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四十一章 爱卖不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晚上十一点了,宁俊琦的办公室坐了很多人,都是收菜商,他们已经到乡长办公室很长时间了,一直在吵吵冰块的事。

    渤海市的杨经理正在说话:“宁乡长,说这些都没用,我们现在急需要的是冰块,这可是乡里承诺落实的事。刚才楚助理和你打电话说的清楚,正在想办法,那就是说现在冰块根本就没有着落。”

    “是呀,我们要确切消息,不是来听过程和解释的。”

    “我们要起诉乡里。”

    屋里的人们七嘴八舌吵吵起来。

    李经理制止了大家的哄吵:“起诉是以后的事,现在有好多商场、超市都在等着我们的菜,就是现去联系也不赶趟,当务之急是找冰块,否则我们公司经济和信誉都会严重受损。”

    “宁乡长,你就等着打官司吧。”武经理说话很冲,然后冲着其他人喊道:“在这吵吵有屁用,还是想想招吧,乡里是指不上了,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

    这时,李经理接起了电话:“是,我是,是吗?好好好。我们找地方谈谈。”

    李经理接完电话,冲着屋里的人说:“走。”

    “什么事?”武经理问道。

    “少啰嗦,边走边说。”李经理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人也跟在了后面。

    收菜商都走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宁俊崎。她一遍遍拨打着雷鹏的电话,里面传出很标准的女声普通话“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靠在椅子上,眼望着屋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早晨四点,天边已经发白,沉睡了一夜的大地渐渐醒来。

    青牛峪乡的菜农起的很早,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蔬菜开始出售的日子。

    常海几乎一夜没睡,可他精神头十足,在各家地里来回穿梭,随时掌握着情况。

    一辆辆农用三轮车已经停在地头,菜地里是人们忙碌的身影,一捆捆芹菜被整齐的摆放在地上。

    “有机西芹三号”究竟有什么特点,老百姓说不清楚,他们只知道今年的芹菜又翠又嫩。以往的芹菜一旦长粗长高,就会有很多的筋或者空心。而这个“有机西芹三号”却是越大越水灵,芹菜的茎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透明似的。

    甘沟村只有居民六十来户,这次种芹菜的就有五十八户,各家都种了有三亩左右。往年村民们都是种玉米或是谷子,到头来扣除吃喝也没有多少了,家庭开销还要靠养牲畜或外出打工赚钱,一家人一年累死累活也就剩个两三千块钱。

    常海对于种芹菜也没有抱太大希望,原来只不过是因为种芹菜可以配套无息贷款,还可以还一部分养殖贷款。没想到,现在看上去一亩地最少也能收一万三千斤。他打听了,他们的芹菜至少可以卖到一块钱一斤,扣除农业税及育苗、侍弄、运输等一切费用,再考虑一点损耗,一斤至少可以纯赚两毛钱。

    照这样的话,三亩地就是八千多块呀。仅仅忙活少半年就赚了这么多,其它的活计还一点不耽误,照这样的话,今年全村每家每户的收入至少会是往年的两倍多了。

    甘沟村是一个穷山沟,山秃地贫,只能靠着几亩薄田维持生计,年青人只好出去打工贴补家用。

    甘沟村的女孩都想着嫁到外地,外地的姑娘却不愿意嫁到这里来,即使嫁进来,男方也会付出高额的彩礼钱。为了娶到媳妇,欠下了高额的外债。

    因为收入少,每年收取农业税特别难,还曾经发生过农民因为交税喝农药的事,所幸没有出现人命罢了。

    常海看着满眼绿色,就像看到大把的钞票一样。只要有了钱,全村收入提高了,工作也就好做了。也更容易出成绩了,弄不好还能去乡里当几天官呢!常海是越想想美,脚下也轻快无比。

    “叔,想什么好事呢?看你乐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猛的一个声音在常海耳边响起。

    常海看到一张布满汗水的脸,正是最让他操心的二牛子,他举起手就要拍二牛子,二牛子一闪躲开了。这个二牛子可不省心,没少出妖蛾子,光到乡里就惹了好几次事。可他现在变了,变好了。

    “二牛子,看你平时懒里懒散的,芹菜长的还不错呀。”常海这才发现已经来到二牛子家的地里了。

    “叔,不能拿老眼光看人了。”二牛子胸脯一挺说道,“以前我好赌常醉、偷鸡摸狗,人们都瞧不起我,就连我自己也是混日子。周教授原谅了我,没有让我进班房,还亲自指导我种菜。他头发白花花的,吊着胳膊还在给我讲解,我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不是人,我就决心要学好。”

