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感谢大家的支持!

为民无悔 第五十二章 学生相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玉赤饭店就在县委、政府大院的隔壁,以前一直由政府经营,政府办的一名副主任兼任经理。每年人来人往异常红火,到年底一结算,不但没结余还亏损很多,最多的一年竟然亏损了五百多万元。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县政府以年租金一百万把玉赤饭店承包出去,承包期五年,现在的老板是一个南方人,叫薛如松。

    新的玉赤饭店,接收了所有的基层工作人员,经过优胜劣汰,社会招聘,最终精简人员百分之十五。在继续保持住宿、餐饮、洗浴等经营项目的同时,又专门辟出一块地方,采用分包的形式做起了歌厅。

    薛老板经营玉赤饭店已经三年,不足两万平米的经营面积,每年除了支付租金,还要纳税四百多万,员工的工资也比三年前提高了百分之四十,利润可想而知。

    楚天齐只来过玉赤饭店一次,还是上次法院办公室尤主任请他来的。他出了政府大院,径直来到了玉赤饭店。

    组织部安排工作人员,在玉赤饭店大堂设立接待台,专门负责培训人员的衔接工作。工作人员已经把培训资料分配好,放在专门印制的手提袋中。楚天齐凭着培训证,从工作人员手中领取了培训资料、房卡、餐券等。

    就餐地点是大堂旁边的宴会厅,与大堂相通,宴会厅的名字充满贵气:牡丹厅。

    楚天齐把就餐券给了宴会厅进门处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示意他可以进去用餐。就餐采用自助式,客人根据需要自己捡取,现在正是开餐的时间,整个宴会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楚天齐取上餐盘和筷子,沿着食品陈列台转了一圈,夹取了几样顺口菜,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和同桌的人互相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吃了起来。

    冯俊飞走进了宴会厅,他频频和在场的人打招呼,很多人也站起来和他握手,并纷纷邀请“冯科长”同桌用餐,足见他的人脉较广。

    二十多分钟就餐完毕,楚天齐直接来到饭店三楼,对照房卡上的号码寻找房间。组织部的工作很细致,在楼梯口等部位都设立了提示牌,客房门还贴上了住宿人员的名字。

    楚天齐找到了房间号,上面贴的是自己和一个叫陆勇的名字。他打开门,进到房间,里面没有人,共有两张床。他把自己的包和手提袋放在行李架上,褪掉外衣裤,选了靠里边一张床躺了上去。

    床和枕头很舒服,房间开着空调,不热也不冷,楚天齐倒头便睡。这一段时间太累了,身上累,心里也累,因此躺下就睡着了。

    “叮呤呤”,刺耳的铃声响起,把刚刚睡着的楚天齐惊醒了。他眯着眼睛,抓起床头柜上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先生,您寂寞吗?需要特殊服务吗?我们……”

    楚天齐听到是这种电话,直接挂掉了。当他准备再次入睡时,电话又响了,接通后还是这些无聊的声音,接断再响起,一直重复了三次。

    等电话再次想起的时候,楚天齐没有接听,直接拔掉了电话线,房间一下清静下来。他看了一眼手表,刚刚下午一点,就又睡了过去。

    他是清静了,有一个人却异常愤怒,她手里拿着手机,自言自语着:“奇怪,打了几次都没人接,难道他不在这个房间?不对呀,饭店前台明明说的是这个房号啊。难道他是故意的?”

    不容她多想,手机想了起来,刚一接通,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乡长,解决了吗……”

    楚天齐这一觉睡的特别香甜,醒来时已经四点多了。陆勇还没有回来。

    喝了点水,楚天齐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新闻频道正在播放南方抗洪的新闻,画面有些晃动,有很多水珠。出镜女记者手拿话筒、喘着粗气,大声的介绍着现场的情况。记者身后是来往穿梭的士兵和群众,他们或背着沙袋奔走,或在河堤上筑坝固堤。

    电视上新闻画面随时切换着,既有现场报道,又有点评分析,更有首长指挥抗灾、关心群众的专题。忽然画面晃动,传来女记者尖叫的声音,她身后不远处、刚刚填充了沙袋的缺口又被冲毁,画面上瞬间多了很多水珠。马上有大批的官兵和群众扛着沙袋冲向那里。

