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三十八章 再次分管农业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楚天齐马上到了黄敬祖办公室,让他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宁俊琦也在。

    黄敬祖看到楚天齐进来,就对他开始夸赞不已,这让他有一种预感,肯定又有什么事需要自己解决了。

    果然,黄敬祖说着说着话题一转:“小楚,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件事。”他停顿了一下,又看着宁俊琦,“宁乡长,还是你说吧,这毕竟是你们政府方面的事。”

    宁俊琦看向楚天齐,脸红了一下,忙把眼睛移向别处,开口说道:“楚助理,乡里想让你再把农业工作担起来。”

    什么?楚天齐的第一反应是:开玩笑,我成了什么了?农业工作成了什么了?想给就给,想要就要。想到这些,他没有吱声。

    “楚助理,这事是我和黄书记一起商量过的。”宁俊琦见楚天齐没有反应,语气有点冲。

    楚天齐眉头皱了一下,还是没搭茬。

    宁俊琦感觉脸上挂不住,口气更加严厉:“楚助理,这是组织的决定,干部要服从。”

    呵呵,人不大口气不小,学会扣大帽子了,想到这,楚天齐站起身,一句话冲口而出:“组织?你就是组织吗?组织就是一两个人吗?”

    “楚天齐,你……”宁俊琦被楚天齐的话给噎住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都是为了工作嘛?”黄敬祖打起了圆场,“小楚,让你分管农业,也是看中了你的能力和专业素质,同时也是从全乡工作的大局出发。再说了,做好农业工作也是在为老百姓解决难题,尤其是蔬菜种植,如果出现了差错,信用社的贷款怎么还?姜教授的心血不是付之东流了吗?”

    黄敬祖最后的几句话,说到了楚天齐的心里,是啊,欧阳主任和姜教授对自己不薄啊!

    “书记,让我分管农业也可以,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楚天齐心中有疑问。

    “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就是觉得你更合适。”黄敬祖的话听起来模棱两可,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宁乡长,让你物色的乡农业办主任有着落了吗?小楚可着急呢。”

    宁俊琦楞了一下,支吾着道:“正在找,正在找。”

    “小楚,就不要推辞了,你一直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黄敬祖的话软中带硬。

    楚天齐不想给欧阳主任和姜教授添麻烦,也不想让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就答应把农业工作分担起来。

    楚天齐和宁俊琦先后走出了书记办公室,黄敬祖在后面露出了难以琢磨的笑容。

    宁俊琦带着一腔怒气回到办公室,“嘭”的一声关上了门,心中恨道:“好你个姓楚的,竟然又和黄敬祖演了一出双簧,还说什么找农业办主任,怎么我提前一点也没听到你的汇报。”

    楚天齐根本不知道自己又被她冤枉了,只是有个疑问:为什么不让温斌管农业了?事后他才知道,不是温斌不想管,而是管不下去了,这样是对温斌的保护。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次分工调整没有开会,一张通知做出了说明:经过研究,由乡长助理楚天齐分管农业工作。

    就是这么一纸说明,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人们得出了一个看似正确的内容:县委书记重视就是不一样,分管这么肥的差事,就是重用的信号。

    离开书记办公室,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楚天齐就见温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桌子上放着档案盒、档案袋。

    “楚助理,我来向你移交资料。”温斌说着,把档案盒、档案袋向前推了推。

    资料还是那些资料,连楚天齐上次写的目录清单都在,还是刘文韬负责监交。在整个签字过程中,楚天齐和温斌都是一言不发,只有刘文韬时不时冒出讽刺温斌的话,三人很快签完了字。

    温斌用手拢了一下凌乱的头发,转身向外走去,临到门口时,回身说了一句“姓楚的,算你狠。”然后摔门而去。

    刘文韬看着温斌的背影骂道:“神经病”。

    楚天齐也觉得温斌太小肚鸡肠,也不是我要管农业,但是他想错了,温斌已经把失去分管农业工作的罪魁祸首定在他头上了。

    楚天齐正准备到蔬菜市场去看看,还没动身,就有人来找他了。

    司机小孟来了,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声音很急促:“楚助理,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楚天齐有些不解。

