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三十六章 县委书记驾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又把电话拔了过去,总是占线。一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快速拔拉完碗里的饭菜,辞别村主任,骑着摩托,驶上公路。

    乡村土路坑坑洼洼,路上的水坑随处可见,经过车辆的碾压,更是泥泞不堪。楚天齐心中着急,但还是谨慎的驾驶着摩托,好不容易走出了土路地段,驶上了公路。

    楚天齐进到乡政府大院时,离三点只有不到十分钟了,顾不上回宿舍收拾一下自己,直接往会议室赶去。

    “吱”的一声,摩托车停在会议室外面,引得里面的人伸长脖子看着外面,楚天齐拨下车钥匙,飞身下了车,急匆匆的冲进了会议室。顾不得在意人们投过来的目光,见刘文韬旁边还有一个空位,就直接坐了过去。

    楚天齐一边从身上拿下挎包,一边问刘文韬:“什么事?这么急?”

    刘文韬正要说话,温斌从外面呼哧带喘的跑了进来,冲着楚天齐就说:“小楚,县委书记要听你汇报,赶快准备准备。”

    “什么?”楚天齐没反应回来。

    “你也是的,本来电话里要提前告诉你,你怎么就挂了电话。”温斌做出惋惜状,“再给你打过去,就打不通了。”

    看着温斌脸上一幅认真的样,任谁也会觉得他说的是真话。只是他和楚天齐都知道这是他故意做的。

    楚天齐心里话:相信你才有鬼。但嘴上还是说了声“谢谢!”

    会议室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和脚步声,黄敬祖和宁俊琦已经陪着一个人向会议室走来,他们后面跟着一个似曾眼熟的年轻人,楚天齐感觉到走在书记和乡长中间的这个人有些面熟。温斌马上让大家起立鼓掌。

    一进会议室,黄敬祖就说:“县委赵书记来看望大家了”说完侧身站到了中间那人的背后,掌声更热烈了。赵书记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黄敬祖说:“大家坐下吧”

    赵书记问道:“上午提到的楚天齐来了没有?”

    楚天齐马上站起来回答:“来了。”

    赵书记看到楚天齐的一刹那,愣了一下,笑着说:“咱俩很有缘嘛!”。他看楚天齐愣在那里,又和蔼的说:“三天前见面就忘了,怪不得我看外面的摩托有些眼熟呢。”

    楚天齐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车坏在半路、身上溅满泥浆的中年人。马上说道:“赵、赵书记好,没想到是您”。

    会议室内的人听到他们的对话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听说赵书记是从晋北省交流过来的干部,他们怎么会认识,有的人羡慕,有的人嫉妒,有的人不以为然,总之,心态各异。

    “你们认识啊?”黄敬祖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主席台上只有赵书记和黄敬祖,赵书记带来的小刘随宁俊琦坐在了下面。

    黄敬祖主持会议:“同志们,县委赵书记刚刚到任,就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这里来看望我们,让我们再一次对赵书记的关怀表示感谢和欢迎。”

    黄敬祖站起来,带头鼓起掌来,会议室内掌声经久不息,赵书记多次以手示意,大家才停止了热情的掌声。

    “请赵书记为我们做指示。”黄敬祖的声音透着激动,全县干部见面会还没开,县委书记就亲临青牛峪乡,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其他书记局长一定会眼红自己的。

    “同志们,我是赵中直,从晋北省交流到这里做县委书记。”赵书记的普通话有着明显的晋北口音,“我是首次到河西省工作,更是首次来到沃原市玉赤县。我在正式登场之前,想到基层走一走,看一看,也不算微服私访,这不就到乡里露面了嘛!”

    赵书记的话透着幽默,讲了大约十分钟了,然后话题一转:“我了解到青牛峪乡的蔬菜种植搞到有声有色,就想实地看一看。上午呢,了解的不够深,下午再看一看。”说完,看着黄敬祖。

    “赵书记,乡里的工作汇报,您看……”黄敬祖手里拿着一沓纸,眼巴巴的看着赵中直说。

    “报告就先不听了,把材料交给小刘吧。”赵中直摆了摆手,“我们去现场看看,也是另外的一种方式听汇报嘛,而且更生动。”

    黄敬祖尴尬的表情中流露出一丝失望,随即宣布“散会。”

    黄敬祖的车在前面带路,赵书记的车在中间,宁俊琦和其他乡领导上了乡里的另外两辆车,浩浩荡荡的驶出了政府大院。

    车队开出了三公里停了下来,到了西梁村,这是离乡政府最近的种菜村。县乡领导一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西芹植株。