    楚天齐近段时间经常下乡,晚上也是加班赶材料,很少看电视,没想到南方发洪水这多大。看着电视上的情景,他不禁想起了几个村的小学校舍,虽说青牛峪十年九旱,可万一呢?楚天齐担心当地发大水。

    青牛峪现在倒没发大水,可是几千里外发的大水,却也间接的影响了到青牛峪乡。他不知道的是宁俊琦现在正忙的焦头烂额,到现在还没吃上午饭,用她的话说“在给楚天齐擦着屁*股”。她的嗓子已经嘶哑,正坐在奔驰的汽车上拔打着电话,她要快速赶到邻市去。

    楚天齐正在看着电视。“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他以为是同屋的陆勇回来了,急忙去开门。在他还没有完全看清对方面貌的时候,来人喊了一声:“楚老师。”

    楚天齐细一看,来人是他的学生高强,也就是法院刘院长儿子。

    “高强,你怎么来了?”楚天齐看到高强很高兴。

    “老师,现在正放暑假呢!我昨天到的我妈这里,本来想着明天去乡里找你玩,我妈说你经常去村里,有可能不在单位,就让我打电话问一下。我把电话打到乡里,说你在县里开会,又一打听就找到了这里。到饭店前台问了你房号,工作人员以‘不方便泄露客人信息’为由,没有告诉我,说要和你联系确认。我看前台人挺多,也就懒的等他们联系,顺着指示牌找上来了,看到客房门上贴的名字,我就确认你在这里了。”高强握着楚天齐伸出的手,很是兴奋。

    “快进来,坐下说。”楚天齐这才注意到,两人还站在房间门口呢,尤其自己只穿着背心和大裤头。

    “老师,这样吧。我俩去一楼大堂吧,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高强建议道。

    “好吧,等我一下。”楚天齐答应一声,穿上衣裤,装上房卡,二人出了房间。

    来到一楼大堂吧,选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服务人员马上热情的推荐茶点,二人点了一壶毛尖,茶水送到,高强支走服务员,亲自服务。

    高强比原来更壮了一些,小麦色皮肤,棱角分明的面庞,个头足有一米八以上,透着青春和朝气。

    “老师,喝茶。”高强礼貌的先给老师奉上了茶水。

    “好,谢谢。高强,听你妈妈说你在政法大学上学?说一说你的情况吧。”

    “我呀,当年上政法大学完全是妈妈和姥爷的意见,我本来是想报海运学院的。不过,到了政法后,我发现并不像想象的那样枯燥。我主修法学,同时参与了学校的‘证据科学研究院’的研究课题,给导师做助手。”高强说到学校的事情兴致很高,“您知道吗?证据科学研究主要涉及法庭科学技术和证据法学两大领域,以法医学、物证技术学和证据法学为三个主要研究方向……。 ”高强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专业,楚天齐却只听了个一知半解。

    “你现在都成专家了,讲起来一套一套的。”楚天齐等到高强停下来后,笑着说道,“就是太专业,有些词汇我还不太懂。”

    高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笑,“这样说吧,我参与的课题其中有一项就是研究人的心理和行为,老师,你观察一下饭店大堂的人,发现了什么?”

    楚天齐看着高强的样子,也勾起了他的玩心,于是观察着大堂的人们。现在是当地饭店的旺季,饭店大堂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他们坐的位置紧挨着大堂,观察进出的人挺方便,客人说话也能听到一些。

    玉赤县冬寒夏凉,冬天最冷的那几天晚上可以达到零下三十度,白天也在零下十七、八度,而且冬季较长,光供暖期就有六个月。夏天的温度很适宜,整个夏天最高温度也才三十四、五度,每年也就那么十来天,平时白天就是三十度左右。因此一到夏季,这里就成了大城市人们理想的避暑、游玩目的地。渤海市和首都*市离玉赤都不到二百公里,驾车两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当然这是路上不堵车的情况。

    楚天齐观察了一会,说道:“那两个人是*市的,那一拔人是渤海市的,戴墨镜的那几个人应该是晋北的。”

    “您是根据他们的口音判断的吧。”高强显得兴趣很浓:“那您还看出了什么?”

    楚天齐继续观察了一下,正要说出自己的见解。突然高强说道:“老师,等等,先不说他们了。”

    楚天齐就是一楞,他发现高强正看向大堂休息沙发那里,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