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二十八章 分工调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黄敬祖说完后,征求楚天齐的意见:“小楚,你同意吗?有什么想法说出来。”

    有想法管什么用,说好听是领导征求自己意见,实际上就是通知你,没有回旋余地。

    “我服从组织安排。”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

    黄敬祖满意的站起来,拍了拍楚天齐的肩头,说道:“不错,不错,好好干,我相信你。”

    紧接着,黄敬祖让党政办通知班子成员和副乡长,十分钟内到会议室开会。

    人们陆陆续续到了会议室,楚天齐也到了,大家都不知道会议内容,互相打听着。

    “小楚,今天会议的内容是什么呀?你知道吗?”副乡长郝晓燕说道,“小楚,你的脸色不太好看,病了吗?”

    郝晓燕三十五岁,相貌中等,微微有些发福,但皮肤保养的好,倒也风韵犹存。平时大大咧咧,楚天齐与她相处的倒还不错。

    今天的内容楚天齐知道,但他不愿意说,也不想说,就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党政办要主任刚把书记的水杯放下,书记黄敬祖就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坐在主位上,会议室里立刻安静下来。黄敬祖环视了一下四周,威严的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要主任忙恭敬的回答:“在家的领导都到了。”

    黄敬祖轻咳了两声,说道:“开会。”

    大家赶忙打开了笔记本,坐直了身子,做出洗耳恭听状。

    “同志们,今年的工作开局不错,春节后上班以来的两个月,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了很大的进展。尤其是农业工作进步最大,负责这项工作的楚天齐同志功不可没。”黄敬祖说到这,停下来扫视了一下众人。

    见大家都在认真聆听,黄敬祖继续说道:“楚天齐同志虽然到乡里工作才四个月,但他做出的工作成绩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说明楚天齐同志适应性强、具有开拓精神、思维缜密,是新时期党政干部的佼佼者。这不,省报在重要版面报道了他的事迹,这是他的光荣,也是我们青牛峪乡的光荣。从他的身上印证了一句话,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我们就要让这样的同志担起更重要、更艰巨的工作来。”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里面有赞许的,有羡慕的,当然也有嫉妒的。楚天齐低着头,他心里明白,这是给颗“甜枣”吃,马上就该“打巴掌”了。

    黄敬祖继续慷慨陈词:“现在国家要求在本世纪末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明年省里就会进行普九验收,省里验收通过后国家才会验收。

    基础薄弱,家长觉悟不高,毕业生出路狭窄,这是我们乡教育的现状。尤其是‘读书无用’思想,使家长认为孩子识几个字就行了,不必要多读书,致使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流失率远远达不到普九要求。

    通过楚天齐四个月取得的骄人成绩,同时考虑他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又有市一中任教经历,因此,研究决定让他专抓乡里教育工作。原来负责的农业工作交由温斌同志负责,温斌同志原来负责的民政工作交由郝晓燕同志负责,其他人分工不变。”

    静,出奇的静。

    什么?什么?我们没有听错吧?很多人都产生了一个疑问:这是重用吗?不,这是摘桃子加排挤。

    这样的结果,最受益的是温斌。因为青牛峪乡是农业乡,虽然这几年的农业工作一般般,但农业仍然是乡里的重要收入来源,因此做为常务副乡长的温斌自然一直抓这项工作。

    在养殖户欠贷款上访、药材种植前景渺茫的时候,温斌轻而易举的把农业工作推了出去。

    现在贷款问题解决、引进了前景光明的无公害蔬菜种植、药材种植也步入了正常发展轨道。就好比是原来的“夹生饭”,被楚天齐改良成了香喷喷的白米饭,正准备出锅的时候,硬生生的被温斌把锅和饭抢走了。

    想到这些,人们心里的疑问更大了:黄敬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研究决定,是和谁研究的?我们做为班子成员提前连信都不知道,更别说研究还决定了。黄敬祖和温斌是什么关系?

    黄敬祖重重的咳了一声,威严的说:“大家有什么异议吗?可以提出来。”见众人没说话,他又说道:“三位调整分工的同志有什么想法吗?”