    “先上车,咱们边走边说。”小孟拉着楚天齐向外边走边说。

    楚天齐和小孟上了车,小孟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近一段时间,蔬菜销售马上就要开始,农业办没人手,就让小孟给温斌打打下手,跑跑腿。今天小孟刚到蔬菜市场,蔬菜商人就围住了他,说是三天后就要往外地发蔬菜,可是今天县城方面的人手传来了话,冷库不给提供冰了。蔬菜商才找到了乡里来的小孟。小孟急忙回乡里找温斌,温斌说自己不管了,让找楚天齐。

    楚天齐听明白了小孟找自己的原因,二一二车也到了蔬菜市场外面。楚天齐和小孟下车后,没有立刻进院,而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

    这个蔬菜市场是原来的一个牲畜市场,在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当地的牲畜交易很繁荣,周边的乡镇都到青牛峪进行交易,慢慢形成了规模。后来就找一块空地圈了起来,形成了这个牲畜市场。

    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牲畜养殖逐渐没落,到九十年代初期,青牛峪火了将近十年的牲畜规模交易不复存在,牲畜市场也就闲置下来。

    今年蔬菜种植项目确定后,楚天齐就对蔬菜种植的整个经营模式拿出了方案,最后确定了流程:首先要与一些收货单位签订供货协议,收货单位在约定时间段派人到指定地点收菜。然后菜农把自家的有机芹菜送到指定地点,收货单位按约定的要求收菜。最后,收货单位集中把蔬菜运走,为了保鲜,车上的蔬菜要放置冰块。乡里按规定向收货方征收税费。

    根据这个流程,乡政府需要做的工作就是联系收货单位、确定收菜地点、联系供冰方。经过乡里黄书记拍板,把原来的牲畜市场改造成蔬菜交易市场。现在的蔬菜市场也像模像样,平整了场地,添置了地秤设施,建设了必要的管理用房,修补、粉刷了围墙等。

    里面的人看到了小孟,从院里走了出来,围着小孟询问冰块有着落了吗?小孟只好把楚天齐介绍给了大家,众人于是又围着楚天齐说个不停。

    “这样吧。你们这么多人,也说不清楚。就派三个代表,我们坐下来说。”楚天齐对着众人说。

    很快选出了三个代表,随着楚天齐进院,到了市场管理办公室,管理办公室人员给每人拿了一瓶水,就走了出去,办公室里只有楚天齐、小孟和三个收货代表。其他的收货方都在房间外面,隔着玻璃向屋里张望着,期待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三人做了自我介绍,把名片给了楚天齐,这几人都是自己公司的采购经理,有一个人楚天齐还见过,楚天齐要他们说一下具体情况。

    三人推让一番后,来自渤海市的杨经理首先说了起来:“楚助理,我们这些收货公司都与贵方签了意向协议,由青牛峪乡政府负责为我们联系供冰方、提供场地,在管理的同时为我们提供相关的服务,当时协议上还有你代表乡政府的签字。可是,承诺的很多条款都没有做到。别的先不说,就说冰块吧,说好的供方,我们今天派人去,对方说不给供,还说不和我们谈。我们的人了解到,对方的冷库里有冰,而且几天前给他们打电话还说按时提供冰的。”

    鲁东省的武经理话很直接:“楚助理,要我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为什么冷库的说法前后不一,更可恨的是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么做,这分明是要挟和刁难。乡政府的工作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首都*市的李经理咳了两声,打断了武经理的话,他觉得武经理最后一句话有些不好听,就接过了话头:“楚助理,当时签协议的时候,我和财务总监一起来的,咱们还见过。谈协议的时候,我也在场,双方对所有条款都一致认可,现在却……”

    李经理说了一些话,话虽然婉转,但意思很明确,就是乡里的承诺没有完全落实。他说话办事很有条理,就看他随身带着协议,记事本上罗列的一条条记录,就是一个严谨的人。

    他们三人说了很多,楚天齐也一一做了记录。

    “各位经理,你们说的事情我都做了记录,只要该我们做的事情,一定尽快解决,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解决冰块的事,我马上去县里。”楚天齐站起身说道。

    “楚助理,辛苦你了,知道前一段时间你没有分管农业,有些不如意的地方都是别人造成的,但我们还是相信你,希望你尽快帮我们解决,时间不等人啊。”李经理很会说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