自己的原因所在。

    在三姐弟中,父亲把武功只教了自己,特制皮带只给了自己,药膏也只有自己得到。父亲对自己的爱是无私的、伟大的,甚至是更偏爱的。而自己却在纠结血型,纠结是否亲生,这怎么对得起父亲的偏爱?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楚天齐内心惭愧不已。

    “爸,我是天齐,我来看你了,你快醒来吧。”楚天齐抚摸着父亲的手,轻轻伏下*身子说道,“你知道吗?我们都在惦记着你,我妈已经瘦的脱了相了。为了照顾你,姐姐家的妞妞也委托别人照看了。礼瑞给你输了六百CC的血,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复原呢。”

    父亲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楚天齐仍然在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知道你肯定也惦记我们,只不过是想多睡一会儿,把这么多年缺的觉补回来。爸,你最惦记我了,你教我从小练功夫,又把特制皮带给了我,这次又把救命的药膏给了我。”说到这里时,楚天齐已经轻轻的抽泣了,“爸,要不是你教的功夫,要不是你给的皮带,要不是你给的药膏,我早就没命了。可是你傻呀,你怎么就不知道把药膏放自己身上一些呢?爸,我知道,你不舍得我们,就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我还听到你在叫儿子坚持呢。爸,你快醒来吧,我还等着你陪着我,保护我呢!”

    “天齐,天齐。”一个声音响起,虽然微弱,但足够楚天齐听到。

    “谁在喊我?”楚天齐一楞,随即抬起头。

    此时,父亲粗重呼吸着,口中还在喃喃着:“天齐,天齐,首长,放心,放心。”

    “爸,爸,你是听到了吗?”楚天齐惊喜的说着。

    “首长,天齐,放心,王娟,老高。”楚玉良依旧在重复着这几个词语。

    就是这样,已经让楚天齐兴奋不已了,他相信父亲肯定能感知到自己的话,这也让他更增加了唤醒父亲的信心。

    父亲不说了,又是那样安静的躺着。

    母亲和姐姐走了进来,看到楚天齐在呼喊着,就焦急的问道:“怎么啦?怎么啦?”

    “我爸爸说话了。”楚天齐眼中噙着泪花说道。

    尤春梅神情一松,接着疑惑的看着儿子:“狗儿,你真听到了?不会是你的伤……”母亲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楚天齐听出了母亲话里的潜台词:不是你因为受伤,脑子有问题了吧?

    楚天齐松开父亲的手,让母亲和姐姐坐下。

    “妈,你是怀疑我伤到了脑子在说胡话吗?”楚天齐哭笑不得的说,“你放心,我的脑子一点问题都没有。我白天想过来,你不同意,怕我身体吃不消,实际上我已经没问题了。刚才,我怎么也睡不着了,见礼瑞睡的很死,我就轻手轻脚过来了,正好你们不在,我就和我爸说了会话,他就有反应了。”

    “哦,你爸说什么了。”尤春梅追问道。

    楚天齐回答:“他说了‘首长、老高、王娟’,还说了‘放心’什么的,也叫了我的名字。”

    “首长,老高、王娟、放心。”尤春梅嘴里念叨着,接着摇摇头,“以前没听他提到过首长、老高、王娟,更不知道他说的‘放心’是指的什么呢。”

    三人沉默着,同时也在期待着楚玉良再次说话,可他就那样静静的躺着,根本不像能说话的样了。甚至连楚天齐都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可自己明明听到父亲说了好几遍,肯定不是幻觉。

    尤春梅忽然问道:“狗儿,你是说刚才你和你爸说话的时候,他就说话了?”

    “嗯”,楚天齐点了点头。

    尤春梅自言自语道:“奇怪了,我和他说了那么多的话,也没听到他说话呀。”母亲依然心有疑惑。

    又说了几句话,楚天齐回了自己的病房。他现在也有点不确定自己究竟听到了吗?但仔细一回想,肯定不会错,加上几天前的那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父亲说话了。

    那为什么母亲、姐姐、弟弟也和父亲说话,他就没反应呢?为什么呢?只有一个解释:父亲的心中始终更惦记着自己,对自己更偏爱一些。想到这里,楚天齐的眼睛又湿*润了,大脑中闪现出四个字:父爱如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