    楚天齐和郝晓燕没有吱声。

    “没有。我完全服从组织决定。”温斌说话的时候,想笑出来,又必须忍着,表情很滑稽。

    大家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黄敬祖也狠狠瞪了温斌一眼。

    “散会。”说完这句话,黄敬祖率先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温斌站起身,用手向后拢了拢头发,右手拿水杯,左手拿笔记本,昂首挺胸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他微微回头,冲着楚天齐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微笑,仿佛在宣示胜利一般。楚天齐在低头收拾着桌上的笔记本,没有注意他,他感到有些失望,同时也有些庆幸,庆幸如果楚天齐看到他的表情,可能会用拳头招呼他。

    温斌出去了,刘文韬冲着他的背影,吐出了几个字:“小人得志。”

    楚天齐向会议室外走去,刘文韬紧紧跟在身后。回到办公室,刘文韬急忙问道:“这是为什么?”

    楚天齐苦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说完,开始整理农业工作资料。

    草草吃过晚饭,楚天齐独自回到宿舍。他心中有很多疑问,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调整分工是黄敬祖的意思。

    从黄敬祖提前找自己说这个事的时候,又隐隐透出这不是他的本意。好像这是上面的意思,这个“上面”又会是谁?他和温斌是什么关系?他又怎么能左右的了黄敬祖的决定?他和自己又有什么过节吗?越想越没有头绪。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明天太阳照样升起。自己第一次管农业,虽然只干了四个月,不也干得很出色吗?教育工作也不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相信只要自己认真去做,就一定能干好,现在乡里教育很难搞,但这可能更是出成绩的地方。接手农业的时候,不就有那么大的一个烂摊子吗?这反而成就了自己。

    睡觉,迎接新的一天,很快,楚天齐就睡着了。

    这时,有两个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一个就是黄敬祖,他不明白领导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温斌和他怎么会拉上关系?否则,他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件小事亲自给自己打电话。看来温斌并不像表面那样简单,他对自己也是阳奉阴违,自己一定要防着他。

    从黄敬祖内心来讲,他不想调整楚天齐的分工。楚天齐虽然有些棱角,可是却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更难得的是他有能力。自己要想进步,就要有政绩,就需要靠像楚天齐这样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去给自己积累。唉,可是,领导的话自己能不听吗?

    还有一个人也睡不着,他就是温斌。他太兴奋了,姓楚的小子,你不是能干吗?这下好了,你全是给老子干的,这不,你忙乎了半天,成绩马上就归老子了。爽,太他*爽了,从你小子一出现,老子就没舒服过,尤其是上次让我当众道歉的事,让我出尽了丑。一个多月的时间,老子全装孙子了,现在终于又做回爷了。温斌兴奋的忘乎所以。

    “叮呤呤”,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把极度亢奋的温斌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谁会来电话呢?温斌拉开办公室门,四外看了看,重新关好了门,拿起了话筒。

    “老温,怎么这么磨叽?刚遂了你心意,就不想接我电话了,胆儿肥了?”电话里声音很大,很嚣张。

    温斌听到对方这么说,知道他的心情也不错。就说道:“超哥,怎么会呢?我正深入研究新接手的工作,争取干的更出色,也好给领导争光。”

    “老温,这就对了。我说你没问题,老爷子还不放心。他让我专门打电话嘱咐你,这次老爷子虽然让领导给你说了话,但你也要干出成绩,只要你干得好,上面领导一扶正,别说是当个乡长,就是书记、局长也是大有机会的。”

    听到这个话,温斌的心激动的都要跳出来了,仿佛自己已经平步轻云了,谄笑着说:“超哥,上面领导扶正了,你家老爷子也该扶正了吧。”

    “超哥”故做深沉的说:“要低调。”

    温斌嘴里应着“是,是。”同时表着决心:“超哥,请你转告领导,不管到什么时候,我温斌都只效忠于他一人。我也永远做你的小弟。”

    “我会转告他,你放心。”“超哥”说完,话题一转:“我要求你做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永远不要让姓楚的好过。”

    听到最后这句话,温斌能感受到“超哥”是咬着牙说的,不由得一激灵。他知道这个年龄足以做自己儿子的人,手段是极其残忍的,他能对姓楚的这样恨,对自己肯定也会毫不留情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