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十章 激烈交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组织部考核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党政办小*打开门,楚天齐就去了,用电话找姜教授,家里没人接,单位也没人接。又打刘院长和欧阳主任电话也没人接。怎么会这样啊?姜教授不在家也不在单位,难道是在上班的路上?可是刘院长和欧阳主任休息的地方明明就是办公室的里间,按道理能听到电话呀,难道都出门了?又拔打了一遍还是没人接,楚天齐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办公室。

    刚八点半,内钱电话响了,楚天齐接起一听,是小姚通知十点在会议室开会。

    十点整,会议开始,黄敬祖主持会议。

    “同志们,开会,我是昨天晚上回来的,今天召集股级以上干部开会主要是两件事:第一件是关于县委组织部的考核,请温斌同志介绍一下情况。”黄敬祖开门见山的说道。

    “黄书记,各位同事,大家好,昨天的考核很顺利,考核组对乡党委、政府的工作很满意。有些事情涉及保密,我单独向黄书记汇报。下面我对一些不涉密情况通报一下……”

    与此同时,县委组织部也正在召开部务会议,会议是八点半开始的。魏副部长刚汇报完。

    部长郑义平说道:“魏龙同志,你刚说的青牛峪乡养殖户贷款的事,是属于政府工作范畴,组织部也不能伸手太长吧。”

    魏龙据理力争:“但也涉及到干部使用的问题。”

    郑义平不悦的道:“有些牵强附会吧。”

    魏龙微微一笑,从文件袋中取出一张纸:“部长,我这里有青牛峪乡党委报的一份文件,就是关于这件事的,我们不能不过问吧?”说着,把纸递给了部长郑义平。

    郑义平皱了皱眉,接了过来。

    魏龙像是在解释,但语气却很坚定:“部长,这是昨天青牛峪乡党委委员、常务副乡长温斌同志交给我的。本来想第一时间报给您,可是昨天回来晚了,怕打扰你休息。事情又很紧急,我就会上拿出来了。”

    “那你的意思呢?”郑义平反问道。

    “部长,不是我的意思,应该是组织部要拿意见。青牛峪乡党委的文件上已经明确,这件事是由楚天齐一直在全权负责,我们应该给他一个处分。”魏龙的口气很硬。

    郑义平脸上微变了一下色,又恢复了平静,说道:“魏龙同志,你是在命令我吗?”

    “不敢,我只是觉得组织部应该有一个处理意见。”魏龙阴阳怪气的说着,又补充到,“县委志国书记也说过,党政机关出事情,归根结底还是用人出了问题。”

    郑义平心头火起:好你个魏龙,仗着上面有了靠山冯志国,总想和自己叫板,把手伸的很长。转念一想,魏龙的靠山现在是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很可能会成为县委书记。如果魏龙在中间挑拔事非,以后自己的工作也会很被动。

    不过,郑义平不想被魏龙牵着鼻子走,沉声说道:“青牛峪的报告上虽然说了这个事是楚天齐全权负责,但现在还没过还款期限,就这么早处理干部显然不合适。所以,我提议:如果青牛峪乡养殖户贷款没有按时还上,并且造成了影响和后果,就要对楚天齐进行处分,具体处分要视造成的影响和后果的严重程度而定。”

    魏龙听到这里,心中一喜:虽然郑义平没有同意现在就处理楚天齐,但同意了如果贷款还不上就处理,这样也行,正要说同意。冷不防就听郑义平问到了自己:“魏龙同志,如果按期还上贷款呢?”

    按期还上,开什么玩笑,明天可是最后一天,拿什么还?魏龙心中想着,就说道:“还上就不处分了呗。”

    “那怎么行,我们对待干部要公平。如果按期还上,就要对楚天齐进行奖励。”郑义平没等魏龙答话,又说道:“请大家就我对青牛峪乡养殖户贷款一事进行表决,同意我的处理意见的请举手。”郑义平第一个举起了手。

    魏龙正要提自己的意见,又想到贷款就不可能按期还上,也举起了手,郑义平的提议部务会全票通过。

    “部长,那我把部务会议内容报县委备案吧?”魏龙要趁热打铁。

    郑义平看着魏龙的嘴脸就恶心,没好气的说:“随便。”心中想道:楚天齐这小子,自求多福吧。

    十分钟后,会议结束,魏龙让人立刻把关于楚天齐的表决决议报到了县委。

    组织部部务会议是结束了,青牛峪乡的会议却开始了激烈交锋。

    温斌正在发言:“刚才黄书记提到了今天会议的第二件事,是关于养殖户贷款的还款进展程度。那就要问楚天齐同志了,你可是全权负责此事呀,这也是在乡党委会和乡全体干部会上一致通过的。

    请楚天齐同志说说,养殖户还款的款项来源落实了没有?什么时候还款?明天可是最后一天了。如果还不了款,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了吗?你准备怎么办?”