    村书记和主任已经在地旁等候,赵中直直接走过去同他们握手,他们二人激动的一个劲说“欢迎,欢迎。”可能二位村干部好几天都不洗手了,这可是被书记握过的手。

    赵中直看了站在远处的楚天齐,直接向他招了招手:“小楚,你过来。”

    楚天齐听到书记招呼,只好走了过来。

    “小楚,上午我到这里,想听一听关于西芹的事,结果一众乡干部都说不清楚,听说项目是你引进来,并参加运作的,你给我好好讲讲。”赵中直的话很直接。

    楚天齐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不再分管农业,他在权衡现在说是不是合适,面露为难之色。

    黄敬祖、宁俊琦听到赵中直的话都是一脸尴尬,黄敬祖用眼睛狠狠瞪了温斌一下,此时的温斌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一百二十个不愿意来,又不得不来。

    现场静了大约一分钟,赵中直没有着急,就这样看着楚天齐,看着黄敬祖、宁俊琦和温斌,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小楚,赵书记让你介绍情况呢。”黄敬祖打破了沉静,看到楚天齐为难的表情,他又补充道,“虽然你现在不分管这项工作了,可从开始到前期种植,你都全程跟踪,最了解情况,还是你向赵书记汇报吧。”

    “我,我正在想着从那些方面汇报呢。”楚天齐巧妙的避开了没有及时回答县委书记问话的失礼。

    “呵呵,看来主要是你了解的太全面,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你主要就说说这种西芹的特性、优势、前景等方面情况。”赵中直幽默的为楚天齐解了尴尬之围,看来对他的印象不错,当然也期待着他的讲解。

    楚天齐略微理了一下思路,侃侃道来:“赵书记,各位领导,说到我们种植的这种蔬菜,正式名称是‘有机西芹三号’。

    芹菜大家都经常食用,主要就是本芹和西芹,本芹就是大家平时常说的‘芹菜’,西芹是相对于本芹而言的。本芹一般比较多水分,只是作为蔬菜的一种来使用,分为水芹和旱芹。西芹一般比较干,而且比较香,除了做为蔬菜,还多做香料使用。

    再说有机蔬菜,有机蔬菜是指在蔬菜生产过程中严格按照有机生产规程,禁止使用任何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以及基因工程生物及其产物。是遵循自然规律和生态学原理,采取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的农业技术,协调种植平衡,维持农业生态系统持续稳定。且经过有机食品认证机构鉴定认证,并颁发有机食品证书的蔬菜产品。”

    说到这里,楚天齐观察了一下大家的表情,继续说道:“赵书记,各位领导,刚才说的一些可能稍微有些远,下面我主要说一下‘有机西芹三号’的特点和优势。

    一是,虽说是‘有机西芹’,实际上是以西芹为基础,结合了旱芹的特点,既能做蔬菜又能做香料,同时采用旱芹的地栽模式种植。

    二是有机蔬菜对土地的置换最少需要两年,也就是应采用包括豆科作物或绿肥在内的至少三种作物进行轮作;前茬蔬菜收获后,彻底打扫清洁基地,将病残体全部运出基地外销毁或深埋,以减少病害基数。但‘有机西芹三号’区别于其它有机芹菜,也区别于‘一号’和‘二号’的特点就是不需要两年的土地置换期,只要在种植前撒入一种特殊的合成有机肥就可完成土地置换。

    三是‘有机西芹三号’对温度、土壤、湿度的要求,我们乡正好符合。更难得的是这里的土壤中含有的一种微量元素,它能把“有机西芹三号”的抗癌性发挥到最佳,这是最弥足珍贵的。

    四是按照现在有机蔬菜的市场行情来看,有机蔬菜的价格是平常蔬菜的三至五倍。”

    楚天齐滔滔不绝的讲解,既有感兴趣的,也有凑热闹的,尽管心态各异,但都不得不佩服他的记忆力和认真劲。

    “当然,我们的种植刚刚开始,前期投入和维护成本都很高,尤其是取得相关机构的绿色证书还有一个过程。但通过初步测算,二至三年下来的纯利润也应该是原来种植其它农作物的三倍左右,何况种植蔬菜的贷款还是无息贷款呢!”

    赵中直认真听着解说,还提出了一些问题,楚天齐都一一做了回答,赵中直心中暗暗称赞:好苗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