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十五章 刘楚深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看小姚心情有些不好,楚天齐赶快说道:“喝酒喝酒。”

    一瓶酒喝完,小姚舌头就有点大了:“唉,好人不常在,祸害活千年呀。”

    楚天齐结了帐,扶着小姚向外走,小姚忽然说了一句让楚天齐很无语的话:“老天还算公平,走了石帅哥,又给我送来了楚帅哥。”

    小姚走路摇摇晃晃,楚天齐正要扶她,身后有人说话:“小楚,干什么呢?”

    看到来的是刘文韬,楚天齐说:“我和小姚吃饭,她喝的有点儿上头了。”

    刘文韬说了一句“女孩子喝成这样,唉。”又对楚天齐道,“你回吧,我送她回去。”

    正要推辞,小姚对着刘文韬叫了一声“姨父”,楚天齐觉得刘文韬送她更合适。

    小姚被刘文韬扶走了,楚天齐回到了宿舍,也没洗漱就躺下了。

    早晨,楚天齐是被敲门声叫醒的,赶紧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儿,他见过,男孩儿是刘文韬的儿子,叫刘博宇。

    “楚叔,去我家吃饭吧。”刘博宇进屋就说。

    楚天齐一听,连忙推辞:“不去了,泡包方便面就行了。”

    “去吧,我爸有话要和你说。”刘博宇说道。

    “那好,我洗漱一下。”楚天齐于是爽快的答道。

    楚天齐洗漱完毕,锁上宿舍门,和刘博宇一起走了出来。

    刘文韬的家离乡里不远,很快就到了。三间红瓦房,四间小西房,用石头在院里圈起了一个园子,园子里堆着一些杂物。

    “小楚,进屋来。”刘文韬从屋里迎了出来。

    楚天齐跟着刘文韬进了屋,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在灶台烧火,刘文韬介绍道:“这是博宇他妈。”

    “嫂子好。”楚天齐打了招呼。

    “你们先去里屋聊,饭马上就好。”

    刘文韬和楚天齐进了东屋,刘博宇自己去西屋了。

    屋里炕上放上了小饭桌,咸菜也已摆上,楚天齐和刘文韬脱鞋上了炕。

    刘文韬把沏好的茶水杯往楚天齐面前推了推,说道:“有几句话想和你说说。”

    “刘乡长,你说。”楚天齐认真的说。

    刘文韬喝了口水,说道:“其实,也没什么。首先,要说明一件事,小姚的妈妈是我大姨姐。”

    楚天齐点头表示明白,因为昨天听到小姚称呼刘文韬姨父了。

    “小姚把你们谈的话,都和我说了,我也不是有意要问,因为我听你那天问农业办的事了。”刘文韬说道。

    “刘乡长,我和小姚昨天是偶然碰到一起的。”楚天齐连忙解释。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刘文韬打断楚天齐的话,“石磊的事已经过去了,以后不要和任何人谈论,这是为你们好。”

    楚天齐郑重的点了点头。

    刘文韬继续说:“这件事虽然是猜测,但黄书记对王晓英的关照确实很明显,现在她还在市委组织部学习呢,上的是科级干部提升班,回来后肯定就是副科,和我俩级别一样了。”

    楚天齐也觉得事情有点不正常,去年才是股级,一年多就成副科,要说没点什么确实说不过去。

    刘文韬正色的说:“去年,计划生育的两个女人聊到王晓英的事。第二天就被罚款一百元,通报批评,当然通报上写的是‘不遵守上班纪律’。所以,关于那件事不要再提了,尤其以后王晓英要回来,低头不见抬头见,更要注意。”

    楚天齐点头称“是”。

    “平时,同事间的接触要适当,既不能太疏远,更不能太接近。昨天你和小姚去吃饭,如果被好事的人看到,再传到领导耳朵里,会很不好。”刘文韬语重心长的说。

    “那也没什么呀,再说了,我们两个未婚男女吃顿饭也不犯法吧。”楚天齐不以为然。

    刘文韬笑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你和小姚走的近,我是小姚的姨父,咱俩在一个办公室,还都是政府班子成员,这是不是一个圈子,领导不会多想吗?更何况小姚还有一个大姨父,是乡人大主任兼副书记,正在外地病休。”

    楚天齐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刘文韬见楚天齐听进去了自己的话,放松了语气:“我没什么,升不上去了,一般情况下,领导还要给我个面子,在乡里比我资格老的没几个。你们年轻人就不一样了,如果被压制几年,那就耽误了。今天我让博宇去叫你,就是为了避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要是让人们看到咱俩走的这么近,再让好事者传到领导耳朵里,难保不会对你没影响。”