    “对,二牛子,做人就要堂堂正正的,看你现在的样,叔也替你高兴。”常海拍了拍二牛子,说实在的,听了这个混蛋小子的话,他还有些激动。

    “叔,你看芹菜长的多壮,这都是周教授手把手教的。”二牛子拿起一棵芹菜放在常海眼前,“对了,叔,我托小李技术员给周教授带了山上采的蘑菇,他还专门给我捎回两盒好烟呢。”

    二牛子说完,从身上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支递给常海,还给点上了火。

    “你小子出息了,教授给你送礼了。”常海看着二牛子手里的烟盒说道,“哟呵,还是外烟呢?”

    二牛子嘿嘿一笑,说道,“叔,我也不认识上面的洋字码,省里大教授给的烟肯定错不了。平时我也不舍得抽,今天不是要去乡里卖菜吗?我就拿着显摆显摆去。”

    “行啦,你去显摆吧。”常海说着话,已经走开,去看农用车的准备情况。全村几乎都种芹菜,可三轮农用车却少的可怜,所以,由村里出面从别处租了十辆农用车,由村里统一安排,费用按各家售菜斤数分摊。

    芹菜已经开始装车,装一层蔬菜浇一遍水,这样有利于芹菜保鲜,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此时还有比甘沟村更早的,柳林堡村的柳大年组织着农用车队已经出了村。因为车辆有限,所以村里也采用了甘沟村的做法,村里统一农用车的使用。至于谁家先卖,柳大年也费了一番心思,根据运输能力和预测销售情况,他都做了计划。

    柳大年想让楚天齐家第一批卖菜,结果楚玉良拒绝了他的好意:“我们家种的菜少,况且天齐还在乡里上班,所以我们坚决不能赶这个热闹,还是先让别人家卖吧。”

    柳大年被拒绝没有不高兴,反而非常感叹:怪不得楚天齐那么有出息,从他爹身上就可以看到,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柳大年经过做工作,排下了卖菜的顺序,全村的劳力都起了个大早。卖菜的家庭忙着起自己家的菜,没有卖菜的劳力帮着其他家起菜、装菜、浇水等等。柳林堡是离青牛峪最远的村,路也不好走,因此第一个出发了。

    一辆辆农用车欢笑着奔驰在公路上,平时寂静的早晨,现在无比热闹起来。

    此时,一辆二一二飞快的奔驰在公路上,雷鹏紧握方向盘,双眼盯着前方,旁边的楚天齐不停的催促着“快点,快点。”

    柳林堡和甘沟村的车队,几乎同时驶进了蔬菜市场院里,其它村子的车队也陆续到来。

    院里停着几辆车,车用棉被盖着,车身下是一片片水渍。

    让柳大年、常海他们比较奇怪的是,他们到了已经一个小时了,整个蔬菜市场院里除了这几辆车,没有一个人。人们心里不禁焦急起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常海他们正考虑要不要到乡里问问情况,这时,收菜商们从院外走了进来,大家一下子围了过去。

    “各位经理,现在能收菜了吧。”常海问道。

    “这个嘛,收是能收。”李经理的话中带着无奈。

    大家从李经理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就是价钱要降。”武经理直接给出了答案,“一等菜九毛钱一斤,二等菜八毛钱一斤。”

    “啊,为什么?普通芹菜还六、七毛一斤呢?”常海和众人险些惊掉了下巴。

    “还能有为什么,乡里答应的冰块没有落实,我们只好高价买了冰块,所以我们的损失只能从压低菜价中找补回来,爱卖不卖。”武经理的话说的很硬。

    “那,那……”常海急的直抓头发,“三天前问温乡长,他还说准时正常收菜呢。”

    “你是说温斌?”武经理感觉听到了可笑的话,“他三天前已经不管了,换成楚助理了。”

    常海“哦”了一声,柳大年急着说道:“楚助理不会不管我们的。”

    “哟呵,姓楚的还成了你们口中的能人了?”一个穿着花衬衫、大花裤头的人尖着嗓子说,“他倒是个屁,没弄到冰块,自己溜了,就留一个臭老娘们在乡里。”

    常海他们不认识这个流里流气的“尖嗓子”。

    “你说谁是臭老娘们?”宁俊琦说着话,挤进了人群,然后看着菜农们说:“大家不要着急,楚助理马上就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