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十九章 教育工作现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早上五点钟,楚天齐就起了床,出了乡政府大院,向野外走去。

    五月的清牛峪,空气清新,里面夹带着泥土和草根的味道。一路上很清静,只碰到一两个晨练的人。

    楚天齐来到河边的小树林里,树林里面有一小块空地。甩掉运动外衣,只穿运动短裤和背心。摒弃一切杂念,调整气息,开始练起了功夫。

    身处寂静的树林,楚天齐完全融入到了功夫套路里,仿佛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样,身上的毛孔释放着体内的浊气,享受着天然氧吧的恩赐。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楚天齐收了功。他感觉周身清爽,有说不出的舒服。赶快穿好衣裤,走出树林。

    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大多是勤劳的农民开始下地干活了。身边偶尔有车辆驶过,也多是通往县城的过境班车。

    回到宿舍,洗漱一番。楚天齐来到食堂,已经有同事到了。乡政府的早点很单调,一般都是馒头、稀粥或鸡蛋汤,就着咸菜,偶尔会有热过的旧菜。虽然就这些,乡里上班的人,即使不在政府住宿,但还是要来吃的,因为早餐是免费的,即使午餐和晚餐象征性的交点钱,也只相当于实际花销的三成,人们还是不会放过这个便宜的。

    楚天齐盛了一碗小米粥,拿了馒头,就着咸菜吃了起来。同样是这些吃食,今天吃的特别香,他喝了两碗粥,吃了两个大馒头,可能是运动的结果吧。楚天齐吃完饭和同事打过招呼,走出了食堂。后面的同事纳闷:昨天楚助理分到了最难做的教育工作,怎么看他心情一点没受影响,反而吃的那么香呢?

    楚天齐回宿舍换了衣服,就到了办公室,开始收拾房间卫生。刚弄完,刘文韬也到了。

    “小楚,今天很精神嘛!很好,不过以后多留个心眼。”刘文韬的话语重心长。

    “谢谢刘乡长,我记住了。”楚天齐笑着点了点头。

    “二位,早。”温斌从外面走了进来。温斌今天的大背头梳的油光锃亮,身上白衬衣也是新的,裤线肯定是刚熨过,黑色皮鞋上面也泛着亮光。

    “你也很早呀!”刘文韬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讥笑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还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呀?”

    温斌今天心情好,也就不计较刘文韬话里的讥讽,笑呵呵说道:“刘副乡长真会开玩笑,我是来找楚助理交接工作的,同时向他学习一下如何做好农业工作。”

    “哟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温大乡长难得这么谦虚呀。”刘文韬呵呵大笑。

    温斌脸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温副乡长,我正准备去你那交接工作呢,你既然过来了,就在这吧。”楚天齐语气温和的说。

    看楚天齐这么坦然,温斌也稍有不好意思,笑着说:“楚助理,这是组织安排,我也不想把你管的好好的工作拿过来。”

    “哼,猫哭耗子。”刘文韬的话阴阳怪气。

    楚天齐没有接温斌的话茬,指着手里的一页纸,说道:“农业方面的大部分资料都在农业办,我手头的资料平时都按类别整理过,昨天我又把目录清单过了一遍,你自己对照一下。”

    “好,好。”温斌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清单。

    楚天齐把资料从档案柜里取出来,放在桌子上。

    温斌象征性的对照了几份资料,说没问题。楚天齐、温斌签了字,刘文韬做为监交人也签了字。

    温斌笑颜逐开,说道:“资料真规范,我拿回去再参照。”说完,向外走去。

    “温副乡长。”楚天齐在后面叫了温斌。

    温斌刚要出门,听到叫他,就扭回头问道:“楚助理,什么事?”

    “唉呀,什么事来……我想想。”楚天齐皱着眉头,用右手轻敲着脑袋,然后做恍然大悟状,紧紧盯着温斌的眼睛说道,“你昨天没有休息好吧?”