    “是呀,我确实考虑不周。”楚天齐感激的说道。

    刘文韬哈哈一笑,“我很欣赏你,你正直、干实事,我感觉和你投缘,所以愿意跟你相处。”

    楚天齐马上恭维了一句:“刘乡长,你的品格我也很钦佩。”

    刘文韬听到奉承话,很受用:“小楚,年轻时我不懂世故,就被领导压了几年,错过了几次机会,否则,我刘文韬……”。

    “对,你文韬武略,杰出人才被埋没了,别说教了,吃饭吧。”刘文韬的妻子把菜放在了桌上,笑着说。

    “对,对,吃饭。”刘文韬讪笑着接道。

    很快,小桌子上摆满了菜,一盘肉炒干豆角丝,一盘猪肉酸菜粉条,一盘炒大豆瓣,一盘肉炒木耳黄花,都是用大盘盛的。

    刘文韬的媳妇和儿子也坐在了桌旁。

    “今天不上班,你们喝点酒”刘文韬的妻子说着,已经给楚天齐和刘文韬倒上了酒。

    每人喝了大约三两酒,楚天齐吃了碗米饭。饭后,刘文韬又和楚天齐谈了很多乡里的情况,楚天齐觉得受益菲浅。

    与刘文韬一家告别时,楚天齐要给刘博宇五十元钱买文具,全家人怎么也不收。

    刘方韬说:“你一个月就挣三百零八块钱,自己花着都不够,别给孩子了。”

    楚天齐说:“你们要是这样,以后我不来了。”

    刘文韬才让孩子收下了,楚天齐回到了乡里。

    接下来的日子,楚天齐经常下乡,为此他还买了一辆二手的摩托车。

    蔬菜种植村的农民提了很多问题,他都一一记录,对于一些技术问题,他告诉村民会让省里来的专家专门给讲一讲。

    楚天齐还到了种药材的村,村民种植的药材是当归,它的生长周期是三年。去年是第一年,还有两年,可是今年却联系不上原来的技术员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原来乡长死了的缘故。楚天齐答应帮他们联系。

    日子过的很快,四月中旬,河西大学的周教授和岳教授到了。乡里黄书记专门给他俩派了一辆车,用于下乡蹲点。楚天齐把二位教授送到村里,和村里对接后,就返回了乡里。

    楚天齐还有一件当紧的事要做,帮村*系技术员的事一直没有落实。原来的技术员联系不上,新联系了几家也没成。

    这天,楚天齐正在办公室,小姚告诉他有电话找,他到了党政办,拿起话筒。

    “喂,哪位?”楚天齐问道。

    “楚助理,我是小云呀,你忘了吗?”电话里的声音有些耳熟,但却有些怪怪的。

    “小云?哪个小云?”楚天齐问道。

    “你忘了,咱俩还同床共枕过。”电话里的声音更加放肆,旁边的小姚也听到了声音,看着楚天齐嘿嘿直乐。

    “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挂电话了。”楚天齐不客气的说。

    “呵呵,楚大助理,好大的脾气。”电话里的声音变的正常了。

    楚天齐乐了,是自己的上铺兄弟云翔宇,可不是同床共枕嘛!刚才一定是他捏着鼻子说的。“翔宇,是你小子,怎么想起我来了?是不是做了变性手术了。”楚天齐逗趣道。

    “为你解决难题呀。你不是在找技术员吗?”云翔宇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楚天齐感到奇怪。

    电话里叹息了一声:“唉,你还是不关心我呀。你忘了我在哪工作了?”

    楚天齐“嘘”了一声:“当然知道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的云副处长了。”

    云翔宇继续说道:“你前几天给省农科院打电话,找的那个副总工,昨天我们在一起喝酒。他无意中说起有人找过他,还说和我是校友,我一打听是你小子,后来经过我做工作,他虽然顾不上,但已经从市农业局帮你找到了人。对方不要报酬,当然条件是让我们处多给他们几个培训指标。”

    “太好了。”楚天齐很高兴,说道:“谢谢你,翔宇。”

    “别来虚的,来点实惠的。”云翔宇呵呵笑着。

    楚天齐假装想了想,说道:“这样吧,等我去省城你好好请我。”

    “你个老抠。”云翔宇打趣道。

    “谁让你是省城大处长呢,就要打你的土豪。”楚天齐坏笑着说道。

    二人又聊了一会,云翔宇给楚天齐留下了市局技术员的联系方式,挂了电话。

    楚天齐放下电话,电话就响了,小姚接起了电话。楚天齐刚走到门口,小姚叫道:“楚助理,甘沟村主任找你。”

    楚天齐返回身拿起话筒,里面传来村主任常海的声音:“楚助理,出事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