    听到温斌点到了自己,楚天齐站起身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在联系法院,他们承诺一有款项第一个解决外贸公司欠养殖户的钱,另外,养殖户申请贷款利息的事法院也说会尽量帮着争取。”

    “哦,那什么时候能有钱呀?今天?还是明天?明天可是最后一天了。”温斌话里透着讥讽,“外贸欠养殖户的钱能不能要上还两说,还说什么要利息,笑话。”

    “温副乡长,法院的确是这么答复的,只是现在还没有落实而已,我也正在和信用社想办法。”楚天齐解释道。

    “说的轻巧,还而已。和信用社想办法?有办法了吗?是不用还了?还是可以延期呀?不会是你瞎编的,想骗我们大家吧。”

    楚天齐很生气:“温副乡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这不是侮辱我的人格吗?”

    “人格?你的人格多少钱一斤?”温斌站起身,翻着眼皮问道。

    “你……”楚天齐左耳动了动,握紧了拳头。

    刘文韬赶紧拉了拉楚天齐的衣角,冲他摇了摇头。楚天齐明白刘文韬的意思,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拳头。

    “温副乡长,注意你的用词。”黄敬祖也觉得温斌的话太过了,于是急忙打着圆场,“乡干部开会大吵大嚷,成何体统,都坐下。”

    楚天齐和温斌都坐了下来。

    温斌看楚天齐不说话了,认为他一定是不能按期完成任务,所以刚才即使自己说的那样过分,他才没有发作。

    不行,这次一定不能放过他,只有把他踩下去,才能向自己的哥们交待,也才能让领导更信任自己,从而给自己更多的晋升机会。温斌想到这里,眼珠一转,说道:“楚助理,我也是为了工作、为了乡里着想,刚才的话有不合适的地方,你不要介意。”

    楚天齐没有理睬温斌,心里道:不介意才怪,改天我也侮辱你试试。

    温斌见楚天齐没有接自己的话,汕汕一笑,继而盯着楚天齐,说道:“养殖户如果不能按期还款,信用社肯定会采取法律手段或其它手段,养殖户就会和信用社发生激烈冲突,如果有什么伤亡或其它损失怎么办?如果养殖户到乡里上访,或到县里上访,甚至到市里、省里上访,那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后果会有多严重,大家想过吗?”

    温斌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看到有的人眉头紧锁,就继续说道:“出现这样的情况,责任由谁来负?难道让现在屋里所有的人给一个人背黑锅吧?”

    是呀,我可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因此背个处分那太亏了,有人这样想着,看向楚天齐的眼神也就不友善起来。

    楚天齐感到有人投向自己的目光很不友善,心里盘算着究竟接不接这个茬。贷款能不能按时还?现在心里也没底了。如果不能,自己担责是应该的,但要是担全责确实也有点冤。

    他抬头看到温斌正鄙视的看着自己,心一横:我认了,就是冤点也没什么,宁可背个大处分,也不能被吓死。刚想站起来,忽然被人抓住了右手。楚天齐一侧脸,看到是刘文韬抓着自己,边摇头边向自己眨眼。

    我到底要不要接这个茬?楚天齐又问了一遍自己。

    温斌一见楚天齐难受的样子,以为他是被自己彻底拿住了。索性用手指着楚天齐,大声道:“楚天齐,你是不是男人?我说的够明确了,总不能让大家都受你的连累吧?”他就是要激怒楚天齐。

    楚天齐听到这里,“啪”的一下甩开刘文韬的手,猛的站了起来,也用手指着温斌:“温副乡长,我现在要向乡党委政府承诺,只要我没有处理好这个事情,养殖户没有按期还款,我愿意全力承担一切责任和由此产生的后果。”

    “好,够男人,敢做敢当。”温斌心情大好,讽刺道。

    “不过,温副乡长,假如养殖户能按期还款,你要怎么做?”楚天齐冷然问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