    “嗯,什么意思?”温斌不明白。

    楚天齐双手一摊,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意思。”

    “哦”温斌应了一身,抬腿向外走去。

    “唉哟。”温斌只顾想着楚天齐的话,没有注意脚下,门槛把他绊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里的档案袋掉了一地。他急忙弯腰拾起,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你呀……”刘文韬看着温斌的背影,呵呵大笑,用手指着楚天齐说道,“也够坏的。”

    楚天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坏吗?”,随后和刘文韬一起呵呵大笑起来。

    温斌一路想着楚天齐那句“你昨天没有休息好吧”,心里琢磨:难道他听到我打电话了?不可能,我可是把办公室门关的紧紧的,而且接电话前也确认了门外没人。

    回到办公室,放下文件。温斌洗了洗手,一抬头,他从脸盆架上方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眼睛周围一圈黑晕。他忽然明白了楚天齐那句话的意思了,恨恨的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你在讥笑老子,敢耍老子,咱们走着瞧。”

    楚天齐接到了郝晓燕的内线电话,和他说教育工作的交接事宜,楚天齐到了郝晓燕办公室。

    郝晓燕办公室只有她自己办公,楚天齐是第一次来。

    “郝乡长,你就一个人办公?赶上书记待遇了。”楚天齐进门后坐下就说。

    “小楚,你拿老姐开涮呢?原来和老蒋一个屋办公,后来不是乡里出了那个事了吗?”郝晓燕说到这里,感觉有些失言,马上说道,“现在老蒋和武装部长在一个办公室办公。”

    “乡里出了那个事,是什么事?”楚天齐心里纳闷。

    “小楚,我把教育工作给你移交一下。”郝晓燕说到了叫楚天齐过来的目的。

    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说道:“郝乡长,接手教育工作不是我的意思。”

    “小楚,私下还是叫我郝姐吧。”郝晓燕爽快的说道,“你不用解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让你把主抓工作由农业变成教育,就是被人摘桃子了,肯定不是你的主意。”

    “谢谢郝乡长,郝姐理解。”楚天齐对郝晓燕的开朗很欣慰。

    “小楚,其实要说感谢的是我。”郝晓燕说道。

    “我不明白。”楚天齐茫然的摇摇头。

    “嗨,那是你没细想。这次分工调整,就你一个人吃了亏。农业收入是我们乡的主要经济来源,现在又被你引进的项目提升了一大截,更是目前最容易出成绩的工作,温斌捡了大便宜。”郝晓燕分析道。

    “这个我知道。”楚天齐答道。

    “我原来分管的文教卫,现在把教育划出去了,又把民政工作划给我,我也多少占了点便宜。”郝晓燕继续分析,“这几年民政拔款也是乡里争取上级资金的一个重要方面,只要分管工作有钱就好做。”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赞同。

    郝晓燕压低了声音说:“黄书记也有收获,他让温斌和我在分工这件事上比较满意,我们自然在这件事上会念他的好,最起码心里是满意的。让你吃点亏,他也没什么损失,虽然你会不满意,可你刚来,没有根基,也没背景。你要出头的话,还需要他的支持,这反而会成为他控制你的手段。”

    楚天齐不置可否。

    “小楚,你虽然来了不到半年,但我看好你,看好你的前景,也看重你的人品,我就再和你说说你为什么吃亏。”郝晓燕语重心长的说。

    “郝姐,你帮我分析分析。”楚天齐诚恳的说。

    郝晓燕分析了起来:“农业是全乡主要经济来源,工作重要性不言而喻,有收入,有钱过手,就好做工作。再说教育和民政,同样是上级拔款,教育经费是上级拔一部分,乡里自筹一部分,乡里实际自筹的部分一般也就是应筹部分的一半。而民政却主要是上级拔款。

    民政开支却很灵活,有钱就多帮扶、救助一些人,没钱就少救助一些。教育经费却每月有硬性的固定支出,光负责全乡教职工工资就捉襟见肘,更别说其它开支了。

    更棘手的是,国家要求到本世纪末基本普及义务教育,条件好的地方早就普及了。可像我们乡这样条件的地方,不说别的,就说入学率和流失率吧,要想达到验收标准就不是一般的难。

    国家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达到百之之百,流失率不得超过百分之二。入学率倒好保障,人们都想让孩子识几个字,即使有个别实在困难的家庭,减免点费用,孩子还可以上个一两年。流失率却是个*烦,全乡学生到小学毕业时已经流失有百分之二十,初中毕业时的人数和小学入学时的人数相比,也就剩一半了。”

    “看来教育工作现状很不乐观呀!”楚天齐感叹道。

    “小楚老弟,最要命的还有一点,就是学生的安全。校舍质量、学生打闹、教师失职、坏人滋事等等,都可能发生安全事故,尤其是一旦出现学生人身伤害,甚至生命危险,那你首当其冲要担责任,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楚天齐感到无形的压力袭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